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窗
大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723
  • 关注人气: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看见玻璃上的反光(大窗诗选新诗学会交流用)

(2018-01-08 14:17:04)
标签:

大窗诗歌

分类: 季节风韵

我看见玻璃上的反光 (交流用)

/大窗

作者简介:

大窗,本名罗雄华,男性,

合川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

他本应该是一个文艺兵的,

如果能看清首长指示视力表木棍的话;

他本应该是一个川剧团演员的,

如果嗓子足够好的话;

他本应该是一个县报记者的,

如果18岁那年可以解决户口的话;

他本应该是一个仗剑走江湖的侠客的,

如果当初气功不练反的话;

他本应该是一个书店老板的,

如果热爱读书的人在不断增多的话;

他本应该是一个神经衰弱者的,

如果不是足够坚强的话;

他本应该是一个文化的布道者,

如果还有众多信仰文化的人的话;

他最不应该作一个诗人的,

如果早一点知道,诗歌是一种折磨的话;

他人微言轻,但良知和理想还在,

他生活在别处,做了不是他自己的那一个人。

  我从近年的诗歌中选出四十来首,分三部分。铝城岁月:黄昏过去,黎明到来;融汇江山:一个人在暗处闪烁;且行且吟:浮光掠影,情怀也深长。

 

第一辑

铝城岁月:黄昏过去,黎明到来

◆ 漫长的下午


“几个优秀诗人在散步

在明亮的窗前,他们把一粒粒

彼此呼应的鸟啼,放在我的耳畔

下午被拉长的时光,像极了一个人

漫长的下半生。一个坐在底楼写诗的人

背负以上二十三楼的重量

疲倦翅膀上二十三层轻微的灾难

它既不是福音,也不是什么重大事件

他接着写道:“强大坚韧的源泉

是命运的开头和诗歌边沿透进来的光线

 

◆ 在公园里写诗


一只蚂蚁或者一只小虫子

站在稿纸上

有时还沿着笔杆

朝我的手上爬

它们不知道写作者情绪的变化

从来没有考虑这样作的危险

兴致勃勃地爬

看着它们行走的路线

我没有写一个字

为它们设置障碍

 

◆ 蜻蜓

 

斜阳下,一对蜻蜓在湖面的

一小片浮萍上,安放爱情

它们轰轰烈烈告别春天的方式

让初夏水波荡漾

 

在几棵槐树间飞行了好久

显得有些肥胖,疲累和沧桑

但,它们并不停止修复前程和幸福

 

“叫我不要爱的时候,爱已经到骨髓

亲爱的,让我们继续

 

◆ 在歌厅

 

巨大的声响来自回音,夜空中

一束光试图探寻另一束光的来历和秘密

走动的人,不能穿过窗子和顶部的透气孔

窥视歌词之外的意义

 

是的,需要你来承受全部孤独的重量

那些飞翔的歌喉,常常误读曲调本身的

坠落、沉寂。一些黯淡的斑点

企图带走弥漫的夜色

像弱小者的挣扎,正好触碰到

水一样柔软的网

 

一颗低垂的头颅,淤积大量流沙,顽石

它们正迎接一阵阵冲刷和雕塑

一个伟大者,经历一生中重大的磨难

 

◆ 在大塘

 

在大塘,我被老人身上的夜色迷惑

树梢上的星光,往下压了压

柳树之间的一条小径上,我重新看见

女儿的童年。傍晚掸去身上的灰尘

便于度过一个清静的夜晚

 

路过堆积往事的地方

长时间不曾用过的车轮上

长出了黑木耳!单调的乐音让人疯狂

 

我靠近旧报栏,读到一份新报纸

日期却分明是十年前的

我惊讶极了,仿佛这一切关系着

未来的结局

 

◆ 电瓶车

 

我是个怀揣秘密的人,镶嵌在座位上

细雨斜飞过来,微凉的左臂仿佛要开出一朵

馨香的花。这夜幕降临的时刻

本身就流淌暧昧的气息,车轮驶过安静的池塘

一个嗅着莲叶的女子,让我说出:多幸福啊

用了三元钱,我才走完全程。中途两次

记错了站点。在夜色中,在高大的树影下

我试着摸索生活的真实和隐秘的企图

 

