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与君世世为姐妹,更结来生未了因

转载 2018-12-29 11:16:49

我化用苏轼的诗句“与君世世为兄弟,更结来生未了因”来作为此文的题目,是为了写一下刚刚故去的我的中学同班同学张海澜,近日我得知她于本月18号已辞世,心中悲戚感伤,一种莫名的凄楚和难解的亲缘弥漫在我的周边.......

​中学入学后的张海澜,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清丽的姑娘,鸭蛋脸白白的,细细的,一双滚着水珠儿的大眼睛,不说话也露着笑意,一说话眼睫毛闪闪,透出明亮的美好。不知怎的我总觉得跟她很投缘,似乎不交谈也心意相通,但她比我可是沉静多了,平素总是默默地,班里好像没有这个人(估计我们班的男生很多都对她没有多少印象吧,要不怎么得知她去世的消息后希望能看一张她的照片)。我曾经主动接近她,课下聊天知道了她妈妈是铁路幼儿园的保健医生,平素对她管理很严格,饭前洗手不接触不洁物品这自不待说,就是做饭,她家也是用的蒸馏水,餐具、盥洗用具和衣物都是定期高温消毒的;海澜的父亲是济南铁路局的高级工程师,她告诉我,她爸爸是英国剑桥毕业的,是个很知名的路桥专家,她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比她大很多。海澜说话的时候总是含着笑,明亮的眼睛定定地望着我,让我觉得眼前是一片一片洁白的云彩飘过...... 海澜曾邀请我去了她家一次,家里一尘不染,我见到过她妈妈,一个很是优雅精明的南方女人。

好像从中学第二年海澜开始出问题了,先是体育课免修,之后经常缺课,有时候好几天不来学校。有一天早上,进了校门,在教学楼前我遇到她,发现她胖了不少,走路也有点腿使不上劲儿的样子,我询问后她告诉我,她最近被诊断出是患了一种叫做“运动肌肉营养不良”的病,身体得到的营养不能供给肌肉,先是腿不好,之后慢慢弥漫全身,她说铁路局系统也有几例这样的病,男孩儿居多,一般都活不过18到20岁。我当时听了惊恐万分,她却平静地说:“没啥,就是可惜,北京芭蕾舞学校的人还曾想招我去学习呢。”之后的好几天,我都不能平静,这样一个漂亮的,曾经被芭蕾舞学校看中的女孩儿,怎么会得这样的病呢?想到她告诉我家里做饭都是用蒸馏水,我下学回家还对姐妹们说:看来老古语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是有道理的。

中学三年级到五年级,正值文革初期,乱哄哄中大家毕业了做鸟兽散,似乎没人注意到海澜的情况和去向。八十年代初同学们又互通消息后,我得知张海澜​的状况已经不是很好了,于是85年我大学干部班毕业后的一个夏日,我带着6岁的儿子造访了海澜家。她家里最为明显的是一张硕大的桌子立在中央,所有常用的餐具厨具食品用品都摆在桌上,她指着桌子解释说,走路已经不稳了,这样便可以扶着桌子每天转着,做做饭或者干点必要的家务。我心里在流泪,但看到海澜一脸坦然还带着笑容,也不能表现出悲伤和同情,我只是鼓励她说,“好好的,你已经做得够好的了。”因为我立刻想到她曾经说患这个病的人“一般活不过18-20岁”。

九十年代中期的一个下午,我去看海澜,​她那时已经基本不能下床活动了,一张大床上也是摆的满满当当的,都是随手方便用的东西。床对面的小桌上有个小电视,估计那就是海澜了解外界的桥梁。我俩聊了很多家常,都是她问我的工作、我儿子的学业啥的,我没怎么问她,因为面对这样明显的窘境,我不想让她再细说了。海澜倒还是一副很坦然的样子,说:“我现在正学编织呢,打打毛线或者钩点活儿,有时候朋友来或者街道办事处来人,可以作为小礼品。”她盯着我看了几眼,拿过一个淡蓝色大线孔的毛线坎肩,说:“这个一定适合你!”我接过来,眼睛里涌出了泪水,海澜是个善良有教养的人,她一定是觉得每每人们带了物品来看她而她无以回报,于是用这种方式略表谢意吧。我当时脑中突然涌上纳兰性德的那首《临江仙 寒柳》:“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 ......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海澜的命运就像那株备受无端摧残的寒柳,她本应该是眉弯儿都是恨怨,吹也吹不散,然而我看到那宽阔的前额依旧一片明亮,眉宇间平光,笑容里含着美好和良善。

本世纪初,我们班几个同学相约一起去看海澜,因为她九十几岁高龄​的父亲不久前仙逝,海澜唯一的依靠离去了。海澜还是坐着那张大床上,但显然已经基本不能动弹了。她勉强的笑容中透出一种无奈,对生命的无奈。她指指室内另一个男士说:“这是小李。”来的路上我们已经从张全胜那里得知,海澜的父亲过世后,海澜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多次前来要这所房子,闹了几次了,可是海澜的老父亲生前有遗嘱:房子留给海澜,并且让曾经照顾自己的保姆小李(他来自农村,因患有严重的脉管炎不能干重活所以在医院当护工)和海澜结婚,这样可以继续照顾海澜,海澜去世后他可以继承这所房子。这个安排无疑是老父亲对海澜延伸的爱眷。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小李与海澜的差别不仅仅是年龄上的(海澜比小李大12岁)......海澜眼中的无奈无疑也告诉我们,这不是她的选择,但是她别无选择!

我们中学五年的班主任宋天信老师生前很是关心海澜,经常亲自或者通过同学们给海澜以问候和支持。2008年10月实验中学60年校庆上,张海澜还被同学们用轮椅推上舞台同宋老师会面,成就一段五十年师生不了情的佳话。宋老师去世后,一次我去探望他的遗孀,师母问起海澜,说:“你宋老师就是牵挂着她.....”如今,海澜终于挣脱了生命的无奈,进入了灵魂的安宁和永恒。我默默祈祷:“海澜,今生有缘我们得以同班得以相知,今生又匆匆我没有更多地照顾你。来生吧,来生我们做姐妹,做同学,善了这段缘!”​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691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