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鲤_多多
青鲤_多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6,753
  • 关注人气:7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江春水向东流(李煜和他的女人)

(2009-12-31 06:57:34)
标签:

周后

薇儿

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煜

南唐

文化

分类: 大浪淘沙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煜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也许,我本就不该生在这帝王之家,祖宗传下来的江山竟在我的手中毁于一旦。
    哥哥弘翼为人果断刚毅,权力欲极强,让我自小不敢染指政治,混迹于后宫脂粉堆中。哥哥看我的眼神象一把刀子割在我的心上,都说我天生一目“重瞳”,是帝王之相。而我更喜欢诗词歌赋、绘画、音律,我似乎只为这仙风道骨而生,把自己融化在自然的音律之中。
    然而,历史总是喜欢开玩笑。尽管我并无鹤立群雄当皇帝的心思;尽管父皇曾经许诺“兄终弟及”把帝位传给叔父景遂;尽管哥哥弘翼为争皇位担心父亲尊照誓言将皇位传给叔父而将叔父景遂给杀害。机关算尽,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哥哥李弘翼居然在害死叔父之后没几月也相随而去。
  
    历史就是这样将潜心于诗词的我推上了风口浪尖,将后唐这个烂摊子丢给了我。尽管我也很想做好一国的君主:减轻赋税,放宽刑罚,爱戴百姓。但我的优柔寡断,妇人之心注定我不是治国的材料:听信谗言,错杀无辜,陷害忠良,不辩忠奸,任贼人横行,家国陷落。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对宋称臣纳贡,将自己降为“江南国主”,并不能扑灭宋太祖的野心,并不能换来一世的安逸。回天无力,只能沉溺于酒色歌舞,麻醉自己。宋兵已是兵临城下,为了南唐的百姓,为了避免杀戮,我毅然“肉袒出降”,被俘往汴京,封“违命侯”。
   违命侯,一个耻辱的称呼就这样钉在了历史的十字架上,它象山一样压在我的心上不能喘息。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梦悠悠,恨悠悠,一切仿佛如梦中,梦醒太匆匆。如果,我仅只是生于一个江南富庶人家,和爱妻举岸齐眉,寄情于山水之间,对才华横溢,工书善画,能诗擅词,通音晓律的我来说,并不失为一件好事,世事弄人,我偏生在这帝王之家,便注定了我短暂一生的命运。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滴滴血,声声泪,今日阶下囚,悔不当初。虽然我只想做那“万顷波中得自由”的鱼儿。虽然我只想过“一壶酒,一竿纶;话满渚,酒满瓯”的简单生活。但历史就是历史,谁都无法改写。
   
    “帘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难道我只能效仿阿斗,乐不思蜀?阿斗无心无肝,我却有自己的苦痛。我也感受着苦、感受着痛、感受着屈辱,可我又能怎么样呢?只能沉湎于声色,于温香软玉间寻求精神慰藉。我虽没有治国之才,但我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情感世界。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别样的滋味,别样的滋味。一首首泣血之歌在笔下宣泄,唯有此,我还能以什么颜面去面对祖宗?面对我曾经的大好河山?面对我的父老乡亲?面对我心爱的人?
    江南江北旧家乡,三十年来梦一场。
    吴苑宫闱今冷落,广陵台殿已荒凉。
    云笼远岫愁千片,雨打归舟泪万行。
    兄弟四人三百口,不堪闲坐细思量。
   
    趙光义将哥哥宋太祖毒死后自己继位為宋太宗。太宗每每冒犯和我同甘共苦的薇儿,我不敢去看薇儿幽怨的眼,撕裂的心,绝望的哭泣。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薇儿是为了我能够苟延残喘鄙猥地活在世上,曾经贵为皇后的她忍受了多大的屈辱。我的薇儿,身为堂堂六尺男,如今,我以何来保护我的爱妻?我,有何颜面,枉为人夫。
    “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
    屈辱的生活,亡国的深痛,往事的追忆,只能日日泪洗面,夜夜枉思念,憔悴人面瘦。
   
