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给学生们排练《长坂坡》有感

(2009-03-18 21:30:07)
标签:

教育

分类: 杜师爱工作

    最近很忙碌,家里、工作、论文,全赶到了一起。但无论遇到什么事,也要保证工作。

    系里有一门课程,叫做“舞台实践课”,原来就是学生的例行彩排,现在作为课程的一种。这个决定很是重要,因为如果只是彩排,二路、三路、配演、龙套等学生,都会认为只有主演才是此剧重要的角色,大家都是帮忙。这学期又在原来打分的基础上,细化了打分办法,除主教老师外,剧目课教研室、排练老师、班主任都参与打分,而且包括了所有剧中的角色,这样从一些方面能够促使参与剧目的学生,都对彩排很重视。

    最近一段时间,我参与的是《长坂坡》的排练工作。扮演赵云的是魏学雷同学,此剧由北京京剧院的杨少春先生亲授于他。曹操是王嬴政同学(秦王“嬴政”的名字很有霸气)扮演,张飞由刘振同学扮演,皆是表演系副主任舒桐老师亲授;糜夫人是李丽同学扮演,由陈琦教授主教。其他角色各有所学,不一一介绍。

    之前是三统三响,今天下午在大剧场彩排了此剧。在排练期间,我有一些感受,今天写下来作为工作总结,算是为以后的排练做一个参照。学生们都很努力,有些同学基础不好,但是经过几次排练也都有了提高,诸如此类的好话不多说了。下面按照顺序,重点谈一谈排练当中遇到的顽疾:

    1、扮戏不够专业。

    先不要求扮得多么漂亮,只希望两点:1、剃头;2、把行头弄利索。现在学生不剃头的是正常现象,剃头的不正常!武将的小袖(白色护腕),要自己想着,否则开打给自己添乱等。

    2、不会“找齐儿”

    头场曹八将起霸,不知为何,大家总是不能够完全一致,如:大开门曲牌起时,一枕靠两枕靠处。当然还有后面的标旗、兵士等。

    3、不会唱曲牌“大字”

    京剧武戏中的昆曲牌子,虽只是在特定场合用,但是用哪个牌子就一定要唱哪个牌子的词(俗称“唱大字”)。头场曹操发兵的《泣颜回》和后面众将陷马坑设埋伏时的《鹊踏枝》都应当“唱大字”,结果除了《泣颜回》第一句外,全都不会唱了。其实他们是有《曲牌、锣鼓》课程的,不知为什么仍然不能唱。要求了下去复习,还是不行。

    4、“尖字”和“上口字”基本都不能念准。

    京剧唱、念中,最重要的特点之一就是尖团子和上口字。如果没有这个那就是北京歌剧或话剧加唱。有的在排练中给学生说了,也不能够记住,看来是基础的问题,应当剧目课上解决。当然,这不只是学生的特有现象。

    5、拿刀枪把子有很大问题。

    像标旗不会拿,一讲解,一堂红龙套就会了。可是赵云和曹将亮相时,一般是赵云用“拧抢式”,曹将用“压抢式”,这是把子课的基本原理,在排练中还要重新再说,然后还是忘。

    6、一些“搭架子”的词用的不准确。

    如:曹洪传将令“丞相有令,只要活赵云不要死子龙!违令者斩!”,后台群体的语气词应是“嘿……”,代表了曹营兵将的无奈,而不能用“喂”。这个“喂”,一般用在少数民族的人传令,如《挑滑车》黑风利传令:“巴图鲁”,众人答“喂”。

    7、用完刀枪把子,不知放回原处,随便乱扔。

    拍戏时练功的把子就是乱放,要求了,彩排还是这样。很遗憾,你们没有教具的时候,满腹牢骚;有了很好的道具,又不知爱护……先不说箱上的老师岁数大了如何,只说爱护道具与放回原处,是一个很好的学风,也是一个优秀演员应当具备的基本素质,哪能够像一个旧社会的小码头底包演员作风,或者没有教养的野孩子?你们是大学本科生了。

    还有一些,不再多讲。能够排练这样的大戏是很好的事情,如果都是折子戏,根本不能够锻炼大家。没有群体“一棵菜”的质量,只是主演“好”,那与歌星没什么区别(如今的歌星也加上了整齐的伴舞),更不会有京剧这门综合的艺术了。

    不是吹毛求疵,只是个人看法,一部分经过排练中我对他们的要求,已经解决,希望保持;而另一部分需要时间和其他课堂的配合,当然,更需要学生自己重视与努力。学生们应当掌握更多的舞台规律、艺术特点和表演方式,否则以后进团或当老师比较难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