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鲤_多多
青鲤_多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232
  • 关注人气:7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章回体小说第一回:烟花三月下扬州(冷月清秋著)

(2009-02-05 12:45:10)
标签:

冷月

草儿

腌笃鲜

烟花三月

刘星

扬州

杂谈

分类: 小说连载

章回体小说第一回:烟花三月下扬州(冷月清秋著)

 

   网络传奇故事接龙,期待你的精彩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是一年春回大地,万象更新。听说苏州光福“香雪海”(专植梅花的游览胜地)的红梅白梅已是含苞待放,很想同朋友一起赏梅品茗、弈棋、谈天说地,谈棋谈文谈情,或评论或调侃,携手“香雪海”吟诗作对,纹棋对坐……。 

草长莺飞的江南三月,拂堤杨柳醉了春烟。江南的美景将三月演绎得淋漓尽致。

说不尽的江南:美女婉约的江南,唐宋诗歌意境的江南,烂漫意淫的江南。

想当年隋炀帝带着他的后宫几千佳丽南下扬州看琼花时,扬州就已经是一个很繁华的城市了。炀帝扬州被刺,佳丽们自然也就流落了下来,加上水乡的滋润,女子出落得一个个宛若天仙。

杜牧说“十年一觉扬州梦”,我们似乎随着诗人的笔端做了个旖旎而又空灵的梦。梦中山青水秀,月光如水,晚风习习,又仿佛见到妙龄女子的婀娜身影,依稀听到悦耳的箫声如泣如诉,婉转悠扬、、、、、、

人间天堂的江南美境,你是否也希望来走一遭?网络传奇故事接龙大赛开始了,期待你的精彩。

  

引子枕边书家座上客,三峡水底摸游鱼

 

    枕边书大哥邀刘星去“持螯赏菊”,要“草儿”和“冷月清秋”做陪。枕边书大哥许是老了的缘故,也可能是“草儿”那疙瘩的“朝鲜族辣白菜”白馒头迷了枕边书大哥的心智,竟将请柬匆匆丢在草儿家就去寻觅脂满膏足的“阳澄湖大闸蟹”而忘了告知冷月一声。亏了冷月天性豪爽,不似小家之人。心下揣摩:千万不能辜负了枕边书大哥之托,不请也要自到。

 

   “拙政园”远香堂里已是歌舞丝竹之声不绝于耳,花影浮动。冷月得知刘星已腾云驾雾赴约而去,为不失主人之约,也为了早一点一睹刘星“芳容”(众位看官,悄悄告诉你啊,千万别外传,据说这刘星酷似香港天王巨星刘德华),冷月只好借了孙悟空的跟斗一翻十万八千里急急赶路。兴好这刘星还没有到来,只见门厅上草儿和枕边书大哥已恭候多时。正暗自庆幸,抹一把汗的功夫,刘星爽朗的大笑已响在耳边:多谢各位,某人来晚也。

 

   煮酒论诗,一番尽兴。草儿说:我最小,我来出个对子,抢答。

   湖边,一只正准备栖息的仙鹤似乎被响在空旷的古筝惊醒,从芦苇深处惊身而起,划过半空空留影子而去。草儿不愧为“满洲第一才女”,一句绝对应景而生 寒塘渡鹤影

花影摇曳,一石激起千层浪,好一个冷月清秋,也是略一沉吟:冷月葬花魂冲口而出。

   拍掌声响起,刘星和枕边书异口同声赞道:好诗,绝对,两位美女各饮一杯。

   看官,别看这草儿和冷月是女子,却又是女中豪杰也,不但文章了得,酒量也无人能比,让刘星和枕边书大哥不敢斜视,须眉输给了巾帼。

 

