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山杉
白山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3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推荐好影片-3 《马可波罗-现代东游记》

(2007-10-04 19:55:06)
标签:

艺术赏析

推荐好影片-3

推荐好影片-3 《马可·波罗-现代东游记》 

《马可·波罗-现代东游记》

英文名称:Marco PolThe China Mystery Revealed

类型:纪录片
出品:2005年美国国家地理频道
导演:乔纳森·芬尼冈

Jonathan·Finnigan

摄影:麦可·山下

片长:70分钟

推荐好影片-3 <wbr>《马可波罗-现代东游记》

   内容简介:1271年,17岁的马可·波罗跟随父亲和叔父从威尼斯启程前往东方。在忽必烈大汉的宫廷中任职,并奉派完成多次使命,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在长达24年的旅途中,他在中国逗留了17年之久。

   当马可来到苏州时,就像是回到了家乡。他在这“东方水城威尼斯”待了很长时间,或许是因为那里让他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旅居中国多年,马可·波罗和他的家人开始思念故乡。从威尼斯出发时,马可才17岁,这时他已经37岁了。他知道,忽必烈的身体日益衰弱,政权也渐渐不稳。终于在1291年,马可·波罗护送出嫁的波斯蒙古王室的阔阔出公主,他们从中国南方出发、由海路、经印度抵达波斯湾,在40岁的时候回到故乡威尼斯。一路上,他们可能遭遇了传染病、台风或是海难,因为同行的600人中,只有18个人活了下来。但是,马可带着万贯家财回到了威尼斯。

   传说马可回家时,模样像个乞丐,穿着一件破旧的大衣。然后,他脱下外衣,拉出衬里,里面塞满了各种珍贵的宝石。人们这才知道,此人便是马可·波罗,他即将把自己的见闻公之于世。

   马可·波罗的游记《寰宇记》其实是在一间牢房里写下的。马可向关押在同屋的鲁斯提契洛(Rustichello)口述,而这位充满想象力的作家难免会添油加醋。游记出版后,轰动了欧洲,唤起了几代西方学者和探险家的激情与梦想。  

   尽管伟大的航海家哥伦布,当年是在马可·波罗这本书的影响下,揭开地理大发现的序幕,改变了世人的地理观念,但700多年来世人对这部游记的真伪始终争论不休。马可波罗到底有没有到过东方,到过中国?关于这部游记真假的争论,就像他的书曾风靡世界一样。

   为了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1998年11月《国家地理杂志》的资深摄影师麦可·山下(Michael·Yamashita),在七百年后再度踏上同样的旅程,背着摄影器材,沿马可·波罗当年的足迹,按图索骥,寻访马可波罗的所见所闻。

   麦可·山下是美籍日裔,他于1971年到日本寻根,开始他的摄影生涯,1979年正式成为《国家地理杂志》的专业摄影师。他踏遍6大洲,也许是他身体内的东方血缘,亚洲始终是他最钟情的地方。山下是一名杰出的摄影师,除了和太太伊丽沙白·比布合作的《湄公河溯》(The Mekong:A Journey on the Mother of Waters)荣获美国书商协会颁发的奖项外,他曾赢得国家新闻摄影师协会(NPPA)全年最佳照片大赛、纽约美术总监俱乐部亚裔美籍新闻工作者协会(AAJA)和亚太旅游协会(PATA)所颁发的大奖。在这个数码相机时代,他仍坚持以传统相机摄影,他在东游路上所拍的2000卷胶卷的照片,没有一张是用数码相机拍的。

    麦克·山下,用他的镜头,记录和展示了这条废弃已久的古道不同文化形态中人们迥异的生存状态。他的文字和照片在2001年5、6、7月的《国家地理》杂志上连载。麦克·山下因此而获得《国家地理》杂志最佳故事奖和最佳摄影奖。

推荐好影片-3 <wbr>《马可波罗-现代东游记》

    2002年国家地理频道把麦可·山下的发现拍摄成三集的纪录片:《马可·波罗现代东游记》。

    《马可波罗现代东游记》的制作人兼导演乔纳森·芬尼根说:马可波罗的著作中描述的许多习俗至今仍流传着,不过这些习俗也在文明进程中不断消失,国家地理频道希望在它们完全消失前把它们纪录下来,并希望为观众解开马可·波罗东游真伪的谜团。

  《现代东游记》以马可·波罗的著作为指南,并以麦可·山下2001年在《国家地理杂志》中刊登的照片为基础,集中拍摄马可波罗旅途中文化差异最大,视觉上最壮观的地区。

   《现代东游记》的故事从马可·波罗的故乡威尼斯开始,当来到位于阿富汗与中国边界的帕米尔高原时,观众将看到令人叹为观止的景色和独特的高原文化,以及喀什噶尔充满中世纪风情的市镇。

