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鲤_多多
青鲤_多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232
  • 关注人气:7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珠江旧影(我的童年组稿)

(2009-12-09 07:05:40)
标签:

甘蔗

盖头

小庙

叔叔

阿秀

麦地

文化

分类: 冷月散文

珠江旧影(我的童年组稿) 

             

           旧 影           

                         

炮台公

 

小巷的最深处,有一座小庙,两扇黑漆漆的大门,大门的两側蹲着两只威武的石狮。大门的正中,是一棵千年的古榕树,树须深深扎入泥土,枝叶疯了一般蔓延着,象一把“摩天大伞”。

跨过高高的门槛,立时,一种檀香的味道弥漫开来。门侧威武的门神,象洞察人的内心,随时都会把人捉了去。再往里去,屋的正中端坐着一尊神像,那就是“炮台公”了。

每天,总有人带着美好的心愿和殷殷的祝福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小庙便也四季香雾缭绕,经久不衰。逢年过节,小巷的人们必会请来唱“大戏”的,在庙前搭上戏台唱上三天三夜热闹一番。

小庙寄托了无数人祈求平安,风调雨顺的希冀和渴盼。在破“四旧”的那一年,小庙被砸了个稀烂。夜里,一场忽如其来的暴风雨袭击了小巷,海水汹涌咆哮着淹没了许多房屋良田,不知是人怒还是天怒?

 

惠安女

 

惠安女以她的勤劳、吃苦在历史上闻名。惠安年轻力壮的男子在外谋生。侍奉老人、哺育儿女,田间地头,家里家外一切的重担都落在女人肩上。尖尖的宽沿斗笠,蜡染的土布短上衣,宽宽的粗布水桶裤,沉重的担子压弯了腰,这就是惠安女最真实的写照。

阿秀老师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惠安女子。江南的山水将她出落得灵秀可人。两根乌黑的长辫在背上来回跳跃着,象山林中欢快的小鹿。

十七八岁的阿秀做了我们的代课老师。不知是缘于她的美丽还是她字字珠矶的生动教学,我们就那样毫无理由地喜爱上了美丽的阿秀老师。

十七八岁,少女情窦初开的季节,我们知道阿秀老师喜欢上驻地附近的一员海军。迫于家庭的压力,阿秀老师常常沉浸在浓浓的忧郁里。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阿秀老师独在海岸边徘徊的身子吸引了我,走上前去紧紧牵住她冰凉的手。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如果不是一双无知的小手牵住了一双无助的大手,也许阿秀老师早已跃入碧蓝的大海。

所有的阻力没有抵挡住阿秀老师前行的脚步。在一个鸟语花香的季节里,阿秀老师和她心仪的男子走了。是去了山东,山西还是更遥远的地方我不得而知。不知追随幸福而去的阿秀老师你现在可好?

 

海的女儿

 

五年级的时候,插班转来一位渔家女儿阿芳。红彤彤的脸膛、头顶一窝乱哄哄的茅草黑粗布的衣裤,赤着脚丫,象个小子土得掉渣。特别是那一身永远也褪不去的难闻的海醒味弥漫了整个教室。我们这一群自以为是的骄傲的“白天鹅”从不挨近她的身边,但她期末优秀的成绩却令我刮目相看。

阿芳的一家以捕鱼为生。一艘不大的敞蓬木船白天黑夜,在海浪的轻摇慢曳下苦渡光阴。有几天不见阿芳了,牵挂着她的我们怎能料到和父母一起出海打鱼的阿芳一家遇上了一场忽如其来的暴风雨。雷雨交加的大海掀起万丈高浪,小木船被无情地抛来又抛去,最终被大海无情地吞噬。

我想,阿芳不是去了,而是有了她心仪的王子,去做了海的女儿。

                        

 

送葬

 

送葬的队伍摇摇摆摆越走越近,在队伍的最前面,我分明看到阿勇和他的母亲。头上披着麻席,一身雪白的粗麻布丧服。一路响天震地的哀乐。

痛不欲生最是阿勇和他的母亲。

阿勇是我的同学,我伤心他小小年龄在成长的路上便失去了父爱的呵护。可是阿勇的父亲却是一位真正的英雄。在1979年那场自卫还击战中,为抢占某高地阿勇的父亲倒在了山下,鲜血染红了半边山谷。

