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立群0303
张立群030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261
  • 关注人气:1,1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话:网络新媒体与诗歌及诗歌传播

(2007-03-08 15:54:34)
分类: 诗歌研究

李小洛(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中心驻站诗人,北京)
曾宏(诗人,“纯博克写作群”发起者,福建)
张立群(文学博士,辽宁)

张立群:“网络新媒体与诗歌及诗歌传播”是当下诗歌的热点话题之一,它充分反映了“知识技术”与“诗歌写作”的结合。这次,主要邀请了驻站诗人李小洛和“纯博克写作群”的发起者、诗人曾宏来探讨这一话题。小洛,这次在北京见面闲谈中,听到你对某场亲历的诗歌朗诵有自己的一些看法,能否就此再次谈论一下并引申到对诗歌传播的看法。
李小洛:说到朗诵,首先我认为它并不是诗歌最合适,有效的传播途径,一个人可以把一本菜谱朗诵得让人流泪,这就足以说明朗诵与诗歌是一个什么关系了。加自有时候有些场合朗诵者对诗歌本身理解的不到位,随便加词减字,想当然,以及清一色的职业化腔调,语气,浓妆淡抹的化妆后的声音等等,都给诗歌和诗人带来了难堪和尴尬,有时候他们在台上慷慨陈情,我们却在台下无地自容。记得此前,于坚也说过:分明是正常人,一开口却“忽然疯掉”,“手舞足蹈”,作“柔情似水、多愁善感、愤怒”状。他这样描述很形象。
张立群:网络诗歌无疑是随着网络出现的产物,它的技术基础,虚拟的真实甚至常常可以自我暴露又不计后果、搞笑与戏拟,都充分体现了一种“后现代”的特征,不知两位诗人就此有何看法?
李小洛:网络诗歌是诗歌的一部分。也出现了一些不错的诗歌,不错的诗人,但总体来说,水平还是良莠不齐。网络自由、恣意、迅速,快捷、隐蔽等特点,决定了网络诗歌随意、即时、口水等问题的存在,除了极少一部分好作品之外,大多还是一些即兴创作,临频跟贴,质量难以保证。 
曾宏:如何廓清、界定“网络诗歌”现象的诸多问题,是理论批评家们可以做的有意义的事。我记得你写过一篇“网络诗歌的大众文化分析”,就提供了很好的视点,可以逐步做下去。网络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有意思的平台,它拓展了个人生存的活动空间。对诗歌来说也一样。目前网络在诗歌上的作用,我想最主要体现在传播与互动性上。另外在技术方面,也有人在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我们传统的书写方式将逐步让位于键盘敲击,这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话归正题。由于快捷、自由的发表平台可以提供不同的人以虚拟的身份介入诗歌,网络正在成为人们天性中诗歌情结的发掘地;也由于诗歌这种分行、短小的语言样式便于在线操作、传播,使得人们乐于用它来记录个人的生活现实和心灵感受;甚至还由于键盘的习惯性使用,更多的人可以将自己的日志文字按视觉效果和情绪波长来敲回车键。随意搜索一下博客,就能看到不少不写诗的人,也一样在分行文字,看起来还真有点像诗歌的模样。那么,诗歌就是分行文字吗?这里涉及到诗歌应具有哪些要素的问题,哪一些分行而不成诗,哪一些不分行照样是诗,目前的认识是模糊的。
当下网络貌似诗歌的分行文字居多。你说的网络诗歌体现了一种后现代的特征,也许是这样。在我看来什么样的时代会造就具有什么样特征的诗歌,它们是添加进诗歌的一些新元素。我想,诗歌作为一种精神活动,它的严肃性与纯粹性是不言而喻的。在虚拟真实中的各种操作元素都仅仅是手段。诗借助网络平台传播与互动,所派生出来的“网络”概念,只是一种外在的指称而已。真正的诗歌仍然拥有它经典与先锋的性质。就目前而言,诗歌还是原来的诗歌,只是它的外延空间更大了一些。
张立群:因为两位诗人经常在网上发诗,与诗友们共享(当然,是否其中也包括假面示人?笑),因而,能否就此谈谈网上飞翔的感觉?
