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妖无格,梦得小记

转载 2016-08-13 15:52:00
 大雨初睛,那一年,梦得也见过这样的李子吧

原没小记梦得的打算,可遇着了“妖无格”三个字,小心肝就河边野草似的蒙蒙蓬蓬了——这可怎么好,向来不怎么喜欢违拗自己,想,就写吧。

1、梦得

“妖无格”,国民水平线以上素质的人们都知道是刘禹锡给芍药的,他喜欢的牡丹的形象是“真国色”。可我不喜欢——我不是不喜欢刘梦得,相反,那是相当喜欢,是极少数喜欢的人里头最喜欢的,比喜欢李白还喜欢。

喜欢梦得的理由有三个,首推当然是“梦得”这字,他要没抢了一千多年的先机先用了的话,我肯定给自己取字“梦得”。刚会折枝写字时候在茫茫大地上最先写的一个字就是“梦”,至今犹记那大雪飘飞里歪歪拙拙却认认真真的一笔一画,记得那一笔一画倾尽了四岁娃手指上、身体里全部力气以及专注的写,起首横是昨夜梦里头一个人在无尽头世界无尽头大雪里无尽头奔跑的无尽头的恐惧,竖是盾,无坚不摧所向披靡,将那无尽头恐惧终结,将春天花开的柔软明媚启开。上头的两个“木”字写的还都不赖,那是新学的字,学的很扎实。底下的“夕”字写的不好,老是重心不好,老要自己跑掉,就像四岁娃夜晚夕里的梦见以及许多梦见里的成长、焦灼、恐惧以及咯咯咯清脆的笑,都是自己跑掉的。四岁娃没能力处理那些恐惧,但老天有能力,会将新的春天、芍药花等等鲜亮和柔软给遣到梦里来,将四岁娃还没来及清晰的哲学思考覆盖掉——四岁娃怎么有能力洞见呢?洞见那恐惧其实一直在,从来不曾片刻离开;洞见那恐惧附骨换形,将会以各种面目出现并操控将后来生命中所有重要的遇见和思考。四岁娃的全部力气和专注就都在那一个大大的“梦”字上了,一笔一画仿佛已经倾注完全部生命地写完,便得了皑皑雪世界里鲜艳地、温柔地牡丹花开,便得了一生一世的潋滟和圆满。

终究是要有许多的梦而不得,谁都不例外。那,移情于一个先机占尽风光占尽取字“梦得”的人,总是可以的吧?当然可以,正如“我毁灭你与你无关”一样,我也可以很霸气很哲学地来一句“我喜欢你,与你无关!”好吧,就算他想反对也无从反对不是,他要是能因为我的喜欢从一千年前唰穿回来反对、或者从一千年前的墓里嗖蹦出来反对,那倒好了。可惜他不能,于是,我便可光明正大地、诗意哲学地喜欢他。喜欢“梦得”这字是第一喜欢的理由貌似有点立不住脚,有强他之名喜欢我自己的喜欢的嫌疑——可是谁不是因为自己有不足才喜欢对方有的?如果对方没有,这喜欢还会纯粹地存在、存在的纯粹吗?

2、妖无格

喜欢他的第二个理由,就是这“妖无格”——实在是喜欢极了这三个字的小组合。

语言这东西真真神妙,有时候眼前头字一个一个分分明明都认识,可是连起来读却偏就弄不明白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像哲学的存在与非存在,就像老子洋洋洒洒的五千言,不知道这些概念的时候好像真懂些什么,读了、从浅读而至深读,越深越不懂——五千言字里行间通篇不过一个“道”字,可“道”到底是什么?谁能真懂?可谁都能用,小道大道顺道岔道、道德道路同道殉道、茶道花道棋道琴道,且谁都没用错。“妖无格”就有点类似这“道”。梦得的本意是想扬牡丹呢,所以先以客观中立为名拉芍药和芙蕖出来溜溜,说她们“妖无格”“净少情”:庭前芍药妖无格, 池上芙蕖净少情。惟有牡丹真国色, 花开时节动京城。

