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窗
大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723
  • 关注人气: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集《月色皎洁》选十首

(2018-09-06 14:31:03)
标签:

大窗文字

文化

分类: 季节风韵

诗集《月色皎洁》选十首

 

在濯水失眠

 

这廊桥深邃。先是小心翼翼回到我的

唐宋,不曾想,未来也来了

一整夜拥塞不堪。我数不过来那么多只羊

和其中一只的迷茫

索性从此出发,带你走遍我的江山

我让远处灯光倒映,湖水宁静

她们轻盈的涟漪上方,有一层细密的冬风

游到面前的碎银,上好的质感

可以做我们的盘缠

两盏红灯笼在摇曳,迎来送往

像我们之外的另一对恋人

两面夹击的幸福,我做了一回国王

这个国王倦了,在白天进入梦乡

 

  冷风正好吹过我的身体

 

在北屏,我把重庆从未经历过的冷

冷一遍:先是有点冷,渐渐的冷,锋利的冷

不留情面的冷;在风口处夜啤,一杯一杯的冷

 

在北屏,我着薄如蝉翼的短袖

朋友们身穿两件,三件,甚至羽绒服

他们多次表示,愿意把衣服借给我

 

我一再推辞:就爱这样满含热情的,诚实的冷

全然不同于重庆温暖里躲藏的气息

直到刺进你前一秒

还露出笑意

 

我接受这种绝好的冷。好似找寻

多年的清修之所

我颤抖着,翻阅这本冷字真经

正好把四十多年来

随身携带的污浊之气,从肉身里清理掉

 

在界梁神田草坪

 

我把内心的马放出来。它根本就不回头

奔驰在所有人的前方,眼前的草原比目光还要辽阔

她连接到白云下,那群少女的惊叫

 

倾斜的山脉,通过蜿蜒的沟壑

朝另一个方向攀升,再到一处低洼地

向上绵延。我的兴奋刚好接近倦怠

 

瘦高个,蓄长发的诗人从梦幻里扇着翅膀

倾斜身子,擦过我的鼻尖俯冲下去

他向四周散开。阳光过滤尘世带来的小念头

 

他仰卧,然后翻身,五体投地

他短暂的嘤嘤的哭声,像极了婴儿

要是有一粒尘埃多好啊,我们能看见她干净的飞翔

 

我在他和神田中间,挑不动两头灵魂的重量

我仰卧不起,双手蒙面,紧闭两眼

依然看见,在蒲公英的花絮中

漫山遍野都是故乡

 

仰望星空

 

在两路口,我纠结了数年

高楼削过的夜空,漆黑一片

月亮的模样记不清了,星星的阵形早已忘记

 

而北屏的夜空,昨晚被刷屏

我占据天时地利,仰望的姿势犹如信徒诵经

只见一粒一粒的经文布满苍穹

它们凌乱站着,或是卧倒

对邻近恒星的爱恨,好些光年都闪烁其词

 

今夜在北屏乡间,恰好有七弟兄

其中一个辨认出北斗七星。他们的分布

刚好对应了天空

一定还有更多事物,凭借天空呈现

 

西池,一只羊

 

同一只羊,我从三个角度拍照

叫它三羊开泰。它要和同伴在围栏的

草地上过完一生:它不认为是宿命

仿佛心脏不会疼痛,它和蔼的望向眼前的人

羊毛光滑,双耳自然下垂,脂肪恰到好处

你看不出它的喜悦,不追问故乡

也不打算忧伤着老去

一个人过得像集体,在它的国度

亲自率领自己的四肢和内心

清理黑暗的脉络,疏浚一条坦途

它不理会,附近的西池论坛

论证的地方经济发展和艺术的方向

 

它想,人生天地辽阔

它自身就是一套完整的哲学

 

夜雨:在爱中寄居

 

那晚,雨。主题是熄灭,误入

我的沮丧可想而知

次日晨早起,真想从阳光中抽出火柴

以烈火,点燃广场上的干柴

 

辽阔的晚霞,比别处的银屏

要宽,剧情要复杂

她的脸灿烂一会,很快又镀上乌云

我送的红花,转眼就白了头

 

隔着雨,听见她喊浮生

唉,我就是那个名叫浮生的人

那个妄想在爱情中寄居一生的人

 

岐山草场:晚霞漫天

 

夏日博大,我特意抵达云上草原

开始画一朵花,画凉风的腿

小草的眼睛,天空色彩变幻的魔力

 

晚霞漫天:狐狸说佛法

一头大鹰逆风向上,一条鲨鱼翻起巨浪

樵夫紧握缰绳,指挥一群野马

乌龟躬身成山

 

夜色探路,大风随身携带暴雨

鸟声仍时而繁茂,枝叶随山赋形

花草随风而歌

 

路过岐山草场边沿,看见友人高举

相机。我默念一句:也是过客

不知远方的云听见没有

 

海南猴岛

 

我记住了一只老山羊

他老实的胡须,温顺的眼睛

和成功演出后的低调退场

 

像极了我尊敬的三叔

老山羊踩过的小桥,玻璃杯

和上下的楼梯,在表演结束后

迅速被拆除

 

就像三叔过世后

他走过的小路很快就荒芜了

他的房屋也垮掉了一样

生活的道具一一被死亡撤除

 

在成都问路

 

陷于一座城池,五个人有十种张皇

暂且放下诗歌,最要紧的是

给胃一次安慰,给身体一处旅舍

对一个路盲来说,成都就是我的迷魂阵

过去的路,我已经遗忘

未来的,任由车轮摆布

此时,我对自己的前途隔岸观火

 

在景德镇结识的一位司机

 

在景德镇,结识了一位大脑袋且矮壮的司机

他宽阔的额头在太阳的照耀下光亮起来

和他的一席长谈加深了我对景德镇的印象

他从考古学角度分层次剖析不同年代土壤色泽

瓷器的外延得以拓展,而内涵更加深邃

因为他,景德镇的历史和烟火色才更加生动

 

几个电炉或天然气炉沉闷烧制闻名遐迩的器具

不冒烟,也没有满头冒汗的工人用铁铲送煤进炉膛

一点劳动场面也不呈现,我的遗憾溢于言表

而他的出现恰好补救了这个遗憾,他深入挖掘

侃侃而谈明朝清朝的外交,和现代政治的关系

他胆大心细,正直热情

力道充足的话语充满锐气,几乎不容别人争辩

他的自信,感染因颠簸萎靡不振的人

如果他转行,烧制的瓷器一定独一无二

 

这位朱姓司机像极了成都的一位诗人朋友

他们宽大的脑门里同样满怀慈悲

朱师傅在高速路上疾驰

而诗人朋友与佛有缘,他正从川西平原出发

走上喜悦之途

 

2018/9/6 整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