   晚风习习,四人耳边伴着古筝,品着蟹黄美酒,口中吟诗结对,不觉月挂中天。我于千万人中结识的太湖边的墙外行人的梦,我习惯叫她梦妹妹,赶巧来看望她的老大哥枕边书。那也是一位相当有才情的曼妙女子。人未到她银铃般的笑声已越过墙头穿墙而来:我是隔墙掠过你心头的秋千影,你是否听见那嗒嗒的马蹄声看官,这梦妹妹不知哪儿得来的消息,还是骑马飞奔而来的。恐怕看望哥哥是假,一睹“刘德华芳容”是真,真真假假,难以说清也,(看官莫笑,千万别告诉我梦妹妹是我说的,否则,斩立决)。

 

   “我明明是看到冷月姐姐和刘大侠在对饮,怎么这会只看见姐姐,而不见了大侠呢?呵呵!!!”亏得梦妹妹提醒,刚才我们还以为刘星不胜酒力,偷跑去太湖边看风景呢,正和枕边书大哥豪饮在兴头上。这枕边书大哥也是奇人一个,据说扛过枪,下过乡,一十八般武艺样样不在话下,曾列居奇人榜中榜,不可小视也。这会竟思路敏捷,还在念叨着刘星刚做的什么歪诗:桌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
   “找啊找,找啊找!”这梦妹妹似乎不找到刘星誓不罢休,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哈哈!原来大侠喝醉后,掉进蟹壳里,正呼呼大睡呢……小心被蟹王的大螯夹住,那就呜呼喽!!”。原来刘星早已是不胜酒力,把自己喝到了桌子底下,就算是先喝了半斤"醒酒汤"有备而来,哪怕是再让他一斤"醒酒汤",哈哈,也让他走着进来,躺着出去。一定要完成枕边书大哥所托重任,不给大哥丢脸。
 
   列为看官,这说话的功夫,刘星的鼾声早已是如雷而来,呼呼呼......枕边书家的座上客刘星,已做着他的春秋大梦,去三峡的水底摸他的游鱼去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一回:众美两下江南煮酒论诗

                      帅哥纹坪对决各显神威 

                                              (冷月清秋)

 

草长莺飞的江南三月,拂堤杨柳醉了春烟。江南的美景将三月演绎得淋漓尽致。

说不尽的江南:美女婉约的江南,唐宋诗歌意境的江南,烂漫意淫的江南。

想当年隋炀帝带着他的后宫几千佳丽南下扬州看琼花时,扬州就已经是一个很繁华的城市了。炀帝扬州被刺,佳丽们自然也就流落了下来,加上水乡的滋润,女子出落得一个个宛若天仙。

杜牧说“十年一觉扬州梦”,我们似乎随着诗人的笔端做了个旖旎而又空灵的梦。梦中山青水秀,月光如水,晚风习习,又仿佛见到妙龄女子的婀娜身影,依稀听到悦耳的箫声如泣如诉,婉转悠扬、、、、、、

 

话说2008年飘雪纷飞的季节,扬州博友“枕边书”邀“三峡刘星”去“拙政园”远香堂“持螯赏菊”,要东北那疙瘩的“灯芯草儿”,不知道现居广东还是山东的“冷月清秋”去作陪。尽管那“三峡刘星”知道自己不胜酒力,尽管知道有美女作陪,提前喝了半斤“醒酒汤”而来,但还是醉得一塌糊涂。被住在“枕边书”家隔壁“二泉映月”的“梦妹妹”在蟹壳里捉了出来。原来这刘星一杯酒落肚后竟躲到蟹壳里去做他的春秋大梦去了。什么饮酒做诗,什么谈古论今,统统被刘星的“呼呼”搅得七零八落,不能尽兴也。

这刘星酒醒之后痛悔不已,居然说没有看清楚“江南第一美女梦妹妹”的容颜;没有领教“满州第一才女灯芯草儿”的才情;没有领略来自孔孟之乡,礼仪之邦的红颜知己“冷月清秋”的善解人意。非粘着“枕边书”再次相聚,才有了这烟花三月的扬州之约。

“枕边书”抛下的诱饵总是长长的,让人浮想联翩:这一回请你们几位吃“腌笃鲜”(扬州好友“老笔”二十年前在我家吃过,至今念念不忘而写进博文《嗜书郎——“枕边书”印象之三》中)。

 

