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溫哥華島Day3-1.觀鯨.下篇.

2018-12-25 02:40:12

作为一个务实派吃货,太宰向来不眼馋那些背山面海的豪宅,理由当然可以有很多:

首先就是从海上吹来的水汽。

这个太宰打小就有深刻体会。

那时节跟馒头大神去青岛避暑,就住在海边的度假村里。

夜里临窗而歇,吹着阵阵海风,很舒服就睡着。

第二天大早醒来,浑身黏糊糊,隐约或许还带着新鲜的海味儿。

倘说在温市夏天被山火肆虐的日子里,总感觉寄几像一串史上最肥美的烤肉;

辣么在海边一觉醒来,太宰通常会觉得寄几是一只超大码扇贝。

当然洗了衣服想要晾干并且不会感觉像是变成了紫菜,怕是也有点困难。

其次,如果地震导致塌方,挨砸的除了宅子,里面的死宅一般也难逃脱;

倘若地震又导致了海啸,被泡的除了宅子,里面不会水的死宅一般也还是难逃脱。

再者,辣么大的宅子,打理起来莫不是要人命。

虽然买得起豪宅必定请得起管家和清洁工人。

可是辣么多陌生人成天价在眼前飘来荡去,资深重度“生人勿近症患”表示接受无能。

当然,最主要的理由,还是穷。

不过港真,穷归穷,不眼馋倒一点不是装清高。

直到这回观鲸。

很虔诚地等待鲸跳时,太宰不期然瞄到了对面岛上的房子。

然后突然想到……

所以这房子里住的人,每天早饭早茶午饭下午茶晚饭宵夜过后,都可以搬个马扎子,坐在家门口,一边打饱嗝儿一边看鲸鱼?

或者干脆端着早饭早茶午饭下午茶晚饭宵夜,搬个小板凳,坐在家门口,一边吃吃喝喝一边看鲸鱼?

朕的天神。

这是怎样的奢侈。

比起“后院养乌鸦松鼠浣熊和别人家的猫”,“后院养鲸鱼”的逼格显然高出了……

呃……

超出太宰计算能力的体量。

总之这是油然生出一丢丢羡慕了啊。

一丢丢。

快艇跟随鲸群的移动而改变方向和航线,那套白色小房子很快淡出了太宰视线。

于是继续很专注地观鲸。

看它们追逐,嬉戏,听它们聊八卦。

听?

聊八卦?

嗯嗯是的。

船长打开声呐,此起彼伏的浑厚的声线就传了出来。

虽然完全听不懂,不过据太宰赶脚,聊得很嗨的样纸。

实际也的确如此。

居留鲸,就是话痨。

由于主要食物是鱼,而鱼没有听觉,所以即便在合作捕猎时,它们也是边聊天边干活。

更何况眼下看起来,貌似正是两节课以后的早操时间嘛。

所以下楼,呃,出水,做操的童鞋明显越来越多了:

然而正当太宰惊喜于看到了这么多条鲸鱼同时出水换气时,心下一直在默默企盼的景象,就这么毫无防备的粗线了:

一船尖叫。

包括太宰。

但是太宰总觉得,朕的尖叫似乎跟别人的尖叫辣么不一样。

因为听起来,别人仿佛在说:

哇跳了跳了!

而太宰明确在说:

哇好胖好胖!

下一秒,就看这个胖子,整个身体,平平地,“BIA”到水面,然后,沉到水里……

太宰实在忍不住啧啧出声:

同是海豚科出身,乃们瞅瞅同片海域常见的太平洋短吻海豚,那出水入水角度的刁钻,凌空腾岳的高度,空中姿态的婀娜,瞧瞧伦家那水花压的干净又利落……

啧啧,啧啧啧。

胖子不易啊。

还没等太宰从活捉首跳的兴奋中平静下来,那边厢居然又有个胖子耐不住性子——

拱!粗!来!了!!!

哇……噢。

矮油。

乃们说,在对面那栋小二楼里看到这一幕会是神马赶脚?

平心而论,二胖的得分必须要比大胖高。

伦家起跳角度大啊。

身体绷得倍儿直啊。

至于其它什么翻腾啊转体啊屈体抱膝什么的……

喂喂,跟一个超大码水桶腰讨论这些个是不是太缺乏诚意了呢!

所以已经两跳了是嘛,翔氏笑得合不拢嘴,赶脚真的赚到了,还不少。

旁边,鲸群们的早间操还在继续,丝毫没有受影响。

可是这个背景……

太宰心里忍不住犯嘀咕:

难道跟了假的观鲸团?

这其实是个看房团?

不多时,快艇驶离了这片区域,太宰长舒一口气,总算不用再看海景房了。

同时,继续期待第三跳。

海面上着实平静了一会子。

太宰正不知把目光投射到何处,突然同船的游客们又齐声呼哈起来。

呃……

好吧朕认输。

是朕动作太慢了没赶上三跳的全过程。

结果就是酱。

一个硕大的白肚皮躺在水面上,两只小短手向上抬起。

这是……

难道……

刚刚完成了一整套高难度的空中转体?

