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鲤_多多
青鲤_多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9,663
  • 关注人气:7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零落成泥碾做尘,只有香如故(陆游和唐婉)

(2008-07-10 09:51:45)
标签:

钗头风

表妹

母命

红酥手

唐婉

香如故

杂谈

分类: 大浪淘沙

零落成泥碾做尘,只有香如故(陆游和唐婉)                  

 

     零落成泥碾做尘,只有香如故

 

驿外断桥边,

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

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

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做尘,

只有香如故。

 

南宋诗人陆游是一个伟大的爱国诗人,字务观,号放翁。他一生以诗文为武器,呼吁国家统一、整顿朝纲、减轻赋税、发奋图强。可惜一直遭受当权派的沮抑和谗毁,不能实现他的政治报负。他的诗歌艺术创作继承了屈原、陶渊明、杜甫、苏轼的优良传统,是我国文化史上一位具有深远影响的卓越诗人。

这首《咏梅》是陆游的代表作之一,另一首与表妹唐婉的咏和之作《钗头风》更是凄婉哀凉、情真意切、如泣如诉、如歌如怨。脍炙人口,千百年来为世人吟咏至今、传诵不衰。

 

陆游和表妹唐婉青梅竹马、情意相投。青春年华的陆游与唐婉都擅长诗词,他们常借诗词倾诉衷肠,花前月下,二人吟诗作对,互相唱和,情投意合。两家父母和亲朋好友也都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于是陆家就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订下了唐家这门亲上加亲的姻缘

成年后,唐婉嫁入陆家

新婚燕尔的陆游留连于温柔乡里无暇顾及功。陆游的母亲唐氏是一位威严而专横跋扈的女性。她一心盼望儿子金榜题名,光宗耀祖而陆游和唐婉这一对小夫妻只顾流连于两人世界,琴瑟相和,让作为母亲的她大为不满,几次以婆婆的身份对唐婉大加训斥,责令她以丈夫的科举前途为重,淡薄儿女情。但陆、唐二人情意缠绵,并没有把母亲的话放在心上。陆母因之对儿媳大为不满完全忘了姑侄亲情,认为唐婉是家的星,把儿子的前程耽误贻尽。强令陆游“休妻”,母命如天,母命就是圣旨,面对态度决的母亲,陆游除了暗自伤心,别无他法。陆游也曾想另筑别院,金屋藏娇,和唐婉再续前缘,但终被精明的陆母发现,有情人终被离散。

 

其实,我以为,在封建礼教下的陆母还是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封建思想侵蚀,唐婉嫁入陆家三年,始终未育有子女,这也是陆母排斥唐婉的主要原因之一。可叹唐婉终究是一介弱女子,与夫君感情再好,也无力主宰自己的命运。凄凄惨惨戚戚,也只有冷冷清清归了娘家。如果站在今人的立场上,陆母倒不失为一位英明的母亲,大刀阔斧将近亲扼杀,我们倒是要为陆母去唱一首赞歌了。

 

为断陆游念想,陆母为陆游娶妻王氏,唐婉也另嫁皇家后裔赵士诚。赵士诚是个宽厚情的读书人,他对曾经遭受情感挫折的唐婉表现出极大的同情与谅解。使唐婉饱受到创伤的心灵渐渐平复,感情开始萌生新的希望。

在一个繁花似锦的春日陆游独自漫步沈园的曲幽小径在林荫深处不期然遇到携夫同游的表妹唐婉,四目相对,千言万语竟无从说起。纵使心有千般牵挂,万般柔情,此时已做她人夫、她人妇的陆游和唐婉,唯有遗恨徒留心间。

此情此境,让一对有情人如何消受得了,陆游如何能够饮尽表妹唐婉悲悲切切亲自斟满的沾满了血泪情意绵绵的“黄滕酒”?如何忍心再看那一截嫩藕般美人的“红酥手”另易他人?挥毫提笔,奋笔疾书,留下千古绝唱《钗头风》: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前三句再现陆唐久别重逢时的情景,心上人虽然美丽依旧,但早已另适他人。美酒虽然芬芳醇香,却饱含着两人的血泪。宜人的春色更衬托出相会的凄苦。恩爱夫妻被无端拆散,欢情苦少,离愁恨多,错、错、错!三字和着血泪,一字更比一字沉重。究竟谁之错呢?自己乎?唐婉乎?陆母乎?命运乎?当初乎?今日乎?将这种呼天无路、欲怨不能的背愤压抑之情发挥得淋漓尽致。虽今日相见,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相思何用?消瘦无益。却又不能不思,不能不为伊人消得人憔悴。

原本是举案齐眉,现如今却咫尺天涯,锦书难托。怎不令人断续哽咽,肝肠寸断,心中愁绪剪不断,理还乱。只能欲说还休,莫、莫、莫!莫再提?莫相思?莫怨恨?劝慰对方?怜悯自己?抑或后悔晚矣?都留与后人去评说。

字字血,声声泪,而又无一语不天成,闻者无不怆然泪下,。

 

第二年春天,唐婉再一次来到沈园,徘徊在曲径回廊之间,忽然瞥见陆游的题词。不由得泪流满面,心潮起伏。想起两人曾经恩爱无比,如今却咫尺犹如天涯,凄凉诉与谁人听,悲从中来,遂和《钗头凤》一首: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犹如一石击起千重浪,唐婉虽遇夫君赵士程惺惺相惜,百般怜爱,无奈一颗心早已千苍百孔心系陆游,曾经沧海,实难为水。更那堪陆游一曲催命词赋,反复吟咏,夜不能寝,三千青丝与泪水终为陆游而尽,不久便郁闷愁怨而死。

陆游陷入了深深的追和痛悔自责之中而沈园成了的伤心断肠之地。每次故地重游,触景生情,感慨万千,总不忘写诗感怀,凭吊唐婉。直至八十五岁高龄,仍由儿孙搀扶前往并留下一首七绝: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此后不久,陆游溘然长逝了,一对有情人终被黄土掩埋。春花秋月,往事如风,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去。只留《钗头凤》永远记录下这一悠悠千古爱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一把小雨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一把小雨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