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暖之
江暖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838
  • 关注人气: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小说《钥匙》2014年《天池》杂志第2期

(2014-03-24 21:21:12)
标签:

窘态

心来

灰色

滋味

教授

分类: 小説

短篇小说

                                              钥匙

                                                                 江暖

 

拿到钥匙那天,芸姐喝醉了。单位终于分了房子。等这钥匙把人等得都老了。于是决定当晚大家庆祝一番。酒尚未过三巡,人们忘情得就有些失态了。芸姐始终唱着一首儿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乘风破浪……”。

芸姐与我同在实验室。我毕业分配到此,芸姐是把着手教我的师傅。算算,已经有七八年了。知师莫如徒,一向文静的她,今天确实醉了。

虽说那时我年轻,醉了酒的人也见过一些,总感觉人醉的那刻是返璞归真了。眼前的芸姐就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如今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仿佛这一生别无他求了,仿佛活着就是为等这把钥匙。一辈子的事就这么简单。

芸姐命运多舛,带着十来岁的孩子四处漂泊,连我们背地里说起也会唏嘘。但芸姐的母亲却没太在意,因出身富裕,娘家为她提供了一座终身可依的宅子,显然不知无处安身的滋味。芸姐母亲的宅子在丙午年被没收,后来落实政策,也懒得去讨要。女人感叹风花雪月固然好,人间冷暖也须顾及,以至于女儿领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居无定所,却总想不起来问问。一辈子就在她自己的世界里沉浸着。

醉了的芸姐一头浓发遮了半张脸,依旧看得见那月牙般的眉,细长乌黑的凤眼。猜想这是她母亲的样子。我紧坐在她身旁,随她倚着。曲终人散,我送她回宿舍(值班人员休息室)。窄窄的单人床,里面睡着她十岁的女儿,芸姐团在了床边,瞬间就睡着了。撒下来一片头发,乌黑乌黑,铺满床头。

记得小时候,外婆总说女人浓发,难免坎坷。芸姐正中了这话。第一次婚姻遇见个寡妇婆婆,天天摔盆摔碗没有一刻好脸色,芸姐直忍到那男人在外面有了女人,这才硬起心来带着女儿走出了那个家。我刚来时,天天见值班宿舍里带着五六岁女儿挤在一张小床的她,同事说这母女是半年前来的。不久,就传出芸姐跟了一位大她十几岁的教授。我听了有些错愕,为什么如此快速?但师傅不亲口说,我只能佯装不知。记得那位教授姓聂。巧的是与我父母同在一个大学工作,宿舍楼也相邻,却不相识。显见,芸姐太渴望有个家了。

碰到那位聂教授是在马路边。芸姐领着女儿,聂跨在自行车上。虽然只寒暄了几句,教授孤傲的目光和鹰一般的钩鼻子,给我的印象颇深。总之,秀美雅致的芸姐和斑白了头发的教授,如同满屋书香又放了一丛深红色的玫瑰。六十开外的聂与芸姐并肩,景致柔润,为他暮色生辉。就在此时,小女孩黏糊糊贴进了母亲怀中。瞬间,给这副画里添了一道灰色。

带着孩子的芸姐,才算有了固定的安身之地。那段时日,在实验室里常听见芸姐低声吟唱。

北京的冬天虽然寒冷,却不如北方冷得豪迈。比如大兴安岭,一脚踏出门外,即可领略寒风彻骨。北京呢,在外面站十分钟,寒气像贼一样,不知不觉渗到心里。

芸姐从未邀请我去她新的家。尽管我每周未去探望父母,我们同在一个地方下班车。芸姐远远朝我说一句,我接孩子去。便消融在人群中了。我隐约感觉,她有苦衷或许是痛楚,但,她打算忍过去。

某天,我奉母命去超市买东西,马路边,迷蒙中站着的似乎是芸姐母女。腊月,京城被寒气裹着,冷得伸不出手。我忙走过去,芸姐见了我,瞬间呆了。

“你看,我这人,……丢三落四的,早上忘记带门钥匙……他说开会,一会就完,……”她语无伦次地慌乱着。脸已经冻得僵紫。

“先到我妈那儿坐坐吧。”我只觉着太冷了。

“不,不用,快了,你去忙吧…….”她似乎是在央求我。

芸姐不会随我去的。冷风钻心,我将小女孩的身子揽入怀中,让她把冻僵的手伸进我的棉袄里。在我们都盘算着开口说什么时,聂骑着自行车慢悠悠地过来了。算算,芸姐等了足有一个小时。我为此真的不开心极了。

两周后我再一次见到这一幕,瑟瑟寒风中芸姐母女站在马路边,再次看到这情景,一个念头突然从我脑海掠过,不像是芸姐忘记带钥匙,倒像是她根本就没有进家门的钥匙。眼睛立刻朦胧了,我急忙离去,不忍看芸姐慌乱的窘态。

大约半年后,芸姐带着女儿又回到了值班宿舍。离开那位教授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许什么都没发生,也许芸姐一直没有进家门的钥匙,也许她不想在风中等钥匙了。母亲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我最讨厌这句话。就哼起“爱到深处无忧怨”。我想芸姐曾多希望他在乎一点她的心。

聂教授一定满腹经纶,不然怎么会有名誉和地位。按常人想满肚子学问应该是足够了,真不知他还怕丢什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