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窗
大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074
  • 关注人气: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8年小结十九首

(2019-01-11 14:44:26)
分类: 季节风韵
2018年十九首

文/大窗

《黄桷坪黄葛树
编号:0743》

这一株黄桷树,傲然独立
它俯身过来。悬出堡坎之外,自设险境

一个疼痛的人,游刃有余的自救
有点睥睨众生的意味。他调侃世事之殇
又像示范:要这样高出尘世


《黄桷坪黄葛树
编号:77》

我震惊了:这一株树,把犁铧斜插在大地上
它簌簌而前,两旁的树木、楼房
和人群,庄稼一样

作为树木,生长就是意义。仿佛人存在
就是为了找到合适的路径
往深处一尺,就能到高处一丈
                   201811/12黄桷坪


《在弹子石老街》

多部电梯仿佛虚拟之门,我们穿过
午后时光,到达古时的大院
走廊大约有一千八百年那么深长

回忆起昨日看碑碣。八十六岁的父亲
看见镌刻不足百年的文字,就说
这个是最近的,新的

但,令我们哑然而笑。一切旧的都
那么新,巨大的潮流把今天弄旧
这现实是多么让人害怕
                 20180923 长嘉汇咖啡馆


《深秋,荷池边》(选三)
1
有一朵,太像我的一位朋友
她也是凋谢在水里的,让人伤感多年

她着长长的衣裙,怀抱干净的水珠
自尊自信,娇羞娇媚的含苞

在这并不清净的世界。最后归于
桃花的时令和溪流之中

请回来,我们谈谈宿命,听我说说
在苦难中将要经营的晚秋和冬天
2
秋将尽,荷叶的皮肤日渐松弛
就这样了。仿佛要用懒惰减轻疼痛
用懈怠减轻忧伤,笑着放弃一切

这么快就深秋了。我想替荷花说出
我们相信荒谬、无常
仍试着相信,永远这个词
3
我要作一个行吟诗人,从此刻起
把家安在花朵之侧,流水旁边

跟着蚂蚁,把食物滚回洞穴
结交羊群,追逐大草原的荣枯

在每一处荷花池边,支起帐篷
收集露珠和香气,送给写诗的人

在不同的城市里,阅历各种人群
走得再远,也始终把自己带在身边
             2018年10月16日 荷池边


《隐居雪乡》

雪有十米厚,有不止百米深的寒气
喜好热闹的人,一定望而却步

好多江浙来的人
欢呼一会之后,立即隐入房屋之内
她们和雪的合影
在南方朋友圈引起惊呼

我拟雪乡宣传词:小隐隐于东北
大隐隐于一片雪花
来吧,雪乡有亿万朵桃源

只需隐居两年复出,不,再多一年吧
尘世的嚣张者,就会湮没无闻
                       20180202深夜东北雪乡


《在雪乡,抬头看星空》

出门遇星星。她是从远方专程赶来
看雪的,或是携带家乡的天空来看我
她确有风尘仆仆的迹象

我们多久没有见面了。这一年
都经历了什么。她多闪烁了几次纯粹的蓝光
此外,没有别的回应

顺从生活中的一切,我们就作彼此的
远方吧。归去,也不要尘俗的仪式

我再抬头,她已不见  
                       20180201东北雪乡


《中国:清镇》

被归于安顺,贵定,贵阳
多年来,不知道到底属于谁
有人在墙上大书:中国,清镇

其实还可以写大一些
比如:世界,清镇;银河系,清镇
写得越大,越属于自己

我在一家小旅馆容身。坚持往外推
浴室的门,臃肿的中年艰难挤出
回身往里推门,有巨大的进出空间
在清镇,我被门夹过

是的。我们没有放过蜗居墙上的
一颗钉子,一盏破碎的灯
没有忘记千里之外细小的失误
和并不明显的伤害

只是带着身体到遥远的地方
如同携带一盆脏水。所以要清洁前路
要清零,到达卫生城市的中心
我们才能清静,镇定

天要亮的时候,梦见高僧路过
他念:目前小烦恼,放下就好了
再梦见清醒的人聚集,要回了独立

不隶属于谁。背后山顶的尖塔
恍若有清净的佛光放射
这是今夜最好的塔,最明亮的光
                          20180405 晨 清镇



《在祁连山草原》

不要来招惹我的心脏!高原反应
已经让我急促不安

黄昏,设想艳遇是牵强的
反方向的运行才是人生真谛

梦里人有缘,何曾醒来如愿以偿
命运不动声色,她给爱提供过场景

多想在遥远的河畔,重新做回童年
和你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20180802 晨 祁连山中


