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沙薑雞翅.

2018-08-22 05:23:36

现在最会造字的是中国化学家,许多原质和化合物的名目,很不容易认得,连音也难以读出来了。老实说,我是一看见就头痛的,觉得远不如就用万国通用的拉丁名来得爽快,如果二十来个字母都认不得,请恕我直说:那么,化学也大抵学不好的。

——鲁迅《门外文谈》

文科的鼻祖孔老夫子说,必也正名乎。我也知道正名重要。但我老觉得把一件事搞懂更重要——我就怕名也正了,言也顺了,事也成了,最后成的是什么事情倒不大明白。

——王小波《高考经历》

先生这话,确是说出了太宰的心声。

作为一枚理科学渣,一看见化学元素和化合物就头痛,这大概没什么好奇怪的;

但是同时,

作为一枚文科学霸,一看见化学元素的中文名就石化,无疑令太宰很是挫败。

手边现成就有个新鲜的栗子。

两三日前,翔氏像往常一样,边吃晚饭边看新闻边聊八卦。

突然,画面下方一条字幕拱入太宰眼帘。

其它内容都浑然我忘了,只记得其中有个“钚”字。

太宰于是条件反射地愣住,低头皱眉暗自琢磨一番,无果;

只得抬起头,一脸茫然地请教坐对面的同桌:

“这个字……是念不还是抔还是坯还是杯还是呸?”

可以一口气说完辞藻如此华丽的问题,足见朕文有多嗨,理就有多漏。

此类世面净坛也是见得多了,云淡风轻地回说,

“应该念不。”

“唔。”

这回算是知道了。

下回怕是继续不认得。

这也不能全怪太宰。

好比下一轮再来个“铍”。

太宰一样会请教同桌:

“这个字……是念皮还是波还是坡还是帔还是被还是皲?”

坦白说,这局面还不算太混乱。

真正头大的是,即便太宰拼老命记住了钚念不铍念皮,却不能举一反三地以为锇念我锫念咅。

更加崩溃的是,有朝一日天朝的元素们列队会见国际版的寄几,首先还得捋明白:

BePoPu和铍钋钚,谁跟谁才是真CP呢究竟???

所以太宰始终不能明白,为啥偏不开门见山简简单单说,那个是Pu,这个是Be,非要造出辣么些个皮相肉相都古怪的字。

还有一种情况,也是端的令人着恼:

同一样东西,好几个名头。

现成的栗子好比“沙姜”和“三奈”。

就在三两年前,太宰还一直以为这是两个物事。

唔。

确切说,应该是一直不以为这是同一个物事。

结果。

还真的沙姜就是三奈,三奈就是沙姜,如假包换。

不止如此。

什么三柰,山赖,三藾,山辣,各种让蓝鲸人和东北银一LEMON逼的名头,也都是它是它还是它。

然而就像山辣不是山上的辣椒,沙姜也不是沙里的生姜。

冤枉的是太宰起先并不知道哇。

所以有一回去华超买生姜粉结果买了沙姜粉,回府拆开一过鼻子……

矮油。

原来世上还存在着酱令人神清气爽的生姜喂。

接下来就是该当生姜上阵的场合一律换了沙姜。

不消说,烧出来的甭管牛羊猪鸡鸭鱼总觉得没有生姜的冲鼻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香气。

终于太宰决定这货必定不能是生姜。

虽然承认寄几买错东西往往令人哭笑不得。

蛋酥。

真相也就是从辣一刻开始剥茧抽丝直至大白。

不过当太宰亲眼看到度娘说,

“沙姜,别称山辣”,“三奈,也叫沙姜、山辣”,

——还是狠狠吃了一头鲸。

更没想到,沙姜和鸡,原是一对如胶似漆的CP。

天朝南粤地区盛产沙姜,且由此促成了一道炒鸡有名的鸡料理:

盐焗鸡。

其中所用到的唯一调味香料,就是沙姜。

思及此,太宰眼前情不自禁浮现出83版《射雕》洪七公老爷爷朝思暮想的那只,哦不,那许多只,黄澄澄香喷喷的鸡——

应该就是盐焗鸡本鸡没错了。

嗯。

目下既然厘清了沙姜和三奈的名分,以及这货与鸡的关系,名正言顺之下,必须要成个事。

材料:

步骤:

普通沙姜配鸡,都是作为烹煮过程中的调味,而太宰这里,是直接在腌料中就加入,让沙姜的味道更容易渗入鸡肉中。

步骤图只有三张,且不需长时间炖煮,可见操作简便。

末了加入葱段,是因为太宰手边没有蒜苗;

否则,煸炒后的蒜苗那甜甜的味道和远比青葱柔和的香气,会给沙姜更多助力,衬得鸡肉更清甜。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缈斿お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9,701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