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魅力洛阳
魅力洛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358
  • 关注人气:1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豫之行(无图版)

(2011-08-13 10:21:40)
标签:

转载

分类: 大洛阳旅游区
原文地址:豫之行(无图版)作者:晓风

生活在世界东方的我们,就好比漂浮在太空中的一粒芥子,终究也只是生命的过客。辛勤的先民们创造了绵延的历史,又将无穷的智慧孕育在了永恒的建筑之中,当艺术、自然和历史在建筑中流传的那一刻,文化便应运而生。正是为了保护那薪火相传的文明古迹,人们便将那些人类罕见且无法替代的财富统统收拢起来,称为“世界遗产”。

带着对世界遗产的追寻和中华文化的景仰,我们踏上了这次计划已久的河南之行。无论这块位于大河之南的中州大地曾有过怎样辉煌荣耀的历史,如今的人们却总是将这个省份的名字与某些难以启齿的事物联系在一起。

其实,每个受过义务教育的人都应当对河南产生敬意。那些在人们口中世代相传的“炎黄二帝”、“盘古开天地”、“女娲补天”、“庄周晓梦”、“少林寺比武”等传说均发生在河南;那些在历史课本中反复出现的“仰韶文化”、“殷墟”、“甲骨文”、“后母戊方鼎”、“清明上河图”等,都源自这个位于我国中部的省份。河南省拥有八大古都中的4座,拥有2处世界遗产,拥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89处……仅从这些枯燥的数据来看,就充分证明了这是一个无法被复制历史的省份。

这是公元2011年6月24日下午的5点整,软席候车室外是闷热的杭州城,天边飘过的几缕乌云,仿佛预示着这座江南名城即将迎来一场豪雨。然而,即将踏上豫之行的我们,丝毫没有受到天气的干扰,纷纷沉浸在对K656次的期盼和幸喜之中,没人能想到再过几个小时即将发生的一件大事件,将彻底改变这座被人们称为“人间天堂”的城市。

正如谁都无法预料在走后的第二天台风给杭州带来了一场瓢泼大雨一样,我们居然碰上了K656次罕见的始发晚点。当宁波至北京的Z10次驶出城站火车站之后,偌大的软席候车室就只剩下我们几个少数的乘客了。

K656次最终晚点1个半小时开出杭州站,虽然这趟郑州铁路局的车底并不光鲜艳丽,但对于第一次坐卧铺的我来说,车厢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在运动中沉沉睡去,是我幻想过多年的一种状态。于是,车过宣城,我便早早躺下,在窄窄的卧铺里头枕铁轨,感受火车的前进感,的确是一种不同于寻常的美妙感受。带着几分新鲜,我最终在铁轨的“咔嚓”声中入睡。

凌晨0点25分,窗外的一道白光将我刺醒,扭头朝向窗外,借助手机自带的GPS,赫然发现已到邻省省会合肥。合肥火车站盛大恢宏的建筑,豪华亮丽的大理石地面令人有一种落泪感。打开微博,刷新页面,杭州西湖被列入世界文化景观遗产的消息瞬间跳了出来。这是本次旅行中的惊喜——一次对世界遗产的追寻,却在途中得知自己的家乡也进入了这个光耀的目录。“一觉醒来,合肥到了,西湖申遗成功了”,这种看似无所谓的关联,在那一刻却让我感觉惊讶不已。

次日醒来已是商丘站,看了看时间,对照了一下时刻表,发现还是无法挽回地晚点了一个多小时。窗外陇海线沿线的景物,是一种完全不同于江浙沪的风格:浸润着绿意的麦田和随处可见的黄土丘,时刻提醒着自己已经踏上黄河之滨的土地。这条东西向铁路大动脉的两边,罕有人家,只有高大的杨树——或许中国的北方都是这个样子的吧。但是,当列车卖力地向郑州奔去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想着那个无法回避的实际问题——原定的行程计划需要全部修改。

