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生若如初相见”......“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下)

(2018-12-04 19:42:24)
标签:

实验中学

天堂纪念馆

分类: 我中学五年的同班同学如诗如歌

葛承起遗体告别仪式上,我们同学们鱼贯而入,透过泪眼看他最后一面。在告别厅外我看见了那位后来自称“老云”的女友,她含着眼泪十分委屈地说:“承起病重、住院期间,都是我在那里日夜陪护,而遗体告别时候我却是个外人,没有我的位置…..”我默默地握住她的手,许久说了三个字:“你保重!”我能说什么呢?在物欲横流的时代,“真情”能有啥位置? “女友”、“恋人”、“真爱”,没有那张纸,那个证,你又是啥?我内心也埋怨葛承起:“十来年了,你怎么就这个样子扔下人家老云?”老云真是个忠于情、尽于意的好女人,她不仅在葛承起去世后代他向其高龄老母尽孝,还于第二年4月为葛承起建立了网上“天堂纪念馆”,让我们这些思念他的老同学和老朋友有了一个祭奠、说话的地方。

“人生若如初相见”......“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下)

在这个纪念馆里,有葛承起的生平简介,有他的音容笑貌,更有追忆文章、时空信箱…….很多人来到这里凭吊,留言,写回忆文章。我班同学柳澄悼诗:

小露飞技惊实验1,敢组鸡毛铸硬骨2;高歌长征豪情在3,炼狱潍北英气出。

丝竹小弄多佳律,酒酣常就退蛮书4,惜陷狂饮毁五脏,常使兄弟抛泪珠。

                                                   惜悼挚友葛承起    2011-9-29

柳诗注:

1、实验上学时获200米低栏冠军

2、文革早期组织“鸡毛飞上天”长征队,省内“长征”有王虎、万建成、王子枫、李以观、岳承志、本人。

3、文革早期积极参加长征组歌演出

4、在体育运动技术学院时,以文笔犀利冠整个学院

 

我班同学王荣卫留言:“承起,我来看你了,在那边还好吗?虽然我对你那里的世界一无所知,但我坚信以你的正直、善良、洒脱、磊落的本性能得到所有周围人们的赞誉也肯定会得到上天仙界的眷顾,一定会平静安祥。我现在住在我妈妈家,也就是我们小时候住在一起的军区大院,经常走过你们家住过的地方,更是每每起你。虽然我们现在已是阴阳两隔不能相见,但我相信感情会超越所有的空间,我们对你的思念之情你一定会知道的。以后的未来我们还会在你那个世界里再一起做永远的朋友。”

“人生若如初相见”......“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下) 

(已在病中的葛承起,依然豪气冲云)

 

我更是多次去那里看望葛承起。

2012416日天堂纪念馆刚设立不久,我去那里祭奠,说:“承起: 转眼间,你离开我们已经200多天了,但是我们从13岁到18岁同学五年期间建立起来的手足情、同学谊,日久弥深,割剪不断,即使天上人间,也是心神相通的。不是吗?我仍然感觉得到你的目光,你那诙谐还带点顽皮的笑,就像13岁时初相见!我眼前总是晃动着你身穿白色运动裤参加学校运动会时候在起跑线前蹦跳着热身的样子! 奇怪的很,虽然最后见你时你的虚弱,你的弥离,还有你力图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几个老同学但眼睛始终未能睁开的无助,是我心中永远的痛,但我还是总忆起你的笑容,你的活跃和你的幽默!但愿你在天堂还是那样!你永远是我们的好同学,好兄弟! 清明的风啊,雨啊,都过去了,让我在这里重发参加你的告别仪式当晚我含泪写下的文章,算是深深的祭奠和怀念,希望明年这个时候,我们心与灵的交谈会是快乐的内容!”

同年9月,我再去那里做“周年祭”:“承起老同学,你走了一年多了,你在天堂好吗?虽然我知道那个世界没有硝烟,没有污秽,没有蝇营狗苟,你会很开心,更潇洒,而且你可以俯瞰我们大家,知道我们对你的思念,但我还是希望你没走,那样我们便可以经常看到你,听到你的笑声..... 这里的世界千变万化,我这一年也经历了丈夫罹患癌症的苦楚,老妈妈去世的悲痛,那种痛彻心脾的悲伤一度曾要击毁我。好在我们这些经历了文革“洗礼”的一代,内心已被淬炼,坚强乐观的底蕴让我们不会轻易倒下!想到你在最后的日子里,经历病痛折磨时依然乐观,对生活充满热爱,对生命充满信心,我倍受激励......  虽然天上人间两相隔,但是我们同学间的友谊和情分绵绵,长长。愿你在天堂好好的,看着我们笑......