  故事的第二部分,麦可·山下会从塔克拉玛干沙漠前往香都,参观传言中的忽必烈的皇宫,在阿克塞参加哈萨克人的婚礼。

   乔纳森说,节目将带领观众走进中国大陆一些从未或很少被摄影机捕捉过的地方,包括新疆、甘肃和云南的偏远地区。他相信,观众将会因为人们的面孔、文化及地貌与《东方见闻录》所描述的一样而惊讶不已,麦可·山下更验证这些古老文明与马可波罗年代的关系。

   麦可·山下追随马可·波罗的足迹,从威尼斯启程,穿越伊朗、伊拉克的崇山峻岭和沙漠,进入阿富汗的交战区,翻越帕米尔高原,最后到达中国。

  他深入中国寻找马可波罗的踪迹,并搜集相关的证据,以解开马可波罗这趟旅程遗留下来的谜题。山下发现,马可波罗在游记里提到的风土人情,有许多至今未曾改变。

   麦可·山下坚信马可波罗来过东方,也到过中国。理由是,深入探索了10个国家的风土民情后,他发现好些就跟700多年前《东方见闻录》中记载的一模一样,比如:伊拉克摩苏尔(Musol)密集的黄土平顶屋聚落;在中国甘肃省阿克塞哈萨克人的婚宴上见识缠脚的妇女;在杭州渔民在西湖上,拖网捕鱼的作业方式,700多年就不曾改变过。“马可波罗所描绘的世界,精确度之高令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推荐好影片-3 <wbr>《马可波罗-现代东游记》

   从麦可·山下的回忆中你可以感觉到那绝不是一趟写意的旅程。他说:“有些地方没有食水和电力,电话也无用武之地;在阿富汗一些塔利班政权控制的地区,我们所乘的直升机必须飞得很低,以避开塔利班的雷达追踪。最具挑战性的莫过于在七八月气温最高时穿越新疆的塔克拉玛干沙漠。”

   途中麦可·山下遇见很多不同文化背景和习俗的少数民族,也结交了许多朋友,他们有伊朗人、伊拉克人和阿富汗人。麦可·山下担心他们也许已成为战争、恐怖主义和地震等天灾人祸的难民。

   麦可·山下特别提到了巴姆城。去年12月26日清晨,伊朗东南部这个历史悠久的城市及附近地区,被一场6.8级恐怖大地震摧毁了。麦可·山下按照前人记述的路线探索,验证书中所述的同时,也感受和见证了世事沧桑。

   推荐好影片-3 <wbr>《马可波罗-现代东游记》

  

    根据《东方见闻录》的记载,马可波罗曾在中国的扬州盐城当过官。最后一集的节目,麦可·山下将到扬州盐城,去发掘这名传奇探险家在中国当官的事实。并到书中提到的,一个比西方各城市还要美丽的地方去。

   山下认为《东方见闻录》是本不错的“旅行指南”,至少一些风土人情需按照马可的“指点”才会留意。例如,马可曾描述“这里有很多体形庞大的野生羊,头上的角能长到六个手掌长。”新疆提孜那甫的居民向山下证实了这种帕米尔盘羊的存在,不过现在数目已经很少。

   当然,有时马可的这本“旅行指南”也会出现很大偏差。山下不得不承认,“他在书中提到的两地距离,有些极为精准,有些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也许当时马可还是个孩子,而且书是这段经历20年后才回忆写成的。

   为了重现700年前马可·波罗在《寰宇记》中描述的一些场景和感觉,麦克要列拍摄清单,根据他所要记载的列出所要拍到的东西,要找到当地导游,让他们寻找当年残存的一些遗迹和物品,再通过因特网和当地顾问等等收集尽量全的信息。马可·波罗是麦克耗时最长、投入最多,也是最满意的一个策划。 

   顺着马可的足迹,山下来到了喀什。

   书中曾说:“一路上有许多城镇和村庄,但最大、最繁华的一座是喀什。”也许在马可眼里,喀什算得上是当时亚洲最大的市场。这里出售的商品琳琅满目,喀什的商人也走遍了世界各地。而如今的喀什使山下仿佛回到了13世纪。他感到“岁月未曾改变的是这些人、这些面孔,还有讨价还价的声音和人与人的交往。”。

   在而后的丝绸之路上,马可见识了不会被烧坏的神奇布料。山下在和田找到了它——石棉。在马可那个时代,很多人相信石棉来自蝾螈蜕下的皮。但马可认为:“这些织物并非来自一种生活在火焰里的生物,而是来自大地的脉络。”可以说是他率先向西方世界透露了石棉的来源。而石棉石矿的场景和马可描述的一模一样,人们都戴着口罩工作。