李小洛:经常在网上发诗那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很少,几乎没有。大多数时间在网上也是游览,观看。积极性比起前些年有所下降。假面示人倒几乎没有过,因为我很少去诗歌以外的论坛,而且以前也一直都用实名。至于您谈到的网上飞翔的感觉,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比较奢侈也比较不容易抵达的词。可能和我的个性有关,我是一个任何时候都不容易飞起来的人。 
曾宏:网络发表东西,大约有三个途径,一是论坛发帖,二是信箱投稿,三是个人空间发表(包括专栏和博客)。我曾经主持过“诗旅程”论坛及其后来的“旅程网”,在上头发过一些诗歌帖子,一般不上外面的坛子;也从未信箱投稿;倒是在个人专栏和博客上贴了不少旧作和新写。
我极少假面示人,自己的诗和言论无论如何都是自家的孩子,所以没必要遮遮掩掩。较少的情况下倒是用过匿名,有时是为了好玩,更多地属于一种游戏性质的发言。这种情况下更能体现你说的“虚拟的真实”,更符合网络本性。
至于飞翔的感觉,主要体现在临屏在线写作上。与传统书写不一样的地方是,以前我在纸上写完东西,修改时一次次地,可能要花上好几张纸,反反复复重抄、修订;而现在用计算机很痛快地解决了这个问题,每一次写诗就像写进了印刷品,需要修订的部分更快更显明地摆在眼前。此外,临屏(主要指在线写作)使你有着直面大众的感觉,你就像跟屏幕上若有若无的人说话一样,有种身临其境之感;尽管写作中的作品还未与人见面,但你会感觉到正在飞翔着把你头脑里的东西空运到自己的博客上或者其它什么地方。这的确是很有意思的事。
张立群:随着网络的日新月异,其层次和内容、形式也不断在增加,目前博客以及由此的配乐、图片技术,都充分体现了“读图时代”、“媒介时代”的气息,曾宏是“纯写作博克群”的发起者之一,小洛与我都是博克成员并被邀为“纯写作博克群”加盟者,请就此谈谈这种版式写作、发表的体验?
曾宏:各种网络技术手段的不断发掘,有可能为诗歌带来一个新的时代。配乐、配图、剪辑、粘贴、视频等元素的不断添加,使得诗歌阅读和审美方面呈现多重的感官享受,这是一个方向,至于对文学作品本身产生怎样的影响,还不得而知。但是现代社会各学科各门类的互相渗透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谁来一个“诗歌电影”,我也不觉得奇怪。这是好事。
纯写作博客群(http://blog.sina.com.cn/m/cxz)的组建是个意外而又必然的事。人生之意义在于对世界与事物的体验、学习、试验和求索过程。我是个好玩的人,对新鲜的事物总是好奇有加,所以这几十年来不断以学习和尝试为乐趣。在建博群之前,我就在各博客门户中寻找最适合自己使用的个人空间,因为我觉得博客使网络直接受益于个人用户,它跟此前的个人邮箱一样,不发展是不可能的。所以花了不少时间来尝试和使用它,我理科和外语方面几乎等于空白,计算机技术方面也跟一般菜鸟差不多,所以只能找使用起来简单方便、人人都可以用的博客空间。我使用过的空间有MSN、网易、搜狐、中国博客网、博客中国等,2006年初搬到新浪BLOG中来。我感觉新浪博客虽然在卖点上挺恶俗的(当然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和需要),但空间的使用和操作却很方便,界面也很舒服,另外它不像MSN那样老是受制于敏感图片和字眼,这也是我之所以喜欢它的重要原因。
建起博客后,就自然会有了交往与链接。写作近三十年,各地未曾面见的朋友和熟悉的名字还是挺多的。再加上折腾过旅程网,所以博客的友情链接就渐渐多了起来。友情链接实际上是一种收藏,一种便捷的串门方式,有时候我看到博友有好文章,却限于时间关系,只能先将页面收藏下来,这样时间一长也挺麻烦的。于是我想到专用一个博客,来转发大家的博文,这就是博客群的雏形。它的好处在于节省博友们一个个地浏览博客的时间,能够集中浏览精华文章和最新动向。少数人的工作以换取更多人的方便,这是有意义的事。
“纯写作”最早应该叫“纯粹写作”,在网上遇见的北京诗人莫非提议去掉“粹”字,的确很好。接下来,这个群自然而然地通过与博主的互链关系得到传播,越来越多的朋友感觉到我们是在真正为文学服务、为大家服务。现在,我们得到普遍的关注,其中不乏卓有成就的写作者,比如小说家虹影、陈希我…,评论家张柠、谢有顺…以及于坚等更多的成名诗人的热心认同,从不了解到支持,大家逐渐认识到这个平台不是一个哗众取宠、拉帮派搞山头的是非之地,而是一个真正自由、平等、互助、友好的文学平台。
早期的管理,包括现在作链接等工作,是我一个人在维持,所以不敢大面积铺开宣传,到目前为止我有许多朋友和熟知的写作者,我们还没有上门邀请入群,就是因为顾不过来,另外我说,一桶水可以让它慢慢地滴满,这个过程更好玩。博群经过九个月运行,有数十名写作朋友义务做管理员(荐稿人),发展得很健康。我们想通过这个平台,可以有三个目的:一是可节省时间阅读精品、方便串门与互动,这基本上已做到;二是通过平台使这里的一些并不太为人所知的个人写作者,得有一个作品呈现和通过集体以获个人亮相的机会,这一点是我们的一个侧重点;三是发现和挖掘更年轻的写作朋友,以使这个平台成为新人崭露头角的场所以及为博群管理后继有人,这是我们的期待和最终指向。
