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栾军的博客
栾军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623
  • 关注人气: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走近艳湖 (新疆摄影纪行之二)

(2007-03-10 19:49:32)
分类: 行摄匆匆

      金黄的沙漠中,火红的树、翠绿的灌木、七彩的花和迎风飘摆的芦苇围绕着一汪碧蓝的湖水…….这几乎是只有在梦中才可以亲睐的景色。

   走近艳湖 <wbr>(新疆摄影纪行之二)

去白沙湖是我力主的结果,虽然安排好的行程中没有这个时间和点位。在奔赴北疆的铁内克提途中,需要在哈巴河县留宿一晚,酒店老板娘拿出一本当地的画册,我立刻被一幅有沙漠,芦苇环绕的湖泊的图片吸引了…….

       第二天天阴沉着,车行不到100公里,进入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新疆建设兵团属地,问了两次路,便找到沙漠的入口处。听说要走近一个小时的沙漠,对于背着沉重的120和数码两套相机的我不能不说是个考验,只得忍痛放下了最笨重的禄来镜头。试了试用双肩背摄影包,觉得还能承受,提起三脚架精神抖擞地向沙漠前进。

          走近艳湖 <wbr>(新疆摄影纪行之二)

这里好像还没有被完全沙化,一进沙漠,两旁便是成片的火树林,我不知是什么树种,但在这沙漠边缘叶子红彤彤的煞是好看,没有光,拍不出效果。一路走去两旁都有参差不齐的火树,红柳和不知名的植物,一簇一簇毫无规律的散落着。我和同伴黄舰边走边拍,但似乎并没有特别吸引人的景致。问迎面返回的游人里面景色如何,答曰:一潭死水,脏兮兮的,到处是泡沫。我们正在失望中,天又突然下起了小雨,我庆幸穿了冲锋衣,拉出帽子,又用防雨布套上摄影包继续向前。不到十分钟,浑身已汗湿,外面下着雨,里面不透气,滋味实在不好受。找了棵小树下歇息,特地选择了一位穿着“陕西大画幅影会”背心的老师傅再问:“里面风景怎么样?”老先生狡诘地笑了笑说:“还行,你自己去看吧。”我猜老先生大概是没什么收获了。但既来之,总不能半途而废吧。雨停了,脱下冲锋衣扎在腰上,好让浑身的汗蒸发一下。本来沙漠并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踩出一条道,雨水让脚下的沙漠有了一点硬度,比一踩一个坑得力一点,继续前行,脚下开始步履蹒跚,肩膀被摄影包勒得生疼,三脚架早被当作拐棍用。

       沙丘像馒头似的起伏着,一眼望不到边。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天一直阴沉着,没有光便没有色彩,掏出数码相机随手拍着些不着边际画面,毫无感觉。同伴早已走散,当我蹒跚着翻过一个山丘,眼前突然一亮----前方就是一方绿洲啊。激动中我踉踉跄跄地朝那片绿色奔去,气喘吁吁地到了近前,果然透过绿树看到了湖水。来不及喘气,我急切地寻找那画册上的画面,沿着被树丛包围的湖向左绕去,却怎么也找不到能看到整个湖面的角度。沿途抛撒着颓废的树根,枯死的树干,再往前便是沼泽,没有了去路。掉过头再往右行,勉强能看见一部分湖面。费力地爬上一颗树,视野才宽阔了些,依然是一片单纯的绿色。湖水混浊,四周都是泛起的泡沫和赃物,难道这就是我心目中的白沙湖我咬着牙按动了几下快门,爬下树浑身没了力气。收拾好设备,正不知该往何处,同伴站在山坡上大声对我喊道:“在那边,往上面走”。我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朝他指引的方向奔去,当我像狗一样地喘着粗气越过沙山,又爬上一道山坡,一道阳光竟然从云层中漏出,我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透过火红的树,下面是碧蓝的湖水,远处是金黄的鸣沙山。我急切地架好脚架,正式拿出120相机,换镜头,测光,按下快……可视角还是不够啊,更没法看到湖的全貌。

  走近艳湖 <wbr>(新疆摄影纪行之二)      走近艳湖 <wbr>(新疆摄影纪行之二)

     太阳又被云层遮住了,老大姐黄鹤不知什么时候也赶了过来,我告诉她其他同伴可能还在前面。我们便又继续往前寻找最佳角度,果然越过这座山坡看见影友架着哈苏在前面守候。阳光再次倾泻出来,我们不用考虑地直奔影友身后,先用数码按了几张保本,再迅速地架起三脚架,刚刚架好120相机,光线又没了。老大姐只用一台千万像素的数码,也不用架脚架,自然是拍了个畅快。

    走近艳湖 <wbr>(新疆摄影纪行之二)

       剩下的事情就是等老天开眼了,天空乌云翻滚,一簇一簇的,刚刚透出一些亮,接着又被下一簇遮住。刚刚汗湿的身体被凉风吹得打了个寒颤,赶紧穿好冲锋衣,找好拍全景的角度架好120相机,然后不慌不忙地拿着数码四处随意拍着,阴天的色彩也算饱和,但没有阳光便没有生气。实在没什么好拍了,便躺在柔软的沙上,边抽着烟边看着天空的风云变幻。草原和高原就是比咱内地多了一半的景,那就是变幻莫测的天空,你可以任意发挥想象,演绎各种形象故事。大约过了一小时,乌云丝毫没有退去的意思,即便太阳能出来,光的角度也太低,越不过沙丘,再守候已经没有意义了,一行人收拾家伙打道返回。不知谁提议没走来时的路,而选择翻阅沙丘。     

       爬沙山可真不是好玩的,简直是走两步退一步。刚刚爬上高处,太阳似乎想从云缝里透出,数道霞光象舞台的聚光一样倾泻而下。手里的数码相机不断地按动快门,只是找不到合适的前景。走走拍拍,已经翻越了好几座沙丘,摄影包一直是最最沉重的负担,所有的背法都换过了,只怨德国人干嘛做那么沉重的器材;两腿早已灌了铅似的,只能用“挪动”二字形容了。也不知过了多久,不知怎么踉跄着“挪”到离出口不远的小道上。再次与黄舰、黄鹤碰面时,太阳又一次斜射下来,铮亮得耀眼,夕阳的暖色将沙漠染得红红的。我赶紧放下摄影包,手持数码奔向不远处的一颗小树,那枯黄的树干呈现出的金黄在乌云的衬托下分外耀眼。刚按两次快门,储存卡居然满了。来不及犹豫,拼命奔回摄影包前,迅速掏出120相机,也来不及架脚架了,冲上山坡左手掀起反光板,右手按动快门。此时的阳光果然如昙花一现,5分钟不到就没了踪影。拍完这个镜头,浑身散了架似的再也没了力气,几乎是拖着步子走向出口。经过那片火树林时,已经斜到地平线处的阳光再次露了一下脸,已经没有了耀眼的感觉。但本来就红彤彤的树被照得更是火红,自己的影子也被拉得老长,我垂死挣扎似的坚持着拍了最后几张……

  走近艳湖 <wbr>(新疆摄影纪行之二) 走近艳湖 <wbr>(新疆摄影纪行之二)

       返回县城的路上天已全黑了,我一直在回忆王安石的游记中的一段话:“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白沙湖虽称不上险远,却也不在许多旅行社的目录中。也许不久的将来,这里也会圈上围栏售门票,车也可以直接开到湖边,但没有了跋涉的艰辛,人云亦云的旅行一定没有这样深刻的感触,白沙湖,还会有这么艳丽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