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德国与日本对待战争罪恶为什么天壤之别?

(2016-06-22 13:43:57)
标签:

纪实

分类: 昨日文章

  德国与日本对待战争罪恶

    为什么天壤之别?

   德国与日本对待战争罪恶为什么天壤之别?

 德国与日本对待战争罪恶为什么天壤之别?
我采访中国驻德大使史明德先生

 

大量的资料告诉我,德国人是认罪的。

他们怀着真诚的忏悔,勇敢地面对历史,向欧洲人民认罪,向所有被害国人民认罪,向世界公开宣布:永远不再充当人类的罪人!

197012月7日,联邦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冒着雪后凛冽的寒风,来到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献上花圈,肃穆垂首,突然双腿弯曲,跪下,向死难者发出灵魂深处的忏悔:“上帝饶恕我们吧,愿苦难的灵魂得到安宁!”

勃兰特面对的是600万犹太人的亡灵,他在“替所有必须这样做而没有这样做的人下跪”!

当时,联邦德国总统赫利,向世界发表了著名的《赎罪书》……

一位总理跪下去,一个民族却“站”了起来!

勃兰特的“惊世一跪”,使他获得了1971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19948月,德国总统赫尔佐克在波兰纪念反法西斯起义纪念大会上,向波兰人民俯首认罪:“我在华沙起义的战士和战争受害者面前低下我的头,我请求你们宽恕德国人给你们造成的痛苦。”

19956月,科尔总理继勃兰特之后,再次双膝跪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受难者纪念碑前,重申国家的歉意。

20046月,德国总理施罗德在参加法国举行的诺曼底登陆60周年纪念活动时,发表讲话:“德国人不会回避历史,诺曼底登陆不但解放了法国,也将德国从纳粹暴政中解救了出来!”

施罗德说:“由于勇敢地面对最深的耻辱,德国才得以成为国际社会中受尊重的一员。”

就在201539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访问日本,她在“朝日新闻基金会”发表演讲时称:“正视历史是和解的前提。”她还引用了已故德国前总统魏次泽克的经典名句:“谁不反观历史,谁就会对现实盲目。谁不愿反思暴行,谁将来就可能会重蹈覆辙。”试图对历史视而不见的人,“在当下也只能做瞎子”。

 

德国不仅在道义上真诚忏悔,而且在经济上积极主动地支付战争赔偿。

19452月,英美苏首脑在雅尔塔的会议上,提出德、意、日法西斯国家,应给予盟国战争赔偿,规定德国赔偿200亿美元,其中100亿归苏联,80亿归英、美,20亿归其他战胜国家。

据德国财政部公布,截至19931月,德国对欧洲各国的战争赔款总额已达904亿9300万马克。根据德国的《联邦赔偿法》、《联邦还债法》规定,19932月以后,还须按计划支付317亿7200万马克,一直偿还到2030年为止。德国总计支付二战期间的战争赔款总额为1222亿6500万马克。

在对待战争赔款问题上,德国很是积极。

1951927,西德总理阿登纳曾在议会上郑重提出:纳粹的罪行是以德国人民的名义犯下的。因此,德国人要把进行道德上和物质上的赔偿,视为自己的义务!

我在网上查到这样一篇文章,称:

1999年,德国决定从三方面继续做好对二战中战胜国的赔偿:战争赔款约1000亿马克;给纳粹受害者的个人赔偿约1020亿马克;德国企业的赔偿额约为7550亿马克。

文章称:“在平民受害的战争赔偿方面,联邦德国政府主动依照国际法原则,于1957年分别制定了专门对民间个人战争受害者实施赔偿的《联邦补偿法》、《联邦还债法》,明确地向世界各国承认纳粹迫害是一种犯罪,公开提出要对世界各国的战争受害者给予经济补偿。并提出凡世界各国受纳粹德国迫害造成生命、身体、健康、自由及职业上、经济上损失的,均在补偿范围之内。”

