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揭开人类抗衰老之谜

(2012-10-17 16:22:44)
标签:

文化

分类: 昨日文章

揭开人类抗衰老之谜

三、破碎的微笑

    啊,终于来信了!

    苏联医学科学院院士斯涅日涅夫斯基写来的:姜堪政同志,你的研究非常重要,请立即将实验的方法写来,不要理论根据,只要方法!”

   太好了!终于回信了!他们终于给我回信了!姜堪政高兴得像个孩子,到处呼喊着,奔跑着,把这一好消息告诉给难友,告诉给苏联警察,告诉给村头的苏联老妈妈。

    但是,一位深谙世故的中国人却提醒他:你把那些有用的东西都写给他们,他们就永远不会用你了!”

当然要留一手!姜堪政冲那人做了一个神秘的鬼脸,随后挂号寄去了有关场导研究的三大笔记本。

没过几天院士又回信了:“收到你的三本笔记,结果会通知你的。请等待。”

他开始了漫长的等待,等得心急如焚,二年后,终于等来一个不错的消息。

莫斯科肿瘤科学研究所所长谢尔盖耶夫,向哈巴罗夫斯克医学院长建议录用姜堪政,给他的研究课题是“借助生物场与癌瘤进行斗争”。

 

这是一个明丽的清晨,姜堪政终于走出了冰天雪地的原始森林,走进了哈巴罗夫斯克医学院科学实验研究室的大门。

可是,实验室里空空如也,连一件仪器都没有,而且一再声明,不给一分钱研究经费,一切设备自己负责。

对于姜堪政来说,这一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于有了实现宏伟目标的权利,他终于可以研究他的场导了。

    于是,他那为场导而活,为场导而死的生命,又开始了新的搏击。

    休息日,苏联人神圣不可侵犯地泡在别墅里,躺在阿穆尔河的沙滩上,姜堪政却用十根从同胞手里买来的银针,给苏联人看病,赚钱买仪器,购设备,自己设计了一台长三米、高、宽各一米的小型《场导机》……

    他向警察请假,专程跑到新西伯利亚实验医学研究所去参观,本以为能学到一些东西,结果发现,苏联有关场导的研究还停留在初级阶段——两个瓶子中间“开着”一扇石英玻璃“窗”,用来“照射”瓶中的细胞。他们认定生物场是紫外线,石英玻璃能透过紫外线。

    姜堪政却指出:这种结论有严重的逻辑错误。石英玻璃不仅能透过紫外线,还能透过可见光、红外线、微波、X射线、伽马射线等多种射线。微波透过石英玻璃是紫外线的几十倍。所以,只凭这一条不能确定生物场的本质是什么!”

    一番话,令满堂惊诧,不得不对这个没有国籍的中国人刮目相看。几个对场导研究多年的学者,面带尴尬地说:“我们没想到那么多。”

随后,学者们专程飞到哈巴罗夫斯克来看姜堪政的实验,无不感到惊讶。

    姜堪政第一项是重复小鸡小鸭的实验。他想揭开构成这种奇妙现象的实质,探寻导致小鸡遗传特征改变的因素。当一个个长着鸭嘴鸭蹼的小生命啄破蛋壳,摇摇晃晃向世界宣布它们的到来时,全院轰动,一连数天实验室里挤满了瞠目的眼睛。

    不久,姜堪政根据微波技术原理,又精心设计了一台大型场导机。它外形酷似宇宙飞船,球形的机体装有无数个喇叭天线,与接收舱相连接的是一个处理舱,里面装有像脑XT样的接收罩,可容一个人躺下。这台凝聚着姜堪政心血和智慧的场导机,使他向着那个未知领域又大大地跨越了一步。他准备着手用生物场治疗人工致癌的白鼠实验。这项研究他在中国就做过。

   

