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透过那七岁的脸和身子把一辈子都看完了

2016-08-13 16:01:20


我不说话,我默默地看着你

(1)

车上,遇着个有趣儿师傅,一路笑呵呵地各种逗机灵,其中提到这么件事:崆峒城区某处拆迁,有家人祖宅很大,杂七杂八领到拆迁补偿款800万,按平凉最顶尖房价相当于8套楼,8套很大很好的单元楼。

“爸,这道题我不会!”

一拨人打麻将谝干传正不亦乐乎,孩子顺着门缝挤进来走到他爸跟前问。

男主人豪气一挥手道,“会做就做,不会做就甭做,出去耍去,不看我正忙着呢嘛。”

几个人就都劝,“快停下来呗,给娃看看去,娃学习重要,咱这算球个啥干事儿。”

男主人继续豪气挥手,“咱可是有800万啊,咱娃学习好不好的,学不学的,有啥要紧?8套楼光吃租金都够他吃几辈子了。”

师傅说,他们一拨人当时都想劝说来着,绕来绕去却挠不到点点上,反倒被那家男主人给说倒了,说是人活一辈子嘛,各拉样活法,他家孩子就趴这8套楼上吃一辈儿悠闲饭过一辈儿富贵日子了,美不死咧。

师傅还说,当时那孩子就在场。他看着那孩子,心里头有股子没法描述的感觉,有点难受,却说不来为啥难受,就好像看电影按了快进,透过那七八岁的脸和身子唰一下子就把孩子的一辈子都看完了。

(2)

突然有了8套楼的这家,他们家除了孩子的课本和作业,再找不出来任何一本书、一片纸。

这家人祖宗八代都不爱读书。

据说,他们家几代人最高学历是相当于高中毕业,是那孩子的太奶奶。

据说,太奶奶也爱读书来着,可是读着读着,心就长了翅膀了,小小小院的栅栏关不住了,就想换个活法,就想跟太爷爷离婚。

这还了得,反了天了你!太爷爷一气之下,把所有书都填炕洞里咕嘟嘟冒了黑烟了。

不只如此,还严令禁止家里不允许有一本闲书(这家规,我是也醉了)。

《读者》之类的杂志也在“闲书”之内,他家闲书=禁书,那孩子的奶奶就曾经买过一本,给孩子的爷爷暴扁过一顿之后,就戒了,一辈子手里再没沾过书(这到底是有骨气呢还是蠢呢,各种不可琢磨*_*)

后来,这家人找妻子就专找不喜欢读书的。

这孩子妈就只上过小学三年级。

他家所有人所有的节奏相当同步,吃饭、睡觉、电视、麻将。

当然,主业得有,不然喝西北风啊(*_*大西北貌似只能喝西北风,东南风少很)。主业是种菜,祖辈种菜——不过如今,连菜都不必种了。菜地没了、没菜地了。菜地被拆了盖楼,菜地换了8套楼。

师傅说,他们离开的时候,那孩子一个人在院子外头的房檐台子上坐着,拿小石头在地上吱吱嘎嘎画格子耍“狼吃娃娃”。

问他怎么不去找人玩,说没人跟他玩儿,小伙伴们都做作业了,都补课了。

师傅说他问那孩子,那你怎么不去做作业呀?

那孩子拍拍屁股站起来说,我家有8套楼够我吃几辈子了,破作业有啥做头——我要去网吧。

说着摇摇曳曳地去了。

(3)

有个六七十年代家长们都耳熟能详的旧故事,能拿来鉴照这故事。

有记者采访落后山区教育状况,遇见一放羊孩子,于是问他,“孩子啊,你怎么不去上学呀?”

“我要放羊。”

“你放羊干什么呀?”

“换钱娶媳妇儿。”

“娶媳妇干什么呀?”

“生娃。”

“生娃干什么呀?”

“放羊。”

人世间还有比这更惨烈的撕扯人心的疼痛与恐惧吗?

而能缓解这疼痛、救赐这恐惧的,唯有读书,没有之二。

(4)

三哥小时候淘气被大公鸡啄,从此怕了这主儿,老远见着了就躲,最后父亲给他报仇、训练他战胜恐惧的法子是什么?是把大公鸡的翅膀用麻绳给捆了,脚上再给拴一只破鞋子,然后,然后大公鸡就威风不了了,他就威风了咯。然后,他不只不怕大公鸡,甚至通过这征服习得了不怕任何比他强大的、有可能会给他伤害的人、事或者际遇。

与此全然相反的另一个故事,是关于天鹅的。说某小岛上有一对夫妇,对迁徙南方途中意外落在小岛上的天鹅喜爱得不得了,于是无微不至疼爱有加,冬天请进屋子里取暖,夏天喂食各种小鱼小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老夫妇死了……天鹅,也跟着死了……这天鹅难道是有情有义想要上穷碧落下黄泉的生死相随所以来了个悬梁自尽?

