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立群0303
张立群030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97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6月份诗观察:新诗的难度

(2016-06-25 08:52:17)
分类: 诗歌研究

进入6月,灼热的天气使各地诗歌活动开始“升温”:各种诗歌活动、诗歌奖消息公布以及颁奖等,让人目不暇接。仔细认真地考察这些活动及其相关报导,很容易让人消除诗歌不景气的印象。也许,经历百年历史的发展,新诗已经成为广大读者普遍接受的一种文体形式。随着越来越多的爱好者进入到新诗创作的领域,新诗不但会有广阔的前景,而且也会积淀出令人信服的评价标准与法则。

当然,作为一个从业者,几经思索之余,我还是愿意以“新诗的难度”为题,献给正在走向繁荣的2016年中国新诗。透过当下新诗表面繁荣的景象,新诗的难度始终是考察新诗实绩和艺术性的一个重要方面。如果新诗真的在写作和批评上提升了自己的难度,那么,新诗的生产、消费与传播势必会进入一个新的境地:写作者、评价者、读者的素养都会得到大幅度的提升,人们不再动辄就因某首诗获奖而产生争议。新诗的传统问题会获得更为坚实、稳固的基础。诗歌写作会因此产生艺术和思想方面的考量,诗歌质量会由此步入一个新的层次。当然,作为一个实践性的话题,“新诗的难度”辩证而复杂。如果只是片面强调或者是顾名思义,很容易让人陷入到一种“唯难度论”或是“求难”、“求偏”甚至是“求怪”的圈子中去。“新诗的难度”主要是针对当下诗歌普遍的写作状态,并证诸于新诗的历史。也许,使用追求新诗的艺术性、表现力,端正诗歌写作的态度更适合本文所言的“新诗的难度”。但在尚未从一种简单低级、普遍效仿且数量巨大的生产状态中超拔出来之前,“新诗的难度”仍然有“棒喝”的意义和价值。

61719日,在南开大学召开的“穆旦与百年中国新诗:21世纪中国现代诗第九届研讨会”让我受益匪浅。对照穆旦诗歌创作,很多与会朋友提到了当下的诗歌,也有很多人提到了穆旦诗歌的难懂。在我看来,在没有全部阅读穆旦的生平资料和作品之前,穆旦确实很难进入。不仅如此,为了更好地了解穆旦,我们还应当将其放置于百年新诗的历史发展脉络之中。比如在某些诗质维度上说,穆旦很多难懂的诗就可以和鲁迅的散文诗、当代的昌耀进行比较阅读;从青春期写作焦虑上看,穆旦的诗又可以和当代的海子加以对照……显然,穆旦的诗是20世纪中国新诗的一个高峰,但这样说并不意味着要将穆旦神化或者是将其覆盖在整个“中国新诗派”(即“九叶诗派”)之上,同时也决不能过度阐释。穆旦的诗歌有战争史、流亡史、漂泊者和受难者的痕迹,也有中西文化交融、碰撞的特征。穆旦是一位“丰富而又丰富”的诗人,他的丰富性决定了其诗歌的难度和诗歌的地位。也许,从人格史和心态史的角度上说,穆旦的苦难经历更容易促进他诗歌写作的难度。由此对照当下部分诗人及写作,诗质的肤浅、语言的拖沓甚至是自以为是的心态,都常常使其写作多年却未有实质的进步。应当说,诗歌虽源于生命的焦虑,但诗歌写作却不应当浮躁、冲动,诗歌应当通过敏锐的观察力、深刻的表现力和文本的穿透力,逐渐从简单的习作层面走出来。如果一个诗人通过不断阅读、学习和实践做到这一点,形成自己特有的风格,我深信他会为诗坛所认可且认可程度很高、认可速度很快。到那时,诗歌会走向真正意义上的繁荣并形成良好的诗歌文化环境,新诗的历史也会无可争议地获得稳定的评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