   越来越多的成功发现使山下更加坚信,马可·波罗的游记来自第一手材料。现实的场景与他所描述的完全吻合,而且,恰恰都是在他所说的地方找到的。麦克·山下沿着马可书中记载的路线走,他想找到能够证明马可到过中国的证据。
  在广州的某博物馆。山下看到一艘保存还很完好的中国式帆船船壳,长34公尺,是马可那个时代的古物。它和马可书中所记述的出海船只,在某些细部上竟出奇地相似。马可·波罗写道,中国的船木工是以在船壳外加钉一层木板的方式来修补船壳破洞,最多时加钉到六层。而博物馆的这艘帆船,完整的船壳外板有两层,部分地方加钉一层,达到三层。此外,马可还提到中国的捻船缝材料,是“将石灰和大麻捣碎,掺上某种树的油”制成的。
  博物馆馆长王良茂告诉麦克那是桐油。麦克·山下在船的木板之间发现了同样的捻缝材料,这配方不见于中国的任何史料,只有马可·波罗的书有记载。
 “那一天我再度兴奋地告诉自己,马可来过中国。”麦克·山下说。

   马可在上都也没有待多久就前往当时大汗兴建的一座新城大都,也就是今天的北京。山下在这座繁忙的首都中找到了一些马可讲述的古迹。

  “世上没有一座桥能够与它相媲美。它有24个拱形桥洞,整座桥以灰色大理石修建而成;石柱的底端有一只大理石狮子;柱顶同样端坐着一只造型优美、工艺精湛的狮子。”这就是卢沟桥,也被后人称作马可·波罗桥。

   山下认为,尽管马可表述的桥洞数字不对,柱子底端也根本没有狮子,但对于一个不靠任何笔记写书的人而言,在若干年后还能记得这么多细节,已经很了不起了。据马可所言,他在大都成了大汗的一名亲信,并受命担任使臣,造访蒙古帝国最偏远的疆域。在此后的17年里,马可看到了宏伟的城池、奇特的风俗、食生肉的民族以及远比西方发达的中国都市。但他的很多描述让西方人难以置信,人们对他是否到过书中提及的每一座城市表示怀疑。

   “我认为,有关马可·波罗的最大疑点,是他没有出现在任何汉语或蒙古语的史料中。当时中国的官僚体系极为庞大,一切大小事项都会被记录在案,每个城市的每一任地方官,每一个小官吏都不会被漏掉,但马可·波罗一家压根儿没出现过。文献中记录了其他欧洲人,却没有马可·波罗。两百年来,中国和欧洲的历史学家都在竭力寻找,结果一无所获。这是一个大问题。”伍德博士说。

   南京大学历史学者刘迎胜教授却认为,不能过于依赖那一时期的记录。就连一些重要的人物,也没有出现在当时的汉语文献中。元朝的原始档案在朝代临近尾声时就已被毁了。马可也许是一名级别较低的官吏,有可能是一名盐吏。因为马可了解很多盐务方面的事情,当时整个中国的盐都由扬州供应。

   当然,疑点还有不少。对于自己居住了3年的扬州,马可几乎什么也没讲。他几乎把所有赞美辞都留给了杭州。“毫无疑问,杭州是世界上最美好、最高贵的城市。”杭州是当时全球最伟大的城市,被马可誉为“天堂之城”,年轻人自然喜欢在这种地方游玩。马可笔下的市场,在今天说来就是购物天堂。

   西方人不相信马可·波罗,是因为他的描述仅数字就很“离奇”:160万栋房屋,1.2万座桥。毕竟中世纪的威尼斯是一个只有10万人口的城市,居民们没有享乐的时间。可是在世界的另一边,却有一座令西方人望尘莫及的美丽城市,那里的生活水准远远超过了威尼斯。

   让人难以置信的还有他为大汗效力期间,远赴中国边陲地带的故事。据他所言,他在沿途遇到许多不寻常的人,但最让他感兴趣的是藏族人。

   他曾在书中提到:“这些人的生活异常简朴,一辈子除了麦麸、不吃别的东西;他们用热水冲泡麦麸,以此果腹;这就是他们的食物,除了麦麸,还是麦麸。……这里还有极为庞大的寺院,有的宛如一座小型城镇;一间寺院里,就有两千多名僧侣。这些僧侣一律都要落发剃须。”

   山下来到了位于甘肃夏河县城西的拉卜楞寺,这是中国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6大名寺之一。他在那里目睹了2000名剃了头发、刮了胡子的僧侣,吃着糌粑,礼敬神明。700年多来,这一切似乎没有任何改变。山下认为,若不是亲自来过这个地方,认识了这些人,马可不可能以这样的热情来描述他们。

   而且马可并没有夸张,只不过当时西方人人不相信他报出的数字,动不动就是几千、几万的。无论是城市的规模,还是人口、船只、桥梁的数量,所有这些都是当时任何一座欧洲城市根本无法相比的。在欧洲,有谁听说过一座教堂里,同时有2000名教士在做祷告?

