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百度朱令吧“知情医生” 老贴回顾(三)

(2007-08-24 01:45:28)
标签:

社会/纪实

朱令

协和医院

分类: 关注朱令事件
希望媒体记者们可以争取联系并采访到当年朱令入住协和时的三位主治医生们,尤其是李舜伟和魏镜两位医生,请他们面对公众的众多不解疑惑,谈谈当年李医生曾判断出朱令铊中毒后,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再坚持这个最初的诊断,也没有对朱令进行必要的铊检测而轻易地就排除了朱令铊中毒的可能?十三年后,面对朱令及其家人多年度日如年的悲惨状况,李、魏两位医生又有何隐衷和肺腑之言需要与公众交流,并经由媒体来传达?共同期待着......

朱令案再谈协和医生的故意、恶意兼答思佳丽小姐
   
来源:百度朱令吧  作者:知情医生  2006-4-23

http://s1.sinaimg.cn/orignal/4c3dcc934988aed45bf00

 
朱令案件我提出了协和故意的问题,与思佳丽医生进行了激烈的论辩,近来看到她响应吧主的号召,说话是在转入理性,所以我也响应吧主的号召不再给她铊医生的帽子,但是我还是要把投铊凶手孙维称作孙铊。

思佳丽小姐提出医院的会诊制度和集体讨论的问题,这里我暂不恶意的推断思佳丽小姐的用意,但要对于其中的错误和问题深入驳斥一下:

这是我从侧面了解到的结果:朱令的诊断到会诊这一步,主治的医生已经排除了铊中毒的可能性,所以会诊的前提就是排除了铊中毒的。而从医院的潜规则来说,也是符合的。理由是:其一医生如果高度怀疑例如铊中毒等病症,就是已经有了诊断的方向,这个方向一明确,就会立即进行排查,不用再等到会诊;其二医生都是权威人士,彼此是有竞争的情节的,自己诊断不出而被同行尤其是本院同行诊断出来是很丢脸的,所以只要有自己诊断的可能,是不会把这个机会交给同行的;其三会诊在很多时候是医生免责的手段,有了会诊就容易推托责任,即:可能这个责任在会诊前已经产生,要借助会诊掩盖。

再说一下协和排除铊中毒时的不合理性的地方,问题如下:

首先在前面我的帖子中已经说过协和的李大夫诊断过清华的一例铊中毒病例,所以协和大夫是知道清华有铊的,再询问清华和病人已经意义不大。而且清华以前的铊中毒也是由于意外,所以对于意外也应当有心理准备。这里我还要以我的职业敏感重点说明一个我自己发现而全体网友都没有看出来的问题,那就是:

以前的那例清华铊中毒是怎样确诊的?

如果那一例只是依靠病征确诊的,本身严谨不严谨先不说,首先就是那个病例可以为什么朱令这个病例就不行,这不正是朱令律师所提到的双重标准吗?再者没有铊接触不经化验就这么下中毒的结论,让清华承担事故的责任,是清华也不答应的;如果那个病例经过化验,那么关键性的问题就出现了,这个铊中毒的确诊化验在哪里化验的?即使是死亡了以后确诊的,那么死后更是要有化验结果啊!所以化验的地方协和医生肯定就是知道的,这和协和医院以及医生们所宣称的“找不到化验场所没有办法”就存在根本性的矛盾!!!由此我们可以很清晰的看出协和医生的故意!!!这里再一次说明我说协和医生故意是基于他的特殊经历,不要忽略协和医生的特殊性。

再进一步谈谈我所说的协和医生拿朱令做实验的问题,这个动机本身是我的大胆分析后的结果,虽然我也是难于相信世界上朱令就会那么巧合碰到如此邪恶的人物,但是在我所掌握的资料中,除了这种分析结果比较合乎逻辑外,我也找不到更加合理的解释。这里真心关心朱令的广大网友都是非常善良的,很难相信这种动机,就如朱令家人当初也是怎么样也想不到孙铊下毒一样,但是我们必须面对事实。现在我阐述我的分析理由如下:

思佳丽小姐一再讲医生的论文仅仅谈了几个病例记录而已,非常地轻描淡写的带过了,还要反驳我的分析结论,而这里我也不恶意的推断思佳丽小姐的用意,但要说明一下这个病例记录的不同意义:

凡是做一个病理学的研究,一定要有没有经过治疗的全程样本作为参照,也就是说必须有一个没有任何治疗的病例,根据这个病例的病程,与其他治疗过的病例进行比较,才能够说明治疗的结果,所以不能以没有进行什么措施而否认实验行为的存在。