生于洛阳,牡丹之都啊,尤其是盛唐,如同牡丹般繁盛雍容的大唐,当然要以牡丹为国花国色了——可世间所有事,都是一体两面都是双刃剑,上位者倡之,国花国色,所以国人们都喜欢;国人们,请注意这个“们”字。“们”是个什么东西?字典里说它是个助词,表复数。助词是什么意思?助词就是没有自己意思的那个词,就是那个只能靠旁的词来表达自己意思的词。“们”也是这样吗?怎么可能!“们”是人世间最凶悍最残暴最冷酷最无情无义也最具力量的一个字,“们”就是大海,是惊心动魄的海啸,也是风和日丽的安静;每一个个体的人,就是大海里一滴水,海乐意了就捧高在浪尖,不乐意了就抛低在深渊。是的,每一个个体的人一旦被“们”卷入,便会渐渐丧失自己和自由意志、独立精神,直至整个人以及思想、灵魂都被“们”吞噬、绑架而不自知,还自动自觉甘于当“们”的马前卒,再用“们”的从众力量、大流要求去要求身边的人,通过这要求将更深的卷入;这卷入不是结束,只会是开始,只会一个又一个连绵不断永无止息的旋涡,将更多自由意志、独立精神的人吞噬。“们”的队伍越来越庞大,自由意志、独立精神的生命个体就会越来越少——但肯定不会灭绝,这就是为何会有为“真理”而献身的思考者和殉道者,他们所有的鲜血与坚持不过就是与“们”为敌而已。换言之,就是以生命为标枪为代价呼吁棒喝,企图使一个个的鲜活生命个体能够不被“们”吞噬,能够活的“清醒”,能够活成自己。

梦得的庭前芍药便是这“们”的牺牲品。梦得说,庭前芍药“妖无格”,惟有牡丹“真国色”。所以,千多年来,牡丹就成了国色天香,芍药就成了媚艳俗物——良心地问一句,牡丹、芍药,这俩有这么大差别吗?

如果非得说有,个人认为,芍药要更加高格许多。

一是骨里骄傲。

芍药从春寒料峭时芽苗初长,到仲春亭亭玉立,再到初夏繁花盛艳,芍药历时不过三个月,得有怎样的无畏?得有怎样的勇气?才能以纤纤柔弱之躯于西风凛冽时候繁花潋滟枝头!想想这努力这成长这骨里的骄傲,敢不仰视之?

二是颜值极高。

芍药颜色艳丽,花朵云集,花瓣儿重重复重重,颜值高就是资本啊,是老天爷给的大礼包,敢不服气?一枝红艳就露凝香,若然是万千朵云集盛开,那锦彩霞色氤氲浮动岂不要成了人间天堂?更何况,芍药除了颜色好看,身姿还曼妙啊,不然古人品美人的标准里为嘛有个“立如芍药,坐如牡丹”?坐在那儿才算个美人,可不就是木头美人了?那一站便是二八月华,便是河边垂柳;若然一动,啧,行云流水,步步生莲,岂不美杀人哉?

三是不离不弃。

牡丹是个投机主义者,寒潮初来,牡丹树凭着老资格尚能混下去,可怜牡丹花红颜老去枝头死它却懒得一顾,所以它的花语是“守信的人才会有好机会”。换言之,春天来了,牡丹花来了,牡丹树便有了机会,便成了守信者,反之呢?经不起追问;芍药花不同,一年即是一生一世一辈子,我蓬勃青翠,你娇艳欲滴;你枝头老去,我毅然追随。芍药花的花语便是“依依惜别,难舍难分。”

