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魅力洛阳
魅力洛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358
  • 关注人气:1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洛阳,花开花谢又一春(爱情散文)

(2007-06-19 15:15:49)
标签:

洛阳

白马寺

牡丹

爱情

分类: 文学洛阳
洛阳,花开花谢又一春(爱情散文)
 
作者:执 子 文章来源:《幸福》2007年第10期 

他和她,缘于一张照片。  
  四月的洛阳,天气和暖,花坛里牡丹正盛,层层叠叠的花瓣旁边,有个女人在授粉。低着头,看不到脸,看不到眼睛和嘴唇。只有一只手,细长无骨,翻转成一朵花。  
  一幅参赛的摄影作品。他是评委。  
  身边越多女人的男人,越不容易对女人动心。他是出名的摄影家,无数的莺燕在他的镜头里舒展,或者百合或者玫瑰的,不同的身段,不同的味道。  
  但,这次不一样,这个女人,也不一样。  
  顾年,觉得自己,从心脏的部位被撩了一下。细细的,却也足够他长长地吸口气。放下照片,停顿片刻,他又拿起。  
  男人看女人,一眼,再一眼,往往就有故事了。  
    
  1  
  洛阳不是第一次来,所以安顿下来,并不困难。背上相机,他去了白马寺,那里有个牡丹花会,也是,她所在的地方。找到那个摄影作者,再拿到她的地址并不难。  
  宝塔殿阁,长林古木,肃然幽静,寺内观花的人们徐徐而行。只有顾年,神色紧张。  
  别人若是知道,必定笑他,三十好几的人了,为了个照片上的女人,飞奔而来。可是,只在照片上见了,便能心动的女人,遍天之下又能有几个?撞着了,该是自己的运气了。  
  牡丹开得很好,深深浅浅的颜色,簇拥在一起,是有几分花开富贵的意思。  站到她面前的时候,顾年觉得自己手心里都是汗。多么没有出息啊,站在一株黑花魁的面前,连一句话都说不出,蹩脚,生涩,还有不知所措。倒是她,似乎见惯了手拿长焦短焦的摄影者们,神色淡然地说:  
  先生,麻烦一下,这株花要授粉。  
  顾年知道,就是这声音,珠圆玉润,字字玑珠的。生着那样纤细手指的女人,上天无法不给予这样绵软的声色。顾年侧身闪开,她就低头忙碌了。点花,串粉,仿佛花朵是她的孩子,小心,温柔,呵护备至。看她和她的手指在花丛间翻飞,顾年的眼睛有了些湿润的意思。只有他知道,是为何来的洛阳。  
  当然不是照片。而是,照片上的女人,跟他的初恋,如出一辙。  
  洛阳变了不少,楼多了,路也多了,连牡丹的花色也多了。中间隔了这么多的年月,变的岂止这些?  
 洛阳,花开花谢又一春(爱情散文)   
  2  
  该有六年了吧。  
  沈银色,那样温婉的女孩子,仿佛暗夜里闪耀的一颗珍珠,攫住了他的眼和心。很是意气风发的年纪,他和她,一个学美术的,一个学英语的。他的发都是向后拢,一把辫子,桀骜不驯。她从来都是白衣白裙,特别直顺的发,特别柔顺的声音,以及笑容。  
  其实,没有什么不可能,爱嘛,是不管辫子或者其它的,只要你睁开眼睛便开始想念那个人。  
  那时候,觉得洛阳真小,丽京门内的明清一条街,白马寺,牡丹广场……就这样并肩走着,穿过一条街道,再到一条街道,不知道什么叫做累。  
  四月的这个城市,正是牡丹怒放的时节,姹紫嫣红开遍一个洛阳城,满城尽是国色天香,富贵的姚黄、典雅的魏紫、几近透明的夜光白,朵朵争奇斗艳。顾年揽着银白细弱的肩头,从傍晚站到月白。  
  直到多少年后的今天,顾年才知道,什么是纯粹的喜欢。那便是,到处都是馥郁的香气,硬是闻不到。满眼满心,只有这个女孩的气息。  
  就是这样一个可以拿命来换的女孩,两年后被他自己伤了个透心。  
  怪谁呢?樱桃?还是自己?  
  樱桃出现的时候,他和银色都已经毕业了。是银色把樱桃带回了家。那个傻姑娘把日后自己爱情的断送者像宝贝一样推到顾年的面前。那天,他和银色请樱桃吃的肯德基,女朋友的好朋友么,是要好好招待的。  
  吃第一顿饭的时候,这个有着麦芽色皮肤的樱桃已经懂得拿眼睛斜乜他,从眼睛的左上角,轻轻递过来,软软地落到顾年身上,再软软地滑落到顾年也不知道的角落里。  
  都已经记不清是怎么和樱桃搅到一起的。那樱桃太大胆,倚在他单位的门口等,什么也不说,就是笑。不招摇却也不躲避,不轻佻也谈不上腼腆,笑着笑着,就把顾年本算不上安分的心,搅得乱了些方寸。 
 抱着樱桃躺倒在她那张垂着大红纱缦的大床上时,他真的忘了银色还等在那租来的小屋里。一个人。中秋的夜晚,月亮特别的亮且圆。  
    