    又是一年七月七日,乞巧节,我的生日。回忆在江南的时节,群臣祝贺,赐酒赐宴,歌舞欢饮。现在孤零零的夫妻二人,凄凉无比,触景伤情,填就一阕《忆江南》: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记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填完之后,胸中的悲愤,还未发泄尽净,再填一阕《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两阕词传到太宗眼里,竟成了我的绝命词。一杯毒酒,告别了我短暂的42年坎坷路。
    罢罢,尘世也还只有我的薇儿还是我的爱恋,蔷儿已在召唤着我去了,窅娘为了我,已然纵身飞下六尺莲台,成就凤凰涅磐。我走后,我的薇儿她也必会随我而去,决不会苟留人世。
   薇儿,我且先去等你,你慢来……
   
  
附注:李煜(937-978),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钟隐,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史称南唐后主,徐州人,在位十五年。他即位后,尊崇宋朝,贪图享受,以求苟安。宋太祖开宝八年(975)年,宋军攻破金陵(今南京),他出降,被俘至汴京(今开封),封违命侯。据说他因生日七夕于寓所中作诗: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被宋太宗用牵机药毒死。他在南唐前期的词反映宫廷享受生活,风格柔靡。国亡后的词反映亡国之痛,题材扩大,意境真挚,富有感染力,在唐末五代中具有极高的成就。
   王国维认为:“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己之词,骨秀也;李重光之词,神秀也”。清代著名词学评论家周济在《介存斋论词杂著》中所道:“毛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飞卿,严妆也;端己,淡妆也;后主,则粗服乱头矣。”
  
  
    李煜与大周后
    李煜:红盖头下的,是我的新娘吗,父皇为我选中的这个“太子妃”据说生得明眸皓齿,极为秀美,通诗书,善歌舞,精通音律,弹得一手好琵琶。而且,知书达理,性情温良。不管她是不是九天仙女飘落凡间,重要的是,她是不是我渴慕的女人?都说,权利富贵易得,而知己难求。我虽贵为太子,太子也是凡尘一俗子。纵观古今,求一红颜知己而知心不得者大有人在。心高气傲,仙风道骨的我比别人更是略胜一筹。
    周蔷: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何况,是皇家;都说,皇门里女子最可怜,一不小心,一生的错,伴君如伴虎。选入皇家,也许,是很多天真女儿凄迷的梦。梦吗:旖旎、诡秘。于我,是兴或者不幸?谁能说得清楚。听说太子生得天庭威仪,一目重瞳,是帝王之相。不管他是不是未来的帝王,他是不是我的另一个他?心似撞鹿,难以平静。红盖头下,我的一生别无选择,上天已然注定。
   
    红盖头滑落的一刹那,你看到了什么?你看到了什么?
    李煜:这就是我的太子妃吗,是吗?只这一眼,就牢牢系住了我风流多情的心,失魂落魄。她,比沉鱼的西施、落雁的王嫱、闭月的貂蝉、羞花的玉环还都生动美丽千百倍。只这一眼呀,就将我心底最柔弱的情愫唤起。
    周蔷:这是我的夫君吗?文雅俊秀,温文尔雅。是我梦里曾经千百回牵过手的他吗,是我梦中的他吗?一切恍如隔世。
    双手相握的一刻,千言万语竟无从说起。
    李煜: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周蔷: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这一年,李煜18岁,周蔷19岁。他们在揭开红盖头的一瞬间一见钟情,先婚后恋,演出了一段缠绵悱恻,如膝似胶的爱情故事。从此后,他们赏花弄月,吟诗填词,轻歌曼舞,浅斟低唱,过着相依相偎,神仙一般快乐逍遥的日子。)
   
    李煜:蔷儿回家省亲,多日未归,窗外风雨打芭蕉,秋夜难眠,索性披衣起得身来,思念蔷儿,挥毫写下《长相思》:
    云一涡,玉一梭,淡淡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颗。夜长人奈何。
    想那蔷儿天真淘气,娇憨可掬,有一天饮了几杯醇酒,略有醉态,竟把那洁白的罗袖也染得斑斑驳驳,与白里透红的小脸交相辉映,更显妩媚秀丽;而顽皮的她,居然轻轻的嚼烂一团红绒线,对着望着她怔忡入迷的我张嘴就是一唾,血红的绒线自她的香唇中啐出,这一媚态刹那间拨动了我的创作灵感,瞬间成就《一斛珠》:
    晚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几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扈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老天赐我蔷儿,六宫粉黛竟在我的眼里失去了颜色,我的蔷儿她不仅仅是花容月貌,还因为她与我有着相同的才情和诗情,相通的心灵和脾性。
   