吹吹打打送葬的队伍渐行渐远,哀乐的声音穿透空气、穿透竹林、穿透房屋飘荡得很远很远分却毫不差地指引着我追随的脚步。

在这空旷的野外,又将垒起一坐新坟,知心的人儿被隔在阴阳两世永不谋面,只有灵魂与灵魂的碰撞与交流。

                        

甘蔗林

 

某一日携女儿走在北方暖阳秋日的街头,女儿忽然发现新大陆般高叫着“妈妈,看,卖金箍棒的”。

循声望去,不禁哑然失笑。女儿哟,那哪是什么孙悟空大闹天宫的“金箍棒”呀,那不是长长的甘蔗吗?女儿怎能知道,在甘蔗堆里泡大的她的妈妈与甘蔗有着不解的情缘。

北方街头罕见的甘蔗与南方遍地的甘蔗林相比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抢在甘蔗收割的季节,我们常常光顾那一片诱人的甘蔗地,提前打掉心底蛰伏了一季的馋虫。那种甜入心肺的感觉,你有过吗?于是书包里,所有衣服的口袋里都装满了我们的“战利品”。任看地的老俵喊破嗓门、威逼利诱也不出来。这一望无际的天然南国“青纱帐”是我们藏身的最好去处。任长长的甘蔗叶片刀一样割在脸上、身上;任甘蔗皮上的浮灰将小脸染成“大花猫”。

童年在无知的憧憬中、在甘蔗蜜一样沁入心脾的汁液中快乐地长大。

 

 

回家

 

邻家年届70岁的老太每年入秋后总是恹恹的病上几日。住院、输液,将一年的人力财力耗费贻尽,开春后身板才慢慢硬朗。进入夏季,已能拄着拐杖、拎着马扎坐在树荫里乘凉。注目往来的行人间或打声招呼,说上几句不着边际无关痛痒的话。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骨瘦如柴的老人就这样以她对生命顽强的“临界状态”昭示着她的存在。这使我想起童年时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沉甸以及对它的无可奈何及无法抗拒。

那时候,小谢叔叔就是那样一个“阳光男孩”。当我们围坐在他身边央求他讲个故事时,他总会亮出他那套老掉牙的“本领”。“墨水煮稀饭”,你们能猜出它的地名吗?我们这一大群孩子会装出一副苦思暝想的样子,然后异口同声地大声回答“蓝粥——兰州”。“夏天穿棉袄”又是什么?“捂汗——武汉”。而那时小谢叔叔让我们猜的最多的就是“甘蔗堆成山——唐[]山”。

 

1976年那个流火的7月,小谢叔叔和父亲一样盼来了他参军后第一次“探亲”的机会。兴高采烈的他和我们全家兴奋的在火车站告别。满脸激动、满眼神采飞扬的他踏上了回家的路途——唐山。那个令叔叔魂牵梦绕的家乡正翘首盼望着他的归来。

19767月,令举世震惊的唐山大地震顷刻间使这座美丽的城市化为废墟、成千上万的家庭不复存在。远在山东老家的我们也同样感受到那地动山摇的一刻。数月后归来的小谢叔叔失去了他的双腿、失去了他所有的亲人。

生命以它的残忍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那种对生命的切肤之痛不带一丁点修饰地刻进我幼小的心灵。

也许,生命就是这样以它的偶然和必然同时存在。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无法预知的未来世界。但生命总以它的顽强一茬接着一茬、循环往复永不停息。

 

 

小周叔叔

 

小周是父亲的通讯兵,参军那年,也就十八、九岁。

小周是河南人,圆圆的脸,大眼睛,个不高。记得头一次去我家,随着一声清脆的“报告”声和“扑踏”声,小周满脸通红地撞进了屋。

“报告,我是小周。”原来太紧张的他不小心把门厅的拖把踢倒了。

 

父亲让我们喊他“小周叔叔”。也许是年龄小、未脱稚气的缘故,小周和我们姐弟几个玩得很投机,自然的我们成了朋友。

那时,山东到广东的兵不多,老乡见老乡不易,于是和山东搭界的河南人也算是半个老乡。

小周把我们家当做自己的家,父亲也象对待亲人般关心、爱护他。每到星期天,小周负责采购,聚一屋“老乡”包北方人爱吃的“饺子”。有什么好吃的、玩的,他总是藏着掖着,一有机会就拿给我。记得有一次发了五只鸡蛋大小的苹果,他宝儿似的揣在口袋里欢天喜地地都拿来给了我。

