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窗
大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932
  • 关注人气: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窗:获重庆新诗学会年度诗歌奖——诗歌是我一生的贵人

(2016-03-02 22:42:26)
标签:

大窗诗歌

银河之星

年度获奖

分类: 季节风韵

九龙坡:诗人大窗喜获重庆新诗学会年度诗歌大奖
 【简讯】

   二月27日上午,春光明媚,重庆新诗学会在重庆市体育馆举行第二届银河之星颁奖典礼。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重庆新诗学会会长、鲁奖获得者傅天琳主持颁奖仪式。我区著名诗人大窗和中铁著名诗人张天国获奖,该奖项年度授予两位诗人。文化名人、作家诗人梁上泉、陆棨、万龙生、黄兴邦、师运山、冉冉、蒋登科、雨馨、胡万俊、范明及上届该奖项获得者简云斌、王老莽等知名作家、编辑以及80余名诗歌爱好者出席了典礼。此次活动盛况空前,重庆市作协主席陈川、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市作协党组原书记王明凯为获奖者颁奖。王明凯、陈川、梁上泉、蒋登科等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对获奖者表示热烈祝贺和高度评价,并祝愿重庆诗歌前景美好。获奖者发表了简短感言。    (九文)

  大窗:获重庆新诗学会年度诗歌奖——诗歌是我一生的贵人

    大窗,本名罗雄华,重庆合川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第三届重庆市作协委员,重庆文学院签约作家,九龙坡区作协主席、文联副主席,民进会员,《重庆诗刊》《九龙文艺》执行主编。在《诗刊》《星星》《世界诗人》《上海诗人》《黄河诗报》《大昆仑》《重庆文学》《重庆晚报》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900余篇。诗入选《诗刊》年度选本、《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界限:网络诗歌运动十年精选》等。出版诗集两部,散文集一部。

 

 颁奖词:

     大窗的“故乡”,是河流与土地、是亲人与亲情、更是离开与回归两难的精神家园。诗人对故乡亲人们的苦难与欢笑、伤痛与挣扎、坚韧与追求……“尖刺”般的抒写,将大变革时代乡村赤裸的真实,沉重而残酷地呈现于读者眼前。在技术诗歌流行的当下,《故乡四题》以诗人灵魂深处发出的声音,与那些甜腻苍白、不识人间烟火的嘴唇上的声音划清了界限,具有不可多得的审美和诗学价值。

 

 

        获奖感言:诗歌是我一生的贵人

                                 大窗

非常喜欢这种沙龙性民间性的聚会场景。这个地方一定会因为这群诗人的活动而名垂诗歌之历史。这样既有官方参与,又有民间色彩。诗歌展开了飞翔的翅膀,又降落民间,接地气的诗歌会更加具有生命力。

    感谢。真诚感谢各位领导,评委,市作协,新诗学会。尤其要感谢著名诗人天琳老师,我小心地把几首长诗给她,得到她的鼓励,以特殊排版形式刊登,并因这一组获奖。感谢杂志社对它的厚爱,进行的高度评价。我偶有小作见诸报刊,总有领导和朋友打电话或短信祝贺,肯定。    

    坚守。诗歌写作坚持十余载,因小说的写作打算放弃, 经济社会的压力也险些让我放弃。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诗歌的写作有归宿感,是高级享受。面对人生各种抉择,从不后悔选择诗歌,从过去走到今天,我相信一直要走向未来。诗歌之梦常做不清醒,我视阻碍我做梦的人为敌。

    安静。安静低调的写作。我默默写作,跟外界的喧闹不联系,不抗衡。它越喧闹我的内心越是沉静。记得几年前接受著名登科教授采访,我说,诗歌边沿透进来的光线,是我强大的源泉。我动用每个细胞,多取几个笔名,我一个人仿佛有一个内在的集团军。我不相信我的诗歌感动不了自己,震撼不了读者。我做的事很简单,写诗就是写诗。

    自我。诗人的职责就是对诗歌艺术的追求和坚守, 有个人的风格,有自己的诗歌哲学,叙事的节奏,抒情的技巧,等等。不盲目,不盲从。不在别人的节奏里寻找展示自己的诗意。

    今天算是一个小结,也算起步。我愿意和诗歌长相厮守。诗歌是我一生的贵人。

再次感谢。

  

附录  获奖作品

      故乡四题

            大窗

渠河

我说的渠河,已经很遥远了

她仍然叫童年时候的名字

星光下的风,萤火虫,流水声

在时间很深的背面了

 

河水不停息的流。我的几位渠河边的

小学同学,鱼尾已经跃上眼角

他们故意喋喋不休的盘问

你还记得那个溺水者吗

他姓罗,小名叫三少爷的

 