从小我就知道郑州是座“火车拉来的城市”,铁路让这个人口数万的小县城,成长为360多万市区人口的巨型城市。然而,在出发之前制作攻略时,我却惊奇地发现有关郑州的各种宣传资料,居然都大言不惭地宣称自己拥有5000年的历史,更将自己放入了“中国八大古都”之一。这种巨大的反差,让我差一点就以为郑州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

事实的真相往往是残酷的,当我走出郑州火车站,路过那块曾在全国人民面前放映过蜘蛛纸牌的实况的电子显示牌,放眼各种杂乱无序的招牌之时,所有有关郑州的“历史”、“文化”、“商代都城”等标签都成了浮云。虽然我在郑州看到了商代遗址,但据说我在郑州见到的几乎所有建筑,比上海还要年轻。当武周王朝迁都洛阳,当王安石在汴梁变法之时,“郑州”的名字甚至都没有出现,那时候的它还叫做“郑县”。

找寻当地的特色小吃和名菜名点,素来是我们旅行的喜好之一。然而,历史的浅薄让郑州并未形成具有自己特色的菜系,唯有遍布全市的烩面算得上郑州特色小吃。出门旅行,我们向来习惯在出发前查好景点路线和特色饭店,然而,郑州之行却让我们“老师傅遇到新问题”,当地最富盛名的合记烩面总店居然要10点半才开门,这让饥肠辘辘的我们情何以堪,只能沦落到在路边一家普通简陋的小店吃了河南人惯吃的牛肉汤加大饼。之前,我们曾经幻想过这可能是一家类似于杭州忠儿面馆、大学路面店之类的传奇小店,但得知这顿清汤挂面似的早饭花了近70块钱后,再对照河南的物价水平,实在不得不让人生疑。

郑州曾是电车线密集的城市之一,但在2010年却毫无征兆地统统变成了汽油车。或许郑州人也无法适应这种变化,因此郑州的电车线网几乎全部保留(这也让我们在人民路金水路口的立交桥下见识到了全中国最具备后现代主义的电车线网),就连“公交电车公司”的站名也照叫不误。平心而论,虽然郑州没有厚重的历史,但它毕竟当了很久的中原交通枢纽和工业基地,因此在郑州的老城区也能见到令人欣喜的高大的行道树,只是少了电车的林荫大道,让这座号称“历史文化名城”的含金量减分不少。

乘坐“电改汽”的101路返回郑州火车站,着实让我们见识了这座交通枢纽的繁忙程度。汽油车三步一叩,四步一停,五步一堵让我们坐得心焦不已,不得不在郑州火车站上演了一场千米大冲刺,以至于我们坐的高铁从郑州开到洛阳时,自己还感觉到气喘吁吁。

虽然新建的洛阳龙门站距龙门石窟、关林庙等文物古迹不远,但它却建在距离市区较远的洛南新城,和其他多数新建的火车站一样未能免俗。又是一个千篇一律的“新城”,我却认为这个在当地人眼中引以为豪的新区和它的老城相比一文不值。

洛阳,一座充满了传奇和荣耀的城市。公元前21世纪,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夏王朝第一次在这里建都。在随后的日子里,数以百计的帝王以洛阳为都城,使其成为中国建都最早、朝代最多、历史最长的都城。历史给这个城市留下了无与伦比的文化遗产,也撑起了整座城市的厚重,生活在这座故都的人们对于历史的敬重,荡漾在宽阔清澈的洛河之中,掩映于犹如华盖的大树之间,穿梭在洛阳街头的电车之上。

洛阳或许是全国唯一一座拥有带“C”牌照的电车的城市,这也使河南成为国内罕见的仅有非省会城市有电车的省份。即便洛阳的公交线网十分发达——密集的班次和低廉的票价让我们对这座城市的公交系统赞扬不已,但它的三条电车线路依然是洛阳最为重要的公交线路。其中,101路电车起于城市西部的谷水西,途经城市最繁华的中州路,到达老城的另一端——西关。虽然101路不经过任何交通枢纽,但收班时间在凌晨1点之后足以证明它的重要性,其地位不亚于杭州的151路,是洛阳最重要的公交线路。