同时这个病例还要使用各种先进手段时时观察监控他的病征变化,形成详细的病程记录数据,成为与其他病例进行比较的依据,需要各种神经系统的监测和化验,这个费用是非常大的,但是在确诊为铊中毒的情况下却不必要,这个研究所需要的监控和化验正好在协和的ICU完成,费用还要以治疗费用的名义病人承担,所以我以前说协和的研究费用让清华解决了。

没有治疗又使用现代医疗技术手段记录全部病程体征变化和神经反应的铊中毒的病例,在世界上据我查询也就朱令一例,这种病例很难遇到,而且从医生的论文看当时协和医生应当已经有了治疗的病例,正好需要这没有治疗的病例进行比较,也有巨大实际的需求。而且这种在极限条件下的病例,不仅仅是对于铊中毒的研究有意义,对于毒理学、神经学、智能研究等很多学科均会有实际意义,这种特殊的病例一旦出现,世界各国做相关研究的论文均有可能引用,这对于最先研究这种病例的医生是非常有意义的。现在我们国家评价学者的学术水平,比如评选院士等,论文的引用率均是重要指标之一,协和医生的做法无疑会极大地增加将来协和医生论文的引用率,提高其学术地位,这对于搞学术的人比金钱还要有诱惑力,有巨大的利益驱动!所以我做这种分析是完全有逻辑基础的,协和医生的嫌疑无法排除。
   
我知道日本的一些医生的学术成果被怀疑来源于731部队的恶魔经历,对于协和医生这种情况也是不能排除,记得当年学术界引用率名列前茅的几篇论文,均是有关特殊病例的论文。所以我分析认为协和医生以朱令的生命来成就自己的研究,其心邪恶至极。而铊中毒的深入论文以及利用朱令病例的研究结果,由于朱令案的报道和社会的广泛压力,协和医生很可能没有全部发表,还有很多内容要在审讯了协和医生后才能知道。

最后谈一下朱令铊中毒确诊后协和的恶劣做法,以便网友更深入明确的认清协和的故意和恶意之所在:

朱令确诊的当时已经是深度昏迷,没有自主呼吸、没有心跳、瞳孔散大,依靠人工心肺机维持生命,同时朱令的大脑受到侵害(如果脑电波正常就不会有现在的智力残疾),在这种情况下是可以放弃治疗下《死亡通知书》的,此时此刻是什么样的危急时刻,居然还让朱令父母找药,理由居然是五一节医生需要休假(此事实已经在北京电视台三套节目的朱令父亲访谈中证实),冷漠无情到达顶点,还能够说协和没有什么故意存在?所以我说协和医生是故意拖延到朱令他们认为没有获得机会了再使用特效药的,朱令的存活是奇迹。

还有一个重要的情况是:对于那里有药,清华以前的铊中毒发生后,对于解毒的药品国家就会有储备,协和经手该病例,也是应当知道药品在何处。这与协和应当知道那里能够化验是同样一个道理。

吧内有医生为协和医生狡辩说:协和要让人死亡故意杀人需要众多医生护士配合等,他们提到的这种情况是直接下毒手,属于直接故意,确实不容易。可是对于故意延误治疗,却隐蔽得多,但是这二种行为的客观结果和主观恶意是没有区别的,故意延误治疗属于间接故意,也是故意的一种,中国的故意杀人罪是不区分直接故意还是间接故意的!均应当依法严惩不贷!

所以,综上所述:

我认为协和是故意的,“确诊”前是为了实验数据恶意不诊断不化验,“确诊”后是故意拖延治疗希望朱令去逝,这种故意是在有非常恶意的主观目的上的故意,交通肇事后司机再次碾压可能是一时的冲动,而协和50多天,天天看着病人死去已经无法说成冲动了,绝对是在非常理智情况下的有目的的行动,堪比日本拿人体做实验的731部队的恶魔医生,而日本鬼子还没有拿日本人做实验,协和的医生却是面对朱令如此可爱的生命,其邪恶更胜一筹!面对如此邪恶的医生,我怎么样也是无法认为他们要比孙铊的罪恶少,追诉这只狡猾的兔子,是我的责任,让这只兔子溜掉,我无法原谅自己更对不起朱令。在朱令鲜活美丽的笑容后面,我看见了一张张白衣恶魔狰狞的脸,把他们一个个揪出来投入地狱是我的责任,也是所有关心朱令的网友的目标和责任,如果过了追诉期让他们溜掉了,谁能够良心上心安理得的去面对朱令呢?