哪呢,它死的很难看,它是冻死的。

为嘛?好日子过惯了,再飞不了呀,飞不去南方可不得冻死。

(5)

生来而有神性的我们的孩子,就是那原本该高飞的天鹅,至不济也是那扎煞了翅膀在高墙上威风凛凛朝小孩子呲牙咧嘴的大公鸡。

然,他们却被亲爹亲娘给养废了、养残了、养死了。

甭说是天鹅般优美地在广袤长空飞翔,就连只像样的大公鸡都做不成。大公鸡的翅膀被用麻绳给捆了,脚上再捆一双或多双破鞋,孩儿们连墙头都飞不上去,就只能在丈把地儿里兜圈圈,时不时被猫儿狗儿和鼻涕孩儿欺负死。

有家长说,嘹个擦,没啊,这蠢到级别的事,我咋会干咧,我是巴不得孩儿飞得高了还高呢——你限制孩子阅读啊,这限制就是那麻绳。

生来而有神性的孩子被家长们养着养着,就变成了剪掉翅膀捆了脚的大公鸡,变成了不会飞的天鹅,变成了笨蛋+懒虫。

然,任何社会任何体系中,剪了翅膀的大公鸡注定是要挨欺负的,是要被调戏被清炖或者被红烧了的。

天鹅么,就算躲在偏僻的小岛躲在平凉某个偏僻的旮旯黑角角,那又怎样?能躲得开这个社会体系时代洪流的碾压么?躲不开的,三躲两躲的到最后活相好看不了,连死相都好看不了——你还能躲外星星上去?两千年前亚里士多德就说明白了的,“离群索居的人,不是动物,就是神。”咱们能成为神吗?咱们孩子能成为神吗?不可能么,所以就只能垫底儿了,只能是如同命定般的注定了要沉到最底层的。

(6)

这家的孩子年龄还小,还能来得及往过扳,春风化雨的扳——只是这工程量,啧,比建立一个庞大的罗马帝国还是要小很多的哦,来得及。

如果不高度重视蹉跎些日子,孩子的思维定了型了,再想补,吃奶劲用上也管不了用,多费心多费力地想拔高想帮助,可这就是个把水倒进漏水桶里的过程啊。数学不行你去补数学,物理不行你去补物理,作文不行你再去补作文,这就像西医和中医,西医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治标不治本。

标是啥?是痒了就抓、抓了又痒。

本是啥?是调理整体机能啊,调动身体的自我修复能力啊,药方呢?阅读啊。

是的,阅读。

阅读是唯一能够战胜放羊生娃、生娃放养那样近乎于宿命的惨烈撕扯的疼痛与恐惧。拓展心量,提升智慧,净化基因,这些个神乎其神的词汇是能够抵达的,任何一个普通人都能够抵达。只不过,抵达的路有且只有一条:阅读。

(7)

有人说,人而为兽,以文化之。这说法,有些极端,但却接近于本质。

祁祁很愿意相信每一个孩子生来都是美好而具有神性的,可是,开启这神性的路和钥匙却只有一个,那就是以文化之。

以文化之最切实可行的途径,就是读书。

有且只有读书,才能让一个人趋向于完美。否则的话,所有人而为人的良好美德,都将被不知不觉丧失,而丧失了美德的人,会是所有动物中最不敬和最残忍的。

(8)

祁祁根据多年养育自己孩子的经验、教育别人孩子的经验,总结有一句话:学生的智力发展确确实实取决于良好的阅读能力。善于阅读,长久地、广泛地、坚持地阅读,那些细细碎碎的闪光会在身体里薄薄地积着,积着积着,就厚发了——这就了不得了,学啥啥容易,学啥啥通啊。别人需要2小时弄懂一道题,咱,2分钟,搞定。为嘛?咱开了外挂呀,那外挂现在可流行了,就叫做批判性思维能力。请注意,此处的“批判”绝非家长暴怒于孩子、老师暴怒于学生、主妇暴怒于小贩的批评哦……那批判性思维能力,到底是个啥涅?

核心只有两个字:改善。

咋个改善?俩字:反思。

咋个反思?俩字:阅读。

嘿嘿,勿喷,不是我说的,是一直挖、一直挖一直挖到苏格拉底那儿的。

阅读真的有这么神奇吗?可以让孩子从小学到中学都保持强劲的、有效的学习力吗?是的,确实如此——不,不只如此,阅读给一个人、一个家庭所能带来的,远远超出乎我们的想像。

(9)

上周,祁祁因故拜访过一个老教师,老人家今年七十八岁高龄,鹤发童颜,精神抖擞。说起“阅读”,眼睛里简直要有太阳的万丈光芒了。从教38年,他对大批量青少年的阅读状况作过较为持续的、详尽的记录和研究。

他说,阅读具有洗髓伐骨的功效,它是代际的、遗传的、能量的——王老的这一句话里,科学的、佛学的、禅宗的、阳明心学的诸多元素都内化进去了。祁祁翻译成老百姓的大白话:阅读能洗滤血液,能把一个人一个家庭外头的里头的所有看得见看不见的、脏的臭的污的都洗干净喽。

与此相类,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也从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过,他说,“学生的智力发展取决于良好的阅读能力。缺乏阅读能力,将会阻碍和抑制脑的极其细微的连接性纤维的可塑性,使它们不能顺利地保证神经元之间的联系,谁不善阅读他就不善于思考。”这话听起来有点复杂哦,祁祁用咱老百姓话翻译下:约等于同于说话做事上的“搭错神经、吃错药”哦,嘿嘿,话糙理不糙么。

这两位国别不同、成就不同、经历不同,除了共同从事着教育工作之外,他们简直没一点相同处。可他们从教一辈子、研究一辈子之后,所渐悟的,所倡导,却异曲同工。以他们的理念及终身成果来给我们本期专题作个总结,再妥当不过了——我们的孩子是复制循环放羊生娃、生娃放羊模式,还是天鹅高飞、大公鸡上墙模式,端看家庭成员是否有良好的阅读习惯。

重要话重复说:让一个人趋向于神性、倾向于完美最切实可行的途径,只有阅读。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绁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56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