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屋,老树,不老的记忆

(2011-05-28 16:24:43)
标签:

洛阳

伊滨新区

儿时的乡村

情感

分类: 洛阳人

一位洛阳伊滨新区网友面对那即将消失的乡村,写下的心路历程……

 

转载自百度洛阳吧 http://tieba.baidu.com/f?kz=1057278679

    作者: 西xx溪

老屋,老树,不老的记忆

新城扩建,沸沸扬扬。我是知道房子要拆的,我也想过用照片用镜头用画笔留下这些即将消逝的东西。可是,我没想到这来得那么快,在我还没来得及留下点什么的时候,她已经要灰飞烟灭了。关于老屋,关于老树,关于这纪录着我20多年成长轨迹的地方,从此消失了。

我为洛阳的飞速发展感到高兴;同时也极其留恋那些将要永远逝去的东西。昔日的乐园,如今的断壁残垣,我不敢再回去看她一眼,我怕看着这种凄凉,我怕这些我再熟悉不过的东西从我眼前消失,我怕我会流泪。虽然,我知道,过不了多久她会脱胎换骨再次出现在我眼前。但,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我该做些什么呢?你见证了我的成长,可我又该怎么证明你的曾经存在过?我怪我竟然不能为你做点什么。面对这片养育了我的土地,我只能把你放在我的记忆中。我不知道我的记忆力是否足够好,多年之后,是不是还依然清晰地记得你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多年之后,我的表达能力是不是足够好,是不是能够向我的孩子们描述出你当时的样子?当我怀念你时,不知道我的孩子们是否能体会到他们母亲的心情和对这片土地深沉的爱?不知道将来在混凝土构筑的城市里,是否还有人和我一样,怀念那块砖,那片瓦?

老树上的那枝枯藤,现在都长出了新芽;那枯藤上的昏鸦,你知不知道要飞往哪去呀?明年的这个时候,没了老屋,没了老树,没了昏鸦,只剩下我的回忆和牵挂……我想为你写首诗,我想给你唱首歌,我还想为你涂次鸭……可是,当我去这样做时,我才知道我好笨……我好笨,我写不出对你的感情,诉不尽对你的依恋,描不出你的样子,画不出你的神韵…就这样吧,用我笨拙的手,零散的文字,追忆逝去的你;在网络的小小一隅里,祭奠你。。。

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一派繁华,车水马龙,霓虹闪烁,成为洛阳新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一幢幢高耸入云的大楼,一条条畅通无阻的马路,一个个琳琅满目的商场,一座座美不胜收的花园。也许,那时的她会吸引更多的眼球,拥有更多美丽的光环和荣誉的桂冠,引得更多的人趋之若鹜心向往之。而我,也会因此受益,从此摇身一变,从一个农村姑娘变成了正宗的洛阳市民。我想,那时我的男朋友也不会再因为我家是农村的而放弃我,不会因为门不当户不对而甩了我。我是应该高兴的,非常之高兴的。然而,我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快乐。我会怀念,我会留恋,我会叹惋,也会有遗憾。世界上美丽的地方很多,我却独爱这一处。只是农村,很平凡的农村,与河南其他地方的农村相比,并无优胜之处;与那些江南小镇塞北高原黄土高坡内蒙草原相比,也逊色很多。但我独爱她——这片养育我的土地。没有她,我的人生是残缺的,但是注定的是,我人生前20年的回忆必将没有载体。

 

就在过年的那些日子,还天天跟母亲抱怨着:家里灰尘太多土气太大,晾在院子里的东西都被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刚洗的衣服也不能幸免于难。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出去约会,穿着洗的干干净净的衣服,因为家距离车站还有一段路要走,说是柏油路,冬天干燥路面早铺满了厚厚的一层土,不过还别说,那土特别细腻,走在路上像是行走在面粉里,松松软软的,一下雨又像芝麻酱一样。因为衣服是浅色的,一下公交车就发现袖子下边脏了一大圈,没办法硬着头皮完成那次约会,我后来推测,大概后来分手也跟这次事件有脱不开的关系吧?呵呵,这都是后话,后话。