啧啧。

累成酱。

水花并且一如既往地大。

可见是真尽力了。

嗯。

临近海岛的礁石边上,太宰远远地瞥见有几只独木舟,紧紧靠着岸边停住。

就在距离独木舟不远的地方,有一小撮儿虎鲸,旁若无人地游来游去。

这个场景仔细想想颇有喜感,因为不知道是人在看鲸游泳,还是鲸在看人划船。

无法得知那些划船的人是啥赶脚,太宰反正替人家紧张得一塌糊涂。

好近呢,肉眼探测至多相隔几十米。

几十米,尾巴随便一扫就撞上了……

不由得又想起早一会儿路过的另外两艘观鲸船,一艘像翔氏所坐的这艘一样,保持克制的远观,可另外一艘距离就近得太多:

其实无论是美帝还是加国,观鲸行业的相关机构对观鲸船只的操作都有明确且具体的指导意见。

好比观鲸船与鲸鱼的距离:

在加拿大水域,观鲸船距离鲸鱼不得少于200米;

在美帝水域,不得少于183米。

好比观鲸船在靠近鲸群时的限速:

当最近的鲸鱼距离少于400米时,船速必须降至7节(8英里或13公里每小时)以下,并且要避免突然改变航线。

当然,凡事总有意外,尤其,船长可以控制船,却无法控制鲸鱼。

所以,倘若观鲸船挡住了鲸鱼的前进路线,或者不小心靠得太近,最佳方案就是立刻熄火,安安静静地等鲸鱼路过。

坦白说,翔氏观鲸当天,还因为船长不肯像其他有些船只那样,靠鲸鱼近些再近些,心下颇有不悦。

可是如今再想,必须承认船长的做法是有道理的。

这里需要插播一条消息。

就在码这篇文之前,太宰搜到一篇报道,讲的是温哥华和西雅图作为太平洋西岸最大的两个邮轮港口,大型邮轮往来密集,其轰鸣的马达声已经对当地水域的鲸群产生了负面影响。

两相联系,便更觉得船长的坚持难能可贵,毕竟,在生态环境和经济利益之间,被牺牲的似乎永远是前者,尤其,他所代表的,还是个商业公司。

既然说到这里,顺便就多扯一些。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观鲸,更多的机会是在动物园或水族馆,而非野外水域。

一家老小围着看起来很不小的水池子,看虎鲸从水里探出身子,叼食驯鲸员手里的小鱼,或者看海豚从水里一跃而出,钻过空中挂着的圆圈圈。

“生活在水里”,换言之,“有水就行了”,是普通游客对鲸鱼们生存环境的唯一认知。

至于以它们的体型,习性,究竟需要多大的水域才能保证它们活得自在开心有尊严,那不在考虑范围内。

这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倘若一国之民都活得尊严堪忧,遑论动物。

他们或许不知道,圈养对于鲸类,尤其是体型巨大的虎鲸而言,意味着什么。

简单说,作为一种社会性极强的群居物种,绝大部分虎鲸,在正常的野外生存环境中,终其一生都生活在固定的小圈子里。

这个小圈子,就是鲸群。

一个鲸群,就是一个母系小社会,年纪最大的雌鲸占统领地位,与她共同生活的通常都是她的后代。

正常情况下,它们会聊天,戏耍,合作捕猎,共同抚育后代。

它们也需要这样。

然而被圈养的鲸鱼被剥夺了所有这一切。

从无边的大海到长30米宽15米深10米的水池,它被剥夺了自由;

被迫与来自不同鲸群的陌生鲸鱼相处,它被剥夺了社团;

雌鲸每次产仔,幼鲸就被送给其它动物园/水族馆,母子/女此生不复相见,它又被剥夺了亲人,更残忍的,是反复剥夺……

然后留给游客的是什么呢?

是鲸鱼会表演,也会杀人。

就像2岁左右被猎捕,之后33年被圈禁,在巨大的心理压力驱使下3次杀人的Tilikum。

但是游客不乐意多想,鲸鱼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它们为什么要表演?又为什么要杀人?三十几岁对于虎鲸而言是短命还是长寿?

要知道,时至今日,从未有关于野外生存的虎鲸的伤人记录;

但是在圈养环境下,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虎鲸伤人记录就多达几十起,其中致命的有四起。

虎鲸Tilikum杀人事件,已经于2013年被拍成了纪录片,有兴趣的吃货可去找来看,上面这些问题,片子都做了回答。

顺便说一句,温哥华水族馆已于今年年初宣布不再猎捕圈养包括虎鲸和海豚在内的所有鲸类,这消息很令翔氏欣慰。

言归正传。

翔氏观鲸的这天,说来与鲸鱼也有过一回“近距离”接触,虽然,这距离是被相机镜头拉近的。

胆小如太宰,可不敢盼望鲸鱼贴着船舷跃出水面,那场景想想就足够惊悚,还是留给好莱坞去秀吧。

除去往返路上的时间,整个观鲸过程,大约持续了2个小时。

却是翔氏迄今与鲸鱼最接近的2小时。

也是让翔氏头脑中的虎鲸真正活起来的2小时。

希望这些生活在广袤海洋里的智慧生物,可以一直自由自在地徜徉下去。

Happily. Ever. After.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缈斿お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8,773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