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鲤_多多
青鲤_多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8,730
  • 关注人气:7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冬夜,有没有一盏灯为我亮起

(2011-10-31 21:16:37)
标签:

三毛

龙山

四季轮回

紫菊

习惯

文化

分类: 冷月散文

冬夜,有没有一盏灯为我亮起

                   冬夜,有没有一盏灯为我亮起

 

习惯性地抬头望向自家的窗子,一片金黄瞬时笼罩了心,暖暖的,脚下的步子也霎时变得轻盈。

不对,那昏黄的灯影分明是罩在两盆临窗的吊兰的身上,那是邻家窗子里泻出来的灯影。自家窗台上的那两株夏天从云南带回来的叶脉干花,她们分明孤零零地立在窗前,伴着一屋的死寂,了无生气。

每次下晚班,走到拐角处,还没有望到自家的窗子的时候,心里面总要猜测:今夜,有没有一盏灯为我亮起。尽管明白一次次总会失望,但还是要固持地抬头,抬头。明明知道那盏灯一直以来都是我为某人亮起,但还是希望一种惊喜。

 

已经是冬了,风起叶落,有轻飘的黄叶裹挟在风里轻扬在脸颊,不疼,心疼。

今夜,索性就不去黑暗里为某人亮起那盏等待的灯,索性就沿着山路向龙山上走去。记得去年我构思的那篇叫做《菊浓》的小文,就是在这条山路上,在那些紫菊边,在看山老人的小木屋前完成的构思。我想去看看那个看山的老人了,还有他一屋子的菊花,紫色的。他有一个女儿就是用这紫菊来命名的,而在这龙山的后面,也是有一个孩子在雨季的时候失落到山后的蓄水池里,就再也没有回来。我只是把这两个故事写在了一个故事里面。

我的脚步是缓慢的,因为我不需要去为自己做一顿美餐。自从女儿上了晚自习不回来吃饭,丰盛都改在了午饭上,而到了晚间,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我就不再动锅,呵呵,真的是节约了很多,饿了就胡乱地添一口。一口剩馒头,一块咸菜,一碗中午冰冷的粥,一块小零食,它们都可以作为我填充肚子的佐料。有时候我也会为自己斟一杯酒,茫无目的地喝下去。不是馋酒,就是为了寻找那一点点的晕眩。那种热辣辣飘忽忽的感觉,真好。

 

你看那路上,行色匆匆。走路的,骑车的,开车的,拥拥挤挤。他们都朝着自己既定的方向,回家。那家的尽头,是否都有一盏亮着的等在等待?不知道有没有人如我一样,今夜,选择了不回家?

一入了夜,龙山塔上的灯便全部都亮了起来,灯光的辉煌照到了很远很远。而在这个时间段,龙山是寂寞的。夜晚欢娱的人们还没有走出屋子,想是一家人还围坐在餐桌前温享着天伦的乐趣罢。小木屋前的菊花都已经搬进了屋里,老人是极其爱他的紫菊的。是呀,冬了,它们也该被请到屋里享受灯光的安抚了。冬了,已然到了寒风刺骨的时候了。

那塔的台阶上,一对迟暮的老人在这个寒冷的初冬的夜里相依相偎着,就那么偎着,不说话,似乎愈发的显出今夜的落寞。我听到自己的心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眼泪就那么酸酸地下来了。迎着风,让风儿冰冷的小手一点点将眼泪阴干。

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他曾经对我说过: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流浪?

流浪,三毛的“撒哈拉”的梦在我的少女时代就一直是我追寻的梦,三毛的神话般的爱情是我向往的,而三毛在失去了她的荷西后的痛苦的回忆,女人,要怎么来安慰和善待自己才好?

流浪,我记得我清晰地对他说:我愿意。一直以来,我就想做天际的那一朵浮云,想要过我想过的生活。流浪的路上,是不是一直能有一个相伴的人?我无从回答自己。但是我知道我已经将心放逐在那一片浩瀚的沙漠和草原。

今夜,冷吗?真冷。

 

想起初回家乡的时候,我是拒绝家乡的。因为这个叫做家乡的地方没有我的朋友和伙伴,没有我从小就熟悉的环境,什么都没有。那时候,我是孤独的,是恐惧的。我拒绝我不熟悉的这些硬硬塞给我的一切,直到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后才将习惯改成另一种习惯。习惯,习惯原来是可以变成另一种习惯的,习惯了也许就会好了,我这样劝慰自己。可是,习惯了很多年的东西突然都无法抑制地泛上心头,变成了不习惯。是季节使然?还是性格使然?

冬,总会让人在看到希望的同时又看到生命的陨落。四季轮回,总会归结到一个季节的点上,而人的轮回,只是新生命的喜悦吗?

突然有了宿命的感觉,那是在一次单位的体检后。姗姗来迟的检查结果告知有一项需要复查。在一天的等待中想到了生命的脆弱,就如这飘零的冬叶,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死,与我来说不是可怕,很久很久以前,我对某人说过,我设计好了自己将来的死法。他会拍着我的脑壳亲昵地说:小脑瓜成天想的什么。

多年以后,再翻出那些陈旧的履历,我固持地对自己说:不改初衷。

在等待的一天里,我告诉自己,生命若真的短暂,我不会把生命交给医院,我要生活在正常的环境里,我要看到正常的喜怒哀乐,四季轮回。我还有那么多的美妙的诗句没有成型,我不会放开它们独自离开。

我想到了身边的两个人,他们都得了同一种绝症。一个从进了医院就再也没有出来。他每天经历的都是死亡,看到的都是死亡,聆听的都是死亡,他把自己本应该更长远的生命在几个月间就预支给了死亡。而另一个在最初的治疗后离开医院,正常地生活在平常的环境里。如今,他居然能每月挣到给自己治病的钱,创造了一个奇迹。

本应该是同一种命运,因为走了两条不一样的路,生命才得以延续。

 

换一种环境是不是能让心活起来,那也是因人而异吧。我问过一个朋友,如今你独自一人过着苦行僧一般的日子,你对你放弃的前程,你对你做过的事情后悔吗?他说:我从不后悔。敢这样说话的人我很佩服,虽然有舍有得,一旦真正要去舍弃和得到的时候,真正要面对的时候,是很难坦然的。没有谁愿意将正常的生活弄得乱糟糟的,打乱了重新来过。人又有多少机会可以重新来过?

等待结果,就像等待判决。一直就以为身体是最棒的,与疾病无缘,而近来身体某个部位的持续的隐隐作痛在告诉自己身体的超负荷运动是不是濒临“亚健康”的状态?长久的坐立让颈椎和腰椎已经不堪重负。

等待结果,当一切正常的化验单摆在面前的时候,心居然是淡淡的。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体力不能和年轻相比较。

今夜,冷吗?真冷。

 

怀念被窝里的温暖了,怀念那种肌肤和棉被的相亲,怀念被窝里那些暖暖的文字构造的意境。有多少成型和不成形的底稿都是诞生在那些暖暖的包裹里的?那些不眠的夜幕里的?谁能帮我数得清楚文字饱含的涵意。

回家,啃一包女儿的干脆面,为自己斟一杯浊酒。尽管还是要自己亲手开启的那一屋的浑黄,我对自己说:文字,终将是我一生的伴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炸扁豆盒
后一篇:琉璃核桃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炸扁豆盒
    后一篇 >琉璃核桃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