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鲤_多多
青鲤_多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6,753
  • 关注人气:7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江春水向东流(李煜)

(2009-03-22 08:35:04)
标签:

历史

薇儿

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煜

江南

杂谈

分类: 大浪淘沙

 感谢新浪首页草根大讲坛推荐此文

      一江春水向东流(李煜) 一江春水向东流(李煜)

 

          一江春水向东流(李煜)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也许,我本就不该生在这帝王之家,祖宗传下来的江山竟在我的手中毁于一旦。

哥哥弘翼为人果断刚毅,权力欲极强,让我自小不敢染指政治,混迹于后宫脂粉团中。哥哥看我的眼神象一把刀子割在我的心上,都说我天生一目“重瞳”,是帝王之相。而我更喜欢诗词歌赋、绘画、音律,我似乎只为这仙风道骨而生,把自己融化在自然的音律之中。

然而,历史总是喜欢开天大的玩笑。尽管我并无鹤立群雄当皇帝的心思;尽管父皇曾经许诺“兄终弟及”把帝位传给弟弟景遂;尽管哥哥弘翼为争皇位担心父亲尊照誓言将皇位传给叔父而将叔父景遂给杀害。让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是哥哥李弘翼居然在叔父死了之后没几月也跟着去了。

 

历史就是这样将潜心于诗词的我推上了风口浪尖,将后唐这个烂摊子丢给了我。尽管我也很想做好一国的君主:减轻赋税,放宽刑罚,爱戴百姓。但我的优柔寡断,妇人之心注定我不是治国的材料,错杀无辜,听信谗言,陷害无辜,不辩忠奸,任贼人横行,家国陷落。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对宋称臣纳贡,将自己降为“江南国主”,并不能扑灭宋太祖的野心,并不能换来一世的安逸。回天无力,只能沉溺于酒色歌舞,麻醉自己。宋兵已是兵临城下,为了南唐的百姓,为了避免杀戮,我毅然“肉袒出降”,被俘往汴京,封“违命侯”违命侯,一个耻辱的称呼就这样钉在了历史的十字架上,它象山一样压在我的心上不能喘息。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梦悠悠,恨悠悠,一切仿佛如梦中,梦醒太匆匆。如果,我仅只是生于一个江南富庶人家,和爱妻举岸齐眉,寄情于山水之间,对才华横溢,工书善画,能诗擅词,通音晓律的我来说,并不失为一件好事,世事弄人,我偏生在这帝王之家,便注定了我短暂一生的命运。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滴滴血,声声泪,今日阶下囚,悔不当初。虽然我只想做那“万顷波中得自由”的鱼儿。虽然我只想过“一壶酒,一竿纶;话满渚,酒满瓯”的简单生活。但历史就是历史,谁都无法改写。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难道我只能效仿阿斗,乐不思蜀?阿斗无心无肝,我却有自己的苦痛,我也感受着苦、感受着痛、感受着屈辱,可我又能怎么样呢?只能沉湎于声色,于温香软玉间寻求精神慰藉。我虽没有治国之才,但我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情感世界。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别样的滋味,别样的滋味。一首首泣血之歌在笔下宣泄,唯有此,我还能以什么颜面去面对祖宗?面对我曾经的大好河山,面对我的父老乡亲?面对我心爱的人?

江南江北旧家乡,三十年来梦一场。

吴苑宫闱今冷落,广陵台殿已荒凉。

云笼远岫愁千片,雨打归舟泪万行。

兄弟四人三百口,不堪闲坐细思量。

 

趙光义将哥哥宋太祖毒死后自己继位為宋太宗。太宗每每冒犯和我同甘共苦的薇儿,我不敢去看薇儿幽怨的眼,撕裂的心,绝望的哭泣。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薇儿是为了我能够苟延残喘鄙猥地活在世上,曾经贵为皇后的她忍受了多大的屈辱。我的薇儿,身为堂堂六尺男,如今,我以何来保护我的爱妻?我,有何颜面,枉为人夫。

“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

屈辱的生活,亡国的深痛,往事的追忆,只能日日泪洗面,夜夜枉思念,憔悴人面瘦。

 

又是一年七月七日,乞巧节,我的生日,回忆在江南的时节,群臣祝贺,赐酒赐宴,歌舞欢饮。现在孤零零的夫妻二人,凄凉无比,触景伤情,填就一阕《忆江南》: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记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填完之后,胸中的悲愤,还未发泄尽净,再填一阕《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日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两阕词传到太宗眼里,竟成了我的绝命词。一杯毒酒,告别了我短暂的42年坎坷路。

罢罢,尘世也还只有我的薇儿还是我的爱恋,蔷儿已在召唤着我去了,窅娘为了我,已然纵身飞下六尺莲台,成就凤凰涅磐。我走后,我的薇儿她也必会随我而去,决不会苟留人世。

薇儿,我且先去等你,你慢来、、、、、、

 

附注:李煜(937-978),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钟隐,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史称南唐后主,徐州人,在位十五年。他即位后,尊崇宋朝,贪图享受,以求苟安。宋太祖开宝八年(975)年,宋军攻破金陵(今南京),他出降,被俘至汴京(今开封),封违命侯。据说他在生日七夕于寓所中作诗: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被宋太宗用牵机药毒死。他在南唐前期的词反映宫廷享受生活,风格柔靡。国亡后的词反映亡国之痛,题材扩大,意境真挚,富有感染力,在唐末五代中具有极高的成就。

王国维认为:“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己之词,骨秀也;李重光之词,神秀也”。清代著名词学评论家周济在《介存斋论词杂著》中所道:“毛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飞卿,严妆也;端己,淡妆也;后主,则粗服乱头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