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窗
大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024
  • 关注人气: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 风 吹 (组诗)

(2015-01-19 17:18:29)
标签:

大窗诗歌

回忆过去

整理秋天

分类: 季节风韵

秋风吹 (组诗)

 

在长江边

初秋树梢上的风仍然保留夏天

的姿势,某一片树叶的疲惫处藏着

嘶哑的蝉鸣,像失意者泄气的

鼾声。这个午后,冗长而无聊

眼前的长江水继续掏空河岸的秘密

它应该厌倦了:揭晓答案的周期过于漫长

几千年来它交出平原和土著

带走泅渡者和以水为生的人

汛期长久不退,我误以为仍在

漩涡久驻。奔跑的蜗牛一再加速

刚好来到这个倦怠的时刻

缓慢流走的时光,让我想起

遥远的过去,并预见

与此刻多么相似的未来

 

一江秋水

落月无声,倒映一江秋水向东流

捕鱼的船呢,是不是还在漩涡处

一点一点靠岸。一枚竹叶上

三只蚂蚁远离故土,它们的迷茫大于思念

此生漂泊,永无故乡;亲人啊

你们只能自救于水火了

大水藏于秋天的上游,无数隧道通往

混浊,咆哮,黑暗

它打不通关节,疏浚不清纠结

面对局促,约束和不知道有没有的前方

它一路暴怒,裹挟最快的时光

落叶最无情,花独自飘零

岸边的美人,仿佛微电影的主角

她老得太快,且剧情平平,落幕匆忙

一个细小的阴谋尚未成功呢

只见秋水浩荡,雾气蒙蒙

 

与你相遇

我宁愿和你在深秋相遇,说些简洁的话

挥手告别也没有枝蔓。这么多年了

我依然爱你酒窝里的春天,嘴唇上的夏天

眼波中的秋天;冬天看见一地落叶

也能说一堆多情的话。在暗黑的隧道里蹒跚

你光明的笑着,指尖擎起干净的琥珀

前方的电怦然闪烁。

高处总有你的温暖降临,我不必记住具体的场景

但都仔细触摸了你心底的波涛,你站在浪花的

岸边出神,渴望我又一次推波助澜

散淡的阳光,随你走过漫长忙碌的

黑夜时光,我想紧握你冰凉的手

陪你冬眠,一起度过好些奢华之夜      

 

深秋之爱

谁不知道,我那么强烈的爱上你

在酷热之后,天空之上风月摇晃

只有你,在我心中端庄如故,静默依旧

很想把你拉到枕边,看你怎样在我的梦里

来去自由胡作非为。那些流经你的风

有你的甜蜜和危险的诱惑

在都市一角,巨大的空旷裹挟而来

带着飓风的口气和火山的气势

像未经浇灌的大地,我举起双手

要交出前世的诺言和未来的命运

三生三世,只种植你的名字

培育你的相思,我乐意守护卑微的想念

爱你的幸福,变换长度和宽度

漫长岁月,你是我最喜欢的一尊身体

你修长的手指,正缓缓滑过,完美得令人窒息

 

秋风吹

从细小的缝隙和辽阔的森林,草原,长途的公路

她悄悄奔袭过来,携带刀片切肤之凉意

亲近得让人心疼。远离了萧索的村落

我们在割舍中成熟,抵抗;雨丝在屋檐下想念

你纤长的衣袖在舞蹈。秋分将至,我用温暖的根须

重新触碰你的枝条,干净的手指恰好挨着

你沉静清洁的睡眠。我悄悄爱上这个节气

和最朴素的人。高天安详,删除光芒和云翳

刚好照亮我的满足,甜蜜和简单

 

在人行天桥上

重庆的暴热被阴雨驱散,观音岩的

行道树上挂满清凉的树叶

两路口仍在前方迷茫

它不在意又让一个疼痛者

徘徊,迟疑和撕裂

几滴意外的雨相当于积蓄的涝灾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有人在人行天桥上喊道

望向远在天边的黄桷坪,他尽力张开翅膀

“你看我怎样把这一切扛过去”

 

落差

在中山一路备受热气的磨折

秋天的炎凉,观音岩是堵塞的疼痛

她折断了众多骨头中的一小块

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

在负三楼蜷缩了好些日子

在呻吟中无暇遥想过去

她失去了自由,连名字也丢失了

相当长一段时间改称22

但她依然固执挖掘身体里

还有什么可以用来牺牲

仍然执迷于危险的欢乐

我几乎不能缓慢适应

这个陡峭季节带来的落差

 