   此外,在马可讲述的故事中,也有些让现代人都觉得匪夷所思的章节。例如,作为蒙古大汗忽必烈的使臣,马可·波罗曾到访云南,遇见一些少数民族。有一件事让他非常惊讶:这里的人们竟然食用生肉。“这一地区的居民食用生肉,佐以大蒜与香料混合而成的酱汁,就这样生吃,一如我们食用烹制过的熟肉。”

   若不是亲眼所见,山下先生也很难相信。“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猪肉一定要煮熟之后才能吃。可是这些人,700年来、他们一直在吃生猪肉;而且从这一张张气色红润的面庞来看,他们都非常健康。”这也许表明,幅员辽阔的中国确实存在着一些奇特习俗。

   伍德博士所言:“我们没法用指纹或DNA证明什么,毕竟已经过去了700年。说到底,这真的只是一个相信不相信的问题。”

   但重新走过这段旅程的麦克·山下,却坚定地给出了他的答案:“人们或许可以坐在伦敦的某个图书馆里,反复思索马可·波罗究竟去过哪些地方。可是一旦踏上他曾走过的道路,你就会不由自主地对马可·波罗深信不疑。因为,他的描述太准确了。”

   麦可·山下(Michael·Yamashita):我走过了这条路之后,我确信马可·波罗的确有其人,也相信马可波罗的确到过中国,这已经一个毫无疑问的事实。很多历史学的学者他们只是通过历史文献的去考证,他们不象我这样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马可·波罗的存在。我手里拿着马可·波罗当年的导游书《寰宇记》,一路上发现,还有很多的细节与书上描写的一模一样。

   麦可·山下)Michael·Yamashita):在整个行程中,我们经常为马可·波罗记述的准确性而叹为观止。在伊朗,我们在他的指引下来到他所描述的充满活力的温泉。在波斯湾的霍尔木兹海峡,我们遇到了马可·波罗所说的“黑皮肤的穆斯林”,他们是非洲奴隶的后代。在阿富汗,我们在塔洛根(Talogan)外发现了他所说的“盐山”,在瓦汗走廊,发现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大角羊(Ovis·Poli,即马可·波罗羊)。在中国,我们在和田看到了玉石矿,在敦煌看到了会唱歌的沙丘,在张掖看到了巨大的卧佛,这些在马可·波罗的书中都有讲述。我们在洱海遇到了“有金牙的人”和“吃生肉的人”。每次有这种发现后,我愈发相信马可·波罗所记述的都是来自亲身经历。不仅我们所见的这些与他描述的完全一样,而且我们还发现他向我们讲述的地方与我们所见的都完全相同。

   他书中描述的场景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对所遇到的人的描述都非常真实。所以当我走完这条路时,我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马可·波罗的信徒了。

   在我走过了12个路途经过的国家,在中国我发现了最多这样的细节。我在中国呆了3个月,去过马可·波罗去过的所有的地方,拍了很多照片,占了所有照片中很大的一部分。我很有幸,我还发现了这些细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也许再也找不到更多的细节了,我的愿望是再过300年,或更长时间,我们还能找到,但是我们无法阻止文明的进程。

    通过这次旅程,麦可·山下对马可·波罗游记坚信不移。他动情地说:“马可·波罗所描绘的世界,精确程度之高真是令人惊奇。我对他如此了解,感到非常骄傲。马可·波罗临终前曾说:‘我所说的不及我见到的一半’。马可·波罗,我真希望你今天还活着,告诉我们更多的内容,我会非常高兴地沿着你的足迹开始另一次冒险。”

   在广州的某博物馆。山下看到一艘保存还很完好的中国式帆船船壳,长34公尺,是马可那个时代的古物。它和马可书中所记述的出海船只,在某些细部上竟出奇地相似。马可·波罗写道,中国的船木工是以在船壳外加钉一层木板的方式来修补船壳破洞,最多时加钉到六层。而博物馆的这艘帆船,完整的船壳外板有两层,部分地方加钉一层,达到三层。此外,马可还提到中国的捻船缝材料,是“将石灰和大麻捣碎,掺上某种树的油”制成的。
  博物馆馆长王良茂告诉麦克那是桐油。麦克·山下在船的木板之间发现了同样的捻缝材料,这配方不见于中国的任何史料,只有马可·波罗的书有记载。
 “那一天我再度兴奋地告诉自己,马可来过中国。”麦克·山下说。

麦可·山下东游部分摄影作品:

推荐好影片-3 <wbr>《马可波罗-现代东游记》

 

推荐好影片-3 <wbr>《马可波罗-现代东游记》

 

推荐好影片-3 <wbr>《马可波罗-现代东游记》

 

推荐好影片-3 <wbr>《马可波罗-现代东游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