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鲤_多多
青鲤_多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6,753
  • 关注人气:7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与小周后)

(2009-04-02 07:20:21)
标签:

流水落花

天上人间

故国

画堂

李煜

南唐

文化

分类: 大浪淘沙

感谢新浪首页草根大讲坛推荐此文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与小周后)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与小周后)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与小周后)

 

“姐姐,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并无意加害于你”,可是可是,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我知道你是爱我的,虽然,爱本无罪,但命运却在我们姊妹之间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也许,老天早已将你我的命运安排妥帖。

 

仲宣的不幸夭亡让本就身体柔弱的你更是一病不起,重光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宣我和母亲进宫陪护。在陪护你的日日夜夜里与重光朝夕相处,也许是我的温柔,也许是我的天真,也许是我未脱稚气的少女浪漫情怀让重光看我的眼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由爱怜转为了爱恋。姐姐,看到重光的眼神我真的害怕,因为我们彼此都读懂了对方眼里的爱。我也曾努力地挣扎回避,我也痛苦,但我骗不了自己。难道,我要注定和他纠缠一生吗?

那一日重光借着微微的醉酒来看我,我却午睡未醒,身着蝉翼般的睡衣躺在绣榻上,那醉人的曲线,浓密、乌黑的秀发铺洒在锦缎上透着迷人的光泽,少女独有的体香一阵阵袭来、、、、、、那一幕惊呆了你也惊醒了我,我们同时看到了彼此眼中燃烧的爱。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你让宫女送来的信在我手里捏出了汗,汗打湿了粉红的笺纸。去或是不去?去了如何对姐姐交代,不去违背了心爱的男人。最终你填的《菩萨蛮》让我竟是一咬牙把自己豁了出去。

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无人语。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  潜来珠锁动,恨觉银屏梦。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夜,竟是那样的澄明,与我此刻的心是那样的不符。重光已经执定了我的手,心在那一刻平静。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那样一个美好夜晚,我把自己的一切交付给了重光,但愿重光此生也不会负我。

 

然,历史的铁蹄并不是我一介女子所能左右。虽然南唐向北宋称臣,希望偏安一隅。但宋太祖赵匡胤一统天下的大志谁也无法阻挡,他虽然也倾慕重光的才华,他虽然知道重光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江南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975年,也就是太祖开宝七年,北宋向南唐发动了全面进攻,兵临城下。重光为了不使金陵成为涂炭之地,按宋兵的要求,率领王公后妃、文武百官在江边码头集结,登上宋船北上来到开封,朝觐赵匡胤,得到了一个带有极大侮辱性的封爵“违命侯”,还要违心叩头谢恩,高呼万岁。为了后唐百姓,他肉袒出降,以换取百姓平安,三千里山河没有保住,但重光终于做了回有骨气的男人。

 

从一国之君沦为阶下囚,北国的一切在重光的眼里一片萧杀,一片荒凉,一片凄惨。重要的是,巨大的反差给重光带来的是心灵的死寂。能够苟延残喘地卑微地活着,那是因为还有相依为命的我,还有牵挂他的南唐的百姓,还有他手中的笔,笔下的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对故国的怀恋,对自己的悔恨在重光的笔下尽情地流露。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江南啊,我梦中的江南,此生可还得相见?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重光他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任由情感宣泄,他对故国的思恋终于让太宗起了杀机,赵光义深知重光才华过人,随着那些动人心弦的诗词流传天下,他心不安,他深深地知道刀可以杀人,笔亦可以杀人。有重光在,南唐故地的人心就不会安稳。

赵光义那个禽兽不如的卑鄙无耻小人,他多次召我进宫,明为皇后召我切磋女红,实为隐盖他不可告人的兽欲。他无耻的威逼和野蛮的摧残让我无数次想到了死,为了重光笔下永恒的绚丽,我必须忍。

无耻的赵光义竟然将凌辱我的场面让画工画了下来,那是刀呀,深深地刺在我的心上,也刺穿了重光最后一点做为男人的尊严。曾经贵为皇后的我,他心爱的女人,他都无力保护,还要依赖女人卑微地活着,重光他彻夜难眠,几次寻死都被人解救下来。尘世于他已无留恋。

   

978年的乞巧节,七夕之夜,重光四十二岁诞辰。我嘱咐一起来北国陪伴我和重光的亲人们在简陋的庭院中张灯结彩,略备几案,摆上酒食瓜果。月色朦胧,大家的心突然感到无比茫然和凄凉。沦落在异乡受人凌辱到几乎麻木的重光勾起了对往事诸多的不堪回首,回忆以前的歌舞欢娯,回忆在江南时群臣朝贺的场景,现在只剩下孤零零的夫妻和几个忠诚的仆人,愁肠百结,千头万绪一齐倾泻出来。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胸中的悲愤,似乎还未发泄尽净。看着沦落的自己,想起曾经的风花雪月的生活,想起曾经给予自己无限快乐的周娥皇,想起自己成为亡国奴后屈辱的生活,想到因自己而受辱的小周后,想到故国早已物是人非,巨大的失落感使他心力交瘁,无穷无尽的愁恨,就像泛着春潮的大江流水,在他的胸膛里翻滚激荡: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时重光的朋友王廷美前来祝寿,并带来一壶好酒。重光知道,他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了,他无限深情的看着我:薇儿,我先去了,奈何桥上,我等你、、、、、、

重光毅然喝下了毒酒,留下他在人世最后的壮烈,也留下了他在人世最后壮丽的诗篇,流芳千古。

重光是我人世最后的依托,重光走了,我岂能苟活?

月光下,重光的睫毛上闪动着晶莹的泪珠,那是牵挂我的泪。陪重光走了整整十四年,走过繁华走过苍凉走过屈辱,重光依然是我生命中永远的男人。我知道你一路上走得很辛苦很心酸,现在踏上回家的路了,那里再没有苦痛、、、、、、

黄泉路上,我不让你寂寞,我不让你孤单,我不让你孤零零地一个人走。

重光,你慢走,你的薇儿来了,来陪你、、、、、、

 

附注:小周后,名薇,南唐开国老臣周宗的次女,其姊周娥皇,史称“大周后”.小周后生于950年,死于978年,享年28岁。

小周后是五代十国后期南唐国主李煜的皇后,闻名于天下的绝色美人,因娘家姓周而称为周后。开宝元年(968),娥皇死后四年,才与李煜正式举行婚礼。李煜死于非命之后,小周后失魂落魄,悲不自胜。于当年自杀身亡,追随李煜而去,一代佳人香消玉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