而且,就在2010103日,德国用92年时间,刚刚赔偿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全部战争赔款。

103,是东、西德统一20周年纪念日,就在这一天,德国政府向法国政府交付了6870万欧元(6.23亿人民币),还完了最后一笔第一次世界大战所欠的战争赔款。

正因为德国的认真反思、真诚忏悔、积极赔偿,才使德国在世界政坛上,重新赢得了尊重,赢得了威望,赢得了信誉,使德国重新获得了饱受纳粹德国欺凌的欧洲人民的谅解,重新回到了欧洲大家庭。

[]

这天上午,我请中国驻德使馆文化处李文小姐驱车一个多小时,带着我和润乔,来到柏林郊外一座树木参天、绿草如茵的墓园。

在一片幽静的矮树丛中,我们找到了勃兰特的墓碑,与其他墓碑没什么两样,一圈矮树丛围着一座半圆形的粗糙石碑,石碑上用德文刻着勃兰特的名字。

一位国家总理,静静地长眠于此。

我来到墓碑前,向这位昔日德国总理深深地鞠了一躬,不为别的,只为了他的真诚认罪,向犹太人认罪,也是向全世界被法西斯伤害的人民认罪……

他的认罪,使我对这个民族心生敬意。

一个敢于承认历史罪恶的民族,才是让人尊敬的民族。

 

我请李文小姐帮我查询,希特勒、戈林、戈培尔、凯特尔这些纳粹战犯,在德国留没留下墓地?有没有人前去祭拜?

李文告诉我,这些战犯没有留下墓地,更不可能有人前去祭拜。

在德国,纳粹分子早已令人深恶痛绝。即使有少数新纳粹分子偶尔上街游行,喊几句纳粹口号,也立刻会遭到警察的制止。这是法律所不允许的,更何况是祭拜纳粹法西斯头子了。

这使我想到日本——

使我想到供奉在东京靖国神社里那些罪大恶极的战犯,其中包括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送上绞刑架的甲级战犯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广田弘毅、松井石根、木村兵太郎、土肥原贤二、武藤章等人,他们被供奉在靖国神社里,供日本国民祭拜。而带头前来参拜人类罪人的,则是日本首相小泉、安倍等人及其幕僚。

 

自从来到德国,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德国和日本,同为战败国,为什么在认罪态度上,有着天壤之别?

德国为什么能如此积极而又勇敢地面对历史,其根源究竟在哪里?

是民族文化的差异,民族个性的区别,还是日本“耻文化”与西方“罪文化”的不同,还是隐藏着更为深层的国际背景?

我在想,战败的德国,面对满目疮痍、庞大战争赔款的现状,面对全世界人民的谴责,面对自身艰难的生存状况,德国人曾经历了怎样浴火重生的痛苦?曾经历过怎样不为人知的艰难历程?

我想有些东西,从书本上是找不到的。

于是,在李文小姐的安排下,我带着诸多不解的问题,带润乔走进了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在大使馆古色古香、颇具中国特色的大使会客厅里,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先生,热情地接受了我的采访。

史明德大使,1954年出生,中等身材,有一双睿智而聪慧的眼睛,言谈举止,无不流露出一种优秀外交官的成熟与沉稳,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质。

听完我的提问,他爽朗地笑道:“作家同志,你找我找对了。”

他说,他学德语50年,对德国研究42年,从1972年来东德工作,与德国人打了25年交道,亲眼目睹了德国的变迁,很多有关中、德之间的事情,都是他亲手处理的,可谓真正的德国通。有关拉贝日记、拉贝墓碑等事宜,都是他当参赞时处理的。

于是,一杯清茶,便开始了史明德大使颇具高见的一番长谈……

一个半小时之后,采访结束了。

我紧握大使的手,一再向他表示感谢,感谢他使我进一步了解了德国。

当我带着巨大收获走出使馆大门时,小润乔附在我耳边悄声道:“姥姥,这位大使可真厉害呀!什么都知道,太厉害了!”