《车过家乡》

昨夜雨让我们的逃离充满歉意
正在清凉的早晨,中午
雨水滴在清平的水面,小区树影倒映
仿佛一段挽留的绝好时光

路过家乡了,同行者说起那个著名的战场
我暗中构筑防御体系。在隐蔽处
安放几门大炮,瞄准身体里的三高、恐惧
以及傲慢者的专横、无知

火车沿长江逆流而上,横渡嘉陵江
和渠江同行一段:这条小河
接纳我的童年,和恣意成长的少年
后来投身嘉陵江,如今在长江边寄居
                    20180731 下午 合川—武胜


《一只蝉》

她们飞翔,或附在树干上
刚刚清醒过来,就遇见这盛夏
她们经营生计,又嘶鸣着摧毁前程
在俗世里无知无畏地聒噪

人们惊惧于重庆陡峭的炎热,多数时候
习惯深居简出,保持沉默
妥协的姿势带来快感,空调屋自成体系
谋财害命者在阳光下仍大行其道

人们遭遇旱情,顺便逃离可能的豪雨
不相信甘霖。在贵州习水的深山里
凉风习习的小路上,两侧深邃的丛林

认真听蝉鸣。徘徊,躲避,沙哑
一再退缩,她们注定是投降者
仿佛水土不服,一生都没有高潮
在自己的漩涡里抽不出身

我认识一只老蝉,他今年七十多岁
每天坚持练剑,斩去恶念,排出体内
的毒素。他精神奕奕
活出了一只蝉最高的境界
                     20180725 夜 江之南



《狮子岭上,悬崖不见了》

那年夏,亲眼目睹的大事:
狮子岭上庞大的一棵,像一个家族一样的
黄桷树轰然倒下。当时大风呈螺旋状

我上学的窗口
在两公里之外。距离一条深长的
沟壑,与之相望

狮子岭实在太高了,我不敢在悬崖边久站
它和斜对面二佛村最高的长岩洞
是我的恐高症

我以五旬之躯登顶,俯瞰
哦,恍若站在一枚鹅卵石上
悬崖不见了!我要告诉在外谋生的游子

曾经巨大的石头,如今渺小猥琐
藏在杂草和枯枝间
仿佛它们自己的墓碑,最终消失前
谦卑的存在
                              20180411深夜 合川


   《在古佛山》 

有人说,登顶茶山才是终点
我愿在途中,留有仰望的空间

半山腰的风抽出腰刀
犀利,冷峻。俯视江湖之远

大镇渺小,一线白色建筑
太像海市蜃楼。连绵不绝的人类

在那里穿梭。他们用心应对
世间有许多人,一直都忙于别的事
                         20180405 下午安陶古镇


《午后,见九龙寺住持》

寺外石榴树荫下,见三人闲坐
似有茶香飘逸。若有棋盘,若无棋盘
小声语。阳光随意照临

我们到禅室,住持把茶器洗好
送来平常语态。茶水指引,安静多了
这是斯文人的浮生半日闲

“石头有耳,但六根清净
只修自身;人心多窍,常苦于名利”
长久存活的,是未曾风化的偈语

过了今夜雷雨,遍地落花
暮春感慨最多的是:一场空
寺旁苦楝开的花,昨日最繁盛

寺庙下,江流急。几万公里路程
几万年了。住持指对面卧牛山
天气不错,人有缘,刚刚好
           20180413 黄桷坪九渡口


在清栖谷    
1
“也许我看到的有限,从我的低地
也许你看到的更多,从那高处”
来自茨维塔耶娃的新年问候
我怀揣诗歌,从重庆出发到陶家去
从年底走向元旦,我将拥有新的身体
2
不必叹息,长恨此身非我有
在这里,全部都是我的
完整的童年,一生的故乡
一踏进大门,就忘却营营
3
在清栖谷。我独坐池边
对面的舞台,灯光有节奏地闪耀
其中领奏者是我的老朋友
据说他最近喜事连连,他指挥的曲子
鲜花盛开
               20180103 晨 江之南


《春水漾》

水一往无前铺叙
遇到水草,树木瓦房的倒影
和游泳的鹅鸭,以及飞翔的白鹤
一律施以柔软的安慰

三两只鸟在树叶间唱和
小岛上野趣的藤蔓向上攀爬
一组电线,掠过水的上空
听得见簌簌的电流声

风又起,吹皱一池春水
粼粼波光之上,安放了细小翅膀
她们统一往前移,又回荡
安静的光阴掀起微澜
                             20180312 璧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