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酪梨油浸櫻桃番茄.

2018-09-07 08:22:30

这实在是没有力量的表示,比如我们吃东西,吃就吃,若是左思右想,吃牛肉怕不消化,喝茶时又要怀疑,那就不行了,——老年人才是如此;有力量,有自信力的人是不至于此的。

——鲁迅《关于知识阶级》

肿么会想着用了这句话做引子呢。

事情还要回溯到几个月前。

话说太宰那日里正在码字。

那篇文配的菜,是一小碟“凉拌蕨根粉”。

不用翻找,这文和菜迄今未发。

为的是,查资料时,赫然发现了无数条关于“蕨根粉致癌”的报道。

更加令太宰脊背发凉的是,这报道仿佛也并不是谣言。

因为真真切切地还有正经医学院专家的“科学实验”做理论支撑。

然而又为什么说“仿佛”呢。

因为虽然实验数据和结论都是真的,可是在拿来说事儿的时候,却疑似犯了脱离实际的错误。

所谓“脱离实际”,换句话说,就是“离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

此处本想插播一下被各大网媒争相引用的实验摘要,结果太宰实际搜罗到的信息却令人哭笑不得:

关于实验时长,有说喂了7个月的,有说喂了12个月的,还有把12个月干脆换算成了365天的;

关于实验对象,有说是2组大鼠,有说是4组大鼠,还有说是2组大鼠2组小鼠的;

关于实验结果,除了大家一致同意蕨粉致癌,在“蕨粉糊状液”对肿瘤的作用方面,居然又出现了一队说促进肿瘤生长和一队说抑制肿瘤生长的……

所以请恕太宰决定不跟风糟践这个实验了。

不过或许可以换个角度。

来看看让地球吃货闻风丧胆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对蕨菜的定性。

为了防止广大吃货里有人居然不晓得这个隶属于世卫组织的神秘存在,朕先做个简单介绍。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英文名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简称IARC。

如名称所示,该机构的主要任务,就是开展和促进对癌症病因的研究,以及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癌症流行病学调研。

此外,该机构还具备一项无情打击人类口舌欲的冷血职能:

负责编纂关于各种因素提高患癌几率的专题论文集。

码字嘛。

为嘛会跟口舌欲拉上关系了?

需知IARC写文,可不比太宰酱美味。

因为与其论文此紧密相关的,是该机构按照致癌的可能程度和危害等级,把地球上几乎所有物质都划分到了五个类别中。

这五个类别,想来众卿都不陌生:

1类致癌物:对人类有确认的致癌性

GROUP 1 - The agent is carcinogenic to humans.

2A类致癌物:对人类很可能有致癌性

GROUP 2A - The agent is probably carcinogenic to humans.

2B类致癌物:对人类可能有致癌性

GROUP 2B - The agent is possibly carcinogenic to humans.

3类致癌物:尚不能确定对人类是否有致癌性

GROUP 3 - The agent is not classifiable as to its carcinogenicity to humans.

4类致癌物:对人体基本没有致癌性

GROUP 4 - The agent is probably not carcinogenic to humans.

原来太宰并非十分不擅长数数呢。

至少从1到10的前五名,还不至于数成1,2-A,2-B,3,4。

咳。

所以在地球上的生活史比人类长得多的蕨菜,被IARC归入哪一类了呢究竟?

GROUP 3

3类?

嗯。

3类??

嗯。

咖啡还是2B类呢。

红肉还是2A类呢。

咸鱼还是1类呢。

然后,结果,折腾老半天,蕨菜不过是3类?

唔。

不过酱说不太负责任。

确切说,IARC是把广泛存在于蕨的各部位、尤其大量存在于蕨的幼芽(也就是人类喜食的蕨菜)中的“原蕨苷”列为了3类致癌物。

所以原蕨苷究竟对人类有致癌性吗?

IARC说,反正俺闹不清。

但是度娘举手硬气发声:

“生化实验发现原蕨苷可以跟氨基酸反应,也可以破坏遗传物质DNA。在动物实验中则表现出有致癌能力。”

嗯。

评委示意度娘出示证据。

度娘:

……-_-||……

太宰坐在观众席上一边吃西瓜一边忍不住想,度娘说这话的证据,怕不是前面那个已经被炒烂了的实验吧……

所以蕨菜蕨粉究竟能好怎?