有了这些目的,简单的个人博客为平台的博客群,已经容纳不下我们的梦想,所以近期我和管理员朋友正在共同策划、筹建中国纯写作网,依然以博客阵地为中心,将来可能为大家提供更为全面的服务,包括博客链接、文学资讯和各方面资料。“纯写作”将有可能形成博群、网站、杂志三位一体的一个良好的写作互动平台,我们多元化自由的理念,纯粹求实严肃宽容锐力的写作精神也将贯穿其中。
我希望自己三两年内能退休下来,我们会有一个强有力的老中青集体在继续运作它,这是我最后的为大家服务的一个社会梦想。
李小洛:写博客应该是一件很私人的行为。2004年我在天涯注册了一个博客,叫《香水有毒》,至今陆陆续续上传了一些文章,后来因为天涯上传图片很麻烦,又在新浪开了一个新的,专门存放一些图片。我个人的感觉,博客更像是一个小家园,小房间,小客厅什么的吧,把自己手边的一些物品,家什般过来存放在一起而已,除此而外,可能写博客也会培养一点个人的勤奋,摒弃了所谓的惰性吧,慢慢形成每天写点文字的习惯,挺好。
张立群:网络诗歌以及诸多传媒方式的盛行,使纸面刊物尤其是正式出版的刊物受到一定程度上的冲击,这既是技术的结果,也是写作的权利、发表的权利以及纸面刊物在“非诗时代”逼迫下萎缩的结果,当然,正式刊物的权威意识仍然是无法替代的,而且,现在许多刊物也在不断开展“网络诗歌的纸面化”行为,这种关系无疑是耐人寻味的,不知,对此有何感想?
李小洛:网络诗歌不可能代替纸刊诗歌。这是肯定的。从质量来讲,由于网络诗歌水平参差不齐,它不像纸刊诗歌需要经过严格的编审制度,直接贴上就能进入读者的视野。而作品一旦保证不了质量,必然也就要面临生存的困惑,更难以谈及占领,动摇,和颠覆了。至于说到,现在许多刊物也在不断开展“网络诗歌的纸面化”的行为,我认为也只能是从中筛选一些优秀的作品来,和纸刊的办刊宗旨,原则并不冲突。
曾宏:纸面媒体仍然具有不可比较的优越性,网络阅读与纸刊阅读在感觉上是有差别的,其收藏性和反复阅读率也都有差距。所以我们说,不仅纸面刊物的权威意识在未来若干年内仍然存在,人们的阅读习惯也难以全面改变。但是,毕竟写作者已经增加了一个发表和交流的空间,而且这个空间是不受严格审查的,它的读者面甚至比纸媒更广,传播得更远。许多新的写作者,都是借助网络起步的,并获得广泛的好评和认同,可见网络平台的威力和价值。这里就不用我举例子了吧。
所谓“网络诗歌纸面化”是一种必然,刊物可以通过网络对新老写作人的作品进行筛选、约稿、推出乃至“剽窃”,可以及时快速地发现新人新作、旧人力作以及所有的文学动态,很方便,省去传统的读稿、回复、稿酬等麻烦。网络著作权,特别在诗歌方面,根本是个空白,从网络到纸媒,几乎没有权益约束。当然,纸刊也有难处,再好的纯文学刊物都只能处于微利状态,这样未授权未支付稿酬的作品发表,也就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容忍和默认。
在将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可以预见纸刊与网络将更多地产生联系,其相互影响和并存发展依然是主流。
张立群:网络新媒体诗歌的盛行与传播的盛行,使诸多诗歌网站声名雀起,能否对当下的一些著名诗歌网站给予一种自我感觉式的“扫描”?
曾宏:近年来网上出现了许多诗歌网站,很好地推动了诗歌网络化的进程,起着很好的积极作用。前面说过,我很少上各大诗歌网站和论坛,主要是想保持一份平静的心态。作为写作者,孤独状态多一点为好,否则名利之心就要作怪,写作上就有可能不太纯粹了。但是不交流、不来往,又是挺寂寞难耐的事,所以基本上就呆在一两个地方,比如过去我在旅程网,现在则在纯写作博客群,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这方面的话题,的确不是我所擅长。
但是,我对走过的网站还是有一些“自我感觉”的,比如《诗生活》,我上网后是桑克把我拉到那儿去的。眼下它仍然是一家诗歌方面最具影响力的网站,很好。还有《他们》、《诗江湖》、《或者》等论坛式诗歌网,人气也挺足,虽然泡沫与骂声常起,但网络就是这样一种最见人性的地方,没关系,只要有地方玩就好,玩累了就休息去吧,嘿嘿。
李小洛:也游览一些诗歌网站,比如《诗生活》、《扬子鳄》、《赶路》、《一刀文学网》等,感觉办得都还不错。这些网站管理较负责,人气也较旺。至于名声到底有多大,又“雀起”到什么程度,倒是没仔细盘查过。
张立群:网络媒体与诗歌的关系乃至与文学本身的关系,必然随着网络本身的纵深发展而呈现出日新月异、种类繁多的态势。限于篇幅,今天的对话就到此暂告一段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