    蔷儿为我编的舞曲《恨来迟破》和《邀醉舞破》让我如沐春风,让我看到我的蔷儿她不仅仅兰心惠质,她还是一个才情曼妙的女子。《霓裳羽衣曲》自安史之乱后便渐渐失传,到五代十国时只保存残破不全的曲谱。多少宫廷乐人和民间乐人都曾试图修复它均未成功。蔷儿找到残谱,我们共同研究,或去或补,终于恢复了乐谱原貌。又按乐编舞,编成了《霓裳羽衣舞》。这是我们夫妻爱情的见证。
    然天妒红颜,蔷儿竟在公元964年七月七日乞巧夜为我祝寿时多饮了几杯酒受寒病倒了,4岁的儿子仲宣为母亲祷告受了惊吓不幸夭折。蔷儿知道爱子不幸夭亡竟是一病不起,临终前握住我的手,深情切切地说道:“我是幸福的,我自嫁到君家,蒙君恩爱10年。作一个女子的荣耀,也莫过于此了。遗憾的是,子殇身殁,不能再好好报答你了!”
    宣儿在奈何桥上等我,我去了。
    这一年,蔷儿29岁。
    痛失爱子娇妻,我几乎支撑不住了,整日里哭泣,不吃不喝,怔怔忡忡地回忆与蔷儿的恩爱往事。一忽儿哭,一忽儿笑,谁也无法阻止,谁也不能替代我心中的悲痛。几天下来,已是形容枯萎,甚至要靠拐杖才能站直行走。我不让我的蔷儿走,我要她陪着我,直到我知道她再也回不来了,直到我确信她真的离开了我,次年的正月初一才将蔷儿正式下葬。我将她生前心爱的“烧槽琵琶”放进陵墓陪葬,用血泪写了祭文悼念我的蔷儿,署名为“鳏夫煜”,命石工刻在巨大的石碑上,立于蔷儿的陵前。
    “珠碎眼前珍,花雕世外春,未销心里恨,又失掌中身。玉笥犹残药,香奁已染尘。前哀将后感,无泪可沾巾。
    艳质同芳树,浮危道略同。正悲春落实,又苦雨伤丛。秾丽今何在?飘零事已空。沉沉无问处,千载谢东风”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周蔷:为了这盛大的《霓裳羽衣舞》,我几乎倾注了我的全部。七月七日,既是乞巧节,又是重光的生日。重光已经贵为天子。在这样一个夜晚,我要为我的重光献上我一颗爱他的心。
    《霓裳羽衣舞》的成功表演让重光和我沉浸在无比的喜悦中,我们尽兴畅饮,不觉月挂中天,凉风习习。
    “重光,夜深了,天凉了,不要着凉”,我轻轻为他披上衣衫。没想到我却是不胜酒力和凉寒,竟是倒了下来。儿子仲宣为我祈求平安时受了惊吓竟自舍我而去,爱子的夭折让我痛不欲生。在这世上,重光和仲宣是我最爱的人。爱子已然失去,但是,重光,我的心病还来自你呀。
    宣妹妹周薇进宫服侍我,我知道你本是好意。妹妹的才情相貌决不在我之下。你看妹妹的眼神告诉我你不可遏止地喜欢上了她,虽然我知道爱本无罪,但是爱却是不可分享。这也是插在我心上的一把刀,它和离我而去的仲宣是两把双刃剑,狠狠的刺入我的心脏,我知道我已是时日无多,爱不复,纵是灵丹妙药也无回天之力。
   但是重光,还是要感谢你十年来对我的倾情相爱。做为一个女人,帝王之家的女人,蒙君相爱10年,我值了、、、、、、
    在天堂的我一定会原谅你,原谅你的一切,因为爱本无罪……因为爱本无罪……
   
    附注:周后,名蔷,又名娥皇,史称大周后,是南唐开国老臣周宗的长女。大周后生于公元936年卒于965年。是五代十国后期南唐国主李煜的皇后,闻名于天下的绝色美人。
    李煜18岁,奉父皇之旨与南唐开国老臣周宗的长女,19岁的娥皇结为秦晋。虽然是一桩政治婚姻,但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美满的。娥皇有着动人的容貌,一双清澈如水的丹凤眼,皮肤白如凝脂,气质雍容华贵。娥皇还是一位博览群书,能歌善舞,擅长弹奏琵琶的才女。这对典型的才子佳人的结合,堪称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李煜与小周后
    “姐姐,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并无意加害于你”,可是可是,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我知道你是爱我的,虽然,爱本无罪,但命运却在我们姊妹之间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也许,老天早已将你我的命运安排妥帖。
   
