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行船
飞行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752
  • 关注人气:6,8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津故事】老天津 有轨电车围城转

(2011-03-12 18:14:34)
标签:

天津

电车

城铁

地铁

杂谈

天津地铁2号线、9号线将于上半年投入试运行,今年9月底3号线也将基本建成,轨道交通累计通车里程将达到130公里。轨道交通可以说是现代城市最先进的交通出行工具,这也可以说是城市进化史中的一种轮回,因为,早在100年以前,天津城区就已经形成了非常完备的轨道交通网络,只不过,那时候的交通工具是有轨电车。

 

历史上的有轨电车,就是相声《卖布头》里说的“摩电车”、“电车道”。19世纪末,八国联军拆除了天津的老城墙,改建成东西南北四条宽阔的马路。比利时商人看中了这四条马路带来的商机,决定在马路上挖槽铺设铁轨,开通电车。1906年,天津第一条有轨电车线路由“比商天津电车电灯公司”投资建设完工,这条线路长达5.16公里,单向运行。这也是中国城市史上第一条轨道交通线路,两年之后,上海开通了有轨电车,再之后,大连、广州、沈阳、北京、南京也相继开通了有轨电车。

 

有轨电车的车厢,除底盘、车轮和车顶上的接线弓之外,几乎全是木制的。车头驾驶室正前方是水平放置的摇把,司机轻轻转动摇把,通过改变电阻的大小来控制电流,进而控制车速,当时的有轨电车,最快时速可达20公里左右。

 

电车开通的前几年,天津有了火车,大家对火车有了了解,但更不理解为嘛不烧煤的电车也能满街乱跑,谁也不敢上车,即使上了,也战战兢兢怕被电着。人们从心底抵制乘坐电车,甚至打出了“好人不坐电车”的标语。电车公司为了让市民接受电车,把价格设定在一般平民都能接受的水平上,又用免费试乘和有奖乘车来吸引乘客,每月开奖一次,乘客用车票上的号码抽奖,中奖后电车公司奖励银元或铜元若干。每逢端午、中秋、春节,电车后面都要挂一列彩车,雇人吹打奏乐,沿街游花车。这么一弄,电车成了满大街跑的活广告,慢慢也被天津人接受。仅过了5年,至1911年,比利时商人在天津电车业的投资就已全部收回。

 

一开始,电车上的座位还分头等、二等,头等座位有绒垫,车厢有地毯、痰盂、电扇;二等座位则是竹藤坐椅。头等座位票价一个铜子儿,二等座位半个铜子儿。随着市民对电车的认同和乘客数量的增多,电车车厢一律改成了普通座位。

 

流传至今的《天津地理买卖杂字》写道:“四马路,安电线,白牌电车围城转。……西南角,广仁堂,电车公司叫卖行。”这些文字,也定格了当时城市街道的场景——从1906年到1947年,经过四十几年的发展,天津的有轨电车共建成7条线路,联通老城、租界、商业区、火车站等繁华地带。跟今天的地铁一样,7条有轨电车线路用不同的颜色区分开来——

 

环行于东南西北四条马路上的是“白牌”电车;从北大关起,经北门、东北角、老铁桥、东浮桥、奥国菜市、东天仙(后为民主剧场)、意奥交界、俄工部局等站,到老龙头火车站的是“红牌”电车;“黄牌”电车从北大关起,经北马路、东马路、东南角、四面钟、劝业场到老海关;从北大关起,同走“黄牌”路线,到劝业场时拐向解放桥,驶达老龙头火车站的是“蓝牌”电车;“绿牌”电车从老西开教堂出发,经滨江道、万国桥(今解放桥),终点仍是老龙头火车站;“花牌”电车从东北角到海关;“紫牌”电车线路铺设得最晚,1947年开通,从金钢桥到天津北站。

 

一位上海收藏家藏有两张“1907年天津有轨电车票”,票上印有20处站点,依次为北门、商会、考工厂、北海楼、东北角、崇仁宫、东门、马棚胡同、东南角、广益大街、荣业大街、县衙门、南门、南门里、西南角、西门、西门北、西北角、福建会馆、县公署。如今看来,这就应该是环城的“白牌”电车所经过的沿途车站,也可以看出当时电车停靠的站点还是非常密集的。

 

1924年出版的《天津指南》专门提到“电车章程”。包括:未停妥以前不准上下车;不准站在台阶上及随便探头;不得任意污秽及损坏物件;衣服不整洁者、酒醉、患瘟疫传染等症之人概不准登车;禁止在车内吐痰;小孩三岁以内抱在怀中;携带零星物件应置于膝上。

 

另外还有:禁止扰乱同车别客之安静,并求帮等事,不能在车厢内唱歌,不允许携带军械器具;巡警上车可以免票,但必须身着警服,一次不得超过四人,必须站立,无座位;司机至转弯错车或行至要路巷口繁盛地区各处应踏铃缓行等。

 

当时坐电车,要用铜板购买车票,“白牌”电车上车起步价是4个铜板,“黄牌”、“蓝牌”、“红牌”等电车是5个铜板。以“白牌”电车为例,从北门上车,在南门下车,绕城半圈儿,要花6个铜板,全程则为12个铜板。电车公司每天收回的票款总额达70多万个铜板,这个数据占全市流通量的一半。电车公司甚至操控了天津的金融市场,大洋换铜元的比率就是由电车公司来额定的。

 

有轨电车带来了天津城市的繁华。民国以后,连接租界与老城区的电车系统形成了网络,城市商业投资大量向电车经过的路线转移。其中,“黄牌”、“蓝牌”电车道成为大小商号的主要聚集区。

 

1947年之后,海河老铁桥因为年久失修,电车不能上桥,“红牌”电车被迫分成两段运行,后来,从老铁桥到建国道东口的那一段有轨电车又被拆除。

 

60年代中国石油实现自给自足后,天津市就公共交通的发展制定了“淘汰有轨、维持无轨、大力发展公共汽车”的战略,从那之后,有轨电车日渐萎缩。天津作家肖克凡曾经在一篇散文中写到过自己童年时代对电车的记忆:“童年的记忆里,处处与电车有关。那时候我坐的那趟去老西开教堂的电车是不过桥的。桥前不远处就是电车的终点站。每次都是祖母牵着我的小手儿,挺着身子从电车上走下来。祖母不让我过桥。我就独自站在桥头,等她。”这也是生于五六十年代的天津人对于有轨电车的最后的印象。

 

1972年1月21日,“白牌”、“紫牌”电车由北马路至西马路段停运,铁轨拆除。到1972年年底,天津市所有的有轨电车全部停运。有轨电车自此也退出了市民的日常生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