当然还有四五六,要逐一列举芍药的好,简直得几天几夜洋洋洒洒以亿计的文字……梦得也是个虚伪的,他说牡丹“真国色”,不过就是因为牡丹花开时候半遮半掩的;他说芍药“妖无格”,不过就是因为芍药花开时候艳丽妩媚全在面儿上——艳丽妩媚有错吗?艳丽妩媚了就一定得把这艳丽妩媚半遮半藏才合乎大众们的口味吗?反言之,为了迎合大众就得扼杀自性活的越来越不像自己吗?是的,芍药就是这么大大方方的女子,我身姿纤纤曼妙好看,风来时候我就婀娜摇曳;我琼花烂漫嫩颜好看,盛开时候我就满如菩萨面。所以说,以具有时代审美意义的情怀来看,梦得的“妖无格”简直是颁发给芍药的世纪大奖。

3、治万物

喜欢他的第三个理由,是他的“天之所能者,生万物也;人之所能者,治万物也。”想想,一千二百年前啊,人家能有这觉知和断言,非大智大德而不能也——时光推进了一千年二百年,我们却声嘶力竭地喊“人定胜天”“改造自然”,啧,真个无语之至。

“望着地球一年以后,我渐渐发觉,它是个很脆弱、很可爱的东西。”这是苏联太空人瓦拉德米狄托乎的话。我们改造自然的结果是什么?是这个“脆弱的、可爱的”小东西忍无可忍了,只好以地震、海啸、水灾、瘟疫等等表示抗议——地球也是有灵的,也是会疼的。人和地球的关系,与虱子和人的关系没什么分别。人寄生于地球上,虱子寄生于人身上;虱子不只喝我们的血吃我们的肉还在我们身体上到处打洞,我们能答应吗?人吃着地球的喝着地球的还不够,还要多贪多占各种囤积各种掠夺,地球能答应吗?

“天之所能者,生万物也。”这个“脆弱的、可爱的”小东西倾其所能无私无欲滋养万物和人类,万物和人类就是她的孩子,可这些孩子们都对“母亲”作了什么?梦得在一千二百年前都能清醒清楚地看见:“人之所能者,治万物也。”“治”是什么意思?不是无休无止无穷无尽的索取,而是利用自然规律和自然界所提供的物质资料进行生产活动以求取生活需用品。换言之,“母亲”给什么,我们就用什么;我们所用的,必须得是生活需用品。除此之外的一切,都叫贪求贪欲。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咱也是做母亲的人,若有这么个贪心贪婪索求无度的“熊孩子”还不得活生生给气死?“父母甚至舍不得我们受半点儿委屈,全然不理会自己的动作笨拙/姿势难看/他们总是用力太猛,用情太深/还有谁会这样地爱着我们?”早些年读这首诗时候感动的涕泪滂沱,如今不会了。如今心里会冷冷哧笑一声:活该!冷血吗?也许是吧。这般“用力太猛”,是爱吗?不过是藉着爱的名义企图“控制”而已;往透了说,这般的“深情”和“用力过猛”,结果无非是把孩子养废而已。可这个“脆弱的、可爱的”我们的母亲,她既不曾“动作笨拙、姿势难看”地爱,亦不曾“用力太猛、用情太深”地爱,她只是一个天生失聪且失语的母亲,她只是默默地在那里——难道她不会喊疼,为儿女的就可以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索求无度为所欲为?

隔了一千二百年的时间重新审看,梦得这是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占了晚生一千二百年的优势,当然可以从结果下决断:梦得自己就是芍药。政治上浮浮沉沉,文字上笔耕不辍,都是想要充分展示自己的才华与抱负啊。不然的话,梦得大可以像苏格拉底那样思考一生却不着一字。

是的,放弃做自己,只做那个“们”之瀚海里小小一朵浪花,牡丹花树依旧、花朵次第老以及在绿叶间的若隐若现,便是“真国色”;若坚持做自己,就得有芍药品格,有能力繁艳盛开时候绝不遮拦。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绁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56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