◆ 二哥在医院

 

二哥呆滞的目光看不清远方

在故乡,刚刚看完一场久违的大雪

他分头向我们惊呼。而后手机欠费

他的舌头和双腿几近瘫痪。他含混的诉说

拖着冷硬的皮鞋离开厌倦的故乡

生命是他唯一的疆土了

他正在和敌人贴身搏斗

突然表情古怪,露出放弃抵抗的笑

气息微弱附枕自语:“人生短短几十年

我们兄弟一场

我望向楼下的路灯,散淡无力的光

像弦上箭,沿着昏暗的街道

仿佛射出去就会消失不见

 

◆ 黄昏(一)

 

我们住在远得看不见的地方

一群高楼的顶端刚好够得上夕光

云堆上的路径并不比生活中的

更遥远。几株小树和飞翔的鸟儿

构成回归的场景

 

我们要得不多,在辽阔的天空下

乌云遮住了一些,彩虹透露了一些

阴郁与光亮划过黄昏。高处

有一个巢,让我们练习回家

 

◆ 黄 昏(二)

 

她的背影,是一次精心策划的爱情

面对栏杆,她遮住了大部分黑暗

让我看见巨大的光明从西山上升起

她右侧的树枝加重了思恋

左边的一株小树,侧着身子

她突然爱上了远方的云霞。这个黄昏

没有谁的眸子比落日更多情

没有谁的爱比她更鲜艳

 

◆ 春天的词:翔

 

在大地上安放亿万只翅膀

怂恿万物飞翔的人,藏在闪电里

她洁白的手指,和低垂的眼帘

于夜色深处蛊惑思恋。

她能听见

枯枝发芽,灰烬重燃

死去的爱情润物细无声

一切卑微的沉淀,在高贵的溪水之中

洗涤,生姿,最终开出莲花

 

◆ 春天的词:妍

 

短暂的现在,在旷野上踯躅

就仿佛这个春天,才来

如果不大声表白,就走远了

她不是让人享受的

花开,是为了引领人们去看凋谢

多么希望她说些什么啊

“饱经沧桑中尽是苦恋与大爱,

天空追赶着太阳,时光追逐着春光

我为了开,拒绝衰败,但最终无能为力

她说

 

◆ 黎明到来

 

一盏灯的光亮渐渐黯淡

对面的楼影从黑暗中显现轮廓

然后是它们的本色

白色,桔黄色,淡灰色

其中有一栋楼,在黎明中仍然隐身

它深黑的墙体,表情木然

仿佛要沉落

楼顶的两株玫瑰

像少女的双手,向上攀爬

她救活了一个早晨

一个通宵写作者见证了

在阳光的照耀下

众生平等的呈现过程

 

◆ 立春的前夜

 

立春的前夜。与一轮皓月对望

冷,静。依然凌厉的寒风

厚厚的书,风翻卷到第168

正是英雄落泪,拍栏杆的插图

被掳走的心上人,在别人心上建立王国

失去的河山,也许春意更浓

我期待的今春,不是去年的明朝

我想想,还有什么,供我一一化解

 

 

 

 

 

 

第二辑

 

融汇江山:一个人在暗处闪烁

 

● 向上的树

 

一株树,模仿附近的一株

他忘记了刀痕,因为另一株没有

他说,不必攀比苦难,咱们只谈幸福

光阴在树叶的罅隙消失

一只鸟,永远无法停止鸣叫

一寸升高的天空,歌声也更嘹亮

心中盛满怎样的快乐啊

他竭力踮高脚尖,在树的枝头

和月光对话。再把星星放上树梢

就像他自己在高处闪烁

 

● 云彩

 

一群狼,和一位僧人

在棉花里闲坐;近旁的鱼鳞成群堆积

巨大的狐狸耳朵听见正午的秘密

我匆忙路过一段炎热的光阴

此时,贫穷得没有一丝凉风的积蓄

左手有些羞怯,但它拍打了右手的肩头

兄弟请相信:清凉而明亮的时刻

就要来到;那些苦难的人

也爱着这变幻的世界

他们手指向上,灵魂顺着攀爬

 

