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椰蓉蔓越莓廣式月餅.

2018-08-15 08:18:50

广式月饼,向来因其眼见得到的重油、口尝得到的甜腻,在所有月饼种类中,稳坐“最不受太宰待见”的头把交椅。

其实太宰对广月的嫌弃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打小就酱。

依稀记得那时候,亲戚家有在糕点厂上班的,近水楼台,太宰曾经有机会跟着去厂里“实地考察”过几回。

按照临近节日的不同,分别有幸亲见了:

偌大的操作台上一盆盆青丝玫瑰五仁枣泥;

烤完苏式月饼的大烤盘里余下的酥皮渣渣;以及,

北方滚元宵用的切成小方块的猪油白糖黑芝麻馅子。

或许还有其它什么糕点,不过基本忘一干净了。

其中,那些如雪片般的酥皮渣渣绝对是太宰最爱。

尤其,由于其时人小脸圆眼睛大会卖萌,太宰还被获准随便吃。

现在想想,那种把整张脸都埋到酥皮里的幸福感,似乎足以在充斥童年的阴霾里拨出一个小洞,让太宰舒舒服服喘口气,安安心心撒个欢。

但是浅尝辄止并且决定敬谢不敏的,就是广式月饼。

嫌青丝玫瑰嚼不烂,嫌五仁味道摸不透,嫌枣泥口感黏糊糊,嫌饼皮不酥不韧不滑不嫩活像土坷垃。

总之有多喜欢酥皮,就有多讨厌广月。

几十年如一日。

其实随着天朝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广月的推陈出新,太宰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改变对它的成见。

然而并不咋成功。

不过说实话,也确是瞄到了一款“部分喜欢”的——

“双黄白莲蓉月饼”……里的咸蛋黄。

Anyway,太宰在很多年后还是决定亲手烘一锅广月,虽然不喜欢吃,可是不妨碍喜欢做,更何况,净坛总是爱吃的。

这款广月,与今年初的蛋黄鲜肉苏月,去年底的黑芝麻绿豆酥,都是同一拨。

太宰其时手痒,连烘三锅,过足了酥皮的瘾,顺便也开了广式月饼的张。

材料:

步骤:

方子不是太宰原创,材料和做法大致偷师于美食博主@糖小饼,感谢分享。

所以为什么说“大致”偷师于呢。

因为向来广月材料里有一个必须项,叫“转化糖浆”,在这里,被太宰无情地替换掉了。

结果仍然是成功的。

可见“转化糖浆”其实不必须。

所以用其它任何糖都可以替代吗?

也不是。

所以哪些糖可以用来替代转化糖浆的呢究竟?

好比蜂蜜(Honey),玉米糖浆(Corn Syrup),枫叶糖浆(Maple Syrup),糖蜜(Molasses),都可以。

说到这里太宰想大约不会有吃货继续追问“为什么”了吧?

辣么还是自顾自继续解释一哈。

首先,“转化糖浆”究竟是什么鬼?

简单说,这个名词儿并不是某种糖浆的名字,而是制作某种糖浆的过程,也就是说,“转化糖浆”是糖发生了转化而形成的糖浆。

肿么转化?

简单说,蔗糖,加热,加酸,转化为单糖,也就是果糖和葡萄糖。

广月的饼皮为什么必须用这种糖浆?

为了颜值和体型啊亲爱的们——

颜色金黄,花纹清晰,质地松软,久放不硬……

所以综上所述,任何主要成分相似(果糖+葡萄糖)的糖浆都可以替代“转化糖浆”;

