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煎羅非魚柳配芫荽核桃青醬.

2019-02-11 09:22:23

今回被烹的主角

无意外又要引发太宰对于

食材名字的阴阳怪气

这实在怪不得朕较真

实在是这货马甲有点太多

闲话不说

此货因鱼口众多又分布广泛

几乎活跃在纵贯天朝南北的餐桌上

深圳的福寿鱼

香港的金山鲫

台湾的吴郭鱼以及

南洋鲫 台湾鲷 越南鱼 非洲鲫

不用怀疑

是它是它都是它

然而入驻官方花名册时

它却没用上述所有昵称

偏偏改了貌似文质彬彬

实则念跑了音的大名

“罗非鱼”

此处需要插播一条解释

为嘛太宰说罗非这名是

念跑了音

据说上世纪五十年代

此鱼由隔壁越南传入天朝

串门儿第一站

当然得是挨得最近的大广西

罗非鱼的越南本名

翻译成天朝大白话叫作“鲈非”

意思说

这条鲈鱼祖籍非洲

于是大天朝的方言乃们懂得

鲈非罗非鲈非罗非

如此这般就有了罗非鱼

不过真正让太宰对这货刮目相看的

还是它的官方族谱

“鲈形目隆头鱼亚目慈鲷科口孵非鲫属”

一口气念下来断句没错头不晕的

必定是真·学霸吃货

总之罗非童鞋与常见食用鱼三大家

鲈  鲷  鲫

都沾亲带故

足见其身世之错综

另方面

经过如此繁复的家族大融合基因大串联

其后代必然是一条好吃的血脉

嗯没有错

翔氏早年在深圳

并没有丝毫放过罗非鱼

平日蒸锅里在葱丝姜片上趴着的

常常是一条斤重的鲈鱼

而炒锅里浓油赤酱伺候着的

往往就是被冠以福寿之名的罗非

所以酱看来

福寿鱼的福寿还真的是蛮不浅

入了太宰的锅和翔氏的碗

这辈子也算得其所

毕竟楼下低等真骨鱼类鲤形目的

青鱼 草鱼 鲢鱼 鳙鱼

就因为浑身长满肌间骨

一早被太宰盖了永不录用的戳

此处需要插播一条解释

为嘛太宰说真骨鱼类是

低等货

以吃货的视角观之

青草鲢鳙四大金刚对面

正襟危坐着

硬骨鱼类鲈形目四大护法

鳜鱼 鲈鱼 大黄鱼 小黄鱼

所以孰高孰低

还用得着太宰多嘴

后来到了加国

看到超市冷柜里码放整齐的

橙色粉色和白色的

鱼柳鱼柳和鱼柳

太宰瞬间感jio到了天堂

对于苦心孤诣修炼卅余年

仍然搞不定鱼刺的吃货来说

这个比喻一点不夸张

借太宰早先一篇文的一句话

“没有刺的鱼肉是天使”

天使扎堆儿的地方

那当然是天堂不会错

实话说

把Tilapia和罗非鱼挂上钩

真花了太宰不少时日

原因当然要怪肉质好过罗非的选择

实在太多

且不说北美盛产的

Salmon(三文鱼)Trout(虹鳟鱼)和Cod(鳕鱼)