● 在长江边

 

初秋树梢上的风,仍然保留夏天的姿势

某一片树叶的疲惫处藏着嘶哑的蝉鸣

像失意者泄气的鼾声

这个午后,冗长而无聊

 

眼前的江水继续掏空河岸的秘密

汛期长久不退,我误以为仍在

漩涡里久驻。奔跑的蜗牛一再加速

刚好来到这个倦怠的时刻

 

缓慢流走的时光,让我想起

遥远的过去,并预见

与此刻多么相似的未来

 

● 归乡记:月光是清冷的

 

整个乡村陷入到飘渺之中

田野下沉,白日所见黄色稻桩和

土生土长的小菜,此时都没入夜色

远方无嘈杂之音,寂静博大无边

好多空房子长出杂草,断墙举手向天空投降

亲人远走他乡,或独守自己的墓地

我以星星的孤独,感受月光的清冷

仿佛听见一只鸟失眠,它试着扇动翅膀

说:一切都近似虚幻之物啊

 

● 冬天

 

枯枝搭建的天空,无比凌乱

了无生机。但立春后,这里将有

招架不了的繁荣

有花,结果,酸涩到甜蜜

初夏仰望一群采果者的惊喜

万物有序,你设法进入

你也能身在其侧,随之悲喜

 

● 芦苇花絮

 

摩天轮要告别天空,多年的游乐场

将更名为废墟

一切繁荣的结束都如此

 

水上的倒影十分单调,只留下本身的

流淌,漩涡的凋零

让河流在此平凡一生

 

芦苇退守自身的热量

在深秋,从高空俯瞰的细草

尖顶上变幻的光,将消失不见

 

今夜,寒风吹芦花

花絮纷纷仰望

 

● 乡村生活(短章)

1

乡村生活模式即将开启

身穿适合劳动的服装

打理屋前屋后的果树

竹筒倒酒,土碗盛饭

身远心不偏,挂念城市的朋友

每年举行小型采果节

请污染最重的人在果香中讲话

2

喜欢这样的生活

在乡间种菜养花,修补小路

荫凉处听清风,看小蜻蜓飞翔

有板栗落下,刚好砸在头顶

近旁桂花凋落,香气的尾音缭绕不息

夜雨芭蕉,适合读古诗词

四季就这样了,看什么都称心

3

总有淡淡的雾,从低凹处升起

这是她们的早晨,纤手袅袅

画淡妆出游;她们象征性地巡视

久违的芦苇,在眼前摇曳

野菊、芭茅、冬梨、豌豆

在早晨,这些花朵次第醒来

乡间的一切都是道义

我的这种漫步,近似于一种修行

 

● 哑巴补鞋匠

 

我想说话,但站在他面前

突然就沉默了,像两架安静的音箱

内部正暗暗共鸣

我童年的时候,似乎就这样的了

两个年龄悬殊的人,中间隔了一条河流

这种隐喻而秘密的场景

我只看见时光在晃动

但他两眼的光芒,从不因聋哑而黯淡

三十年了吧,磨得更加光亮

那些没有杂质的笑声,让他的补鞋摊

和他周围的空气更加生动,年轻

我看见自己正在老去的岁月

被他修补,他高超的手艺几乎不留痕迹

 

 

● 佳庆园

 

一直以来,我都在奔跑

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明亮的地方

满怀喜悦聆听修复过的乐音

内心的喜鹊模仿得惟妙惟肖

一切新奇的意味接踵而至

大雨中,一团晴朗执意跟踪

漫长快乐的等待,这生活中的悖论

也钟情于我。倒退的行走也是拯救

通过狭窄的门缝,我看见玻璃上的反光

 

● 在人行天桥上

 

重庆的暴热被阴雨驱散,观音岩的

行道树上挂满清凉的树叶

两路口仍在前方迷茫

它不在意又让一个疼痛者

徘徊,迟疑和撕裂

几滴意外的雨相当于积蓄的涝灾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有人在人行天桥上喊道

望向远在天边的黄桷坪,他尽力张开翅膀

“你看我怎样把这一切扛过去”