2013821日是中元节,23日,我去天堂馆说:“前天是中元节,我在澳洲的布里斯班,不能给你烧纸,但是我对着月亮跟你说话了,你一定听得见的!天上人间共明月,月光里我知道你在笑,说:“你这个小莎莎,鬼精灵,怎么跑到澳洲去了?”我留着泪,但我还是要笑出声来,像我们每次老同学聚会那样,大家聊起中学时候的趣事,笑得合不拢嘴.....     你乘鹤西去马上满2年了,感谢你的知心爱人老云总是在这里看望你陪伴你,虽说是天上人间遥相隔,但是我们的友情在记忆中存在着,你永远活在我们老同学老朋友的心中!愿月光带去我对你的问候......

20156月,我去那里,说:“承起老同学:我今天又来到这里,不知是何原因,但是我知道,是你在天堂对我们老同学的牵挂导引了我.....  看到老云一直心心念念的爱和对你老母亲的孝,我眼中含着泪但是嘴角挂着笑......  哲人说:死不是死者的痛,而是生者的苦。我们怀念着你,回想着你,友情浓重地通天!”

20169月,葛承起离去整整5年了,我通过那里的“时空信箱”寄语:“承起你好吗? 九月,因为你的逝去而平添了许多的悲凉和惆怅..... 想我们同学少年,你曾经的风华正茂,诙谐跳跃,我曾经的单纯浪漫,不谙世事,大概是那时我们这个班大多数同学的主流风格。而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往日如烟,人间天上,只有那童真的友情友谊和少年无知无邪的快乐,还妆点着我们晚年的美好。人间,已经不再天真和浪漫,而天堂,也许依旧辉煌和壮丽!愿你的灵魂高扬你曾经的精神,照耀着我们前面的路.......

2017年清明节,我去网上祭奠葛承起,说:“承起,老同学!又是清明,又是思念,我在澳洲遥祝你天堂愉快! 尽管人说天上人间不同时空不能相遇,但是回忆是我们老同学间相遇的桥梁!那些纯真纯粹的岁月,那些天真可爱的笑脸,那些幽默可笑的故事,依然跳荡在我们心间! 感谢你的真爱——老云,建立这块净土让我来访,追忆,祭奠,遥思.......生死间有大智慧!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悟出的已经不少于经历过的。尽管这个物质的世界铜臭遍地,但是青春的美丽友情的美好依然令我心恬淡宁静....

今年1月我得到消息,我们班又有三位同学离世,我心悲戚难抑,春节前再次去到纪念馆,说:“承起,老同学,你在天堂一定含笑遥望吧?我来特意告诉你,咱们班去年又有三位同学仙逝,分别是在美国的石济生,在济南的陈筱柳和罗筱康。也许你们已经在天堂相会了...... 小康是去年年底走的,据说去年8月脑中风后便一直昏迷,1230号终因脏器衰竭而死。我前些日子才得知消息。她曾经是我们的班长,那个曾经在开学第一天给我突出印象的人!小康是我们班逝去的第十三位!岁月无情人却有情,少年相知一生相伴.......

 

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又说,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我不曾阅人那么多,但仅就中学五年同班的五十几位同学,就给了我这许许多多的友情,这起伏跌宕的故事,也让我领悟了这大千人生。“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我突然明白了蒋捷的词“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并非仅仅如一般评论所说,是指时光流逝之快,以樱桃和芭蕉这两种植物的颜色变幻,化抽象的时光为可感的意象而具体渲染出时光的奔驰,我认为,这三句还慨叹了人在大自然中的渺小和无谓!你想呀,人,被流光抛弃了,在人说是件大事吧,大自然却依旧我行我素,该红的红,该绿的绿,丝毫不为所动,不为所改。

于是,我长叹一声,收拾起心情,该干啥干啥去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