嗯。

这个话题改天朕PO凉拌蕨根粉的时候再细说。

其实铺垫了这么多,今回的重点是,虽然原蕨苷的致癌性迄今各方尚不能统一意见,但是有一种物质的致命性却已然是板儿上钉钉的事儿了:

肉毒素。

全称肉毒杆菌毒素。

嗯没错,就是目前已知最强大的神经毒素,毒性秒杀氰化钾的那位。

嗯没错,也是各大美容院的镇院之宝,自带除皱特异功能的那位。

所以为什么打一针不会翘只会俏呢?

还是那句话,

“离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

当然跟打针的位置也有关系:

倘若美容师手一抖把毒素推进了血管……

朕胆子小,这个后果恕朕不敢想象。

总之“打针不打脸,吃饭不敲碗”是太宰自小接受并贯彻至今的家训。

嗯。

以上,统统都是题外话。

言归正传。

所以作为一枚厨子,要想在厨房里捣鼓出地球头号神经毒素,也不是不可能。

简直实在太EZ。

所需的材料就2样:

蒜,油。

步骤也实在少得可怜:

蒜切片,浸入油,常温保存。

然后,就把一切交给时间吧:

“时间是食物的挚友,时间也是食物的死敌。为了保存食物,我们拥有了多种多样的现代科技化方式,然而腌腊、风干、糟醉和烟熏等等古老的方法,在保鲜之余,也意外地让我们获得了与鲜食截然不同、有时甚至更加醇厚鲜美的味道。时至今日,这些被时间二次制造出来的食物,依然影响着中国人的日常饮食,并且蕴藏着中华民族对于滋味和世道人心的某种特殊的感触。——《舌尖上的中国·第四集·时间的味道》”

在这个特殊的案例中,毫无疑问,时间既是毒素的挚友,又是人类的死敌。

这是怎么个道道儿呢。

首先,肉毒杆菌存在于土壤里;

其次,像大蒜酱深埋在图里的鲜蔬,从土壤中吸收养分的同时,很可能顺便也吸了几口毒;

然后,含有肉毒杆菌的大蒜被吃货买回家;

接着,吃货琢磨着泡点大蒜油,拌凉菜的时候好用嘛;

于是,身为厌氧菌的肉毒杆菌在油封的无氧世界里摆开摊子大肆制毒……

幸运的是,虽然材料成本制作成本都低得令人咂舌,可是正应了天朝那句老话,“一分钱一分货”,哦不,“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成功率自然也就没有辣么高了:

根据CDC(美帝疾控中心)2014年的数据,在北美,每年约有145例肉毒杆菌中毒事件,其中15%与食品相关。

太宰用计算器大概估算了一下,辣么也就说,全美每年有二十一又四分之三的肉毒杆菌中毒案例是因为吃吃吃导致的。

至于这其中又有多少是由于吃了含有肉毒素的大蒜油中招的呢,不知道。

总之看起来就算吃了自制的大蒜油也不是很容易告别地球。

所以带有大蒜的番茄浸渍油也可以做起来。

材料:

步骤:

传统的油浸番茄普通用特初橄榄油,焙烤后的大蒜番茄香草味,混合着橄榄油特殊的香气。

制成的油渍番茄可以作为抹酱,夹馅,拌沙拉,拌意粉,或者铺在披萨和面包上烤烤吃。

然而,谁叫太宰没辣么迷恋橄榄油。

于是换了酪梨油。

酪梨,就是牛油果,酪梨油,就是牛油果油咯。

至于为什么不老老实实说牛油果油呢……

实在是,此处太宰又犯了强迫症:

觉得“牛油果油”念起来不够好听写起来又邋里邋遢,决定必须换个顺眼的名字。

Anyway,照太宰的观点,像酪梨油酱颜色清亮,味道干净(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味道好嘛)的油,简直不能更合适用来浸渍一切了。

无他,就因为它可以由着主料们肆意张扬,一点不抢戏。

虽然大蒜在这道浸渍油里不是主角,可是制作过程中仍然要注意,尽量灭杀所有可能存在的肉毒杆菌。

肿么灭呢?

打个响指怕是不足够的。

FDA(美帝食品与药品管理局)专门给钟爱浸渍油的吃货们提了几条建议供参考:

家庭自制浸渍油时,首选干制材料(如脱水蔬菜,晒干的香草等),而非新鲜食材;

倘若一定要用新鲜食材制作浸渍油,随制随用,避免久放(冷藏并不能阻止毒素生成);

购买浸渍油成品时,务必选择含有防腐剂或“某某酸”的产品,这些成分可以防止大蒜产生有害物质。

嗯。

大蒜好味道,浸渍需谨慎。

祝今天翻了蒜油牌子的朕,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缈斿お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1,050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