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天飞鸿
中天飞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783,999
  • 关注人气:14,3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闫沛东亮出的铁证:是否能将挺曹派压垮?

(2010-09-06 08:10:18)
标签:

文化

人文/历史

灯下随笔

曹操墓

隔空论战

互指造假

谁真谁假

真相大白

分类: 灯下随笔

    闫沛东亮出的铁证:是否能将挺曹派压垮?

 

    ·河南安阳西高穴大墓加快建设步伐,开放后将对游客收门票六十元。

 

    河南安阳“曹操墓”是真是假?从公布之日起,这个争议就从未停歇过,并且越来越多的学者、专家卷入所谓的“挺曹派”与“反曹派”两大阵营,天天争论不休。公众渴望了解真相。前天,因自称手中有“曹操墓”造假“铁证”而备受关注的闫沛东,在济南接受了记者的专访,并首次向媒体亮出了他手中的“铁证”——参与造假村民写的书面证明,“曹操墓中的假石牌,就是这个村民和另一人一起埋到空墓里的,现在他给我出示了书面证明。”(据《山东商报》)

    一、“反曹派”的主力闫沛东亮出曹操墓造假的部分铁证

    据有关媒体报道,9月4日下午,闫沛东向有关媒体出示了一份书面证明。上边写着:“我是河南省安阳县西高穴村民徐××,参与了河南考古队发掘‘一号墓’和‘二号墓’工作,是潘伟斌和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通过渔阳村民龙××,到南阳市张衡东路一个假文物窝点订制了‘魏武王常所用石牌’共六十三块,让我和徐××一起埋进大墓的。…… 证明人 徐×× 2010年8月23日”

    接着,闫沛东介绍了找到这位“关键证人”的经过:“1号墓挖过后,我就开始怀疑这里造假了,但开始想法很幼稚,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来,发现这个事情不简单后,我开始主动去了解。当时,苏州会议就要开了,我已经买了票,忽然接到了消息,说这位举报人从郑州打工结束回安阳了,当时,往墓里‘埋石牌’就是他亲手埋的,我必须要去见他,就派别人去了苏州。8月23日,我拿到了这份证据,也给他录了音。”

    闫沛东说,这个墓五年前就发现了,当时就已经是空墓了,“里边一点文物都没有了。”闫沛东还拿出了一本名为《曹操墓真相》的书说:“刘庆柱是这本书的学术顾问。书里就写了,当时贾振林问潘伟斌能否进行发掘,潘伟斌摇摇头,说考古发掘必须有国家文物局批准,否则即使是官方考古队,擅自发掘也是违法的。贾振林很不甘心,他建议潘伟斌,在没有国家文物局批文的情况下,能否从盗洞中进入,对墓葬进行清理。潘伟斌笑了笑:‘照这么个挖法,岂不是和盗墓贼没有区别了吗’?”

    闫沛东接着说:“后来,贾振林了解到,如果盗墓实在太厉害,有关部门就可能允许进行抢救性发掘,于是,他就‘导演’了假盗墓,想逼迫国家允许挖这座大墓。要说一座墓被盗一起两起还能让人理解,两年之内,竟被盗几十起就太不正常了。”他说,2005年春节,大墓顶被炸开是真盗墓,后来就是“导演”的盗墓,人为地组织人去“盗墓”了。

    “我现在已经有了十八件‘铁证’,包括很快就要拿到手的假石牌。”这是闫沛东所说的“铁证”之一,除此之外,他称自己手里还有两位村民和一位原村干部的证明:“我都给他们录了音、录了像,他们也给我写了书面证明。”闫沛东说:“这位原来的村干部很正直,他详细介绍了村里和乡里一些人两年里的‘动作’。谁参与的造假,名单都给我列好了。如果需要上法庭,他愿意出庭为我作证。”

    最后,闫沛东还给媒体出示了一张上面有五个人的照片,他说:“这是2007年12月28日,安阳当地有关负责人到北京请专家,进行‘公关活动’时消费的照片。”他同时还说,连曹操墓造假者的“私下会议纪要”材料,他也拿到了手。闫沛东并说自己还准备花三十五万买个造假模具,已经跟造假者达成了意向。买下模具后,准备带到北京,“这是最大的物证,花重金也得拿到手,让天下人都能看到。”

 

    闫沛东亮出的铁证:是否能将挺曹派压垮?     