唰的一下

秋的深处,丰盛得虚空

从高楼俯瞰,时光放纵和坠落的意义

在于被分化,瓦解,变为别一种事物

我仍然坚持品尝舌尖前的甜蜜

这模糊一生,这软弱和疼痛的

一生啊。此时,多么渴望利器

唰的一下擦过脊背,坚硬的

冷飕飕的气息,回肠荡气。

 

遥想

我打算凭借足够的耐心,坚强的韧性

活到第九个本命年,108岁时

脸上无斑点,心脏无皱纹,肾脏还能蠢蠢欲动

我将移居一座虚构的孤岛

带上年龄相仿的女神,头枕她饱满的乳房

在秘密的爱情里慢慢变老。重读年少时

从寺庙里偷出来的经书,回想高僧说法的神情

我要创立一门新的哲学,颠覆既定的科学

寻找合适的人群,宣讲命运的秘诀

把自己打造成旅游胜地,设置众多景点

头顶建成机场,味蕾旁装修厨房,耳朵里设计音乐大厅

把过去的沟壑和峰峦一律夷为平地

游客到此不买门票,不强行购物

没有物质和精神的负担,行程完整而快乐

我亲自做导游,不解说苦难,只交流幸福

带着他们一马平川,直接进入幸福殿堂

不过,此时我还在路上,预想资金的来源

而那些游客,大多数尚未出生

 

短歌

暮秋,凉风渐紧

人世间的冷暖迎面而来

灰色的楼房划过视线

该储备越冬的柴禾了

那就想你一次,慰藉三秋

多想几次足慰此生

 

在佳庆园

一直以来,我都在奔跑

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明亮的地方

满怀喜悦聆听修复过的乐音

内心的喜鹊模仿得惟妙惟肖

一切新奇的意味接踵而至

大雨中,一团晴朗执意跟踪

漫长快乐的等待,这生活中的悖论

也钟情于我。倒退的行走也是拯救

通过狭窄的门缝,我看见玻璃上的反光

 

越野赛

从嘈杂的城市向远郊山顶挺进

动用懒散的骨头,把关节拧紧

在漫长的赛程中,剔除病态,用清风

养浩然之气。一个叫双峰的朋友

是个佛缘深厚的诗人,正在川西深山的寺庙旁

给我预备一串山核桃,据说有些扎手

但可以修心。他用微信昭示我

阴雨阻碍不了阳光,寒冷无法排挤温暖

一切起伏不意味必须颠簸,那时

我正倾斜着身子向寨顶攀登

又到年底了,应该有一份存档的文件

每年的纠结都多于前一年,都有必要点击

属性,清理身体的磁盘

一个美好的人,长久住在我的心里

为我提速,删除无用的程序,把垃圾信息打好包

回寄给过去。 是的,什么都不重要

诗人试图修改病句,现实逐步修正噩梦

偶遇一位健步如飞的老者,恰好山路外栅栏里

一只公鸡叫得真好听,他一边跑一边说

晚餐的鸡肉一定很好吃

一切奔跑总有动机,没有无缘无故的疯狂

我们渐渐慢下来,自得其乐是我的哲学

山路绵延,有我的乐趣

 

璧城闲走

微黑的天和开始明亮的道路

那位奔忙者仿佛我的替身

斑马线上他真是有点倦怠了

稀疏的树荫下,前年的一枚

硬币躺过的地方,我仍然踌躇

但逐渐适应了两面性

近处的歌声有些漂浮

比起她的眼神停留过的璧南河水

还要虚幻。在大桥上,我不愿离开

栏杆并不蓄意阻止我想要回

往事里的那束阳光。广场无比宽阔

在一个角落,我虚构了

一部小说的结尾:她如约而来的时候

我心跳加速;这个早晨,美得那么特别

 

车过隧道

在漫长的隧道里被多重暗示

其中一定包含了光明的指引

前方众多分岔的路,像是持久撕裂的带状物

我不知道,会有多少种愈合的方式

我深爱的那个人,在仲秋里

抚慰长久幸福之后一小段忧伤

和剩下的小部分无聊

她无意把夜色和黯淡

布置到我遥远的旅途和单纯

而绝望的思念

我想象她正在沏茶,睫毛上饱含惊喜

舌尖正期待微苦回甘的滋味

新芽露珠上的诗,碰巧我也喜欢

 “只允许她一个人爱,我只爱她一个人”

