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鲤_多多
青鲤_多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232
  • 关注人气:7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却原来是你

(2011-06-13 07:58:41)
标签:

广源

宋体

成德

纳兰容若

江南

文化

分类: 大浪淘沙

却原来是你

                  却原来是你

 

引言:如果,我是生在三百年前的江南女子,我会不会乘一叶扁舟,去京都寻他?哪怕去路艰险,无需言语,无需回眸,无需表白,那些情意绵绵,都写在彼此的词里。只为这人世,总有一个人,他能读懂。

如果,百年以后,我21克的灵魂的重量,会不会去九天之上,寻他?让21克的灵魂和21克的灵魂对话。无需铺垫,无需巧合,无需前缘,我总是认得出他,纳兰容若。

                                                                   

他是真的想给她幸福,无奈她总是看到他眼里那一抹深深的忧郁,就像刻在了他的眼底。无论她用多少的柔情去抚,无论她用多少的爱意去填,无论她多么的想把他拉到岸边来,拉到她的怀里来,都不能。

沈宛明白了,发妻卢氏在他的心里的地位没有人再可以取代。他不是不爱她,而是,她要比她来得早,来得恰当,来得恰好就是他的心上想要的时候。不用比,她已经输了,输给了时间,输给了一个“巧”字。虽然她知道自己不该和一个已经不在人世间的可怜女人去争爱,争宠。她深深地明白,他的发妻卢氏并不因为走得早了而可怜,她拥有了他所有的爱,她拿去了他的爱。

 

十七岁,,那是梦一般美妙的年龄,纳兰成德邂逅了他生命里必然要出现的女子。广源寺的后花园里,在那一群姹紫嫣红,花团锦绣的妙龄女子中,独有一枝娇羞的白腊梅,她不是最美丽的,她也不是最出色的,她甚至没有话语怯怯地站在那一树干枯的梅枝下。但她,那神态,不俗不媚,不是寻常女子可以比拟的,绝世而独立。虽然,那早已过了腊梅开放的季节。最是那一颔首的娇羞,就已经紧紧攥住了成德的心。他仿佛看到了玉人娇羞摘梅花的情景:但得白衣时慰藉,一任浮云苍犬。

只那一瞥,他记住了她。

 

冠礼之后,二十岁的成德有了一个“字”,容若。从此,我们可以叫他容若了。容若已经是成人了,他的婚礼也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中结缔。

晚上并没有看清楚妻子的脸,早起,枕边已是空空,容若轻轻推开雕着蝴蝶和百合花的桃木窗子,初夏清晨凉爽的风轻轻扬在脸上,院子里一个轻巧的红妆女子撞入了容若的视线,万绿丛中,那一点红,好一付丹青水墨画。

许是那突然敞开的木窗的呻吟惊醒了她,那红衣女子飞快地回转头来,眼神和眼神相遇,朱唇轻启,他分明听得真切:却原来是你。那美妙的声音让他的心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想起心里已经回放了千遍百遍的镜头:那枝嵌在心上很多年的雪白的腊梅,她就在自己的身边,这不再是梦。

多情情寄阿谁边,从此,那一弯西风吹不散的眉,是不是该寻到了依托?再不是那天涯惆怅的客。

 

容若很快发现,老天给他送来的礼物是如此美妙,妻子卢氏和他有着相似的秉性:自然,天真,孩子气。他们在童话的世界里做着适宜自己的角色,做着天真的王子和公主。红颜伴读,红袖添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细思量。

被酒莫惊春睡意。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很多年以后,容若都不敢去想,不敢去想那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幸福断送得没有道理,悲伤却来得那样容易。那个凌乱的日子至今让他理不出头绪。

