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窗
大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431
  • 关注人气: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山中半日(随记)

(2018-12-27 17:21:56)
标签:

大窗散文

大窗文字

文化

杂谈

分类: 大窗抒情

山中半日 

/浮小白

 

    大雪再次日,居来凤山中。晨起,登山。虽是近山,却似荒凉已久的深山,走不多久,就觉得回去的路漫长而曲折。山里,树梢上没有风,凉意从四面围过来,偶尔有低低的干净的鸟声传来,她们的欢乐与忧伤来自天上,许是冬天的缘故,群鸟噤声,山中就少了音乐的氛围,山脚下的公鸡鸣叫声并不遥远,我们知道还没有走出尘俗的边界。

     废弃了的石膏矿隐约可见,当年的鼎盛和今天的破败,仿佛都清晰可见。

     渐渐登高了,几十里外的山峦田野村落可收眼底,妻指着远方屋顶的白烟说,那里有人家在煮饭了;常常路过的高大的穹顶桥,从公路边匍匐到一座小山丘腰上,显得乖巧细长,失去了它的古朴和雄伟。事物往往如此,离远一些观望,可以变得别样风采。

    终于到了我们家的取水池。当时禁不住惊呼起来,这水比之以前更加清澈透亮,直视无碍,回清倒影,明眸里透出绝美的灵气精神,也许每次见面都会觉得比上一次更清澈更动人!没有更好的语言来说明了。水池上方是巨大的斜坡,细细的汩汩的泉水,贴着石板流淌下来,顺着低矮的落差,发出叮叮叮的声音,这山间不知疲倦的安静的小小演奏家。

    继续向上,沿着荆棘中的道路,探秘。再往上,曾经有一家抱姓住户,二十年前搬家到了山脚下。屋基依稀还在,屋前后大树竹林变成野生林木,摆脱了人气,大自然的天性在它们身上得到淋漓尽致的释放,且似乎另具复仇意味,恣意乱长,比原始树林更疯狂,有的伏地,有的斜插,有的怒发冲冠,有的颔首沉思,虬枝交叉,姿态万千。

    仰望天空,雨后的云彩恢复了光芒,有隐隐约约的热力发射出来,羽绒服裹住身体里的热量,身体温暖起来。冬天山中特有的湿气慢慢消散,视野更见开阔,深长的呼吸,觉得五脏六腑里的浊气全都交给了这座大山。

不知不觉就到午饭时间,妻仍流连忘返。忽然在树林里惊呼:好多松树菌!回程中,又有不断惊喜,用野草茎串联起来,拄着顺手折来的木棍,小心翼翼的,沉沉的提着下山。

 

 

                                          2018/12/9午间山中即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临窗随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临窗随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