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家老大
萧家老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49,081
  • 关注人气:13,6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萱《捣练图》:只恐夜深花睡去

(2019-11-27 07:30:00)
标签:

历史

文化

唐朝

分类: 随感杂谈二

张萱《捣练图》:只恐夜深花睡去张萱《捣练图》:只恐夜深花睡去

没有见过唐代张萱《捣练图》的真迹,连宋徽宗赵佶的摹本也未见过,却真真被《捣练图》的泥塑摹本怔住过。

不同于画卷,像蝴蝶标本,泥塑的人物,鲜妍明亮,丰腴婀娜。我站在玻璃柜前面,一个人儿,一个人儿仔细地看。十二个人物,姿态不同,神态各异,玻璃映着我模糊的影子,我敛声静气,仿佛可以听见他们捣练缝衣时的笑语、闲话、相互打趣,还有薄薄的呼吸。

唐代的仕女画,尽显女性体态的丰腴之美,面容的沉静之美,神韵的从容之美。唐代的画师,颇有静气与耐心,细微处着力,善于揣摩画面的转承应和,工细精美,对后世的风俗画影响深远。

桑麻丝织兴盛的时期,《捣练图》,绝非是描绘乡野农妇,采桑寻麻、撵丝织布的世俗场景和其时风物。它至少是一幅贵族或宫廷妇人(“绮罗人物”)的闲逸情景,才会将捣练、络线、熨平、缝制等等场景如此优雅地衔接,抹去种桑采麻的尘泥艰辛,也将纺丝织布的繁琐劳累,拂去不提,才使得这样一个场景,充满了可供赏玩的闲趣。平静的,雍容的,可供人细细打量,反复琢磨。

现实的场景却是直刷刷地逼人,就像博物馆后侧展出了真实的桑麻加工器物和劳动景象,无数人感慨:哎呀,这些农事粗鄙不堪;这些器具粗糙简陋,怎登大雅之堂!于是,人们更愿意看见画卷上、玻璃柜里,鲜妍隔膜的场景。艺术,为我们的审美,提供了一种脱离尘埃、忽略客观的可能。

爱美的天性让我们勇于僭越真实生活的琐碎细节和拥挤印记,定格华美的断章。如展翅的蝴蝶标本,它还在飞,它已然不再飞。当然它也可以继续飞下去,剥落时光的涤洗,以截面的方式对抗了衰微,美丽,就这样永久地流传下来,像画卷上的美目轻盼、衣袂飘然。可以在后来更多摹本、赝品、其他艺术形式的重塑和复制中,更广泛地为人所知,被更多爱美的心好奇的心接近、观摩、发出由衷的赞叹。人们猜想它们曾经生动、活泼的样子,并试图去探询这些画面背后原景的声息以及那个时代存在的明证。

在云南世博园的蝴蝶展馆中,我也曾看到许许多多品种独特、色彩斑斓的蝴蝶标本,钉在玻璃底下,那些绮丽的翅膀让人目眩,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微微的窒息。走出展馆,屋外阳光灿烂、柳荫蝉鸣,人好像突然从某种压抑的梦境中醒来,不禁联想,如果那些蝴蝶至今依旧飞舞在原始的森林、广袤的山谷,它们必然会经历自然的生存、蜕变和死亡,它们的美流离于自然之中,不会被这么多的人注目,也不会让这么多的人拥有近乎幻觉的审美体验。而艺术,人为地造就了这种体验,以近乎残酷的代价。

画卷上的美,倒是用不着以生命的突然终结作为代价。画师描绘她们:执绢的妇女、掮火的孩童、绾袖捣练的女子……顾盼之间,盛唐远离我们千百年,那些娇俏的人儿仿佛站在永恒时光的那一头,慵懒地对我们说:看吧,就是这个样子。而“就是这个样子”让后来的人一遍遍流连、叹惋。有人恨不生在那个气象丰满的朝代;有人透过它考究时代、阶层、风俗人情;有人琢磨那些线条的流畅和技巧的纯熟;也有人如我,只单纯地看着那美丽的场景,静悄悄地淌过岁月之河,施施然停在了那里,春日迟迟,天晴捣练,笑语翩然。

离开苏州丝绸博物馆的时候,偷偷拍下那幅泥塑的《捣练图》,偶尔会在夜间拿出来赏看。某日夜读,读至苏轼“只恐夜深花睡去”,蓦然以为,这句诗与那些美好的画面有一种冥冥的感应。不管张萱描绘《捣练图》时,出自什么样的本意,我愿意固执地相信,他那惟恐花睡去的惜美之心,爱美之情。

于是,他让那些美人和美景活过了千余年,还会继续明媚地活下去。当心意相通的后人经过时,忍不住反复张看而心生喜悦,又怯怯地缩回想要抚触的手。只恐夜深花睡去呵,那爱美人的心,千百年都一样。

(本篇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