这天,医学院领导忽然通知姜堪政准备做学术报告,说要对他的场导论召开鉴定会。

    时间是1977715日下午两点。

天空瑰丽,阳光如瀑。姜堪政满面春风地踏上了十四年来没有踏过的科学讲台……

    面对台下几十双教授、专家审视的目光,他滔滔不绝地讲了一个多小时。

    接下来是教授、学者们对其报告发表高见:

   应该给姜堪政必要的研究条件,做出一定的实验成果然后再进行鉴定,现在鉴定还未时过早……”一位教授委婉地说道。

   姜堪政的仪器特别粗糙,不能做实验!应该关闭他的实验室!”一位工程师却直言不讳地亮出咄咄逼人的架势。

    姜堪政忽然觉得这鉴定会有点不对头,似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名堂。他想质问那位工程师,实验室简陋就是关闭的理由吗?居里夫妇发现镭的元素是在破烂不堪的房子里用火炉、大锅、铁棍炼制出来的!爱迪生最早的实验室是在他家的地窖里!你们给我钱,我当然可以造出精密的仪器来!

就在这时,一声闷雷响了,就在这阳光明媚的讲台上……

   立即停止该项研究,关闭姜堪政的研究室!学术研讨会主席厉声念着事先打印好的鉴定结论。

   请姜堪政签字!

    没有比这更让人感到侮辱和难堪了。

他想爆发,想一拳砸碎这个虚伪的世界!

   我不签!坚决不签!这叫什么鉴定会?纯属骗人!我的实验刚刚有了成果,你们为什么要关闭实验室?”

   因为你没有毕业证,你连中专证明都没有!我们认为你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人,根本无权搞这种高深的实验!你只配充当实验准备员,去刷瓶子!”

他受不了这种羞辱,厉声质问:没有毕业证并不能证明我没有知识!我问你们,发明一千三百多项专利的诺贝尔有大学毕业证吗?曾是学徒工的电磁学的奠基人法拉第有大学毕业证吗?制造飞机的莱特兄弟有大学毕业证吗?为人类创造出……”

   算了!请收起你那套小孩子都知道的科普知识吧!我们不听你那套小儿科!嘻嘻……”会场里暴发出一阵嘲讽的讥笑声。

    他的心都快崩裂了,不仅仰天长啸,这个世界还有谁能主宰公道?

    你们这帮狗杂种!老子不侍猴了!他真想拂袖而去,以此来雪洗这份奇耻大辱。但是,他太爱自己的场导了,他不能没有实验室,他舍不得离开自己用血汗刚刚建立成形的实验室,新制造的场导机还没有投入工作呢。

   我可以刷瓶子,但实验项目不能扔。

    一个痛苦的声音在乞求,在哀鸣,为了获得科研权利,一只高贵的头颅不得不深深地低了下去。此刻,他想起了三百多年前,一个悲绝的声音在宗教法庭上低低地徘徊:我忏悔,我放弃……即使我声明放弃哥白尼学说,可是宇宙天体之间的秩序是谁也无法改变的啊!”

 不行!你不关闭实验室,我们就叫警察把仪器砸喽!

凭什么砸我的仪器?又不是你们的,那是我自己花钱买的!”

   限你两天之内必须把机器搬走,否则……”

会场里的人,不知什么时候走光的,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他一个人,木雕般地坐在讲台上,呆呆地望着空荡荡的大厅。

 

    一个月后,苏联卫生部发来信函,把医学院关闭试验室的命令又正式重申一遍,卫生部长亲自签属的,并同时寄回了多年前邮给那位院士的三个笔记本,笔记本已经被翻烂了。

    试验室被取缔了。

沉默与灭亡取绝于人的个性。

姜堪政的个性决定他不会沉默,更不会灭亡。他早已从死神那里索回了生的权利,他只能暴发。

    一封控告信投书到《真理报》:“我来苏联六年了,到处找真理都找不到,只看到《真理报》上有‘真理’二字……”

《真理报》倒是挺认真地回了他一封信,说你的问题应该由卫生部负责处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