记忆里最是1979年那个如血的夏夜,我们这一群未脱稚气的孩子们围坐在海军大院唯一的一台黑白电视机前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随着一声震天的响,火光冲天、地动山摇。

“地震了,地震了”,有人狂喊着,脚步狂奔着。紧接着红的、黄的、绿的各种颜色的“信号弹”在半空里飞舞、、、、、、大人寻找孩子的声音、孩子呼唤大人的声音,伴着杂乱无章的脚步声……

 

后来我才知道,停靠在我们驻地三号码头的一膄导弹驱逐舰在那个惨烈的夜里不明原因地爆炸了,火光映红了半个海面。

那天晚上,船上的人没有一个生还,一百多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瞬间消逝。那个晚上,二十岁的小周也匆匆地去了,一个年轻有活力的生命就这样消逝在他的花样年华。

那年的夏天,海岸上每天都会停着一辆“收尸车”。那些打捞上来的尸体没有完整的。或者是一支手、或者是一条腿、或是是一颗泡大了的变形的人头。我不知道哪一颗是小周的,但我想那里边一定有我的小周叔叔。

那年的海水特别的咸、特别的苦、特别的涩,海风裹挟着血腥飘荡在沉闷的空气里。

那年的夏天,在海水里泡大的我们这群海娃子谁也不敢下海去洗海澡。

 

 

 掀起你的盖头来

 

“掀起你的盖头来,让我看看你的眼,你的眼儿明又亮,好象那树梢的弯月亮、、、、、、你的脸儿红又圆,好象那苹果一般样、、、、、、。”你绝不会想到,这首节奏明快、曲调优美的歌曲缘于一个凄美的故事。

据说,一位年轻的小伙,在他二十出头的年龄,父母为他包办下一门亲事。新婚之夜,小伙一怒之下离家出走,漂泊海外四十年。

四十年酸甜苦辣,尝尽人间百味的他想起年轻时的无知与冲动,甚至来不及和新娘见上一面就远走他乡。深深的懊悔促使他日夜兼程回到了家乡、回到了他的新娘身边。而他的“新娘”依然穿着大红的棉袄、披着大红的盖头坐在床边等待着他的归来。欣喜的他用颤抖的双手掀开红盖头的一刹那间他呆住了:盖头下他的新娘早已变成一架骷髅、、、、、、

不知这个故事带给你的是淡淡的哀愁、深深的遗憾、还是无限的感伤?

也许,人在年轻的时候,往往会犯下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也许,谈不上是什么“错误”,而是一种对现实生活的不满、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因为年轻,才有勇气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在荆棘密布、无法预知的道路上,没有智者的牵引与指点,所有的年幼无知与道路的曲折漫长不成正比。也有欣喜与无奈、也有辛酸与苦楚。也许,你成功了,用另一个人一生的幸福奠定了你的辉煌;也许你失败了,蓦然回首,岁月已无法再回头。

当命运这层神秘的面纱被层层撩起的时候,才知道错过的实在太多太多。

 

我们常常用“拾麦穗”这个简单的道理形容一个人对生活的态度:有一垄茂盛的麦地,从麦地的这一头走到麦地的那一头,记住,你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你能选一颗最大最饱满的麦穗吗?

也许在选择的过程中,你毫不犹豫地摘取了一颗你认为最大最好的;也许从麦地的这头走到麦地的那一头,眼花缭乱的你不停地选择又抛弃、抛弃又选择,最终你再没有选择的机会,你只好摘走了最小最瘪的那颗。

谁能解读命运这块“红盖头”下隐藏的种种诱惑;谁不向往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幸福与美满。生活就是生活,不需要刻意去粉饰,也无须用理想去幻化。只要有一颗真诚的平常心,执子之手,相携到老足矣。

 

 

许多许多年过去了,许许多多的往事幻影般浮现脑海、涌上心头。有时竟疑为梦境,或者是梦与现实的合二为一。但是,在这世上,我想,总有一个人,他会在耐心地解读、细心地聆听。

 

感谢新浪首页新闻中心推荐

珠江旧影(我的童年组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