打的去101、102路电车起点站的路上,我们路过了久负盛名的中国第一拖拉机厂,这座国内最大的拖拉机厂,曾是洛阳市的支柱产业。“东方红拖拉机”的名声,甚至一度让人们忘记了洛阳的历史,成了洛阳的代名词。除了一拖,在101路沿线,还有洛铜、重机等一些重工业企业。这些大型企业门口的毛泽东塑像,则让我们联想起小时候对于北方城市的典型印象。由此可见,101路在洛阳的作用,应该相当于杭州的312路加151路。

在去洛阳电车公司之前,借助之前的攻略,我们在酒店附近的老洛阳面馆品尝到了道地的洛阳小吃。虽然糊涂面又涨又多,味道还很像玉米糊,但毕竟这是当地的特色——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你可以不喜欢它的饮食,但一定要去尝当地老百姓常吃的东西,只有了解当地的饮食,才能品味出这个城市应有的味道。除了糊涂面,老洛阳面馆的炸咸食、小酥肉、调牛肉、洛阳锅贴,让我们对之前郑州的那顿“坑爹”早饭的郁闷一扫而光。

由于火车晚点,我们不得不放弃原定计划中的天子驾六博物馆、洛阳博物馆,在谷水西乘上101路电车,前往河南省最大的综合公园——王城公园。对于看惯了秀美西湖的我们来说,王城公园的自然风景根本吸引不了我们,原本我们只是把它当做火车晚点的一个补偿而已,没想到却有了意外惊喜。王城公园始建于1955年,因修建在东周王城遗址上而得名,这也是洛阳这座城市处处透露着历史感的一个有力佐证。这是一个集宣传历史文化、观洛阳牡丹及动物园、游乐园为一体的综合性公园,宏大的规模有点类似于上海西郊公园。

由于牡丹没开,园内的历史文化基本是后期仿造,王城公园的价值就体现在了那个面积不大但颇有意义的动物园上了。这座建于公园内的动物园,进园方式可谓全国独有——游人需乘坐凌空式的缆车,从孔雀、梅花鹿、猴子、老虎的头上缓缓滑入。令我们没想到的是,这座小型动物园竟然饲养有杭州动物园所没有的猞猁、犀牛、河马等珍稀动物,更令人意外的是,洛阳动物园还是国内重要的华南虎饲养基地,虎类的数量令杭州动物园可望而不可及。

相传,袁天罡早年夜观天象,预测武则天将要当皇帝,但天机不可泄露,于是发明了一套总共二十四道菜的宴席。这二十四道菜均是汤汤水水,暗指武则天水到渠成;“前八品(冷盘)、四镇桌、八大件、四扫尾”共二十四道菜,则象征着武则天从永隆元年总揽朝政到神龙元年病逝洛阳的二十四年。这道有荤有素,素菜荤做,选料广泛的宴席,便是洛阳最为著名的“洛阳水席”。

吃洛阳水席,当然要到洛阳最著名的真不同饭店。这家中华老字号座落在洛阳老城区中州东路,101路电车终点站下车后向东步行一站即可。说起洛阳的“老城区”,这个名字可谓一语双关,“老城区”,既是这个城区的名称,同时它也确实是沉淀着洛阳历史的旧城区。

我们放弃了饭店为食客配好的套餐式水席,自选了牡丹燕菜、洛阳肉片、香酥鸡、生汆丸子四道水席,加灌汤包、洛阳馄饨、鸡蛋灌饼三道当地特色点心,以及香菇青菜和一瓶大可乐。诚然,洛阳水席把什么食材都放进水里煮的烹调方式,让来自江南吃惯了精细菜肴的我们不是很适应。即便没有点,但我们还是对将梅干菜烧肉和八宝饭放进水里煮的味道充满了好奇。更为重要的是,这家在当地地位堪比杭州楼外楼的饭店,六个人只花了180块钱,真正做到了经济实惠、管饱美味。