隧道口透进来的光线。让人猝不及防:她让我

为过去的爱说些胡话,为将来的情保留些清醒

 

在大塘下车

久违的草坪,小说情节一样,暧昧的

孤独的闪着冷光。二号门岗旁

坝坝舞音乐只对应一个人

那一群人消失,整个夜晚太空旷了

那时,老街并不老,因为我年轻,有豪情

足以还原时光的青春。在高汉酒家

 吃烧白,喝烧酒,给邻桌退休老职工付饭钱

或者在晓芸的酒馆 小坐,大醉,看她酡红着脸

朝客人抛媚眼。我试着提醒心脏附近的热情

唤醒逐渐安睡的爱情,给梦中人打电话

今夜,我看见多年前,老树下一堆一堆的黄叶

从灰烬里缓缓起身。那些灯光,真有些脏有些旧了

酒客也不似往日表情,陌生得有些诡异,我站了站

对离开怀着歉疚,投奔信用社对面的小辣香

我们一家曾经光顾,那个依旧美丽的老板娘

正在嚓嚓的剪辣椒,她职业的笑容,更圆熟的招呼

我仿佛回到了女儿的童年;时间过得真快,

已经十八年了。现在她正在大学校园里,愉快的

花着我的钱,吃着别的,更时尚的美食

 

在渝高公园

这个午后,我走进小小的内心花园

那只蜻蜓稚嫩得托不起一句叮嘱

母亲叫她安静些,试飞的时候也不要

弄出声响。花蕊在接待蜜蜂,湖心正珍藏蛙鸣

藤蔓在向上的艰难攀爬途中

遇见幸福的长下坡

 

我的困顿和倦怠的日子,离这里不远

它们一直在杨家坪一带逡巡

阳光明媚,也很少照进黯淡的角落

有谁试图抚摸我密集的伤痕

在石桥铺,我独自搜集光线

在落叶的正面书写浩荡春风

驱散背面叶脉间的阴霾

 

我习惯孤单挣扎,悄悄热爱

放逐自己,并不放弃主演自己的剧情

我的花朵用成吨的香,为心爱的人建造

浓情蜜意的新房:看她的笑靥尽情绽放

我倾尽所有就爱上,这一小段惬意的时光

2012年秋天—2014年秋 铝城-黄桷坪

2015-1-19 下午整理于杨家坪百康年13A

 

 《秋风吹》后记

多年前写过一首短诗《静静的下午》——

没有什么能够撩拨/这个禅定的下午/阳光金色的流泉/微风轻捷的絮语/从枝叶间滑下/草地上很多脚印/无声无息,自西向东

这个下午,一定是停留在某个秋天草坪上的。

我是一个奇怪的人,常常在春天酣睡,夏天疲惫,秋天一到,便陡然清醒。

时光的流走,生命的消逝,悠远的感伤与无奈,弥漫在秋天从容的诗意中。我知道,我的人生虽懒散疼痛,却也就有了些镂心刻骨的体验。在秋天的路上,借助诗歌,我悄悄梳理经络,排解内心深处的毒素。

苏格拉底曾说,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意义。我也把诗歌当作自省的工具和竭力向上的姿势。在一个不成熟博客上签名,我这样写道:我是一个匍匐前进,却又想来一次飞翔的人;我贫穷而富有,固执地爱;在零碎的时间里,我竭力想做一个完整的人。

我的写作,是要从身体里挖掘出财富,我想拉扯自己的头发提升自己。

所有这些诗歌,在秋天流泻而出,我热爱并盼望秋天一再回来。

2015119 铝城

 

秋 <wbr>风 <wbr>吹 <wbr>(组诗)

秋 <wbr>风 <wbr>吹 <wbr>(组诗)

秋 <wbr>风 <wbr>吹 <wbr>(组诗)

秋 <wbr>风 <wbr>吹 <wbr>(组诗)

秋 <wbr>风 <wbr>吹 <wbr>(组诗)

秋 <wbr>风 <wbr>吹 <wbr>(组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