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兰溪,兰溪

(2017-06-22 21:48:05)
标签:

李凤林

散文随笔

原创

分类: 散文 随笔

     

      

       

       

兰溪,距益阳很近,是伸手可触的树上果子,我却是延到今天才去。先是去看了千里之外的周庄,以及乌镇。那都是水乡。乌篷船就泊在屋后,推开依呀说话的木栅门,踏着几级石阶下去就上了船,摇着橹去沽酒,或者去会好友,或者携带了行囊去远方,总之,在水乡代步只有小船。桨声灯影里的小镇生活你不知领略过没有,你得让你的心略略地准备承受诗意的袭击。一边是小船载着你,长橹拨水,抬眼是在岁月里浸得发沉发黑的木头街房,铺麻石的街上着旗袍的女子袅娜着蜂腰,撑油纸伞,莲步轻移红尘烟雨,竟是款款地隐没水墨画里去了。兰溪也是水乡,沒有乌篷船,却有龙舟。我去的时候端午节才过去几天,站在兰溪河的岸上,还能隐隐可闻缭绕盘旋划龙舟的呐喊声,击鼓震天,河水被数十条龙舟上无数桨片搏击而汹涌晃荡浪拍两岸,岸上是万千着节日新装的观者欢呼叫喊雀跃,水在河里激荡,观者的欢腾声浪在空中碰击磨擦出电石火花,天地之声交织编出繁密浩大花环,让尘世因屈夫子的悲愤反其道而行酿作今日狂欢盛典在天地一隅定时上演。

       

错过今日龙舟盛典,却窥见千年之前兰溪的繁盛,是在依河筑就的古街。时间是不是在此止步?街市大抵依旧千年旧貌,街房两叠,街道两丈,精致简要。兰溪水也依样千年流淌,入洞庭,抵汉口,至上海,兰溪也就千古的通江达海。兰溪自然千帆往来,码头繁忙,布商纱商纸商米商商贾云集,而岸上多有厂铺。仅仅两叠的木头楼房如何可以承載起三江四海商贸,房子是小,古街也窄,是不是只因兰溪人心气高胆魄壮。街市熙来攘往,操各式各种天下语言者在从容、笑容可掬的兰溪人面前麻顺的交易,车载斗量,是白花花的银子进进出出,小小兰溪河泛波淌银,这个古称小南京的精致地方,繁荣豪气难怪竟自认完全可与天下京都相比。我独自静静站在阶沿下,头上是小而精巧的走廊,伫在行廊手扶廊拦长裙拖地看热闹的女子不在,市井喧哗也远去,干干净净的街上两三个行人,街房高墙的剪影如画片薄薄的贴在地上,远处拂来的风不能让画有丝毫的移动变化,似乎千百年来它们就这样紧贴从沒有改变过。屋檐瓦当可以看出是统一安装的,并別上霓虹灯饰,夜里点亮起来照亮的是今天还是千年之前的昨天?街房的门板多是打开的,屋内仍显郁暗,坐几个闲聊的妇人笑谈家常,仿佛黑白电影出现的经典镜头。她们的话题显然沒有灯饰的照亮己离开生活的妆饰,家长里短,柴米油盐,家常日子仍在这里静静过往,亦如兰溪河水安静地流入洞庭汇合江海。

      

是的,生活已有明目的妆饰,不只是为了看上去像旅游宣传照片上那么回事。日常总是亳无心机展示原创。当我踏入兰溪镇,在有些糟乱的车站问一位大嫂古街怎么走时,她热情招呼另一位女子引领我们,于是我们在瞻仰古老之前一一目睹今天商业的杂乱五花八门各自为战的游戏。当我们穿越熙熙攘攘的市场,一眼目睹保存如此尚好的古街安静待在眼前时,明白当下兰溪人为什么那样齐刷刷的退让,把一份静谧留给旧迹古物,留予瞻仰者行走沉思。我们创造历史,但我们是接着先人祖辈的篇章续写,对历史的器重也就是珍惜今天。我仰着头在古街上走走停停,左看右盯,历史遗迹的一砖一瓦一檐一榫精巧别致的艺术气味吸附对于小镇已生几分爱恋者的心肺,思绪总有几回是叩击了思想的门栓。

      

自然那座桥是要去看的。枫林桥连着古街。兰溪的名气里有许多物事组合,龙舟是其一,这座桥也是其一了。枫林桥落在那条水上自然极致。像半边括号倒扣水上,另外半边就在水里。括号里写满注脚。许多人到这里都是来读那个注脚的。注脚各各有解,我以为就写着两个字:热闹。不宽的水上建筑一个弯月倒扣的桥而且全用麻石堆砌,精巧得热闹。止此不成,工匠们在桥建成之日仍沿着他们初心前行,站在桥头对对歌,名曰庆祝,实在热闹是惟一。于是兰溪千百年来站在枫林桥的两岸对歌成了每年小端午大端午的固定节目,从此端午龙舟要划,歌也是要对的,让小小兰溪的热闹重叠堆砌煮沸翻腾。一座枫林桥已是成了兰溪人物化的精神。我很好奇,在民俗里有牛歇谷雨,人歇端午,这一天人是要歇息的,可是在端午的这天,他们却是让自己的腿脚行八里奔十里赶赴划龙舟,而后身板子往人堆里拼了命的去挤压,嘴巴是直至要叫喊到嗓子哑了。这是歇吗?这种歇息只可以理解给心情放假,将一切忧心放下,将一切愁苦放下,将一切不开心放下,让心灵自在,让精神舒展。千百年来我们的老百姓是不是就这样给自己松绑,将心中积累的愁苦烦闷找一个日子放下,快快活活、健健康康的将生活接续下去呢?一时心念触动某根神经,竟是望着枫林桥发呆,那些坚硬整齐的石头在我心里软化,而后漫浸,化为一溪水叮当作响流淌,淌过心田,又是如此慰藉、爽朗,已是醍醐灌顶。心里一时真想匍匐下去深抱这块土地,像多年走失找不到家的浪子扑进亲人的怀抱尽情地倾诉心中累积痛苦委屈,在宽大的胸怀里尽情地流一回泪。

      

 游兴正酣却要离开就想着去尝尝兰溪有名的牛杂火锅,心中之甘另添一番口福,兰溪人给我的回答是过时了啊。那么舌尖上的兰溪又有什么样的美食吸引着外乡外地人?我没有再细细地探寻,想到却是时下最响亮的两个字:创新。不知何故,当我在周庄,乌镇取得的水乡印象而后再游身边的兰溪时,我的记忆是叠加起来的,时时三者竟认作一娘三胎了。如果周庄、乌镇是一幅幅水墨画,那么,兰溪就是大家手下的素描速写,虽沒有远乡周庄、乌镇那样重抹的色彩,但在流畅飘逸的线条里,给你的总是可见可感的神韵,联想,感佩,亲切,以及意趣。

                                              

                                       

2017年10月深圳一益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山     福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山     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