   仲宣的不幸夭亡让本就身体柔弱的你更是一病不起,重光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宣我和母亲进宫陪护。在陪护你的日日夜夜里与重光朝夕相处,也许是我的温柔,也许是我的天真,也许是我未脱稚气的少女浪漫情怀让重光看我的眼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由爱怜转为了爱恋。姐姐,看到重光的眼神我真的害怕,因为我们彼此都读懂了对方眼里的爱。我也曾努力地挣扎回避,我也痛苦,但我骗不了自己。难道,我要注定和他纠缠一生吗?
   那一日重光借着微微的醉酒来看我,我却午睡未醒,身着蝉翼般的睡衣躺在绣榻上,那醉人的曲线,浓密、乌黑的秀发倾泄在锦缎上透着迷人的光泽,少女独有的体香一阵阵袭来、、、、、、那一幕惊呆了你也惊醒了我,我们同时看到了彼此眼中燃烧的爱。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你让宫女送来的信在我手里捏出了汗,汗打湿了粉红色的笺纸。去或是不去?去了如何对姐姐交代,不去违背了心爱的男人。最终你填的《菩萨蛮》让我竟是一咬牙把自己豁了出去。
    “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无人语。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潜来珠锁动,恨觉银屏梦。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夜,竟是那样的澄明,与我此刻起伏不安的心相悖而驰。重光已经执定了我的手,心在那一刻突然平静。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那样一个美好夜晚,我把自己的一切交付给了重光,但愿重光此生不会负我。
   
   然,历史的铁蹄并不是我一介女子所能左右。虽然南唐向北宋称臣,希望偏安一隅。但宋太祖赵匡胤一统天下的大志谁也无法阻挡,他虽然也倾慕重光的才华,他虽然知道重光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江南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975年,也就是太祖开宝七年,北宋向南唐发动了全面进攻,兵临城下。重光为了不使金陵成为涂炭之地,按宋兵的要求,率领王公后妃、文武百官在江边码头集结,登上宋船北上来到开封,朝觐赵匡胤,得到了一个带有极大侮辱性的封爵“违命侯”,还要违心叩头谢恩,高呼万岁。为了后唐百姓,他肉袒出降,以换取百姓平安,三千里山河没有保住,但重光终于做了回有骨气的男人。
   
   从一国之君沦为阶下囚,北国的一切在重光的眼里一片萧杀,一片荒凉,一片凄惨。重要的是,巨大的反差给重光带来的是心灵的死寂。能够苟延残喘地卑微地活着,那是因为还有相依为命的我,还有牵挂他的南唐百姓,还有他手中的笔,笔下的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对故国的怀恋,对自己的悔恨在重光的笔下尽情地流露。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江南啊,我梦中的江南,此生可还得相见?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重光他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任由情感宣泄,他对故国的思恋终于让太宗起了杀机,赵光义深知重光才华过人,随着那些动人心弦的诗词流传天下,他心不安,他深深地知道刀可以杀人,笔亦可以杀人。有重光在,南唐故地的人心就不会安稳。
   赵光义那个禽兽不如的卑鄙无耻小人,他多次召我进宫,明为皇后召我切磋女红,实为隐盖他不可告人的兽欲。他无耻的威逼和野蛮的摧残让我无数次想到了死,为了重光笔下永恒的绚丽,我必须忍,我必须活。
   无耻的赵光义竟然将凌辱我的场面让画工画了下来,那是刀呀,深深地刺在我的心上,也刺穿了重光最后一点做为男人的尊严。曾经贵为皇后的我,他心爱的女人,他都无力保护,还要依赖女人卑微地活着,重光他彻夜难眠,几次寻死都被人解救下来。
    尘世于他已无留恋。
     