 

● 一架木椅

 

在政府二号楼下,一架木椅上

又度过一个中午

一只蜗牛爬上这段漫长的光阴

棕榈树的影子在游移

底楼的窗框间,刚好是阳光的留白

投进去的温暖,让那些午休的人

更为慵懒。室外的人

内心加重了漂泊的意味

虚构的自己,或是未来的影子

在附近出没。他摸着自己的胸口

就像木椅旁一盆兰花安慰孤独的芦荟

 

● 梦里修荷花池记(节选)

 

我看见自己早起,走进俗世之中

噪声四起,烟尘不断向高处飘逸

黑暗在光明处藏着,萤火虫呈斑点状飞翔

我厌恶自己,竟然融入得那么好

有时还为肮脏的东西唱赞歌

 

这一年,我的新奇仿佛被生活用旧

快乐被堵回源头。友谊被一刀一刀伤着玩

有人以诗的名义招摇撞骗

为反衬其富有,出卖我的贫穷

 

也罢。在池里先安排两朵,四朵,八朵

那么多浮萍需要安家,花香需要布局

哪一朵荷花负责,安顿她周围疼痛的灵魂

在近旁设计高架桥,在它拆卸之前

我要找到出路或方向。从大桥下来,途经隧道

这里光线要晦暗,适合忧伤和隐藏忧伤

 

更幸好有云朵和海清涓一样的诗人

梦桐疏影散发松香。另有我深爱的一朵女子

她高挽的发髻,露珠晶莹,乐音高雅

夜深了,我和她还坐在荷花池里

 

我们忙着修建坦途,移居花蕊中心

只随身携带一些柴禾,仅够开花的能量

然后缩小,低调。避免和一切污染接近

是的,我们一生都将维修这样的池塘

用最好的动词和形容词,开花,结莲子

 

“一定还要写到月光”

谁在说。哦,就我一个人在床头

触手可及黎明前的夜色

 

● 西池,一只羊

 

同一只羊,我从三个角度拍照

叫它三羊开泰。它要和同伴在围栏的

草地上过完一生:它不认为是宿命

仿佛心脏不会疼痛,它和蔼的望向眼前的人

羊毛光滑,双耳自然下垂,脂肪恰到好处

你看不出它的喜悦,不追问故乡

也不打算忧伤着老去

一个人过得像集体,在它的国度

亲自率领自己的四肢和内心

清理黑暗的脉络,疏浚一条坦途

它不理会,附近的西池论坛

论证的地方经济发展和艺术的方向

 

它想,人生天地辽阔

它自身就是一套完整的哲学

 

 

 

 

第三辑

 

且行且吟:浮光掠影,情怀亦深长

 

◆ 在濯水失眠

 

这廊桥深邃。先是小心翼翼回到我的

唐宋,不曾想,未来也来了

一整夜拥塞不堪。我数不过来那么多只羊

和其中一只的迷茫

索性从此出发,带你走遍我的江山

我让远处灯光倒映,湖水宁静

她们轻盈的涟漪上方,有一层细密的冬风

游到面前的碎银,上好的质感

可以做我们的盘缠

两盏红灯笼在摇曳,迎来送往

像我们之外的另一对恋人

两面夹击的幸福,我做了一回国王

这个国王倦了,在白天进入梦乡

 

◆ 在芭茅喜悦秘境酒店读诗

 

她躲在某首诗歌中间

我朗读的时候,从其中一行站出来

经过干净的泉水,透明的湖泊

在一大片草地里,我们读得多么

辽阔。月光故意在笑声中

阴暗一会儿,再安排云翳路过

好让我们读出她的光芒

在芭茅丛中,秘境次第而来

喜悦深藏不露

 

◆ 界梁神田草坪

 

