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下粮仓”与隋唐大运河的“不解之缘”

(2011-05-27 07:45:08)
标签:

隋唐大运河申遗

洛阳

含嘉仓

文化

分类: 美食洛阳

“天下粮仓”与隋唐大运河的“不解之缘”
含嘉仓160号粮窖遗址

 

核心提示

  1000多年前,全国各地的粮食经隋唐大运河运抵洛阳,储存在有着“天下粮仓”之称的含嘉仓和回洛仓内,含嘉仓和回洛仓与大运河结下不解之缘。

  1000多年后,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含嘉仓、回洛仓又凭借大运河兴衰沉浮主要“见证者”的身份,入选大运河申遗首批申报项目,与大运河再续前缘。

  老城区北关一带,有条为人熟知的古仓街。

  沿着古仓街西侧一道斜坡向上走四五十米,洛阳车辆段的大门便出现在眼前,同时映入眼帘的,还有大门右侧的一块石碑,上书“含嘉仓遗址”。

  思想还沉浸在自己幻想的隋唐“天下粮仓”气势磅礴的壮观场面中,一旁的市文物工作队汉唐研究室主任王炬老师已经将铁门推开,招手让我们进去。

  铁门内,是含嘉仓遗址保护房,院子收拾得干净利落、显得古朴幽静。30多年来,它忠实地守候着这个古老的粮仓。

  1 名副其实的“天下粮仓”

  小院的尽头,是含嘉仓遗址的160号窖。打开上锁的大门,历经千年的偌大仓库呈现在我们面前。

  史料记载,含嘉仓建于隋唐时期,是当时天下的第一粮仓,沿用500余年,后来废弃。

  160号窖在整个含嘉仓遗址的发掘过程中有着怎样的意义?以160号窖为代表的含嘉仓遗址昔日又有怎样辉煌的场面?沿着窖的周围仔细观察,一旁王炬老师向我们慢慢作着介绍。

  唐王朝建立后,除对个别制度进行调整外,很多制度都沿袭隋朝,尤其是漕运制度。据史料记载,唐朝在粮食储备上,继续沿用了洛口、广通、黎阳、太原等仓,同时又增置了几处粮仓,其中最大的就是这个含嘉仓。

  含嘉仓的规模之大,是有史料记载的。据《通典·食货》记载:唐天宝八年(公元749年),全国各大型官仓的储粮数量为12656620石,而含嘉仓的储粮数量就有5833400石,几乎占全国储粮总量的一半。

  如果你还有所怀疑,眼前的160号窖就是最好的例证。此窖呈圆形竖穴式,口大底小,缸口直径(后简称口径)11米至12米,缸底直径(后简称底径)9米至10米,深八九米,从顶部沿梯子下到底部,会发现仓底有许多黑色的小颗粒,王炬告诉我们,这些黑色的颗粒就是当时储存的粮食,由于年代久远,这些粮食早已经碳化,但仍保持着颗粒状。

  为了让我们对160号窖的储粮能力有直观的了解,王炬告诉我们,160号窖在最初发现时底部还保存着约25万公斤的碳化谷物,按保存的数量和整个窖的整体体积计算,当时此窖的储粮量应该在25万公斤左右,而25万公斤谷子在当时的生产条件和生活水平下,约合近千名农民一年辛勤劳动的果实,更相当于数千农民一年的口粮。

  据文物工作者考证,整个含嘉仓呈长方形,长、宽约为725米、615米,总面积约43万平方米。20世纪70年代,文物工作者对含嘉仓遗址进行考古发掘,整个含嘉仓内探出粮窖287座,这些粮窖由“十”字街分隔,东西成排、南北成行,行距一般为6米至8米,部分行距仅3米,也有个别行距宽达15米左右;窖与窖的间距一般为3米至5米。在已探明的287座粮窖中,文物工作者对其中的19座进行了发掘,这些粮窖形制均为圆形竖穴式,口大底小,平底,口径一般为8米至10米,最大的为18米,底径4米至12米,深5米至7米,最深的达11.7米。

  2 回洛仓“衰” ,含嘉仓“起”

  隋唐时期的粮仓,在洛阳地区,能与含嘉仓媲美的,还有位于瀍河回族区瀍河回族乡小李村西的回洛仓。

  据资料记载:回洛仓建于隋大业二年(公元606年),仓城周围十里,穿三百窖,储积粮谷。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瓦冈农民起义军一度攻破此仓,并以此为据点向洛阳进攻。

  2004年6月,在一拖东方红轮胎有限公司整体搬迁改造工程中,考古钻探人员在这里发现仓窖71座、古代道路3条、古代墓葬数百座。随后,市文物工作队对其中的3座仓窖进行了发掘,这3座仓窖,整体结构都呈口大底小的缸形,口径在13米至15米,窖深7.3米至9.6米,每窖可储粮15万公斤至25万公斤。窖底平坦,可分两层:在平整夯实的黄白色窖底上涂抹有一层厚约1厘米的青膏泥,与窖壁相连;泥层上铺设木板,以达到防潮的目的。3座窖内均未发现粮食朽痕。其中一窖内出土一块带字砖,刻有“大业元年”字样。