***********************************************
再写几个其他的问题:
==========================================
在这里感谢相信支持我的网友,由于我不便于广泛的发帖,恳请网友们把我说的事实和分析翻译后发送到世界各个网站,尤其是医疗网站,那里的医生会看懂的,同时把协和邪恶医生钉上耻辱柱。
==========================================
再恳请网友联系当年美国使馆的医生,把我提供的事实告诉他们,告诉他们协和医生当初知道在哪里怎样化验铊中毒,确诊后知道哪里有特效药不立即用药以需要休假为由让病人家属找药,看他们怎样理解,审理协和医生的犯罪也需要他们的作证。
==========================================
指望孙铊在审判中带出协和的想法是不成立的。我不从恶意的方面推测持这种观点的网友,但是孙铊要想减刑,只要证明朱令受到伤害的结果是有别人的责任的就足够了,这个证据朱令诉讼协和的判决就已经说明了问题,没有一定把协和说成是故意,所以对于恶意推测我的分析的人,说什么协和故意孙铊减刑的人,这里也同时告诉他这种推理不成立。
===========================================
<一提"协和"就暴跳,难道是正常的吗?> 
谁想转移大家视线? 
<如果一个协和的医生,或说是一个曾是协和的医生现在国外进修, 
激烈反对追"协和".那可能会是什么目的? 
他激烈追孙铊是有的.因而赢得几个猛追孙铊战士的一片喝彩. 
但一提"协和"就暴跳.
反对追"协和"这第二只兔",难道是正常的吗?>
作者: 67.171.253.*  2006-4-22 17:07  回复此发言

这位网友,请告诉大家这个人是谁?如不方便,请告诉大家这个人的网名和马甲都是什么?不要让协和的铊医生混入帮助朱令网友的队伍。
===========================================
同时对于吧主说一句,在这里我的帖子从来没有成为精品过,但是反对我的帖子就是精品,这不是双重标准吗?这里我要求追诉协和有错吗?提供情况有错吗?难道成天把追铊口号喊得山响的就一定是好人,没有在帖子讨论孙铊的犯罪就是铊党,这样的判断标准合适吗?
===========================================
广大网友是非常善良的,一些人的邪恶可能想不到或者无法相信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不意味着没有!我开始时也是没有这样想协和的医生的,但是我注重理性的分析和思考,我比网友们有利的是我知情,有网友不知道的资料,在思考后我才得出我的分析结论。现在大家伙儿认为我的结论有问题,可以通过分析指出,现在协和医生隐藏在网友队伍中,先是感性的喊口号,进行无端指责,又扣我铊党的帽子,后来发展到以谈协和医生的责任就会放纵孙铊的荒谬逻辑,在此逻辑行不通时有说是铊党转移视线,要停止对于协和医生罪行的揭露,种种这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给协和医生脱罪,但是脱罪需要有证据,我列举大量事实进行说明,你们要排除协和医生的犯罪嫌疑,也要以事实说话!广大网友不愿确信我的分析和协和医生的犯罪,如果你不能提供证据排除他们的嫌疑,就要允许我进行怀疑和分析!!!

   
    作者:知情医生  2006-4-23 11:56  回复此发言 


* 注:图片为当时朱令入住协和医院的主治医生魏镜副教授接受采访

魏镜 副教授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北京协和医院神经科副主任医师、神经心理实验室负责人 曾赴美国哈佛医学院进修,从事神经心理临床和研究工作多年,主要领域为情绪障碍和记忆障碍。

李舜伟,男,1936年生,上海人。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1992年被批准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1991-1997年任神经科主任。北京协和医 院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神经科分会常务委员,中华医学会神经科北京分会主任委员、名誉主任委员。1983~1986年赴美国进修近3年,主要研究领 域为神经心理学和神经药理学。

2005年春李舜伟、魏镜两位协和神经科医生一起接受CCTV《别让失眠找上你》为题的电视采访。图片来自CCTV。
                                                                        
        http://s13.sinaimg.cn/orignal/4c3dcc930b654cd991a3c                         http://s13.sinaimg.cn/orignal/4c3dcc933e1487e5926ac
            李舜伟                                    魏镜


原文链接:
http://post.baidu.com/f?z=95584740&ct=335544320&lm=0&sc=0&rn=50&tn=baiduPostBrowser&word=%D6%EC%C1%EE&pn=0


Disclaimer: 转贴,不负文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