  3  
  常常有个男子来找那个照片上的女人。年龄略长,一脸平实。  
  两个人,只是站在牡丹边上说几句话,有来有往,没有多少端倪。  
  只是某天,一个女人冲进来,抓住了她的发。吵嚷,厮打,暴跳如雷。她不说,也不动,任暴怒的女人发狠。她的发,那样黑长,被撕扯下来,被风吹到他的脸上。  
  他想起了银色。  
  一个大雨的下午,街角闪出了樱桃。没有伞,雨水顺着她的身体和头发留下来,映到他的眼里,到处都是荷尔蒙的味道。他用了很大的力道亲她,似乎还咬破了嘴唇,咸腥的味道在嘴里四处奔涌。他含糊不清地喊:樱桃,你越来越大胆,越来越大胆啊。  
  然后他就看到了前面的那把伞,和,伞下面那张脸。没有苍白,没有惊异,只是透过雨水看他们。  
  那是那年洛阳夏天最大的一场雨。  
  顾年想,银色要是像今天那冲进来的女人一样,厮打他或者樱桃,那么,他今天也不至于这样站在这里了。  
  沈银色,那曾经是他全部的银色,看看雨中的他们,静静转身离去了。  
  家里什么都没动,只是少了一个人。 从此,他失去了银色的全部消息。  
  顾年跑过去的时候,她已经平整了衣服,在收拾地上的玻璃瓶子,给牡丹授粉的瓶子。  
  他说,怎么这么傻。不还手,也躲开啊。 她不说话。  
  他说,我来了这么长时间,一直没跟你说话。因为,你那么像我当年的女友。  
  然后她说话了,她打我,是因为她的男人喜欢我。  
    
   
  洛阳好吃的东西,算不上多,但都实打实的美味。  
  洛阳水席算是一个。素菜荤做,有冷有热,二十四道菜,吃完一道,再上一道,行云流水一般。顾年没有多大的心思来吃,无奈被同学拉来。就在席间,他看到了樱桃。  
  胖了些,风韵了些,但就是樱桃。  
  顾年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倒酒。应该是杜康,“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的杜康,洛阳人都喜欢的酒水。顾年特别惊喜地喊:樱桃,樱桃,程樱桃。  
  顾年想着她应该是笑着闹着扑上来的,但是没有。她隔着桌子看着他,把手里的酒慢慢斟入酒杯,递给旁边的男人。坐到椅子上,哭了。  
  当年的樱桃,一去不复返了。她轻轻地说,顾年,老天爷真是没有辜负我啊。  
  哪里有当年的影子,程樱桃干净的眼神仿佛一段绸子,拍打着顾年。他轻轻把这个不算年轻的女人搂住了。真干净的拥抱啊,让人忍不住落泪。  
  樱桃突然抬起头说,顾年,银色,你还记得么?她现在是牡丹园的技师。你总该去见见的吧。就在白马寺。  
  洛阳,花开花谢又一春(爱情散文)  
  5  
  银色低着头摆弄牡丹。  
  顾年说,银色,我对不起你。这么些年,我就想着跟你说这句话。我看到照片上的你,就疯了一样跑来了洛阳。银色。  
  银色的手指在牡丹花瓣上分外抢眼,一枚宝蓝色的戒指在指间闪烁。顾年一把抓住她的手。他的手上,也有一枚这样的戒指,同样的款式,同样的颜色。  
  曾经有个晚上,他亲手把戒指戴到了银色的手指上。戒指在,人在。人在,爱就在。  
  照片上,就是这枚戒指,让顾年看到了希望。年轻的错误,只要弥补,应该还来得及。  
  可是,银色看看他,摘下戒指递给他。他的手上,有了两只一摸一样的戒环。  
  她说,记得那个男人么?他离婚了。为了我。她又接着说,顾年,戒指戴在手上时间长了,也就忘了是个物件,忘了摘。我没有怪你。真的。我也想你来着,兴许是时间太长了,想着想着,就记不起来了。反倒是他,越来越清楚。你来找我,是为了还个愿。他来找我,是为了跟我过日子。有些事情,有些人,我已经忘了。  
  顾年的泪,奔涌而出。  
  这六年,他没有忘记银色。那动不动额头上就出汗的银色,那在他怀里如同小鹿的银色,那雨天里静静望着他和樱桃的银色。  
  终于在这一天,他知道,没有了。  
  洛阳,花开花谢又一春(爱情散文)  
  6  
  离开洛阳的时候,牡丹有了凋谢的痕迹。 樱桃送的他。她说,顾年,我,一直没有结婚。  
  顾年的心里,立即溢满了酸涩。他不是不知道,可是他只能装作不知道。她只是他年轻岁月里一个充满诱惑的符号。年轻的时候,谁懂爱呢?  
  顾年别开眼睛说,樱桃,赶紧找个合适的,一个人,让老朋友不放心。  
  多么无耻的话。  
  看着樱桃红红的眼睛,顾年想,洛阳,以后还会不会来呢?  
  然后火车就开动了。  
  车站的台柱后面,站了一个人。黑长的发,细长的手指。瘦弱的肩。  
  一辈子,有些人,有些事情,是不能错的。错一点,就找不到终点了。顾年,樱桃,或者是银色自己。  
  银色能做的,也就只能是这样站在柱子后面,目送他远去。  
  洛阳城里的爱情,跟其他城市一样,有花开,也有花谢。只是,牡丹,每年都要繁盛一次的。 
本文图片/玉面独行  洛伊水畔   特表谢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