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怕老婆是隋文帝一生难治的软肋

(2019-04-17 07:30:00)
标签:

历史

文化

隋朝

隋文帝

分类: 随感杂谈一

怕老婆是隋文帝一生难治的软肋怕老婆是隋文帝一生难治的软肋

中国在大分裂、大动乱了三百年后,由于隋文帝杨坚的励精图治,隋朝的国势大为增强,社会安定,百姓安居。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是这样评价隋文帝的:“令行禁止,勤于政事,每旦听朝,日昃忘倦。…爱养百姓,劝课农桑,轻徭薄赋。其自奉养,务为俭素,乘舆御物,故弊者随令补用;……故(百姓)衣食滋殖,(国家)仓库盈溢。”史称隋文帝“躬节俭,平徭役,仓库实,法令行。”“人物殷阜,朝野欢娱”。开皇期间,国家呈现出万象更新的大治局面。可就是这样一个有作为的皇帝,为什么还会因为一个美女的香消玉殒,而气得骑着马到处乱跑呢?原来,隋文帝身上也有一个难解的死穴-怕老婆。

     独孤氏十四岁嫁与杨坚,婚后,两人感情笃厚,并相约,除了独孤氏外,杨坚决不与另外女人生子【“高祖(杨坚)与后(独孤氏)相得,誓无异生之子”(见《隋书.后妃》)】。杨坚称帝后,独孤氏每与杨坚言及政事,往往两意相合,故宫中称之为“二圣”。杨坚对独孤氏可以说是又爱又怕(“高祖甚宠惮之”)。

     然而,独孤皇后出于女性特有的妒忌心理,始终不准隋文帝宠幸后宫的任何女子。一是因为杨坚本来就怕独孤氏,二是因为他们原来就有相约的誓言。因此,在杨坚称帝后的十八九年里,后宫嫔妃形同虚设,未有敢进御者,满宫春色任其凋零。

     冰封的后宫却在这一天被打破了。开皇十九年(公元599年)六月的一天,独孤皇后微恙,在寝宫中调养。隋文帝一时得空,独自前往仁寿宫消遣。当踱步到一别苑时,恰巧遇见一姿容妙曼的绝色宫女,一问,方知是已死的尉迟迥的孙女。尉迟氏因早年祖父之事坐罪入宫,故拨充此间洒扫。多年难近女色的隋文帝,对貌美如花、温婉恭顺的尉迟氏一见倾心,当夜便留宿别苑。温柔乡难舍难分,一连绸缪数夕。病愈的独孤皇后侦得此事,趁皇帝上朝之际,悄悄带上一干人等来到仁寿宫,将正沉浸在幸福幻想中的尉迟氏乱棍打死,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就这样香消玉殒了。隋文帝下朝后,急赴仁寿宫欲寻尉迟女消魂,恰好看见尉迟女被皇后打死的惨状,顿时怒火冲天。又因惧内惯了,一时不好当面发作,只得骑上御马,没头没脑地在宫中乱跑,以泄心中忿怨,任独孤皇后千呼万唤,也予不理睬。随即,隋文帝纵马从别苑奔出,也不问路径,冲出宫去。独孤皇后顿时大惊失色,立即派人找高熲、杨素前去追赶。两人飞马赶去,一直追了二十余里,至山谷中方才赶上。二人扣马苦谏,杨坚叹息道:“我贵为天子,却不得自由。”高熲劝道:“陛下岂可为一妇人而轻天下。”(高熲正由此语而得罪皇后,致使日后遭灾)在高、杨二人的苦劝下,杨坚仍在山谷中逗留了很久,怒气方才稍为平息。直至夜幕降临,一行人才回到宫中。皇后早已站在宫阁内迎候,一见文帝,便呜咽流泪,跪伏于地请罪。高、杨二人急忙劝谏和解,文帝情绪逐渐平伏。此时已近夜半时分,隋文帝命人置酒,由高、杨作陪,方与独孤皇后饮酒言和。经过此次事件,独孤皇后稍微调整了对隋文帝不准接近女人的严格管束,允许灭陈时被俘入宫的陈后主的妹子入侍皇帝,这才有了后来被隋文帝宠幸的宣华夫人。

     正是由于隋文帝对独孤皇后言听计从,以至晚年的隋文帝在改立太子,对待功臣等问题上做了不少错事,为隋朝的速亡埋下了隐患。也正是由于独孤氏死后无人约束,以至隋文帝大肆扩充后宫,尤以宠幸宣华、容华夫人为最。两年后,隋文帝便因纵欲而淘空了身体,至使百病缠身。病中,他懊悔地对侍者道:“假如皇后还在,我也不至于此了。”故曰:“情欲若双刃之剑,当则益之,过则伤之”。

     仁寿四年(公元604年)秋七月,六十四岁的一代英杰,病中的隋文帝杨坚,终于在太子杨广的阴谋中去世了。

                                    (全文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