如果真能逆转,能过少爷的日子

重新亲近路过河中的鱼,我一定珍惜

从漩涡中脱身的午后,再次品尝死亡

来临的滋味。七八九岁,这三年

我三次从河神手里要回自己

 

我的大孃抱紧我,指着河岸哭诉

她刚和小孃相对而坐,摇头叹息

偶尔也哭着,她们说的与我无关

与河水无关,她们的泪淹没了我

 

我不知道她们的亡灵是否还相互走动

是否仍然诉说生活中的艰难

我多么希望说得越多,她们的苦难

就越少。就像渠河水,这么多年

滔滔不绝的流过。我越来越安静了

 

    我的母亲

我小的时候,就觉得母亲很老了

我接近中年,母亲仍然那样苍老

她顽强,固执地在绝望与宿命中苦苦挣扎

她拥有一个伟大母亲所有的能量

 

她张开翅翼,庇护儿女们,在国和家饱受灾难

围困的日子,她强大得让人吃惊

母亲从来没有打骂过我们,但确有好几次

她高高举起竹棍,最终还是落在了自己心上

 

几十年后,我才知道,那时的母亲多么需要发泄啊

她用羸弱沉默的身子,护住苦难,不让那些汁液接近

我们的嘴唇,她用母爱,承受世俗的误解与欺辱

我们在外的好些年,她挺身而出,坚决保护

被外人和自己亲人辱骂殴打的生病的二哥

 

尽管有行将进入老年的后人成了她一生

的伤痛,让她在一些细节中周旋,把心怄伤

偶尔也流泪,但她淡淡的说笑,用表面的快乐

裹住伤害的沙砾,她坚持累坏自己的身子,是便于忘记

 

我的世界,是母亲给的,我的田地

是母亲耕耘的。她用脆弱、退缩和隐忍播种

我的敏感,坚韧和善良。我感谢母亲

给了我热爱文学的一切因子,我低着头也能

 

承担无辜命运的磨折,在一小块容身的地盘上

我乐观面对生活,接受诗歌的抚慰

我要紧紧拥着母亲,大声地在她逐渐失聪的耳畔

呼喊,我多想把所有幸福塞给她的晚年 

 

给父亲

昨天深夜,与老父亲通电话。要他和老母亲

以及生病的二哥,住到我们和四弟一家的

身边。电话里,听出了些不舍,毕竟在那里

居住了八十年,但也有更多的决绝。我和四弟

在劝老人家的时候,说了故乡的风凉话

 

要他们不必留恋。的确,这么多年来伤害不断

那么多口角,纷争打斗,那么多屈辱,白眼

让他们的泪在眼角风干,家乡的好几口塘堰

枯干了,渗漏了戏水的全部快乐时光

它们悲哀的张着口,诉说着,叹息着

 

与父亲同龄的人,还有年少的,远离故土

或早已告别了人世。我们故意让父亲的

决策更快些,更果断些。虽然不忍心勾起

老人家八十年的苦难与失意

 

那一片故土生长那么多尖刺,就刺伤我的老父母吗

哦,离开它。淡然回望,让那里的一切

像塘堰一样渗漏和枯干吧,时光一样消失的

村庄。用我们童年苦难的记忆,半生的情怀

毕生积聚的力量,以一种平静的口吻说出再见


你也是我的故乡

      ——给我的二哥 

二哥在生产队里劳作时总是耍滑头,磨洋工

躲在竹林的荫凉下,扶着锄柄,呼呼大睡

记分员喊他名字的时候,回答得比谁都响亮

常常是,由他负责的那片地,杂草总比庄稼茂盛得多

 

大约十七岁时,刚刚初中毕业,土地承包到户

他的劲头一下子迸发出来。一家六口人的田地

由他一人耕种。多病的母亲只经营屋后的自留地

父亲常年在区公所和乡政府上班。我们在外求学

只有假期,在他身边帮帮忙,看见他费力的

挑起沉重的担子:满满一大挑玉米或者稻谷

 

一大家沉重的负担压在他并不成熟的双肩上

他看着我们鼻梁上的眼镜说,你们哪里像干农活的人

好好读书,不要像我这样修地球哦

我高考落榜的那一年,回到家里茶饭不思

他什么也没有说,悄悄的在新修的瓦房里安上桌凳

从旧屋接过电线,一盏白炽灯的光芒温暖了我好多年

 

他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口才好得别人插不进嘴

他也善于发现商机,在偏僻落后的故乡,他第一个说服

了父亲,贷了一小笔款,独自做起了烟酒生意

后来听父亲说起,他没有出息,仅仅为了一块手表,要挟父母

农闲时候,他挑着酒桶走乡串户。和偶遇的一个美丽女子

成了恋人。二哥过了好几年幸福的日子

 