  由于这处仓窖的位置与文献记载的回洛仓的大致方位基本相符,已发掘仓窖内出土遗物的年代均为隋至初唐,与回洛仓的废弃年代相一致,专家推断这处仓窖为隋代著名的回洛仓。

  可惜的是,在考古发掘后,文物工作者已对回洛仓进行保护性回填。今天,当我们来到这里时,能看到的只是一片庄稼地。

  遗址虽然“藏”在脚下。不过,关于回洛仓的过去,王炬老师讲述的一个小故事或许能让我们对它多一分了解。

  相传隋末农民军起义时,军队攻至洛阳城外,弹尽粮绝之际,竟意外地发现了这座大规模的粮仓,随即将其占为己有,农民军的士气也大增。

  这一占可要了城内皇帝、大臣的命。没有粮食吃,城里的守军还能坚持多久?没想到,就在此时,城外正在饱餐的农民军里也出了问题:由于常年打仗,农民军的衣服破的破、烂的烂,再打下去,恐怕连蔽体的衣服都没得穿了,如此下去,仗还如何打?皇位还如何夺?

  城外有粮吃,没衣穿;城内有衣穿,没粮吃。问题怎么解决?双方将领分别站在城内、城外大喊着做了一笔交易:城内给城外送布匹、衣服,城外给城内提供一部分粮食,待双方交换后,接着打!

  听王炬讲完这个故事,我们都哈哈大笑。可王炬告诉我们,根据史料推断,含嘉仓建在城内的决定的确是跟农民军攻打洛阳有关:回洛仓“衰”,含嘉仓“起”。

  规模庞大的含嘉仓储粮奥秘是什么?王炬介绍,含嘉仓的高明,首先在于选择了地势高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土质干燥,水位低,利于储粮。更重要的是,这些粮仓的形制结构十分科学。

  通过160号窖我们可以看到,粮窖呈圆缸形,窖壁部分地方呈红色,用手敲上去梆梆响,显然是挖好后曾用火烘干的。在160号窖的说明牌上我们也看到,通常情况下,一个粮窖的构成要经过近10道工序,先是将草木灰摊在窖底,然后在上面铺木板,一块块铺得非常严实。木板之上铺席子,席上垫谷糠后再铺一层席子,窖壁也照此办理,用两层席子夹一层糠,里面装粮食,边装边往上升,到离地面半米处铺层席子,席子上一层糠,糠上又是层席子,然后封土,一个粮窖才算完工。

  3 “贯通”运河,沟通南北

  了解了1000多年前含嘉仓和回洛仓的历史地位,我们的思路又回到了今天。

  作为大运河申遗项目的首批申报项目,含嘉仓和回洛仓在大运河发展历史上到底处于怎样的地位?

  市文物局副局长余杰介绍,之所以将含嘉仓和回洛仓申报大运河申遗项目,一方面是由于隋唐大运河历经几次黄河改道以及各种原因,很多流段的河道、河床、河堤、桥梁均已湮灭,只有埋在地底下的粮仓成为当时漕运繁忙的“见证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大运河的主要功能就是漕运,而漕运的主要物资是粮食,这就让运河和粮仓结下了不解之缘。尤其是经过考古发掘的含嘉仓,对于大运河的保护和申遗,更是有着非凡价值和意义。

  在市博物馆的基本陈展厅的隋唐展区,我们看到了几块含嘉仓遗址出土的刻字砖,仔细辨认,可发现这些砖上清楚地记载着仓窖位置、储粮来源、入窖年月以及授领粟官的职务、姓名等。王炬说,这些铭砖应当是放在粮窖的封口处,类似于档案性质。从含嘉仓窖内出土的铭砖记载的内容看,含嘉仓的储粮来源主要有河北、山东、河南、江苏等地。可以想象,当时,全国各地的粮食通过运河运到洛阳储藏,除去洛阳城内众多的人口和庞大的官僚机关以及军队食用外,这些粮食还可作为全国的赈灾等需要。

  除了这些刻字砖,文物工作者在仓城内发现一些车辙痕迹等。含嘉仓遗址有城门四座,其中的德猷门经发掘为单门道,宽4.9米,进深17米,门道残留有车辙痕迹。仓城的东南角是漕运码头,向东与瀍河、洛河相通,漕运是储粮的主要通道,经钻探渠宽80米,深12米。这些发现同样可以显示含嘉仓与大运河有着不解之缘。

  余杰告诉我们,入选首批申报项目还只是含嘉仓、回洛仓申遗之路的一个开始。根据大运河申遗的整体工作部署,今年到2012年是申遗的关键阶段。下一阶段,我市将继续完善这两个遗址点的保护规划、申遗规划、申遗文本等前期工作,同时还将抓紧启动含嘉仓和回洛仓遗址周边环境整治工程前期工作,制订科学、合理的环境整治方案,抓紧推进环境整治工程。此外,市文物部门还将结合大遗址保护工程,开展考古调查和发掘,启动含嘉仓和回洛仓遗址保护展示工程建设,争取建设精品示范展示工程;结合回洛仓遗址保护,规划建设大运河(洛阳段)文物展览馆,集中展示洛阳与大运河的出土文物并丰富其历史内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