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窗
大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431
  • 关注人气: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临窗随记

(2018-12-13 16:31:38)
标签:

大窗散文

大窗文字

分类: 大窗抒情
                                                        临窗随记

      大雪节后再次日。
      重庆的远山早下起了小雪。近山和楼房迷蒙在薄薄的雨雾之中,一般来说,从此重庆开启了雾都时间。这里大多光线充足,仿佛一个明媚的人,偶尔需要阴郁和黯淡的调剂,长久擦拭得光鲜亮丽的日记偶然蒙尘,也许更具诗意。
     江水平阔,缓缓渗进小溪或小河里,远方的大桥倒映在水中,圆柱形桥墩成色厚重,是浑然的黑,桥面在水下的倒影几乎不见,尽管此时是下午三四点钟,但穿行在桥下的轮船,似乎载着暮色逆行或顺江而下,那些波浪并不让桥墩的倒影摇晃。沉稳的冷色调的天空也是云遮雾绕,间或露出不规则的淡白色地带,让人目光有探寻远方的惊喜。
     江岸边一排排香樟凛然立着,而近旁的梧桐满是酱紫的木叶,萧萧风来,地上瑟缩了一大片一大片,有的正在飘落,踩着略有轻轻的脆响声。
     大桥头常有小公园,最惹眼的一定是银杏树。在满是榕树和藤蔓的绿色世界里,她们着一身纯粹干净的金黄,落光了叶的银杏,树干直立,枝丫舒展,在旁的金黄树叶尚存的银杏映衬下,依旧留存红晕的光辉,草地上的层层叠叠,和点缀似的银杏叶,柔软低调,毫无俗气的艳丽着。她们的清静和清洁是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从初春铜钱一样细小到夏秋时节的繁茂,再到隆冬的凋落,她们身上不曾有过灰尘。路过的年轻人和康养中心的老年人,情不自禁的仰望,拍照,有那么多光线照亮他们枯燥的生活和流逝的岁月。是的,近些年来,人们习惯在对落叶的啧啧称奇中,度过这段并不闪光的日子。
      冬天就是这样,善于蜷缩和磨砺,善于隐匿和储藏,她在凋谢和企盼中坚强。
   “叫你不要爱的时候/已经爱到骨髓”,春天和夏天说过的话,只有隆冬来验证。这样的天气,这样的节气,常让人想起那些安静的中老年诗人,他们路过浩荡江流和一池枯荷,一样坦然怡然;见过喜大普奔和孑然失利,一样的超然安然;历经不合时宜的人事或不平际遇,一样的自然淡然……
      大雪,顾名思义,雪量大。古人云:“大者,盛也,至此而雪盛也”。极喜欢古人节气“三候”说法——大雪“一候鹃鸥不鸣;二候虎始交;三候荔挺出。”此时因天气寒冷,寒号鸟也不再鸣叫了;由于此时是阴气最盛时期,阳气已有所萌动,所以老虎开始有求偶行为;“荔挺”为兰草的一种,也感到阳气的萌动而抽出新芽。
大约月余前,去看花展,买回一把枯枝,插在花瓶里,天天看,天天盼,终于开出好看的花,让人欣喜不已,久等总是有回报的。
      一年至此,渐渐接近尾声,容易惹人回想过去简单的幸福,母亲开始做好腊肉香肠,浆洗被套帐子,把最好的柴禾收拾到离厨房最近的屋檐,站在院门前的竹林下朝垭口张望。母亲于两年前的今日辞世,想起那份温馨的母爱,想起慈祥和气善良敏感的母亲,一切都那么令人难以忘怀。愿母亲长眠安好!
      下一个节气就是冬至了。我们感叹时光之快速,却也有春光将至的希望。

                                                                                                              2018/12/9 晚 江之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