我把内心的马放出来。它根本就不回头

奔驰在所有人的前方,草坪比目光还要辽阔

她连接到白云下,那群少女的惊叫

倾斜的山脉,通过蜿蜒的沟壑

朝另一个方向攀升,再到一处低洼地

向上绵延。我的兴奋刚好接近倦怠

蓄长发的诗人从梦幻里扇着翅膀

倾斜身子,擦过我的鼻尖俯冲下去

他向四周悄悄扩散

他仰卧,然后翻身,五体投地

他短暂的嘤嘤的哭声,像极了婴儿

要是有一粒尘埃多好啊

我们能看见她干净的飞翔

我在他和神田中间

仰卧不起,双手蒙面,紧闭两眼

依然看见,在蒲公英的花絮中

漫山遍野都是故乡

 

◆ 冷风正好吹过我的身体

 

在北屏,我把重庆从未经历过的冷

冷一遍:先是有点冷,渐渐的冷,锋利的冷

不留情面的冷;在风口处喝夜啤

一杯一杯的冷

 

在北屏,我着薄如蝉翼的短袖

朋友们身穿两件,三件,甚至羽绒服

他们多次表示,愿意把衣服借给我

我一再推辞:就爱这样满含热情的诚实的冷

全然不同于重庆温暖里躲藏的气息

直到刺伤你前一秒,还露出微笑

 

我接受这种绝好的冷

好似找寻多年的清修之所

我颤抖着,翻阅这冷字经,正好把四十多年来

随身携带的污浊之气,从肉身里清理掉

 

◆ 夜晚,在北屏仰望星空

 

在重庆一个名叫两路口的地方,我纠结了数年

高楼削过的夜空,漆黑一片

月亮的模样记不清了,星星的阵形早已忘记

而北屏的夜空,昨晚被我刷屏

在人和山庄旁边,我占据天时地利

仰望的姿势犹如信徒诵经

只见一粒一粒的经文布满苍穹

它们凌乱站着,或是卧倒

对邻近恒星的爱恨,好些光年都闪烁其词

今夜在北屏乡间,恰好有七弟兄

其中一个辨认出北斗七星。他们的分布

刚好对应天空

一定还有更多事物,凭借天空呈现

这个夜晚,在北屏,我放下俗世中的一切

过上了遥远而美好的日子

 

◆ 龙缸酒店夜雨:在爱中寄居

 

那晚,雨。主题是熄灭,误入

我的沮丧可想而知

次日晨早起,真想从阳光中抽出火柴

以烈火,点燃广场上的干柴

 

辽阔的晚霞,比别处的银屏

要宽,剧情要复杂

她的脸灿烂一会,很快又镀上乌云

我送的红花,转眼就白了头

 

隔着雨,听见她叫浮生

唉,我就是那个名叫浮生的人

那个妄想在爱情中寄居一生的人

 

◆ 岐山草场:晚霞漫天

 

夏日博大,我特意抵达云上草原

开始画一朵花,画凉风的腿

小草的眼睛,天空色彩变幻的魔力

 

晚霞漫天:狐狸说佛法

一头大鹰逆风向上,一条鲨鱼翻起巨浪

樵夫紧握缰绳,指挥一群野马

乌龟躬身成山

 

夜色探路,大风随身携带暴雨

鸟声仍时而繁茂,枝叶随山赋形

花草随风而歌

 

路过岐山草场边沿,看见友人高举

相机。我默念一句:也是过客

不知远方的云听见没有

 

◆ 杜鹃亭:山深有鸟鸣

 

从杜鹃亭下来,凉风香了一阵

对面丛林里有群鸟合唱

这么多年来,她们没有指挥

没有领唱,尊崇内心意愿

天然尽兴的吟唱,仿佛在抢着唱

谁生怕少唱了一声

对不起这一生好景致

 

◆ 红宝村:一幕雾气

 

一路上总有人提起重庆的炎热

危险而复杂的温度,以及空调屋内的

防范之心

到达红宝村,忘记了所有跋涉之累

森林派来的凉风,跟踪而至的

负氧离子,朋友间和气清洁的笑容

一幕雾气襟怀虚静袅袅升腾

尤其到了夜晚,阳台上谈起旧事

眼前的白雾一缕缕,小仙女一样

莲步轻移,微风的小锋刃

把过去好些怨气都削散了

 

◆ 黄果树瀑布

 

