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风花雪月洛阳城

(2007-09-07 12:25:21)
标签:

人文/历史

风花雪月

洛阳

分类: 文学洛阳
风花雪月洛阳城 

文/布帛菽粟
来自布帛菽粟的博客
http://johann13x.blog.hexun.com/5921446_d.html

我不是洛阳人,也没有到过洛阳,却无数次地穿越遂古的时空遐想过这座花城的仪态万千,又常常从浩瀚的古今文献中领略过这座诗都的文章烂漫。每一次想起洛阳,都勾起我对我们民族生活轨迹中那些残留的风花雪月的无限向往。
  
京洛风尘

一千七百多年前的司马王朝的一个秋天,偶然的一场秋风,吹起了一丝凉意,涌上京洛士女的心头。偏偏这场凉风深深地触动了一位来自南方的京官,于是起而辞官,只身还家去了。一半是秋风勾起了乡思,恋着故乡的莼菜和鲈鱼了,一半是秋风吹散了仕宦的热心,厌倦京洛的风尘了。同时代的一位南方来的大诗人,初入这座伟大的都城,也发出了“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的感叹。洛阳的风总是与尘连结在一起。长安有其叱咤风云的大气,汴梁有的是夷门风雨的豪气,金陵自有一段温婉的秦淮风月,杭州坐拥一潭风波平静的西湖。惟有夹着微尘的洛阳的风,最能让人起细密的感触,感触这座故都的兴衰荣辱。

洛阳是帝王将相的庙堂。光武帝、晋宣王、孝文帝、则天女皇,这些一世英主,曾在此号令天下。祭祀文官之祖的周公庙和安葬武将之圣的关林,同处于洛阳一城。北邙山上又有多少一时英彦的荒冢。无数的名利过客风尘仆仆地驶进熙熙攘攘的洛阳城,每每惊异于“秋风不相待,先至洛阳城”。为了博取春官一第,或是赢得名公巨卿的赏识接引,一代又一代的怀才之士不辞辛苦地奔波于洛阳道上,“行行车与马,不及洛阳尘”。失意的流连而不能去,感慨着“年年洛阳陌,花鸟弄归人”。留下来的每当“洛阳城里见秋风”,总会“欲作家书意万重”。最终,都还是化作一掊黄土,散入京洛风尘之中。终于,洛阳也厌倦了,她静静地离开名利场的中心,把风尘交给了历史,留给自己的是沧桑之后的永恒。可是,世界上,风尘依然无际。

风花雪月洛阳城

 

洛城繁花

提起洛阳,人尽皆知的便是牡丹,牡丹就是洛阳花。之所以洛阳牡丹甲天下,绝不仅仅因为“洛阳地脉花最宜”,更应当说“洛阳人脉花最宜”。不论帝都时代的王公贵戚,还是市井岁月的寻常百姓,洛阳人爱花、赏花,对花、对美的追求无出其右者。而且,非独牡丹,洛阳人无花不爱,“洛阳城东桃李花”“洛阳梨花落如霰”“洛阳城外花如雪”……好一个“花飞洛水春”,好一个“花满洛阳城”!花因人美,人以花名。有多少风流人物以“曾是洛阳花下客”而无悔此生。

洛阳是才子佳人的舞场。才子的鼻祖,是洛阳的贾谊。贾生才调更无伦,显然,其在文学上的成就给人的印象远过于政治上的坎坷。自从贾生之后,洛阳才子就成了一种习称。且不说张说、祖咏、王湾、刘禹锡、元稹、李贺、朱敦儒、姚燧这些真才子,就是宋元以来的戏文里,每遇才子,也多称洛阳,如张君瑞、文必正之类。说起佳人,洛阳更是独擅风流。《周南》里的窈窕淑女,轶闻故事里的绿珠、红拂,《洛神赋》里“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宓妃,南朝乐府里传唱的“洛阳女儿名莫愁”,唐诗里吟咏的“洛阳女儿对门居”“洛阳女儿惜颜色”,无一不诉说着洛阳的温柔。最难忘的,还是李义山为洛中里娘柳枝写下的情诗,为才子佳人的洛阳作了最好的阐释。

风花雪月洛阳城

河洛飞雪

赵宋王朝的一个冬日的午后,河洛大地飘起了纷纷的雪花,一位从东南而来的学子,慕名拜访当时声名最著的学者――程颐,恰遇老师高卧,于是他便在积雪中静候,直到老师睡起。从此,“程门立雪”便成了一段尊师的佳话,这位学子便是日后的龟山先生杨时。程夫子极看重这位弟子,当他南回的时候,意味深长的说道:“吾道南矣。”不料一语成谶,中国学术的中心再也没有光顾洛阳。这场飘然而至的洛阳雪似乎有意地为厚重典雅的洛阳文化史作了一个小结。

风花雪月洛阳城

洛阳是哲人学士的讲坛。周公制礼作乐,孔子入周问礼,老子观览图籍,白马驮经落脚,太学经师不倦,魏晋名士清谈,宋儒说理言气,中国学术史上每次更新的契机都与洛阳渊源深厚。《易经》《汉书》《说文解字》《三国志》《资治通鉴》……这些代表我们民族最高智慧的煌煌巨著,都与洛阳缘分不浅。“一篇读罢头飞雪”,留给洛阳的是“斑斑点点,几行陈迹”。其中最为华妙庄严的,莫过于龙门造像。卢舍那大佛永恒的微笑便是洛阳永恒的微笑。留给洛阳人的精神遗产,莫过于以这座城市命名的“洛学”。二程之后,尹焞、姚枢、尤时熙、孟化鲤、武亿,这些一代学人,无不以洛学后继自居,续写着学术的传奇。

风花雪月洛阳城

故乡月明

大唐,西北秦州,白露之夜,一位形容枯槁的诗人,眺望中天,想起了兄弟家人,吟出了“月是故乡明”的千古绝句。他从小生长在洛阳城,在这座文化首都的熏陶涵育之下,“往昔十四五,出游翰墨场”;他曾经意气风发,壮游天下,之后“中岁贡旧乡”;他屡试不第,又遭逢国难,终于“洛城一别四千里,胡骑长驱五六年”;他痛感家乡的沦陷,惋惜“洛阳宫殿化为烽”“金谷铜驼非故乡”;他亟盼故都光复,憧憬着“便下襄阳向洛阳”“青春作伴好还乡”;他至死未能返乡,只留下了“孤舟一系故园心”这长留天地的绝响。他就是诗坛千秋之圣,永远的河洛游子――杜甫。

洛阳是文人艺士的故乡。洛阳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哺育了一代代艺文宗匠,又吸引着四方的无数文士。所有的诗人,都能自然地融入洛阳的山水风光、市井街巷,从这座伟大的诗歌之都获取灵感,并把自己的才华奉献给这座伟大的诗歌之都。左思经历了“洛阳纸贵”的一举成名,白居易为“花多数洛阳”而沉醉不已,刘禹锡动情地代春光作答“多谢洛城人”,李商隐在崇让里抒引“嵩阳松雪有心期”,朱敦儒疏放地“且插梅花醉洛阳”。当他们离开洛阳的时候,看到异地的明月,还会回想起洛阳的天津晓月,思念那永恒的精神故园。王湾远眺着“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王昌龄传语“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韦庄伤怀“洛阳城里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陈与义回想起“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的洛中旧游。

 

历史渐行渐远,透过辽远的时空,洛阳的风韵仍然依稀可辨,洛阳的追忆依然无尽无穷,好一个风花雪月的洛阳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