我承认,当我最初自南向北,由新城而老城进入洛阳时,的确为这个城市清澈的河道、干净的街道和整洁的绿化而震惊,这与我想象中的中西部城市完全不同。这天下午,我们在洛阳城中反复坐着电车游走,在不经意间走完了它三条电车线的全部运营线路,甚至还在101路沿线目睹了一次突发的线网故障。无论是夕阳西下的傍晚,还是夜凉如水的晚上,电车的客流都是一如既往的火爆。纯朴的洛阳市民,看着我们几个手持硬币,对着公交车拍来拍去的外乡人,偶尔会流露出奇怪的眼神。虽然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们日子过得并不十分富足,但我相信,生活在这样一座和历史零距离接触的城市中,人们的日子是幸福安康的。绿意满街的城市、流量适中的交通和便宜公道的物价,如果抛开收入问题不谈,这绝对是一个“人间天堂”的样本。

已过9点半的103路电车,客流一直居高不下,甚至快接近终点时,仍然不断有乘客上车。103路终点站香港城,是洛阳的另一处电车停保场,但在22点之后,103路就改在耐火厂调头,它和101路一样,也具备大型企业的通勤作用。只是,正是因为103路在耐火厂调头线的存在,导致103路的正线车行驶到耐火厂的路口时,也要空佬佬地沿着路口逆时针绕半个圆圈再向前直行。这是我们在洛阳看到的最无厘头的一件事情,挺好的直行线路,却因为线网的原因非得在路口绕圈,我们实在无法理解洛阳电车公司为何不肯拉一条直行线网。

“每一处遗产都是唯一的。像古罗马竞技场,不是在意大利才有这么一个竞技场,而是全世界就一个”。同样,洛阳龙门石窟也是世界唯一的。世界遗产委员会的专家们,曾经这样评价龙门石窟:“龙门地区的石窟和佛龛,代表了中国石刻艺术的最高峰”。

公元439年,拓跋鲜卑统一了中国北方,与南方的刘宋王朝形成对峙,中国开始了长达一个多世纪的南北朝分裂时期。公元490年,北魏冯太后病逝,为了减轻拓跋宏对祖母病逝的悲伤,王公贵族们决定在伊水岸边的西山开窟造像。至此,持续了数百年的龙门石窟的营造拉开了帷幕。自北魏始,龙门石窟历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隋、唐和北宋等朝,雕凿持续400年之久。其中,北魏和唐两朝,统治者们大规模营建龙门石窟,两朝雕凿的佛像占90%左右。

公元672年,皇后武则天赞助脂粉钱两万贯开凿奉先寺。武则天此举,对外宣称是弘扬佛法,其实却是她政治手段精明的一个体现。武则天深知,作为女性,她在通往皇帝的道路上会遇到多么大的阻碍。于是,在她的授意下,一个又一个有着女性面庞的佛像在龙门被凿刻出来,以此向广大佛教徒暗示,弥勒菩萨将降生人间,成为主宰当今世界的佛。奉先寺的开凿,是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工程,佛龛内列有九尊佛像,最高的主佛卢舍那大佛高达17米多,整个工程历时四年。

公元675年除夕,据说那一天的洛阳城,空中出现了万道霞光。在武则天的带领下,文武百官来到龙门参加卢舍那大佛的开光仪式。初到龙门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被伊阙两岸密布如蜂窝的佛龛和精美的石窟造像所折服,然而,当我们登上奉先寺前的台阶,矗立在卢舍那大佛之下时,除了“震惊”之外,已经没有更贴切的词语来形容我们的表情了。奉先寺的艺术群雕,是中国石刻艺术的最巅峰,更是中国石刻艺术的典范之作,其中的卢舍那大佛,更是几乎倾注了工匠们对于女性的全部情感,在她的身上,有着母亲的慈祥,仙人的飘逸,佛家的悲悯,恋人的艳丽和哲人的智慧,雍容华贵,仪态万方,具有巨大的艺术魅力。

