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立群0303
张立群030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2,27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谈路也(片段)

(2015-05-22 07:43:32)
分类: 诗歌研究

    ……

张立群:何言宏老师的看法和我的不谋而合,谈论路也应当充分考虑到新世纪以来女性诗歌的背景。当然,从路也的具体创作谈起,这个背景可以适度向前、回溯至20世纪90年代。

由于参与吴思敬先生主持的国家重点课题《中国诗歌通史·当代卷·90年代》(该书已在2012年于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部分的写作,我在2004年读博期间就曾求助于路也。当时她曾寄赠出版于90年代的诗集《风生来就没有家》、《心是一架风车》。再之后,就是她于2005年到首都师范大学,成为驻站诗人,和我们这些在校读书的学生们有很多接触;而作为一个研究者,我则在20042005年间写作并发表了两篇关于路也的短评,并追踪路也的诗歌创作至世纪初。毕业回到沈阳后,我曾收到过她的自印诗集《一个异乡人的江南》,还有《我的子虚之镇乌有之乡》,近来又听到她创作了长诗《心脏内科》,她的长诗我没有读到,不过我想:那一定和路也的真实体验有关,因为她的诗和她的人给人的印象恰恰是这样的。

对于路也90年代至世纪初几年的诗歌创作,我曾以“在突破中敞开”论述其风格的转变。起笔于90年代的路也从一开就将自己的创作和现实语境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区别于80年代中后期女性诗歌的“黑夜意识”,路也的诗具有鲜明的日常化特征。她的诗总是将自我感知的经验、亲历过的体验以真实的笔法呈现出来,进而走向广阔的现实生活。正如她曾以“我拿诗当作日记来写,我的诗首先对我个人的生命有意义,然后才具有文本上的意义——我一直是这么希望的。”(《诗刊》,200311月号下半月第十九届“青春诗会”专号)作为自己的诗歌观念;并以“我一直觉得写诗仅仅凭才华是不够的,诗歌是需要用命来支撑的一种文学体裁。我喜欢在诗中写十分具体的事物,我愿读我诗的人忽略了它的技巧”。(《首届华文青年诗人奖获奖作品》之“路也诗观”,漓江出版社,2004年版)加以补充。相对于80年代中后期女性诗歌的“突破”和面向90年代的“敞开”,不仅对于路也的创作之路有重要的意义,而且还生动勾画出女性诗歌8090年代的嬗变轨迹。至世纪初,路也先后完成了《江心洲》、《木梳》、《身体版图》等诗,再次以话语增殖、生命体验、身体意识实现了又一次“突破”——她的经验无论是亲历,还是怀想,都因为一种可以称之为“主观的真实”而显示出诗人和诗艺上的成熟。有生命的思考,有理想的光芒,还有传统资源的介入与融合以及所谓《郊区的激情》(是她的创作谈,第一稿由诗人200426日致笔者),这种转变暗合女性诗歌乃至当代诗歌的潮流。在这些诗中,诗人充满了渴望,又隐含着漂泊与远离的意绪。那种告别少女纯情但又不失唯美、浪漫的情感,及细腻的书写、真挚的表达,凸显出诗人涉世未深时的天真,当然也包含着阅读时突然的心动,它们成为路也的代表作并被广泛传诵绝非偶然。

一个诗人一生有被人记住的几首诗就很不错了,这是我们以历史的眼光看待一个诗人创作实绩的基本尺度。但就当事人来说,他(她)或许会因反复提及而感到“审美的疲劳”。从路也近年来的创作其实我们不难看出这一点:她写长诗、想超越“江心洲”阶段,既符合创作的基本规律,又印证了“突破”应有的本质之义,路也会在这条道路上不断走下去,并由此成为跨世纪女性诗歌的一个较为典型的个案。

因为学习的原因,近三年来我多次“拜访”济南。有一次,与朋友在路上还偶遇路也。与朋友们聊天时的路也,尽显其天真、随性的一面。这是否也可以作为她可以不断在创作之路上前行的旁证呢?毕竟心无旁骛是潜心写作的一个重要前提。在最近一次代表《中国诗人》邀稿的回信中,路也慷慨允诺,她肯定还有新的东西在酝酿,而那或许正是我们最为期待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