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山     福

(2017-06-15 05:07:25)
分类: 散文 随笔

 
 
  
 数年前,受林业部门的邀请去采访一位全国林业模范,并为他写报告文学。原以为是在山乡长大,山就是那么一些长树长草的土堆堆,此次采访的经历才知我原本就不识山。通往我们采访的主人公住处的路,瘦瘦的一线从山上挂下来,曲曲弯弯仿佛是暴凸的血脉。来路的遥远切断了尘世的纷扰,山的集结是天地筋骨的展示,将自己身骨往天上举起就可以理解为浩然正气的天性张扬,而满山的松涛完全是上帝为净化天地而写的音乐。这是我第一次住大山的感觉。

 在山风微微里,我开始采访老劳模,其实也就是在松涛的低沉而雄浑的乐声里作些交谈。他告诉我,他原不是本地人,只因他的父亲因了饥荒逃到了这山里,有些可以依靠的山食,就在这里扎了根,而到他的这一代又完全是挖山栽树的经历。老人眯着眼得意地去亲视满山的树时,完全是慈父凝视子女的神情。而我,亲瞩了这山路的高远和重山的围困,在思维的天地间演绎着一场人与天地艰难困苦的搏斗,寒冷的风撕裂冻僵的皮肉,陡峭的山坡横陈出蛮横的凶气,而时有的暴风雨又是怎样的放肆于这守山人的面前呢?至于只有守着现代文明灯红酒绿的人总挂在嘴边的“寂寞”,他大概是忽略的,或许根本就不存在。

 在老人的矢志不渝的努力下,荒寂的山头已没有了,那些树在老人无尽的爱意下已长成林,已成就为材,每一棵树都成了忠诚相伴老人的小伙和姑娘。在采访交谈中,老人溢满心头的幸福感时时感动我,他是常常用骄傲的眼神示意我去看那一山一山的树,而对于因此而带来的那一份荣誉仿佛不怎样上心。

  又是一夜,月亮的光辉照样的弥漫,松涛低沉而有力的沿着山道走来,它是一条流淌音符的山溪水一直流向受世俗太多浸染和伤害的我的心田。我们是不肯放弃城池而又痛苦的守候无法排除的寂寞;山和山林能给予我们一份新鲜的空气和心灵的轻松,是城市无法也不肯给予的那份,可是,又如何能放弃城池和那份虚荣争夺?

  我们大抵只肯玩山。将心贴着大山的身骨,将血与大山之脉交混而为一体,像老人的真诚,山给予我们的不只是山林、松涛、空气的新鲜和月辉的别样,还有无尽的心语交流——我们有福享受吗?

                   
 2017614日改写于益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病说
后一篇:兰溪,兰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病说
    后一篇 >兰溪,兰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