 

    二、“曹操墓”所在地的基层村官指闫沛东的“铁证”是“假证”

   对于闫沛东亮出的有关曹操墓造假的部分“铁证”,安阳的西高穴村村主任徐焕朝并不认同。他及三位徐姓村民站出来回应,要求闫沛东指认哪个是他的人证“徐××”。

    据《大河报》报道,闫沛东称其掌握的“铁证”中有人证和物证,人证方面有西高穴村村民徐××,他是考古队发掘时雇用的民工,见证了两年来村、乡、县直至市政府介入流入假文物过程的。对此,西高穴村村委会主任徐焕朝先从时间上回应说,曹操高陵是2008年12月12日开始发掘的,今年6月底停止发掘,至今才一年多,何来被雇用两年的民工?

    “在西高穴村徐姓村民较多,但帮助发掘曹操墓的民工多数是女的,姓徐的却不多。”关于工地上干活的民工,徐焕朝掰着指头数了数说,姓徐的民工只有三个,两男一女,分别叫徐有良、徐玉龙和徐爱清。随后,他打通了三人的电话。“我根本没听说过闫沛东这个人,说墓中的东西造假,那根本不可能。”随即赶来的徐有良说,他是最早一批在曹操高陵干活的民工,负责开吊车和拉土,该工地民工最多时有二十余人。

    “曹操墓透气时,我是第一个进去的。”徐有良说,墓口当时堆积着三米多厚的土层,光土层清理就用了两个月。这么厚的土层连盗墓的都无法挖开,更不要说为了造假,事先放进假文物了。土层清理后,还要将下面淤泥形成的硬土像切凉粉一样,切块后一层层搓去,工序繁杂。自己天天在工地待着,目击了曹操高陵的发掘过程,说曹操高陵涉嫌造假纯属捏造。

    “考古队有规定,发掘情况不准向外界透露,否则就不能来上班了,民工不可能向外人透露信息,更不会接受别人录音或者采访。”徐玉龙老人针对闫沛东的言论气愤地说,他不知道闫沛东是谁。每天发掘时,都要对上班的工人进行登记,发现文物后要向考古人员及时报告,并登记发现的位置、时间等情况,制度很严,不可能有造假的情况出现。而村民徐爱清也表示,在发掘过程中没有任何人造假,她也未见过闫沛东。

    “闫沛东说的民工‘徐某’,面前就我们三人,我们愿意和他当面对质。”三位徐姓村民说,他们想让闫沛东指认一下,看看是哪一位“徐某”,否则就是无中生有,就是造谣污蔑。

   三、“挺曹派”的当地官方正考虑是否起诉闫沛东和有关媒体

    面对“倒曹派”主力闫沛东新一轮的质疑,安阳县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西高穴村委会主任徐焕朝和安阳县警方昨日作出正面回应:闫沛东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贾振林表示,正在咨询相关法律人士,以决定是否起诉闫沛东和有关媒体。

   据有关媒体报道,贾振林高调指责闫沛东捏造事实。他说,“我刚刚听说此事,感到十分吃惊和愤怒。”昨日中午,安阳县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说,他刚刚让工作人员下载打印了这篇报道,正在仔细阅读。

    “这张所谓的‘证明’不像是西高穴村村民或渔洋村村民写的,甚至不是安丰乡的群众所写的。”看了网上公布的“铁证”,贾振林说,首先,证明中提到“渔阳”这个村名就写错了,真正的村名应为“渔洋”。西高穴村和渔洋村相距不到一公里,当地人不大可能写错。其次,证明中说自己和潘伟斌到假文物窝点订制了六十三块石牌。其实,曹操高陵仅出土了八块有“魏武王常所用”字样的石牌。那么,其他石牌呢?“目前,一些专家学者对曹操高陵的真假之辩属于学术范畴,但闫沛东此举属于捏造事实。”

    而当地警方对此也回应说,“我们先后打掉了五个盗墓团伙,涉案人员三十八人,目前还有几个犯罪嫌疑人在押。”在安丰派出所,所长王国平说,公安机关绝不可能私放犯罪嫌疑人。他们追究盗墓者的法律责任,都是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进行的。

    贾振林强调说,“闫沛东和相关媒体的报道对安丰乡党委的名誉造成了损害。目前,我们正在咨询相关法律人士,看是否能对闫沛东和相关媒体提起诉讼。”

    如今,“挺曹派”与“倒曹派”隔空论战,互指造假,炮火之密集,硝烟之浓烈,前所未有。看来,曹操墓的真假之争已经到了互相提出实物证据真枪真刀大论战的关键时刻,分清谁真谁假的真相大白于天下最后之日已经为期不远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