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谈夫妻

(2010-07-30 16:12:04)
标签:

杂谈

    看京剧《红鬃烈马》,别窑一折。

    薛平贵被岳父所害,不得不做马前先锋,一去万里,踏上孤独的军旅生活。于是,他回到寒窑,辞别妻子王宝钏。

    王宝钏看丈夫回来,一身披挂整齐的军衣,英武俊朗,以为丈夫升了官,却不料刹那欢颜,离别在即。欢爱何其短暂,离别又何其漫长。谁也没想到,这一别就是十八年。

    夫妻话别,心似油煎,怀着沉重的心情,平贵几次上马欲走,宝钏一次次跪下扯住丈夫的衣角,平贵是走又不舍,留又不能,最后一次终于狠心转身,看宝钏哭成了泪人,薛平贵又一次转回身来,宝钏喊:我夫··,平贵喊:我妻。。,然后夫妻二人又一次抱头痛哭。这一声喊疼到了我的心里,而“夫妻”二字成为最华美高贵的词汇闪耀于离别者悲伤的内心,也成为最温柔的词汇藏在别离者柔软的内心,边塞的荒漠,冷月,饥寒都不可怕,我的一切努力是为我的妻子。寒窑的孤灯,寂寞,相思也不可怕,只要我等待,我那远离他乡的丈夫终究有一天会回来,会与我执手相握,惺惺相惜,哪怕到那时,曾经的红粉佳人已经两鬓斑白。而这,就是“夫妻”呀!

    夫妻一词,简单的两个人,用一生的时间演绎尽酸甜苦辣,共经世态炎凉,经历相思的折磨,离别的煎熬,贫穷的考验,甚至美色的诱惑,最终才可以成就她啊!辗转人世几十年,乌丝变白发,少年弟子江湖老,而你仍是我的夫,我仍是你的妻,只有你,才是我三生石上修来的福,是我百年修得的共枕眠呀。

    生于70后的人,对于“老公”“老婆”一词还是后来学会的。主要是看港台片都是“老公老婆”的喊叫。

    所以婚后很长一段时间,还羞于对自己的丈夫称老公,转眼,人到四十了。老公老婆一词已铺天盖地的泛滥了,连谈恋爱还没结婚的男孩子女孩子都毫不羞涩的称对方为老公老婆了,想来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大成果。

    然而,我还是衷情于夫妻一词,想起她,常想起《天仙配》里“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

    想起《白蛇传》里“妻为你仙山盗草受尽了颠连,哪一夜不流泪到五更天。”

    想起《诗经》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想起父母,一生纳于语言的表白,却是丈夫能担当,妻子很温柔,互相为对方着想,冰清玉洁地走到现在。

    相对于“夫妻”一词,老公老婆的称呼便显得轻飘了些,内涵也单薄了许多。

    相对于“情人”来说,夫妻一词不妖艳,不妩媚,平实朴素,是用细节渗透到行动里的爱。

    而至于“小三,二奶”的称谓,更是滥俗到不忍一看,这些是和物质利益挂钩,和美色肉欲相连的。

    夫妻之情是最动人的,最刻骨铭心的,哪怕已经变成了亲情。

    正因如此,豪放旷达如苏轼,在妻子去世十年之后,仍哭诉“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贺铸说:空床卧听风吹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纳兰说: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夫妻,从小夫妻走到夕阳红,到那时,我仍然愿意听你说,我是你心头的朱砂痣,而你永远是我心头的明月光。

    所以,仅仅十担干柴八斗老米,王宝钏等待了十八年,等待薛平贵归来唤她一声“三姐”,她用等待成就了“夫妻”一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我想有个家
后一篇:阴雨霏霏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想有个家
    后一篇 >阴雨霏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