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家老大
萧家老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73,754
  • 关注人气:13,9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汉王朝:胡汉讲和苏武归汉,上官父子欲害霍光

(2022-07-22 08:00:00)
标签:

历史

文化

汉朝

分类: 随感杂谈二

大汉王朝:胡汉讲和苏武归汉,上官父子欲害霍光

大汉王朝:胡汉讲和苏武归汉,上官父子欲害霍光

  不久,李陵让胡妇出面赠苏武牛羊数十头。又劝苏武纳一胡女为后嗣续计。苏武曾记着李陵之言,得知妻嫁子离,恐致无后,因也权从李陵之意,纳入胡女一人,聊慰岑寂,及至汉武帝问讯,传达至匈奴,李陵复向苏武报知,苏武南向悲号,甚至呕血。到了匈奴易主与汉修和,中外使节往来,苏武却全然无闻。汉使索还苏武等,胡人诡言苏武已死,幸经常惠得闻消息,设法嘱通虏吏,夜见汉使,说明底细,且附耳密谈,授他秘语,汉使一一受教,送别常惠。越宿,即往见单于,指名索回苏武,壶衍鞮单于答道:苏武已病死久了。汉使作色道:单于休得相欺,大汉天子在上林苑中,射得一雁,足上系有帛书,乃是苏武亲笔,谓曾在北海中,今单于既欲言和,奈何还想欺人呢!这一席话,说得单于矍然失色,惊顾左右道:苏武忠节,竟感及鸟兽么?乃向汉使谢道:苏武果无恙,请汝勿怪!我当释令回国便了。汉使趁势进言道:既蒙释回苏武,此外如常惠马宏诸人,亦当一律放归,方可再敦和好。单于乃即慨允,汉使乃退。李陵奉单于命,至北海召还苏武,置酒相贺,且饮且说道:足下今得归国,扬名匈奴,显功汉室,虽古时竹帛所载,丹青所画,亦无过足下,惟恨李陵不能相偕还朝!李陵虽驽怯 假使汉曲贷李陵之罪,保全李陵老母,使得如曹沫事齐,盟柯洗辱,宁非大愿?乃遽收族李陵家,为世大辱,李陵还有何颜再归故乡。子卿系我知心,此别恐成永诀了!说至此,泣下数行,离座起舞,慷慨作歌道:经万里兮度沙漠,为君将兮奋匈奴,路穷绝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隤,老母已死,虽报恩,将安归?苏武听着,也为泪下。俟至饮毕,即与李陵往见单于,告别南归。
  从前苏武出使,随行共百余人,此次除常惠同归外,只有九人偕还,唯多了一个马宏。马宏是在汉武帝晚年,与光禄大夫王忠,同使西域,路过楼兰,被楼兰告知匈奴,发兵截击,王忠战死,马宏被擒。匈奴胁迫马宏投降,马宏抵死不从,坐被拘留,至此,得与苏武一同生还,重入都门。苏武出使时,年方四十,至此须眉尽白,手中尚持着汉节,旄头早落尽无余,都中人士无不嘉叹。而已朝见汉昭帝,缴还使节,奉诏派苏武谒告武帝陵庙,祭用太牢,拜苏武为典属国,赐钱二百万,公田二顷,宅一区。常惠官拜郎中,尚有徐圣、赵终根二人,授官与常惠同,此外数人,年老无能,各赐钱十万,令他归家终身免役。独马宏未闻封赏,也是一奇。
  苏武之子苏元,闻父回来,当然相迎。苏武回家后,虽尚子侄团聚,追思老母故妻,先兄亡弟,未免伤感得很。且遥念胡妇有孕,未曾带归,又觉得死别生离,更增凄恻。还幸南北息争,使问不绝,旋得李陵来书,借知胡妇已得生男,心下稍慰。乃寄书作复,取胡妇子名为通国,托李陵始终照顾,并劝李陵得隙归汉,可是,好几个月未接复音。大将军霍光、左将军上官桀,与李陵有同僚之谊,特遣李陵故人任立政等前往匈奴,名为奉使,实是招李陵。李陵与任立政等宴会数次,任立政见李陵胡服椎髻,不觉怅然。又有卫律时在李陵侧未便进言。等到有隙可乘,开口相劝,李陵终恐再辱,无志重归,任立政等乃别李陵南还。临行时,由李陵取出一书,交与任立政,托他带给苏武。任立政自然应允,返到长安复命。霍光、上官桀闻李陵不肯回来,只好作罢。独李陵给苏武书,乃是一篇答复词,文字却酣畅淋漓。
  话说上官桀父子为了丁外人不得封侯,恨及霍光。就是盖长公主得知此信,也怨霍光不肯通融,终致情夫向隅,无从贵显,于是,内外联合视霍光如眼中钉。霍光尚未知晓,但照己意做去,忽由汉昭帝自己下诏,加封上官安为桑乐侯,食邑千五百户,霍光也未预闻,惟念上官安为皇后之父,得受侯封,还好算是常例,并非破格,所以不为谏阻。上官安却乘此骄淫,庞然自大。有时得入宫侍宴,饮罢归家即向门下客夸张道:今日与我婿饮酒很是快乐,我婿服饰甚华,可惜我家器物,尚不得相配哩。说着,便欲将家中器具尽付一炬,家人慌忙阻止才得保存。上官安尚仰天大骂,哓哓不绝。会有太医监充国无故入殿,被拘下狱。监充国为上官安外祖所宠爱,当由他外祖出来营救,免得上官安父子讨情。上官安之父上官桀往见霍光,请放监充国,霍光仍不许。监充国经廷尉定罪,应处死刑,急得上官桀仓皇失措,只好密求盖长公主,代为设法。盖长公主乃替监充国献马二十匹,赎罪减死,嗣是上官桀、上官安父子更感念盖长公主的德惠,独与霍光添了一种深仇。上官桀又自思从前职位,不亚霍光,现在,父子并为将军,孙女复为皇后,声势赫濯,偏事事为霍光所制,很觉不平。当下秘密布置,拟广结内外官僚与霍光反对,把他乘隙捽去。是时,燕王刘旦不得帝位,常怀怨望,御史大夫桑弘羊,因霍光撤销榷酤官,子弟等多致失职,意欲另为位置,又被霍光从旁掣肘,不得如愿,所以与霍光有嫌。上官桀得悉两人隐情,一面联络桑弘羊,一面遣使勾通燕王,两人统皆允洽串同一气,再加盖长公主作为内援,端的是表里有人,不怕霍光不入网中。
      
(本篇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