在领略了古阳洞、火烧洞、药房洞中的石刻艺术之后,我们告别西山石窟,来到东山石窟。相对西山石窟而言,这里显得宁静安逸,石窟的数量相对少了很多,或许是因为它们的开凿年代已处于整个龙门石窟完成的末期了。然而,东山的擂鼓台却是观赏端庄矜持的奉先寺群佛的最佳地点。隔着伊水观奉先寺,九尊雕像沿着崖壁一字排开,佛龛的两端,两名力士赤膊袒胸,面目狰狞,足踏小鬼,勇猛刚强;护法天王身披铠甲,单臂托塔,怒目圆睁,威武雄壮;文殊普贤二菩萨头戴宝冠,身披璎珞宝珠,肩搭披帛,下束长裙,体态婀娜;迦叶和阿难侍立在主佛左右;主佛卢舍那浓密的螺形发髻松松地盘在头顶,轻柔薄透的袈裟披在匀称丰腴的身体上,勾画出了优美的曲线,她静静地端坐着,眉梢嘴角含着浅笑,头微低俯视的目光正好同礼佛者敬仰的目光交汇在一起,显得温柔、睿智、典雅、优美。

由于时间的紧迫,龙门石窟的另两处景点——香山寺和白园,我们没有前往,在龙门吃过午饭后,打车前往洛阳龙门火车站返回郑州。郑西高铁全天16趟列车以及洛阳龙门5个站台的鲜明对比,使得它最终还是落入了近年来国内城建系统的、“假、大、空”的俗套。看着洛阳龙门站的工作人员无比认真地核对着每位旅客的身份证,我想起了沪宁高铁沿线安亭北、花桥、戚墅堰这样的小站,或许他们真的是太空了吧。

当G2012次列车踩着300公里的速度在设计350公里的铁道线上行驶的时候,我们告别了这座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城市,它拥有长得望不见尽头的历史。一座城池的优劣,不在于道听途说,而在于身临其境,如果给我一个理由再去洛阳,除了那雍容大度的卢舍那大佛和富有内涵的历史积淀之外,我想应该是未能前行的白马寺和关林庙吧。无论怎样,中国佛教的起源地和凭吊世人景仰的英雄,总是值得去的。

感谢中国铁道部,让我们在半个多小时的贴地飞行中,再一次来到了河南省“政治文化商业中心”、中国中部“铁路干线枢纽”郑州。在打车前往机场的路上,我们再次看到了留下电车线网和车流量密集的老城,并从它占地150平方公里的郑东新城擦过——据说,这个巨大的放射型圆形城市规模宏大,好比“人类殖民火星的基地”,郑州人对它的评价,甚至超过了人类历史上的奇迹龙门石窟。一路上,郑州的哥不断和我们大叹苦经,诉说着这个城市的运管和机场联合起来欺负出租车的事实,夸夸其谈的同时,也不忘在抵达郑州新郑国际机场后,多收我们10元过路费。

公元2011年6月25日下午6时35分,在南方航空和杭州萧山国际机场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准时且略早地回到了这座生我养我的城市。当我们从平海路下了机场大巴后,抬头就瞥见了南宋御街——中山路。从河南到浙江,我们完成了从中原到江南,从北宋到南宋的顺利蜕变。平海路中山中路口,一尊新立的孙中山塑像出现在我们面前。见到这个情形,我无可救药地想起了洛阳一拖的大门。于是,我们都笑了,至于笑的原因,我想你一定懂的……

(全文完)

2011/7/3二稿

2011/7/5二稿,k47参与修改

2011/7/7终稿,k47、luck1111参与修改

参考资料:《龙门石窟》(中央电视台走遍中国)、《郑州,迈向枢纽2.0》(网易百城记,胡贲)、《洛阳,古都的骄傲与焦虑》(网易百城记,黄章晋)、《开封,辉煌如过往烟云》(网易百城记,陆南)、《洛阳花》(乔叶)

撰稿:cnzjhzxhcsc

监制:Jason、雷峰夕照、yueqiu、丸尾花轮、月华夜风

文字支持:k47、luck111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