冬天水管经常冻裂,常常是一连几天吃水都成了问题;夏天,越是天气炎热的时候,却突然断了电,理由:城市用电量大,牺牲农村支持城市用电;从小到大,一放暑假就被逼迫着到田间劳动,小时候觉得那是很快乐的差遣,因为可以随便玩随便疯,长大了,渐渐爱美了,总是觉得每次放暑假都是种折磨,怪不得到现在我一直都是这么黑,看着别人白皙的皮肤,我只能笑笑说,我这是劳动人民的皮肤,光荣!离市里很近,但是因为交通不便,常常是跟朋友玩的尽兴的时候我得提前撤了,晚了就回不去了;约会通常是在晚上的,我却因为交通不方便而不能进行一次正常的约会,也从未有过被男朋友送回家在家门口怕被老妈看到但又舍不得分开的纠结的甜蜜;诸如此类种种···也许,拆迁后,再无此类尴尬,我是应该高兴的,对,应该高兴的。

老家似乎是那么的不好,有那么多的缺点,但是我知道那是最真实的存在。就像素颜的少女一样,虽然不怎么好看,却给人以真实。新的规划图我看了,很漂亮很气魄也很迷人,但让我觉得好假。也许我会开始一种比现在好得多的生活,但是我害怕那种虚伪和那种不真实,在那种环境里,我怕我会失去自我失去个性,没了存在感。城市生活确实让人向往,但是我不想流于那种浮华。没错,我很土,我没有城市女孩的时尚,但是我承认质朴是我的特点,一如农村的恬淡。

现在农村的瓦房也很少了,唯独奶奶原来的家里还保留着两间。鱼鳞状的瓦片上,长满了青苔,还有一簇簇的狗尾巴花,我总是奇怪地想,究竟是哪阵风把狗尾巴花的种子吹到了屋顶上?她又是靠哪种力量在几乎没有土壤的瓦片上活了下来,亭亭玉立,还开满了沉甸甸的狗尾巴花?夏天雨季来的时候,,我爱站在门廊下,望着雨珠从瓦槽上落下来,开始是一滴滴地落,真的就像小学课本上读的那样,“像断了线的珠子”,后来逐渐加快下落速度,直至连成一条线,最后水流入注。一串串水流,煞是能勾起的想象,我一直天真地想,水帘洞大概也就这个样子吧?

天气晴朗的时候,,家里那只猫总爱跑到屋顶上晒太阳,长满青苔的屋顶很滑,没有谁敢轻易上去,这样倒是给那只猫留下一个清静闲适的地方。它在上面奔跑,旋转,跳跃,上演一个人的华尔兹,偶尔会飞来几只麻雀,但最后总被猫吓得落荒而逃,这也就真的成了猫的地盘。有时,在被主人训斥之后,它总是会静静地趴在屋顶上,深灰色的瓦片,暗绿色的苔藓,显得猫的眼神更加的忧郁,蔚蓝的天空上飘过几朵白云,却总让那圆滚滚的像雪球似的猫误以为是自己的同伴,仰天向他们诉说自己的委屈。

   院子前边长了棵桐树,多少年了,我也不知道。看样子绝对要算我的长辈了,要三、四个小孩手拉手才能将其环抱。它不同于城市里街道两旁栽种的观赏性法桐,那些树都太矫情了。它是中国桐,躯干粗壮笔直,跟白杨树一样挺拔,树冠却比白杨树大得多,称其为“华盖”一点也不为过。它的叶子很大,跟荷叶差不多,夏天密密麻麻地挡住了几乎全部的阳光,只有星星点点的阳光透过树叶间不小心留下的缝隙洒落到地上。记得小时候,我总爱光着脚,才那些投射在地面上的阳光的影子,想像着自己是在踩着石头过河。

最有趣的是这些桐树总是先开花后长叶子,高大的灰褐色的树干,挂满一树粉色的喇叭状的花,蔚为壮观。开花的植物很多,但是能把花开到这么高的地方开的这么惊人,恐怕只此一种吧。我常想,做女人,做到桐树那样,也才算是极致吧?挺拔,独立,在最高处开满了花。桐树开花的时候,也是孩子们最乐的时候,男孩子们把花摘掉留下花萼进行陀螺比赛,女孩子们则把桐树花做成耳环乐此不疲。现在别说城里的孩子,就连农村的孩子也很少玩这种游戏了。毕竟,商品化的时代太多的高端玩具充斥着孩子们的世界,但是,不知道,现在的他们是不是真的就比那时的我们更快乐更幸福?