单鲈形目里

就有Snapper(红鲷鱼)和Rockfish(石斑鱼)两位长老

亲自坐镇

古语云

缪比较就缪伤害

在Salmon和Trout的油润细腻

Cod的清甜弹牙

Snapper和Rockfish的柔软多汁

的共同衬托下

Tilapia整个儿一黑穷丑低小下

无论颜值口感还是味道都

完败

以致太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

不仅全不考虑带它回府

甚至都懒待查查它

究竟是个神马鱼

然而时间是个没谱的家伙

有时候瞬间就把事物的本质抖粗来

招摇过市

有时后又要磨磨唧唧好些年

才假装若无其事地说出

在那本食谱的某一页

藏着一条烹Tilapia的好方子

于是勾起了太宰的兴趣

不只重新审视Tilapia鱼柳

而且认真xiáo习了这货的来龙去脉

这才恍然

原来它就是罗非鱼

的柳

心里默默咂舌

活鱼的鲜嫩

果然不是鱼柳可以复制的

【材料】

【步骤】

码味只需西人最喜欢的黄金搭档

盐+黑胡椒

点睛的青酱更添了

一半天朝吃货爱到骨头里

另一半天朝吃货恨到骨头里的

香菜

快火煎熟

淋酱佐食

制作的过程不过十分钟

吃到的惊艳却不止十分

这做法真也够简单

居然在加蹲了小十年才发现

太宰真也够迟钝

成品的水准

以罗非鱼柳本身的资质而言

能做到微弹而有汁

确实惊喜

但在上述其它几枚大鱼闺秀面前

港真

还是稍逊风骚

作为配角的青酱

在柔化口感和提振鲜味方面

功不可没

青酱

英文名Pesto

源自意大利利古里亚区热那亚市的

一种酱汁

提到热那亚这个地方

太宰脑海里隐约浮现出的

是一套小人书

书名叫作

《三千里寻母记》

故事讲的是一枚小骚年

远渡重洋寻找母亲

记忆中那故事仿佛长得讲不完

小男生仿佛永远在路上

母亲仿佛永远见不着

他的名字不记得

母亲的名字也不记得

最后终于找到了母亲吗更加不记得

唯一记得的

就是他的家在热那亚

至于为嘛单单记住了这么个

看起来毫无意义的词

太宰也闹不清

不过同时期

还听过一首歪果儿歌

《我的小鸡》

然后记住了一个国家叫作

阿塞拜疆

话说这首儿歌太宰到现在

仍然喜欢

乌冬小一些的时候

还曾唱给他听

言归正传

青酱的传统配方

大多包含

大蒜  松子  粗盐  甜罗勒  奶酪

加上橄榄油一起搅拌成泥糊状

从欧洲走向世界的途中

青酱也像天朝的烧麦一样

入乡随俗就地取材

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变体

好比坚果就不仅限于松子

常见的核桃仁  胡桃仁  腰果甚至花生

都可以无缝切换

香草也不仅限于意大利甜罗勒

好比太宰这里就用了香菜

必须承认

翔氏的天朝胃

还是喜欢香菜味儿胜过罗勒味儿

【太宰念经】

有些傻话,不但是要背着人说,还得背着自己。让自己听了也怪难为情的。譬如说,我爱你,我一辈子都爱你。

——张爱玲《倾城之恋》

两年前的今天

太宰撒了一波狗粮

两个半月后

乌冬出生

从那天起

之后数年里的每个今天

太宰怕是都要

点个灯泡撒狗粮

且就算狗粮忘记撒

灯泡也必须要点

太宰和净坛的一路

走到现在

是第十八个年头

而太宰和净坛的持证上岗

到如今

是第十年

每回都要酱数两遍

不否认

是因为耿耿于怀

为什么要纪念

我们和一张纸在一起的日子

却不纪念

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还不是因为

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每一天

都过成了值得的记忆

天天纪念

撒狗粮都要撒到手断

手断了

双十一剁什么?

双十二剁什么?

黑五圣诞剁什么?

明年元旦春节剁什么?

咳咳

好吧君无戏言

朕尽量正经点

按照天朝的古法纪年

六十岁一甲子

十二岁一纪

十岁一旬

然而为什么是旬

十年酱重要的一个时间段

为什么跟十天重了名

带着冒烟的不服气

太宰又去翻西人的花名册

说啊结婚

一年曰纸

五年曰木

十年曰锡

然而为什么是锡

这玩意儿低于13.2°C就

碎成渣渣了好嘛

考虑到翔氏如今的所在

眼下室外零下几度的大冬天

这是要挫骨扬灰的意思么

还是

不去搭理那些有的没的

来一盘幸福满满的

回忆杀

所以过去这两年

太宰和净坛的生活里

确实充满了

乌冬冬的

屎尿屁

以至于每个工作日的早晨

太宰去车库跟净坛说Drive Safe Bye

变成了

太宰跟乌冬冬坐在客厅窗前

向屋外开车缓行的净坛挥手说爸爸拜拜

以至于净坛每天下班

回家进厨房搂着正在烧晚饭的太宰

腻歪一番然后边吃饭边聊八卦

变成了

在乌冬冬急不可耐的大喊大叫中

迅速冲进厨房抱一下太宰然后

立刻进入带娃状态

以至于每个周末

太宰和净坛一起睡到自然醒然后

赖床赖到躺不住

变成了

被人肉闹钟乌冬冬准时喊醒然后

净坛一边带娃一边做早餐

太宰继续享受约莫半个钟头的懒觉

……

嗯没错

以上不是抱怨

根本就是赤果果的显摆

事实是

从十八年前

宁可翘课挂科也要陪太宰无所事事

到十八年后

甘当工余奶爸也要给太宰时间码字

净坛不一定

总在太宰身边

但一定在

太宰最需要的地方

于太宰

十八年前

想净坛是那个可以

一起笑一起哭

一起折腾一起承担的人

十八年后

我们已经

一起笑一起哭

一起折腾一起承担了

这么久

并且还点了个

大灯泡

好吧朕承认

今天不宜正经

辣么仅以此篇不正经的文字

以及十八年相拥

致净坛

结婚十周年记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缈斿お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8,773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