冷月此行目的有三:

一是:这“腌笃鲜”到底是何物也?它勾起了精通橱艺的“冷月清秋”的万般好奇。“枕边书”又说:书生“老笔”对我夫人烹煮的“腌笃鲜”记忆犹新,赞不绝口。“腌笃鲜”者,将春笋,咸肉(火腿尤佳)和鲜肉一起文火焖烧,其味鲜美而清爽,与“重庆火锅”的麻辣大相径庭,此菜只有在四月桃花盛开的时候才有。届时还有苏州的“松鼠桂鱼”和黄酒“状元红”和“女儿红”……

哈哈,垂涎欲滴也,冷月非要去看看是否和自家祖传的“东坡肉”相媲美。何况居然还有千年的美酒“状元红”和“女儿红”,冷月恨不得插上翅膀立时就飞了过去,为了隐盖谗相,只好告戒自己稳了又稳。

其二,冷月有福,一不小心认了心头的美女“林妹妹”(梦妹妹),才女“灯芯草儿”两个妹妹做干妹妹,和善解人意的“枕边书”做哥哥。冷月日思夜念,不敢忘怀,此来是想和哥哥妹妹们再续前缘。

其三:“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是一年春回大地,万象更新。听说苏州光福“香雪海”(专植梅花的游览胜地)的红梅白梅已是含苞待放,很想同朋友一起赏梅、品茗、弈棋、谈天说地,谈棋谈文谈情,或评论或调侃,携手“香雪海”吟诗作对,纹棋对坐……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岂不快哉!

 

冷月还知道自己的蓝颜知己“三峡刘星”此去的目的。刘星不好意思在大众面前公布。这刘星,花样繁多,不知道去了又要生出什么主意来。为了对哥哥妹妹们负责,在此只好忍痛割爱,不得己提前揭露他,哥哥妹妹们要早做提防为好。

其一:这三峡刘星,本名刘星,男。重庆云阳老城人。他生长在三峡边,写稿在吊脚楼。听古刹钟声,看沙头鸳鸯。他的文章神秘诡异,酷爱围棋,神秘的围棋是他文章永恒的道具。“枕边书”是他的文友加棋友,此次相逢一定要“纹枰对诀”。这刘星棋艺了得,居然口出狂言要“让三子”。

其二:刘星知道“枕边书”爱书如命,有一个叫做“庸斋”的书斋。刘星说他要去“庸斋”中顺手牵羊,效仿鲁迅先生的“窃书不算偷”。他偏要去牵“枕边书”最喜爱的《黄龙士先生棋谱》,大哥可要藏好了。

其三:这是刘星最不可告人的目的:想去岁刘星虽是“雌兔眼迷离”,看错了“枕边书”家书房中的对联,王羲之的真迹:“窗前冷月照清秋,弈棋读书;墙外流星映草儿,种花吹笛”。却是看清了“枕边书”书房中的四个冰雪聪明的女仆,取名“二妞”、“三妞”、“四妞”、“五妞”。其实她们的真实名字叫做:抚琴、司棋、侍书、入画,琴棋书画也,个个玲珑剔透。“枕边书”不要她们做活,只要她们读书,是想将来为她们寻一个好人家。刘星居然想买一个回去效仿薛蟠买香菱那样作———哎,人心难测也!

为了怕记错刘星设计了接头暗号:“黑扣子、白扣子或者是奕秋、木狐”。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流行的接头暗号是“地瓜、土豆”。

网络时代,变化太快、、、、、、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烟花三月下扬州(三峡刘星)

第三回:烟花三月下扬州(墙外行人的梦)

第四回:烟花三月下扬州(枕边书)

第五回:烟花三月下扬州(老笔  枕边书)

第六回:烟花三月下扬州(冷月清秋)

第七回:烟花三月下扬(墙外行人的梦)

第八回:烟花三月下扬州(天下行棋)

第九回:烟花三月下扬州(三峡刘星)

第十回:烟花三月下扬州(李马伯爵)

第十一回:烟花三月下扬州(冷月清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