除此之外,院子里还有两棵树。一棵是槐树,一棵是椿树。槐花盛开的时候,我们总是要用铁丝弯成钩子绑在竹竿的一头,争先恐后地拿着自制的铁钩子去够树上的洋槐花,有些心急的男孩子直接爬到树上去徒手拽下槐花,边拽边吃。树下的孩子们则拿个篮子分秒不停地捡拾掉下来的槐花,不亦乐乎。到了晚上,每个孩子都能吃到各自母亲精心制作出来的甜甜的槐花蒸菜。长辈们还特别喜欢吃香椿树的新叶,我那时却总受不了那味,无论是炒的还是腌制的,一口不尝。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竟然逐渐喜欢上了这道菜,越吃越能品出无穷的韵味了。从此,告别了老树,老屋,需要铭记的不仅是他们的样子,更要记得那槐花的甜和椿树的香了。这些味觉和嗅觉的记忆,同视觉一样,都是无可复制,无可代替的,无论如何也还原不了了。

那消逝的记忆,不只是对老屋老树的回忆,更有对那浓浓乡情的无限眷恋。住在几十层的高楼上,出来进去都要乘坐电梯,偶尔碰见的也都是陌生的面孔,如果这些面孔能投一丝善意的微笑,都将是莫大的仁慈。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只有走廊上的灯会对你眨眨眼睛。当我再次回家探望母亲时,再也不需要一路频频地向迎面走过来的人招呼致意,也不会听到他们轻轻地问一句:哦,回来了啊。我也再不需要担心总是弄混每个人的辈分搞错对每个人的称呼了。要知道,我以前经常因为该称呼谁什么而闹出笑话来。自己家里辈分高,遇上妈妈级别的人物,我总是会礼貌地喊一声“婶好”,最后却被告知人家该管我叫姑什么的。可是,我总觉得小孩子承受不起,干脆将错就错就那么一直叫下去,以至后来经常被家里人数落。数落就数落吧,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那个时候,每家都习惯端着碗坐在门口边吃饭边聊天,其乐无穷。我那时,就特别不爱吃妈妈做的饭,吵着嚷着非要吃对门王阿姨家的饭,没办法,最后大家都一致开玩笑说干脆把我送给王阿姨当女儿得了。其实,吃归吃,我还是不舍得离开妈妈的。那次领养计划还是以失败告终,但最终成就了我跟王阿姨的绝对亲密关系,直到现在,已经做了奶奶的王阿姨每次回家还是会亲切地喊我到他们家吃饭。这样的关系,以后再也不会有了吧?王阿姨,搬家后我还能上您家蹭饭吧?只是再也不是你在家里喊一声我在家就能听见的距离了···

 

很多事都是在我的不可阻止中慢慢消逝,也不是所有的消逝都是负面的。但所有的消逝,都必然伴随着伤感和留恋,我怀念我的童年,怀念我生活过的地方,怀念这即将永远消逝的净土。希望,新区的建设可以为洛阳带来更多的活力更多的商机,给洛阳人民带来更多的福利更多的幸福,才不枉我这一番深沉的怀念和不老的记忆。

后记:什么都可以拆除,唯独记忆拆除不掉;什么都会坍塌,唯独怀念坍塌不了。因为我太过多情,太过细腻,太过怀旧,太容易伤感,太不易释怀,所以我写了这些文字,但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有这么多人的支持。我本就是个容易感动的人,又一次被深深地感动了,无法言喻的感动。每个人心中都有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太过于繁忙的生活让我们根本无暇顾及他们。其实那感情留在自己心里很久了,我的文字仅仅是唤醒了沉睡的他们,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处最柔软的角落,回忆的花在里面静静地开着,我们要做的就是守护好那朵花,守护好那纯净的乐土。因为,我们再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可以拥有同样的温柔?祭奠那逝去的,展望那未来的。Tomorrow Will Be Better.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