    978年的乞巧节,七夕之夜,重光四十二岁诞辰。我嘱咐一起来北国陪伴我和重光的亲人们在简陋的庭院中张灯结彩,略备几案,摆上酒食瓜果。月色朦胧,大家的心突然感到无比茫然和凄凉。沦落在异乡受人凌辱到几乎麻木的重光勾起了对往事诸多的不堪回首,回忆以前的歌舞欢娱,回忆在江南时群臣朝贺的场景,现在只剩下孤零零的夫妻和几个忠诚的仆人,愁肠百结,千头万绪一齐倾泻出来。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胸中的悲愤,似乎还未发泄尽净。看着沦落的自己,想起曾经的风花雪月的生活,想起曾经给予自己无限快乐的周娥皇,想起自己成为亡国奴后屈辱的生活,想到因自己而受辱的他的薇儿,想到故国早已物是人非,巨大的失落感使他心力交瘁,无穷无尽的愁恨,就像泛着春潮的大江流水,在他的胸膛里翻滚激荡: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时重光的朋友王廷美前来祝寿,并带来一壶好酒。重光知道,他最后的时刻终于到了,他无限深情的看着我:薇儿,我先去了,奈何桥上,我等你、、、、、、
   重光毅然喝下了毒酒,留下他在人世最后的壮烈,也留下了他在人世最后壮丽的诗篇,流芳千古。
    重光是我人世最后的依托,重光走了,我岂能苟活?
    月光下,重光的睫毛上闪动着晶莹的泪珠,那是牵挂我的泪。陪重光走了整整十四年,走过繁华走过苍凉走过屈辱,重光依然是我生命中永远的男人。我知道你一路上走得很辛苦很心酸,现在终于踏上回家的路了,那里再没有苦痛、、、、、、
    黄泉路上,我不让你寂寞,我不让你孤单,我不让你孤零零地一个人走。
    重光,你慢走,你的薇儿来了,来陪你、、、、、、
   
   
附注:小周后,名薇,南唐开国老臣周宗的次女,其姊周娥皇史称“大周后”.小周后生于950年,死于978年,享年28岁。
    小周后是五代十国后期南唐国主李煜的皇后,闻名于天下的绝色美人,因娘家姓周而称为周后。开宝元年(968),娥皇死后四年,才与李煜正式举行婚礼。李煜死于非命之后,小周后失魂落魄,悲不自胜。于当年自杀身亡,追随李煜而去,一代佳人香消玉殒。
  
  
    李煜与窅娘(yao)
   引言:穿越历史的长卷,红墙绿瓦的唐宋诗篇,踏着战乱的硝烟,我来了,我就是那个叫窅娘的女子。摇曳生姿,步步舞莲,可是步步生泪。深藏在迷人舞姿下的泪水究竟有多长,有多长?
    重光,他知道吗,那舞姿里隐藏了多少泪,多少泪。只为了你多情的目光能在我的身上多一刻流连,从此,历史记住了我,记住了一个叫窅娘的女子,一个为爱裹足为爱舞蹈的女子。  
                 
    我本为江南采莲女,出身寒门。十六岁被选入宫,因生得窈窕,善跳采莲舞,重光看我的眼神是欣赏的。但我知道,我没有周后显赫的门第,周后倾城的相貌,没有周后的才情和诗情,更没有周后铮铮流水般的琵琶仙韵、、、、、、。
    哦,女人该有的一切,周后她都有了。但,这并不能阻止我去爱你。从见到你的那一刻,重光,我就不可遏止地爱上了你。
    你的眼里都是周后,都是你的蔷儿。你看我的眼神只有在我舞着的时候,你的瞳仁才是亮的,我知道,那一刻你是爱我的。只有在我舞着的时候,我才能享受到你的爱意无边。为了那发亮的瞳仁,我要舞;为了那瞳仁里的爱,我要舞、、、、、、
   
    你终于缓缓地来到了我的面前,你终于看到了我,看到了凄迷的灯下那个盛妆女子为爱迷离的眼泪:你真美。
    “你的眼睛好深好深,你就叫窅娘吧。”
   我知道是舞把你牵引到了我的身边,那一刻我发誓此生只为你而舞。
    “窅娘,你的眼睛好深好深,那里面都有什么?我永远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是的,重光,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在想什么,你的眼里满是你的蔷儿,她占据了你心灵的大部分。我知道我的身份,我不想要得太多,我只想要你眼角里的那一抹余光。
    你就是那么轻易地走进了我繁华富丽的舞台,难道,我只是你生命中旋舞的美人,看过了,走开了?但,舞着的时候,你是属于我的,舞着的时候,你只属于我。
    舞蹈吧,舞蹈吧!舞着的时候,肉体的疼痛能够战胜心灵的疼;舞蹈吧,舞蹈吧!舞着的时候,不用掩饰无望的爱和冰凉的泪。
   