我有些紧张,双手伸向水的时候

她的柔软和坚韧,吸引和拒绝

两种巨大的力量,落差,使我渺小如蚁

骨头消失,肉身匍匐,最终迷失在

自己胸腔的轰鸣中

她的发梢收集季节的讯息,眸子里储满

爱意,微翘的嘴唇和饱满的胸脯

裹挟惊天力量,激荡脚下的土地

一次颤抖,似乎要惊吓我一生

 

在她的黑暗中,我坚持用舌头去

品尝,并艰难探索,甜蜜的源头

她用无处不在的,千万只素净的手

找寻我,像梦一样热烈,令我幸福而绝望

她呼喊着,把我带进了她的流域

 

 

 

◆ 陶家海棠园

 

心爱的人回眸一笑,我内心的海棠

纷纷绽放。她问我是否怀揣火柴

是否随身携带了汽油。其实,不需要这些

两颗春心足够。那就放纵地烧一回山吧

这个低调的秘密

不要告诉别人,我们自己扑灭

 

她的背影消失。在海棠园外

遍地横陈枯黄的杂草

仿佛我的自暴自弃。陶家的春天

几乎成了我多年的迷魂阵

 

◆ 在成都问路

 

陷于一座城池,五个人有十种张皇

暂且放下诗歌,最要紧的是

给胃一次安慰,给身体一处旅舍

对一个路盲来说,成都就是我的迷魂阵

过去的路,我已经遗忘

未来的,任由车轮摆布

此时,我对自己的前途隔岸观火

 

◆在攀西,梦见蓝楹

 

第一次见到这么磅礴的蓝

从山下绵延到山腰。越过山坳一直

蓝过去

到天际处也不收敛。继续蓝

她们伸出一缕风抚摸我

在西区佳园宾馆,她们列阵走向

虚静之美——

如此之近,又远入骨髓

 

◆ 在华岩寺(六首)

 

◎ 花

这支花:冷,静,简洁

不说多余的话。她斜伸手臂

在冬天的弘法楼一角,等候

一个昨晚醉酒的,犯了错的人

◎ 风

 

刚才的一阵风,高过树梢

仿佛,在天空吹口哨

像多年前无聊青年,看破红尘的

表情。但,这种轻佻

与欲藏还露的阳光,刚好协调

◎ 象

有小木鱼声绕梁,施主与佛对坐

肃穆,轻盈。她们许愿:

让更多的自己,集体的规模化朝拜

虔诚成阵,光线浩荡

失去水的人,渴望镀金

◎ 桥

你别来了,我正在剃度

把病根找准,在相思桥上安置

一把剪刀。一个才子在心房里

锁着他的佳人。你看

那些小溪,正替她流泪

你还是来吧,我不想废弃

爱,这么巨大的工程

◎ 石

一些植物,在石头里开花

地下河,根须,远古的泥土

故乡虚无。不远处正是我的迷途

竹林茂盛,茅舍俨然

有人抚琴,棋子应声而落

今夜,沐浴,斋戒。不近酒和色

经书里,花瓣打开

经幡随风,冬天里春天一样暖和

◎ 道

昏暗处,至少有两道光

来自心和眼。法师静立中间

手向左右指点

哪边都逢源,都有缘

我的双眼反光,像是在漠视

虚妄之物。我开始明白

堵住一些,删除一些

 

◆ 海南猴岛

 

我记住了一只老山羊

他老实的胡须,温顺的眼睛

和成功演出后的低调退场

像极了我尊敬的三叔

老山羊踩过的小桥,玻璃杯

和上下的楼梯,在表演结束后

迅速被拆除

就像三叔过世后

他走过的小路很快就荒芜了

他的房屋也垮掉了一样

生活的道具一一被死亡撤除

 

◆ 在景德镇结识的一位司机

 

在景德镇,结识了一位大脑袋且矮壮的司机

他宽阔的额头在太阳的照耀下光亮起来

和他的一席长谈加深了我对景德镇的印象

他从考古学的角度分层次剖析不同年代土壤的色泽

瓷器的外延得以拓展,而内涵更加深邃

因为他,景德镇的历史和烟火色才更加生动

 