他暴病的那一年,二十二岁。家道突然衰落

亲戚离畔。一切深陷困顿之中,父亲四处奔走

到处传言说二哥到街上看电视,深夜在竹林里遇到了鬼

多病的母亲坐在门口无声啜泣。我和四弟在同一所

中学里念书,几乎什么也帮不上。在苦痛中挣扎的父母

尽力不让我们知道这一切

 

二哥终于从医院回来了。但从此神经错乱,脾气暴躁

四处惹祸。母亲每天跟在他后边。

常常看见本村的或者临近村落的熟人和二哥吵架

他们根本不顾二哥是个失常的人,狠狠的打

那些恶浊的人,这样欺负弱小者。母亲在旁边喊叫着

发疯似的要保护她亲生的儿子!

但往往是二哥满身伤痕躺在地上

 

后来,我们渐长,邻人只有背着使一些法子

挑拨二哥,或设法从他的手里拿些钱财

二哥的脾气依然暴躁,偶尔我们回家受不了

也想教训他,跟他吵,想暗暗整他

母亲的泪水止住了我们。我们渐渐理解了

一个弱小而伟大的母亲内心深处的痛苦

她多么渴望每一个子女都受到护佑,不受任何伤害

 

几年后,二哥的病好了些。为了不让他到处惹事

父亲拿出一笔钱,给他买了日杂商品,在村里做点小生意

他每天早晨挑到大路边摆摊,晚上收摊

逢场日还搬到街上去。为了挣钱,他耍些小手段

以次充好,或者干脆进些假货。稍微低价处理给

同村贪图便宜的人,和经济紧张的村民

有时还故意花少量的钱买百元假钞,等我们回家说是上当了

要我们用真币调换。我们给了钱,当着他的面

撕碎了好多张,从此他才收敛

 

他不知觉的结怨于临近的商店。吵架,打架

母亲又一次次陷于悲伤,她不责备自己的儿子

总抱怨和责骂那些正常的人,她孱弱的翅膀

无法庇护她的生病的儿子

在老家,整日以泪洗面。而此时,她的亲人站出来

怒骂二哥,仇恨母亲的举动

在她的伤口上撒下大把的盐

 

看着日渐惨淡的生意。二哥就想外出挣钱,多次要求

我们在外给他找一份工作。他一直以为他的兄弟

在外混得如鱼得水,没有什么办不了的事。他到过我的家

看见两层楼房回老家后就四处吹嘘,我的兄弟在城市里搞房地产

我出了一本小书,他拿回去炫耀。村里人大都看过

我问他书在哪里,回答说已经传到镇上去了

看他喜滋滋的模样觉得自己做了二哥的后台和支柱

也隐隐的快乐而知足,二哥如果没有我们

在他不明白这个处处陷阱的人间,也许会很快就倒下

 

今年春节期间,我和坚强的老父亲谈到离开故乡

在我们身边生活时,父亲先是显得惊讶,眼里闪着泪花

后来淡然,对远离多了些向往。母亲舍不得她的菜地

和逢场天站在街边与姐妹、舅舅的几个女儿谈农事的场景

二哥忙着处理存货,对背井离乡满怀憧憬,在异地他相信自己

能发展得很好,他满眼闪烁理想主义光辉

 

二哥不断给我打来电话说起谁在建楼房了

哪里开发漂流了,公路修到门前了

我常常怀着感恩的心,回想年轻时的二哥正给我

接上电线把白炽灯拧亮

病痛中的二哥搜集故乡的一切讯息,迫不及待与我分享

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有故乡的人,一个有精神家园的人

我告诫自己,必须更加稳稳的站立

                      2013-3-19黄桷坪

大窗:获重庆新诗学会年度诗歌奖——诗歌是我一生的贵人

大窗:获重庆新诗学会年度诗歌奖——诗歌是我一生的贵人

大窗:获重庆新诗学会年度诗歌奖——诗歌是我一生的贵人

大窗:获重庆新诗学会年度诗歌奖——诗歌是我一生的贵人

大窗:获重庆新诗学会年度诗歌奖——诗歌是我一生的贵人

大窗:获重庆新诗学会年度诗歌奖——诗歌是我一生的贵人

大窗:获重庆新诗学会年度诗歌奖——诗歌是我一生的贵人

大窗:获重庆新诗学会年度诗歌奖——诗歌是我一生的贵人

大窗:获重庆新诗学会年度诗歌奖——诗歌是我一生的贵人

【图片来自朋友微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