当然,如果能做到单糖成分含量比例相近(果糖>20%,葡萄糖>25%)就更完美了。

所以在手头没有现成的“转化糖浆”,超市里溜达一圈没找着,太宰懒待亲自转化,又对试验替代品充满了蜜汁好奇和兴趣的大前提下,——

Duang~~~

一款不含“必须项”的广式月饼,就酱问世了。

反正太宰左看右看,自我赶脚还是挺美哒。

且净坛真的很爱吃……因为是椰蓉馅儿。

别的,还重要么。

【太宰念经】

话说上回翔氏合力帮长梯勾搭上老树,净坛乔装成铁匠,一步也没有脚印地上树开工了。

THE TREE

STAGE TWO

按照翔氏此前几次三番演练确定的方案,净坛爬树时,为安全和方便故,只随身携带较轻巧的手动工具,好比绳索,手锯,等等。

像电锯这种需要连接电线,自重又比较大的物件,待净坛在树上准备就绪以后,再用绳索吊上去,就像酱:

[關注太宰公眾號,觀看視頻]

光线不给力,电锯颜色又暗,恐怕不容易看真切,请把如炬目光对准画面中间部分可也。

凶器到手,净坛整了整姿势,在太宰的谆谆念叨下,又检查了一遍安全绳,确定万无一失之后,终于挥刀开斩:

[關注太宰公眾號,觀看視頻]

Again,光线不给力,请把如炬目光对准画面中间部分。

被锯断的树枝下落时恰巧砸中长梯,毫无防备的梯子着实抖了几抖,可见树枝还是颇有些分量的。

牛刀小试,坛尊信心大增,于是瞬间开挂,挥舞电锯,前后左右,所向披靡:

[關注太宰公眾號,觀看視頻]

三下五除二,看起来真过瘾。

嗯。

而且不会有实操的风险。

然而实操中的潜在风险,实在是多。

就像太宰拖拖拉拉写了这么久,约莫铺垫了五六七八集,这才刚刚进入主题。

原因么,无非就是净坛反反复复强调的一个词:

安全

人身安全。

树上的净坛,树下的太宰,看热闹的路人甲乙丙丁,圈里每逢傍晚聚到一起撒野的熊孩纸。

财产安全。

翔氏的老屋。老屋的窗户。太宰用来记录过程的相机。隔壁邻居的房顶。隔壁邻居的垃圾桶。隔壁邻居的景观树。

至于潜在的风险,要太宰数起来,那简直可以用光现有的手指头:

第一想到的就是关乎净坛身家性命的安全绳。

没办法不担心。

因为太担心所以在装备原有的安全绳基础上,又额外添加了一条拖车牵引带作为备用安全绳。

净坛顺着梯子爬到顶,先用安全绳把自己绑在树上,再从梯子顶端爬到树枝上;

在树枝上站稳后,将备用安全绳向上套在高一级树杈上,环腰绑定,再把原有安全绳解开,继续向上攀爬;

爬到高一级树杈上之后,先绑定原有安全绳,再解开备用安全绳,重复上述动作……

虽然操作繁琐费时,可是能够确保坛尊的安全。

这比什么都重要。

尤其到后来,从上到下逐段锯砍主干时,净坛想着这条备用安全绳既然可以拖车,应当足够结实,所以用来捆绑悬吊下落的树干,结果当场被撕裂成两段……

更加坚定了翔氏爬树一定要至少2条安全绳的信念。

其次,仍然是关系到净坛安危的,好比:

被锯断的树枝根部有可能回弹,打中无处可躲的净坛;

在树上并不宽裕的空间操作电锯,有可能伤到寄几(后来也的确发生了);

连续高空作业,无论爬树锯砍,还是保持平衡,都不轻松,时间稍长就可能体力透支;

到了后期,净坛越爬越高,树干越来越细,主干随着人的动作和锯的动作不停摇晃,太宰看了都腿软……

而这些,都是太宰用相机没法记录到位,即便记录了,透过屏幕也无法实际体会的。

净坛把每次砍树的时间限定在两个小时,从上树开始计算。

在这之前,还要花两个小时做准备。

所以寄几砍树费时吗?

费。

费力吗?

费。

费心吗?

费。

为什么不花钱请人做?

Good Q.

不过就要等太宰叨完了这棵树,再给个透彻的A。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缈斿お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0,60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