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广东塞壬
广东塞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1,974
  • 关注人气:1,0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安平之行

(2017-11-09 20:03:58)

塞壬

有的地方,若不是因为一个机缘,怕是一辈子也不会去的。比如河北衡水的安平县。去这个地方,因为一个人,孙犁。

老实说,我对孙犁的印象是淡漠的,唯一能说起的,唯有那篇《荷花淀》的小说,当车还未抵达县城的时候,我拿出手机,在网上搜出了这篇小说,我读了两遍。这小说,当初只在高中的课本里读过的,三十年后,我竟也成了作家,再读,只能感叹,太美,是能洗心洗眼的文字,果然跟我当下在读的任何文字都不同,一幅北方水域的水墨画,有漂亮的人,有脆生生的性子,宛若江南。只是,多了一份辽阔与激越。当年十几岁的少女,当然读不出这小说的灵性,我说灵,是眼前几乎可触摸到几个人物说话的眉眼与顾盼的神采。

那我真的很想了解写这个小说的人。说是了解,只匆匆半日,百度倒是有一堆介绍,那终归像是机器发出的文字,几乎可以全然的与孙犁无关了。我是一个写散文的人,去拜谒一个大师级的前辈,暗地里,自然有探求秘籍的私心,他那纯净的诗一般的文字是如何练就的。

九月中旬的安平还没有褪尽秋燥的底子,但终究天高气爽,很是宜人了。当我们来到孙犁故居的时候,阳光已开始收了毒,正要弱了下去,那青砖的院子在余辉中显出孤寂来。院中的石榴树结着累累红果,一棵枣树也因一树的果实而沉默,墙角的蔷薇花开得正艳,只是那屋子空无一人。进门就看见了孙犁的半身雕像,仔细端详,心想,这人生得真好看。我说好看,是觉得那是一张干干净净的脸,和善,可以亲近,没有丝毫的锋刃之气。穿着中山装,清瘦,眼睛看着你,准备要说话,然而,或许他会先笑起来。他身上有民国文人的风范,倒是没有一点农民的气息。一看就是一个读书人。

进门就看到了一幅对联:荆树有花兄弟乐,砚田无税子孙耕,中堂挂的是一张雄鸡图,独脚站在开满牡丹的石岩上,引吭高歌。我微微一笑,这对联,这画,果然很中国,很符合中国家庭的传统。然而,我对北方的炕有着极大的兴趣,向旁边的老师询问详细的烧炕过程,炕很大,老师们告诉我,以前孩子多,一张坑可以睡很多孩子,横着睡,一溜睡过去,可以睡七八个。说完,大家都笑了。这笑声里,有一种会心的东西。在孙犁故居,看到的是,北方农村家庭的烟火气息,仿佛是,一家人,生火做饭,劳作,围坑的琐碎。朴素而真实的味道。然后是墙上的黑白照片,年代久远了,但久远的黑白照片就是有时光的洗蚀感,半是斑驳,半是脱落,几乎只是一个模糊的影,依次是,他的母亲,他与他的两个女儿及儿子的合影。

来到孙犁的书房,这书房大概也叫着耕堂吧,犹记,他写过《耕堂读书记》。写作读书其实与耕作无异,这耕字倒有意味,抬头就看到孙犁自己写的『大道低回』的匾额,心里就默念着这四个字,仔细体会这其中的滋味,这是大境界,想来这是老先生在暮年之时对人生的体悟,这份从容与淡远,同时,也是悲凉吧。

 

从孙犁故居出来,才知道“孙犁故居”那四个字是莫言题的。看到外墙上有半墙文字,看上去,像是孙犁的手笔,匆匆读完,只记得他写的两句诗:梦中屡迷还乡路,愈知晚途念桑梓。不禁泪目,想来,我也是一个依然在异乡谋生计的人,这样的句子是见不得的。再看看孙犁这个人,清澈如水,就像我看见的他家里的锅灶、堂屋,火炕,饭桌,洗脸台,还有他的耕堂,屋前的石榴树,枣树,还有渐渐偏西的夕阳,写作,跟过日子一样,干干净净的,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是一件朴素的事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乳源手记
后一篇:远离所有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乳源手记
    后一篇 >远离所有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