的确很厉害。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大使的一番长谈,使我解开了心中困惑许久的问题……

[]

现在,让我沉下心来,静静地叙述史明德大使所阐释的那段历史吧。

德国战败以后,它被苏、美、英、法四国像切西瓜似的“分成”了四瓣。东德由苏联占领,西德由美、英、法三国占领。柏林则由四个国家共同管辖,德国完全丧失了一个国家的独立自主权。

而日本却只有美国一个国家占领。冷战以后,美国用日本来制衡红色中国,尤其来制衡苏联,利用日本来构筑一条对付共产党的堤坝。日本则进一步成了美国的工具。

在德国,一直坚持着非纳粹化运动,苏、美、英、法四个国家,要求德国上台执政者,必须是民主人士或抵抗人士,绝不许纳粹分子登上政治舞台!

在日本却完全不同,除了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了28名日本战犯,7人被绞刑之外,国体没变,天皇制没变,政权没动,政府官员没动,国土保留完整。

尤其在战争赔款问题上,德国向各个战胜国赔款数额巨大,至今仍在继续赔偿着。日本则完全不同,其赔款数额,只是德国战争赔款数额的1%。我不知这个比例数据是否准确。

对德国人民来说,上个世纪60年代之前,生活在各种压力之下,外来国家干涉的压力;大笔战争赔偿的压力;养家糊口的压力,就像几座大山,压得德国人民喘不过气来。战败后的德国,就像一座承受着巨大压力的火山,沉默而压抑。他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失败以后,就有过这样一段经历,如今又面临着同样的经历。

当历史走到上个世纪60年代末,德国新一代青年成长起来,他们不愿在这种压抑下生活。

1968年,受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一些激进的热血青年,起来闹学潮,上街游行,发表演说,要求德国反思历史,展开全民族大讨论,清算老一代罪行,追究战争罪责,追究集中营、犹太人大屠杀的罪责!由青年人掀起的一场全社会的大讨论,促使社会的各个阶层,尤其知识界的学者们,纷纷起来进行反思,强烈要求全民族要对战争问责,呼吁政府进行反思,强烈要求改变现状,为德国人自己松绑!

正因如此,所以才发生了197012月7日,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的“惊世一跪”。

当记者采访勃兰特下跪一事时,他说的一番话,尤其令人深思:“不仅是对波兰人,实际上首先是对本国人民,因为太多的人需要排除孤独感,需要共同承担这个重责。承认我们的责任不仅有助于洗刷我们的良心,而且有助于大家生活在一起。犹太人、波兰人、德国人,我们应该生活在一起。”

在日本,却没有这样的经历,从没有经历过这种刻骨铭心的自我反省过程,更没有进行过全民族的大反思。恰恰相反,日本政府从未让日本人民真正了解日本军国主义入侵中国,侵犯亚洲国家所犯下的深重罪孽。日本民众一直在被蒙蔽、被欺骗当中,打着为天皇圣战,为帝国自卫的幌子生存着。

当年侵华日军东史郎在其出版的日记中写道:“我们受过‘中日战争是圣战’的训导。”“效忠天皇重于泰山,你们的生命轻如鸿毛。宁当护国之鬼,不受生俘之辱!既然自己的生命轻于鸿毛,不值一提,中国人的生命岂不更轻吗?所以就丧尽天良地屠杀他们。”

在日本,有少数清醒者站出来讲真话,就会遭到右翼势力的围攻和恫吓,甚者遭到法律制裁。直到今天,战争结束70年了,日本政府仍向国内、向全世界隐瞒着其历史的罪恶。

还有一点,德国与日本的地理位置不同,日本是独立的岛国。而德国是大陆国家,与九个国家相邻,如果不承认历史罪恶,走不出国门,无法与外界接触。现实迫使德国必须深刻反思,真正认罪,才能与邻国友好相处,才能正常地生存和发展下去。

正因如此,德国在反思与忏悔中,逐渐发展成一个正常的独立国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