妻子常常偎在他的怀里,幸福地憧憬:我们的小纳兰,我一定要看护着他慢慢长大,看护着他长成一个英俊的大纳兰。我要看着我的纳兰他是怎么长大的。

她的眼神,她的放光的脸颊,她的柔弱的声音,她的轻轻颤栗的身体都被罩在将要做母亲的期待而圣洁的光环里。容若会就这么痴痴地看着她,看着她,直到她的脸颊飞上两朵红云。他们就那么醉了,醉在彼此的目光里。

                          

很多年以后,容若都不敢去想,不敢去想那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幸福断送得太没有道理,悲伤却来得是那样的容易。她躺在那里,分明嘴角还带着笑意,可是,她的眼睛却再也不会睁开了。她走的那么急,都没有来得及和他告别。她本来是要把自己和儿子的手一起放在他的手心里的,她却让他的手再也握不到了她的手,还有儿子的小手……

当时只道是寻常,蓦然回首,那些看似寻常的日子,再也不会回来了,它们都随着她和儿子去了一个叫做“永失所爱”的地方。

 

别人可以读不懂他,但沈宛不可以读不懂。当顾贞观把她带到京城来的时候,她知道,她早就已经是纳兰容若的女人了,她爱他爱到痴狂。随着纳兰诗词的名满天下,这个江南最出众的才女,她的心间已经满满地溢满了他。不需要语言做铺垫,那些个最柔弱的情思,都在彼此的诗词里,疼过他,也疼过她,不止一次。

 

如今,这位“天海风涛之人”就站在了眼前,却是心里面已经结识了很久很久的。他惊讶她的美,竟不带一点人间的烟火味儿。她抬脸望向他的脸,盈盈一笑,她朱唇轻启,一句“却原来是你”让他呆愣了很久很久。那似曾相识的话语,那心疼的感觉,很多年以前,来过。他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别转头去,一任思潮翻滚。

她给他带来的全新的生活和体验是别人没有给过他的,他常常捧着她精致的小脸想要把她装到心里去。他爱她,毋宁质疑。可是沈宛发现,他在爱着她的时候常常不由自主地走神,他常常呆愣愣地把她当成另外一个女人,他的发妻。不管她用多少的爱,都不能抚平。

他常常旁若无人地陷入沉思里去,他分明拉着她的手,却念着发妻的名字。他常常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看着孤单的月亮出神。她给他披上衣衫的时候,他猛然转身的急切和眼睛里升起的希望瞬间破灭的失望。他以为是她。他的叹息深深地剜在她的心上,她知道了什么叫刻骨铭心,那是谁都无法替代的。

 

她想要他整个的心,而他的心在多年以前就给了别人。沈宛知道,她该走了,回到她的江南去等他。尽管,她是那么的爱他,爱到骨髓里去。她想让自己静一静,也想让他静一静,静一静也许更能看清楚彼此以后的路。她在江南等他,等他来接她的那一天。

如果,早知道老天是那么的残酷,不给容若留下太多的时间,沈宛想,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自私地回到江南去的,她会无怨无悔地陪着他,直到永远。

这一回来,竟是永别。

 

人生何如不相识,君老江南我燕北

何如相识不相合,更无别恨横胸臆

留君不住我心苦,横门骊歌泪如雨

沈宛常常坐在长长的回廊之上发呆。江南的梅雨季节真长,缠缠绵绵的如她的心事。芭蕉的叶儿卷了又舒,舒了又卷,那里面究竟漫卷了几多的心事?沈宛总也数不清楚。紫丁香的苦结又挽了几许?这些都还重要吗?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了。她知道她的梦断了,随着他的离去……

他默默地走了,在他躺下的七天里,没有留下一个字,就那么静静地,悄悄地走了。

 

如果,老天能给我些许时日,给我们些许时日,沈宛想,我会拥着他,就这样拥着他,直到永远……

 

  相关文章绝塞生还吴季子

  相关文章:她在梅边 却原来是你

 

 感谢新浪首页“原创基地”栏目推荐阅读

却原来是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午夜惊梦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午夜惊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