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chen_yue_jin
chen_yue_ji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9,221
  • 关注人气:7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师部报到(第二十二章)

(2019-10-18 10:31:08)
标签:

回忆录

分类: 原创作品
师部报到(第二十二章)


(第 章)

 

 

晨月

 

 

张副政委参加过我们七班学习“硬骨头六连”讨论会后,起身准备回太原四师师部。我们全班战士跟出帐篷,给张副政委送行,这时才发现连部门口停了一辆绿色的北京越野吉普,司机同志已经发动着了越野吉普车,连部门口徐指导员和两位随行的同志已在车旁等候,一位同志打开越野吉普后车厢的车门,张副政委登上了吉普,这位同志关好车门,从车后绕到副驾驶室门前,打开门钻了进去,另一位随行的同志坐在副驾驶室后面,张副政委打开车窗,挥手向送行的徐指导员和指战员们告别,司机按了两下喇叭,一踩油门,吉普车驶出了连队……

过了不到一个星期,一天上午,我突然接到上级通知,要求我到师部宣传科报到。军令如山,说走就走,我整理好行装,先到连队事务处开具伙食转移手续,然后跟全班战友和连首长道别。临行前徐指导员握着我的手吩咐道:“小陈,机关跟我们基层连队不一样,要少说话,多做事,好好干”。话语不多,句句珍重,就像是送别自己的小弟弟一样,语重心长,充满爱意。我默默地记住了徐指导员的吩咐,从心底里感激徐指导员,是他给了我很多关爱,很多支持与帮助。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好好干,不辜负徐指导员和兄弟们的希望。说来也巧,正好有辆吉普要返回太原市铁四师师部,车上还有空位,我就搭乘吉普车前往铁道兵四师师部宣传科报到。

吉普驶出连队,一路下坡,驶入山下的太(太原)兰(上兰村)公路,沿着汾河右岸的公路,风驰电掣一般向南飞奔。车上连司机在内一共四个人,其中一位首长(穿四个兜棉军装)好像见过面,又好像没见过面,心里有一点含糊。另一位和我年龄相当,也是一名战士。一路上车里的四个人谁也没说话,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也可能是相互都不熟悉的缘故吧。吉普车行进了半个小时,就拐进了铁四师师部大院,吉普车直接停到了师部宣传科的门前。首长说:“小张、小陈,到了,下车吧”这时我忽然想起,这位首长原来是跟张副政委到我们七班参加学习“硬骨头六连”讨论会的干事(到七班一晃又到别的班排去了),而另一位战士自己介绍姓张,叫张国选,十八团基层连队抽调的,他老家是河南滑县的,在我老家封丘县的北边,我们还是邻居县。他也是到师部宣传科报到的。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他乡遇故知,不仅有缘而且也是人生一大喜事。我和小张站在宣传科棉门帘外高喊:“报告”!

屋里面回音“请进”。

与我们一同回到师部的干部掀开了棉门帘,我们两个跟着干部同志走进了宣传科。

我发现宣传科办公室就像一个会议室,有四张三抽桌对着屁股合并一起,算是会议室工作平台。

同车回来的干部同志冲着一位年长的、瘦高个子的领导说:“廖科长,借调的战士我给您带来了”

廖科长说:“谢谢肖干事”。

肖干事很客气地说:“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还有什么指示”?

廖科长:“让你费心了”。

肖干事:“如果没有别的吩咐,我先回政治部了”。

“好的”廖科长回应肖干事。

肖干事掀开棉门帘走了。这时,我发现办公室还有几位领导(都是穿四个兜军装的干部)坐在会议桌前,廖科长转而面对我们两个:“请坐下”。我和我的老乡坐在了门后西侧靠前墙的一张连椅上,廖科长摆摆手示意我们坐到会议桌前,我们两个起身又坐到了会议桌前。廖科长问我们两个:“谁是陈跃进同志”?

我举起右手从坐椅上站起:“我叫陈跃进”。

“坐下,‘红专机械连’来的”廖科长好像已对我有所了解。廖科长又面朝张国选:“你就是张国选了,十八团来的”。看来廖科长对我和小张早有了解。然后,他直接跟一个个子不高,身材消瘦,而且还带了一副深度近视眼镜的领导说:“田干事,小陈、小张就交个你了,你先带领他们住下,回来再研究如何搞好宣传报道的事”。

“好吧”田干事回答廖科长。

随后,田干事面对着我和小张说:“你们两个跟我来”

田干事右手拎着我的背包走出宣传科,我和小张向廖科长说:“我们去了”,

廖科长挥挥手示意我们跟田干事走。田干事领着我们走出宣传科向右拐,再向左拐,来到了我们四师招待所,在一楼的招待所接待室,一名管理员同志递给我一本登记册,我先填写了一下自己的基本情况,然后又将登记册递给小张,他也填写了基本情况。登记过后小张将登记册还给了管理员,管理员看了一下登记,从值班室三抽桌子抽屉内取出两把钥匙,给我们两个人每人一把房间的钥匙,领着我们上楼。一层、二层、三层,一鼓作气爬到了第五层(这座楼房共六层,没有电梯,上上下下都是靠双腿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走),出了楼道口往左拐再往右拐直到五楼东南角一间客房,管理员同志给我们打开房门说:“你们两个就住这一间”。

我们回答:“好的,谢谢你”

管理员同志说:“不客气”

管理员说过话扭头下楼了。

客房里就剩下田干事、小张和我三个人。环顾一下室内的摆设,简单干净,雪白雪白的墙,雪白雪白的窗帘,雪白雪白的床铺,仿佛走进了银色的世界。室内靠东窗户两边铺了两张床,两张床的中间摆放了一张三抽桌,大窗户下是银白色的一组暖气片,暖气片还冒着热气,忽而忽时地发出:“砰、砰、砰”的声响,是送暖气的声音。现在虽是冬季,但是房间里却是温暖如春。室内门后左侧摆放了一张三抽桌,紧挨着桌子的东面,靠着南山隔墙处摆放了一个银灰色的小橱柜。我们两个将行囊先放在门后的桌子上,我们回到窗前,坐在田干事对面的床上,听他给我们介绍到师部报道组的工作要求,以及用餐的士兵餐厅、军人服务社、作息时间等等。田干事既是我们的老师,又是我们的直接领导,抽调师部报道组的工作由此开始了……

 

 

20191018日原创于深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