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鲤_多多
青鲤_多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6,753
  • 关注人气:7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二回:烟花三月下扬州(三峡刘星)

(2009-02-06 12:37:06)
标签:

扣子

棋子

棋迷

围棋

刘星

三峡

杂谈

分类: 小说连载

一灯明暗复吴图

   【三峡刘星撰写】

 

“黑扣子,这该死的黑扣子。”当三峡刘星登上船舱之后才发现,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硬是没有一颗扣子,他无奈的摇摇头、叹叹气到,“这年头,改革了,不兴用扣子改成拉链了。”

客官,三峡刘星为什么这么急急忙忙的寻觅扣子,还大有来头也。

他和新浪网络博客上面的棋友、文友枕边书约好此次到江南“香雪海”会面。

网友见面,最怕骗子。而网络茫茫,他们之间莫说见面,就是性别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为了防备上当受骗,他们只好像当年的地下工作者一样有个秘密的接头暗号。由于两人网上深交已久,惺惺惜惺惺,于是用这个奇特的信物见面也是必然也,

三峡刘星默默的记忆当时约定的暗号来。他想:见面了,我拿黑扣子,你拿白扣子。我们对接头暗号,我说奕秋,你说,不是,是木狐。

呵呵呵,到时我们就拥抱还是愣住?想到这里,他不不禁抿嘴一笑。至于扣子到了江南再在买一堆又何难也。

暮色黄昏,江天水阔。高峡平湖之后的川江更是妩媚无边。

在三峡平湖行舟,最好是黄昏十分。当江浦沙洲被夕阳的余晖涂抹西天灿烂的红霞的时候,看江上清风吹送拍拍波浪,而浪花之上紧紧的贴着水面一行白鹤在江面上向着墨色的远山飞去,而船舷边两只鸳鸯旁若无人的嬉戏着。此刻南岸郁郁葱葱的的山麓隐隐约约的传来古刹的钟声;那是张桓侯庙的和尚敲响晚课的钟声……

船舱的广播里面传来三峡少女甜美的声音:旅客们,船上的四楼音乐茶坐,有音乐假面舞会,接下来请欣赏歌曲。

广播里面传来宏亮的男歌独唱《三国演义》片首曲: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夕阳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纷纷走出船舱到四楼去了。他们说说笑笑,很是甜蜜。

三峡刘星颇为妒忌的看着空荡荡的船舱,心里满是失落和无聊。心想不就是假面舞会嘛,转念道,呵呵,闲着也是闲着何不去碰碰运气。于是,他整顿好随身携带的物品之后,特意到洗漱间打扮起来。

没有摩丝、也没有乳胶,他拧开水龙头,用清水整理了头花,脸色在三峡水的滋润下,顿时光彩起来,他满意的甩甩手,整顿好衣裳,打好领带,别号带夹,自信满满的踱向船尾准备登上船舷边的护梯上楼。

不料,他突然站住了,准确的说,他是被一种异样的熟悉的亲切的声音给吸引了。

那是什么声音呢?

原来,紧邻船尾的是女船员的休息舱,而此舱里面居然有个棋迷正在打谱。此刻那个奇妙的声音正是棋子敲打棋坪的声音。好像大珠小珠落玉盘曼妙的声音,这声音很有磁力,一下子就黏住了三峡刘星的心。

三峡刘星探头偷看,只看见一袭乌黑的长发遮挡住了围棋少女的半边脸。

船上遇见棋迷的欣喜比遇见美女的艳遇还要吸引人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三峡棋迷,浪三子也。而浪子最爱美女、更爱会围棋的美女也。

是真棋迷,不会扭捏的,三峡刘星果断的敲开房门到:

“棋友,一灯明灭暗吴图啊!”

女水手抬起头来,先是诧异,然后梦醒,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三峡刘星半刻之后,放下手中的棋谱黯然的说:

“哎……闲敲棋子落灯花也!请坐,请上座。”她绯红着脸,赶紧转身起身让坐、倒起茶来着,三峡刘星看着窈窕的背影,心里花花的……说道:“先生,是真棋迷啊,没有办法上网,只好如此来着。

”他嘿嘿一笑,“你看,我的职业就是这么来着。

“谢谢铁观音。现在的水手幸福啊?比如现在有女水手了。居然还有如此闲心围棋来着。真正是比杜牧还要杜牧啊,天天暗覆吴图。”他调侃到。

“那倒是也!”她逐渐放开了,格格的笑着。

“想当年,三峡桡饶夫子们可是那样的的江水生活啊!”我的话漫无边际,

“这个到不假呢,我的父亲的父亲就是那样的生活……”她的话很甜美,带着浓重的川普(四川普通话)的味道,不过作为三峡人的三峡刘星听起来格外享受,他轻飘飘起来。

“时代不同啦,现在你这样岂不更好?”

“为什么?”

闲敲棋子落灯花,棋艺大涨也。

眼前,围棋棋盘,方正端庄。围棋棋盘是围棋的器具。大凡器具,无论是朴实无华,还是精巧绝伦,它的美感,或缘于材质,或缘于造型,或缘于色彩,更多的是缘于主人对他赋予的情感和寄托。这是遵循于美学的一般规律。围棋棋盘也不例外。眼前的棋盘虽然普通,却是年代久远,仿佛少女轻悠悠的发髻一般油光可鉴,棋盘旁边的围棋棋子,玲珑小巧。他看见棋子心思也上来了,到时,何不偷一枚棋子当扣子岂不快哉也。而四四方方的棋枰旁赫然是价值不菲的“观音王”。

“好茶!”我放下茶杯,拈起一枚棋子,大大方方的摆在右上角。

“朋友,这样不好吧!我们还是先猜先,如何?”话没有说完,她伸出纤纤素手,宛若兰花般,轻轻的用食指和中指拈起那枚刚刚落枰的棋子,像爱惜宝贝似的轻轻的放进生漆棋罐中,棋子清脆的碰击的声音格外让我感动。

居然敢猜先,心想,我先摆上棋子是表示尊重主人而已,你以为我不是高手。三峡刘星定睛看了对手一眼,顿时惊呆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