几个电炉或天然气炉沉闷烧制闻名遐迩的器具

不冒烟,也没有满头冒汗的工人用铁铲送煤进炉膛

一点劳动场面也不呈现,我的遗憾溢于言表

而他的出现恰好补救了这个遗憾,他深入挖掘

侃侃而谈明朝清朝的外交,和现代政治的关系

他胆大心细,正直热情

力道充足的话语充满锐气,几乎不容别人争辩

他的自信,感染因颠簸萎靡不振的人

如果他转行,烧制的瓷器一定独一无二

 

这位朱姓司机像极了成都的一位诗人朋友

他们宽大的脑门里同样满怀慈悲

朱师傅在高速路上疾驰

而诗人朋友与佛有缘,他正从川西平原出发,走上喜悦之途

 

◆ 我的回答

 

是的。北碚相对于重庆来说偏僻了些

但,重庆相对于北京来说偏僻了

北京相对于纽约来说偏僻了

地球相对于太阳来说偏僻了

在宇宙中,太阳远不是中心

 

水果山相对于峡口来说偏僻了

峡口相对于铝城来说偏僻了

铝城相对于北碚来说实在太偏僻了

这些天,我客居的北碚

就是世界的中心

附录补充说明

一、关于生活态度的两点感想——

1、诗歌给人力量

有时迷恋生活中的铁锈,或是钝器。希望自己糊涂些,麻木些,对世事不要反应过快。

过去的两年,我遭遇生离死别,友人的背叛,身体的伤痛,工作的不顺,种种压抑。伤口愈合前,急需友谊的声援,但遭遇了盐的矿藏。诗歌真的给人力量,三句诗支撑我前行

你看我怎样把这一切扛过去;

不必攀比苦难,咱们只谈幸福;

我有洁白的知己,请阴暗的人走开。

2、“放下”有好气象,爱与热情有大收获

诗人不快乐的原因有两点:对别人的创作苛求;对自己的盲目。其中对自己成绩的目前价值估计过高;对未来前景过分看好;再有就是记忆力太强,总能勾起伤心的回忆~ 是诗人不快乐的根本原因,心理学说,决定快乐与否只有自己。

所以,放下。态度变了,投身创作会有好气象。

爱许多事物,因为这里面存在着真正的力量。一个人爱得很多,做得很多,并且能够完成很多,但是只有怀着爱的心情去干,才算干好。绝不可以让自己心灵里的火熄灭,而要让它不断地燃烧。 ——梵高语

二、关于诗歌实践的两点体会

1、个人的教训——

有不少诗歌是生硬的阐释者(内容角度:道德的评价者,教育引领者)

诗歌的利己主义者(眼光角度:过分在意某首诗歌的出路,是否带来现实利益)

蹈虚的写作者零碎的堆积者(形式角度:受制于人,受制于普遍的写作方式,缺乏具体的落脚点,情感虚假,浅近浮躁,胡言乱语)

以上是要向在坐各位学习,必须要克服的。

4)关于弱信息的捕捉。诗歌要尽量避免所谓的高大上,假大空。

2、几点小经验——

 好的诗歌不是去迎合读者,而是被好的读者迎头撞上,产生强烈的共鸣;所以先要想写好——挖掘揭示经验是否独特新颖;语言表达是否独特新颖、有创意(臧棣);

要在一切“旧事”中去寻找和发现新的东西,要言说出事物“新的秘密”(卢卫平)一个美国诗人说:一首好诗要让我的脚后跟都有感觉。多有感觉啊。

 要坚持等到有灵感迸发的时刻,好的诗歌要有闪光点,惊艳处,要有让人眼前一亮的瞬间直觉呈现。

 要有真性情,即评论家所谓的诚恳度,要有人情味,温度感(远伦)。更多的写自己切肤的疼痛和快乐,真切深刻的领悟。读者认为你是真诚的写作者,这一点很重要。傅老师的《顺着水走,多好啊》《柠檬黄了》等。要相信,好的诗歌是有共同点的。

我发现一个规律,凡是说得头头是道的时候,就是诗歌写得最糟糕的时候,我知错就改,赶紧打住。静候批评。

 

2017.12.3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