    “你的舞,很美,我要为你搭一座金莲台”。
    重光他没有食言,他真的为我搭起了一座六尺的金莲台,我在上面好似莲花凌波,妩媚动人。
    为了回报重光对我的爱,为了舞姿愈加的优美,我用白帛把双足缠了一道又一道。痛的时候,我忍不住低声饮泣,让我的爱随着泪水一起宣泄。这丝丝缕缕的扼印,是我最后的疯狂。为了步步舞莲,为了步步生韵。我这哪是在舞,我是在流血呀,疼痛穿过我的骨头直刺心脏。当看到重光抚着我变形的小脚流泪时,那灼热的泪水早已将我的心熔化,我知足了。
    一弯新月上莲花,妙舞轻盈散绮霞。
   
    北国,随重光开始了屈辱的北国生活。无耻的赵光义将魔爪伸向了他垂涎已久的小周后,今夜,小周后又被召进宫去。月光下我不忍看重光绝望的眼,扭曲的脸。
    “窅娘,拿酒来,酒、、、、、、”
    “哈哈,酒、、、、、、”,酒已经成了重光麻醉解脱自己唯一的寄托。酒醉后写下的诗词更是凄美惊艳。
   今夜,他恸倒在我的怀里:家,没有了;国,没有了;薇儿,没有了、、、、、、
    “重光,你还有我”。
    “窅娘,你去吧,赵光义宣你进宫跳舞,也许,他会对你好的。”             
    “不,重光,我的舞,只为你”。
    “我连薇儿都保护不了,我如何保护你?我连江山都保不住,我如何保护爱情?”重光狠命地捶打着自己。
    我知道,但我的爱只属于你。我知道我无法抚平你心底的伤。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在无边无际的深渊里痛苦地挣扎。痛,也敲击在我的心上呀,重光。
    可是,重光,有一天,你会为我锥心吗?
   
    那一刻起,我就为自己设计好了以后的命运:我的舞,为六尺莲台而生,也要在六尺莲台上结束;我的舞,为重光而摇曳生姿,也要为重光而销声匿迹。
    我要赵光义为我打造了六尺金莲台,我选定七月七日乞巧节为我进宫的日子。那个日子一天天地逼近,那个日子是重光的生日呀。我要在那个特殊的日子里为重光献上我最后的舞蹈。
   
    香腮粉颈,白衣素裹。今夜,我是这金銮殿里艳惊四座的主角儿,是盛世里那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仙子。在这明光粲然浓艳如血的灯下,翩然起舞。
    我飞旋着,倾我一生的所有;我飞舞着,仿若回到了南唐的后宫;我翩跹着,仿佛重光闪光的瞳仁罩住了我,我在重光柔柔的呢喃里化了,化在他泪光点点的多情里。
   我如一朵薄如蝉翼的扬花飞絮,醉了。重光,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香艳的酒,贪婪的眼比不过我决然的舞步,我嗅到了血腥的味道。
   我疯狂地飞旋着,足尖已满是鲜血,但我不觉得痛。我的脸上是灿若莲花的笑,这笑将永恒凝固。
   重光,你看见了吗?如此美艳绝伦的舞,是我倾尽今生的所有,它只为你……
   一口殷红的鲜血喷薄而出,如盛开的莲花点点洒落莲台,染遍我洁白的莲瓣……
   当我飞身跃下六尺莲台的时候,我在飞,重光,为了你,我终于成就了凤凰涅槃。
    重光,你要好好地活着,我去了……
   
    
附注:窅娘,十六岁被选入宫,生得极其窈窕,善跳采莲舞。李煜为其铸六尺金莲台,令其在上舞蹈。为使舞姿优美,窅娘忍受极大痛苦裹足,令足成新月状。据说窅娘是历史上第一个缠足的女子。缠足之风自窅娘始流行。后窅娘随李煜到北国生活,那个爱了李煜一生的女子为了不被凌辱,飞身跃下六尺莲台,成就凤凰涅槃。让我们记住这个为了爱,舞一生的女子。
              
    感谢新浪首页“新闻中心”推荐,“草根大讲坛”推荐,文化每日博文排行第39名

一江春水向东流(李煜和他的女人)一江春水向东流(李煜和他的女人)一江春水向东流(李煜和他的女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迷失平安夜
后一篇:魂断秦淮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迷失平安夜
    后一篇 >魂断秦淮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